第五百一十二章 凤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瞥眼过去,我这话自然是说给有的人听的。

    有的人果然很是配合,依着我的话音提起一个眼神,那是专注于一人的眼神。但里面的光彩,却像是在看天上掉下个我一样。之后,你再看这人,蕴在他周上下骨骼之间的感觉,却是一副有趣多于尴尬的样子。

    好吧、好吧,我对他已经是别无所求了,我一直是不能用人来要求他的。因为他又不是人。

    媛姐姐的“咴咴”一笑,真是让人如梦初醒。于是,我从噩梦中醒来。然后,进入下一个噩梦期。这姐弟两个,果然是从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不知是什么时候一拍即合,又混到了一起,扬言要去新冰公子家大吃大喝。这还不算完,他们又扬言,要带上我。说是要加强吃垮新冰公子家的决心。他们居然把我当成了压倒新冰公子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越想越觉得,我听到的那个有关于新冰公子与媛姐姐恨纠葛的版本一定是不对的,否则,媛姐姐哪有脸老往人家跑。晖琢哪有脸和人家称兄道弟。同理,新冰哪有脸也同他称兄道弟。他们若远要珍惜生命,都一定会谨记着远离新冰。远离新冰某天可能下在他们饭菜中的耗子药机率。

    对耗子药展开了诸多联想后,我想,我可不可以不去送死。可是活脱脱站在他们面前,死活拿不出一个理由。虽然明明是那人设计我良多,但是我在这人前,我还要向他低头含,摆出嫁鸡随鸡的小鸟依人样。包括他要万劫不复的时候,我也可低眉顺眼地陪着他万劫不复。

    “可儿妹妹,你是被吓得腿软了?”媛姐姐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

    我惊恐万状地看着媛姐姐,觉得她会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结果,她非常非常慈悲地靠过来,说。“姐姐扶着你。”

    她是慈悲了,只是方式方法不同。

    如此的壮志未酬。从前的某个时候,我从心底的某人问我,“你知道壮志未酬的意思吗。”记得当时我很庆幸他问的是这个词儿,原因是我知道。“不就是一颗壮志之心做出来的工作没有得到报酬么。比如说当官的没有拿到俸银什么的。”

    我看着她。一瞬就过渡到了泪眼朦胧的状态。

    媛姐姐非常肯定地看了一眼,就症状了我,“你这个样子不是思念成灾了吧?”于是她又很识趣地将我转交到了晖琢的手上。

    而晖琢那种捡破烂的目光差点要将我对他的最后一点良知。连滓都不剩地淹死。是我先不愿意的好不好。

    每一次,我说的是每一次他都要和我争抢,还无论是什么。

    他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而我的手,现在在他的手心里,他一脸的不愿意表却将我握得死死的,这种力道,这种握死人不偿命的力道,是会让我的斗志涣散的。

    快来到街上,路人。在我们边走来走去的路人任是哪一个都成了我的保护伞。至少有他们在我还会觉得,这人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因为……因为人言可畏。

    可是一个不惧刀剑的人他会怕吗。流言又没有真的长刺儿,又不会将他伤得体无完肤。

    又可是,这些若有若无,完全不能确定其存在的流言,它们把我伤到了。它们好像还真的是长刺儿了。我瞧到了大家的眼睛都在盯着我被握进他手里的手。怎么?大家连这么隐蔽的部位都瞧得到。大家的眼力实在是太好了。

    主要是他们的穿戴都这么的拉风,让我们很难不被重视。也很难不被歧视,唐不唐、胡不胡的服装。然后,大家当然会看得再仔细一些,于是。就仔细到了我们这双太有逾规之举的手上。

    青天白,男女无防。是为破戒。

    还有,新冰公子家为什么住得这么远,又还有,本来要是画一个直线距离,这点路不算什么,但是被大街小巷这么一分隔过后,真的有点像是取经之路了。怎么有万水千山的感觉。悲凉啊。

    咦,刚刚太专注于自己的思想也就忘了,一直打着头的媛姐姐怎么会走这条路。这样的话,我心算,我们可能要多走三条街,多过四十二坊。

    哦,难道是媛姐姐她在暗中打算着什么。姐夫没来,从前我都在忽略这个姐夫,自从得到了他以孟子相助,我才知道,有些事它确实不是表面的那个样子。它的样子在后面。我打算要旁敲侧击地问一下媛姐姐,当然现在是不可能了,因为,我的手还在那魔爪中。只是,它有一点点的犯,竟然会觉得给那人干爽爽的大手握着既保暖又安全。

    果然是人心难测,而时值今怎么手心也难测了。

    可是,自己明明是刚刚发现它难测的,就动用了这么糟糕的心思。

    路过一间酒楼的时候,媛姐姐又提议要喝杯酒。媛姐姐今天的提议可真是多啊,又是这么的丰富多彩。时间都到这会儿,我们再不到新冰公子家,可就真成夜猫子进宅了。其实,我们也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去。

    一路上楼,小二一路跟着欢快,报了好多的菜名,媛姐姐却是故意和他作对,只点了一壶酒。这样的雅间,这样的消费,小二有点咋舌。但是气势,一触到媛姐姐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势,小二顿时有点瘪茄子。如果不是碍于媛姐姐的脸面,我倒是想劝这小二不要伤心,他完全可以放长线吊大鱼,而媛姐姐他们可确实是一条大鱼呢。

    被媛姐姐看了一眼,默默去当壁花。但是,喝酒总是好的,因为可以解放双手。就是我的那一只和晖琢的那一只,加起来好歹也可以叫做是一双手。

    我是看低了那小二,人家没有得到我的安慰,也晴得很快,这会儿又乐颠颠地跑上楼来,偌的盘子里只有一壶孤零零的花雕,所以动作格外地轻盈。媛姐姐倒是兴致正好,将几个酒杯依次推到我们面前,冲着小二挥了挥衣袖后,又开始给我们依次斟酒。

    我一直在心里强调她是个美女来着。所以,美女能做出的事当然是很引风波的。那个小二,就一时没有记起来自己是个小二来着,对着媛姐姐垂涎了一下,我说他心转换得这么快呢。

    被媛姐姐那般的凤眼一撩,大家当然会丛生愫。还有什么事是比媛姐姐要勾引一个男人更容易吗。我没什么结地表示自己已经释然。就算有一个人对媛姐姐不感冒,那么就由她的嫡亲阿弟上。

    好不容易,媛姐姐正常了下来,那个小二也才肯走人的时候,我却忽然想起来,今天不是只有我和媛姐姐两个人来,那么刚刚的这一幕,我眼前的这人是如何熬过去的?

    他亦抬起头,眸子里的光色闪动,显然是在不满我这样直接且含着考究地打量他。在他认为这是不对的。他一定认为,那大概是他的专长才对,至于我,也总是被他打量才对。

    不知是在何时,我已经这么的了解他。

    所以,我可以真实而有效地认定他一无是处。不对,也有,那可能就是杀人。其实,他根本用不着杀死自己的敌人那么费力气,干脆气死自己的敌人好了。对他们说,“我在等你。”展现美男气质,将大家迷得体无完肤,然后说,“等你去死。”

    当然,这还不算完,不过已经剩下两个字,能听到绝对会是高手,因为,低手们已经被气死或杀死。那两个字很好写,是“一直”。

    没有办法,被盯看着的感觉一点儿也不好,所以我低下头,小啜一口,那一直在我鼻尖上打着旋泛香的花雕。媛姐姐很对得起我,酒,我就只知道一种的名字,而她今天点的就是这个,我从来都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喝到它的味道,真的还是第一次。于是有些跃跃试。

    酒香,强烈地刺激着感官。这个真的能一路刺激上去,再下去。然后,眼中的一切都有了一些改变。对面的人,由于朦胧而变得美好,只因为再也看不清他眼中的深藏不露,而且无论他做事再是滴水不露也不能再气到我,还是因为他在我眼中变得遥远而飘忽。那么遥远的事,主人公一般都不会惜得再去计较。谁叫我还是个主人公呢。

    但,我还记着心头上的一个问题,因为,它太主要了。媛姐姐突破了去找新冰公子的提议,竟然要带我们来喝酒,这个到底是为什么。媛姐姐看着成天里大大咧咧的,可是,我渐渐地开始觉得,她可是将有所为和有所不为分得很清楚的人。而至于大小姐的跋扈脾气,不过是那些另有所图的掩盖而已。

    我很敬业喝了一口酒,就有了些醉模样,同样有了醉模样之后还记得有些事它是媛姐姐的当务之急。至少,在新冰公子的上,我还没有看出媛姐姐有如何的恶意。也许真的是因为亏欠,还有补偿。并且要二位一体。

    半晌之后,我捕捉到了媛姐姐的一个手势,那个手势虽然有些朦胧,但因为它太是通俗易懂,所以,我这颗朦胧的脑子还是很快破译了出来,她是要我们都马上噤声。强悍到要求呼吸也要尽量放低。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