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浓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但我仍然还在狐疑当中,这倒霉公子刚刚那痛苦的样子,应该不是假的吧。还是说,他本来就是一个会演戏的人。

    我拧过头,开始察看他伤腿的位置,那天,是一整扇的门倒了下来,居然没有砸中他的脑子,他的运气也太好了。如果他再敢惹我不喜,我立志直将他的腿踢成三折。看他还怎么和美人们比翼齐飞。

    想到这里,我自然就有底气了,动也不动地将他当成是垫,又抓紧时间,白了他一眼。

    我一白他,他就装痛苦。还将脸皱成了十八个褶的包子。但是这一次,他好像是真痛苦了。那也罢,我溜边从他上滚了下去。去了我的重压,他肚子一鼓喘过气来了。只是我喜欢他那副憋屈的样子。他要是舒服了,我就不开心。见他虽然可以喘得上来气,便还是虚弱为主的样子,我松了一口气。早在见到他,我就一直担心他那一肚子坏水,还好,他成了只瘸腿儿的坏人,看着么,还会让人生出一丝丝的安全感。

    他的窗临着树,有树影映在上面,除了树影当然还有一堆的人影。这也是他半晌没有说话的原因。现下,那位叫甫叔的人也被叫了出去,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不过,他们可以没有走远,都只是呆在门外,绝对是在偷听我们谈话。

    为了蒙那个老夫人,陪他演一场戏,我觉得还是值得的。

    所以,他缓了一会儿后,两只眼睛开始放光用嘴形,说着,我们骗骗他们,你就装成季小姐。

    我为了救自己不被他那心狠的老娘剁手,当然就只有屈服。

    他动作倒快,知会了我一声后,就已经开始演戏。那眼神浓烈如同冒火地看着我。叫了一声,影儿。好悬没有将自己弄化了。

    我有点领受不起了。关键问题不是他这句话有什么问题,是他的声音极度有问题。只有两个字,九曲回肠,如同蜜甜馅的汤圆,又糯又甜,很是糖粘。窗户其实只是半掩,外面必定也是听得真而且真。语毕他用一双手就来捉我的手。

    我扬起手想甩他一个大耳刮子,却没敢落下。是他扬了扬眉毛又向窗外努了努嘴,不畏不惧还甚不屑的原因。我没敢放肆。光浸透窗纸。在他的脸上投下光线,捂了这许多时,他倒是面如冠玉了。

    小白脸子没有好心眼。

    四下里静得可怕,衬得他那个威胁格外的可怕。

    我尽量也是糯着声音。好在。之前有他那条款在那儿。我不过是画葫芦画瓢罢了。轻轻地嗯了那么一声,十指尖尖在手指上留下了几个白印。我敢保证,他这是皮肤缺水,这么干。然后,又使劲地按了按。

    他还有职业守的,痛得咬着牙。却将那哼哼声咽回了肚子。继续同我演戏。影儿你来看我,我真高兴。你没有伤到哪里吧?我娘她们带你可好?我早就同你说过,我娘一见了你准会喜欢你的。况且她有将才,为人从不拘小节。自然就不会拘谨着你,更会让你舒服些。等你好了,我们便去下聘娶了你。你说好吗?

    语毕,他瞪眼瞧着我。真是实至名归的大坏蛋。

    我能说不好吗?

    我暗自望了一眼他这帐顶挂的竟然是百子帐,他们家有毛病。这都是人家新喜时挂的。

    我一瞧帐顶,他得了空隙,又拉住我的另一只手,你看。这是娘亲昨个让人新布下的。想来。是要我们尽快圆房的意思,她都急了这许多年了,若是我的腿伤好了。我们可就要……他还当了真事他了,脸都红了。

    我脸也红了。就差向他吐一口口水。

    他抬起头,对着正要怒发冲冠的我说,你害羞了。

    我那是气的好不好。狠狠弯了他一眼。只能无可奈何道,你说的便是。他那样子,得意得就差要蹦出去,突然眉目一皱,羞答答地同我说,影儿,我背上有些痒,你帮我抓一抓。说着,自己还转过去,开始自己解衣服。

    早就知道他没有好心眼。

    我杵着半天,没动。

    他猛然转过来,轻勾着唇角,佛如颠倒众生的妖孽像,面上却转转瞬生出惋惜的表来,我忘了,影儿是大家闺秀,是做不来这些的。言下有着微微的失望之意,子也随之向后靠了靠,一副,你要是不从,我就如实说出去的架势。

    我咬着唇,齿缝挤出来的声音俨然清脆,怎么会。我疼阿琢还来不及。人家只是有些不好意思。

    他憋着笑,点了点头。又将衣服向下褪了褪,眼看要露出肌肤来。

    我赶紧闭上眼睛,向前摸着。

    他声音一时压抑,影儿不要乱摸。

    他胡说他,我哪里乱摸了何况还是隔着衣服的。

    我心里痛恨他,手上加了力气,但好像还是找不到他,于是睁开眼睛,眼前竟然是白花花的一片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转了过来,还袒露出了整个膛。而我的手正在上面,我……

    我啊的一声叫。他死死捂住我的嘴,我刚要挣扎,他已经与我轻轻耳语,她们都还在外面,不要瞧她们,我娘可是帅才。

    我的那个挣扎也就黯淡了下来。头向下一耷拉,竟然撞到了他的口。还看见那上面的在突突地跳。

    我的妈呀,就算是剁手我也不怕了。我一口就咬上他的手背。

    不多时他就不了了。将我推开。

    他举起手放在嘴边吹气,上面是鲜红就要印出血来的牙印。

    他冲着我刚一瞪眼。外面由远及近传来了众多人的脚步。

    怎么会是由远及近呢。啊,一定是刚刚老夫人以为我们会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举动来所以带着大家走开了,可是这会儿怎么又偏偏折了回来。我害怕了,刚刚惹了这倒霉公子,他这会一定不肯再帮我。我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门上已经响起了敲门声。我惊恐万状地看着那门。手后伸过来一只手臂还温柔地将我揽在怀里,我子,正打算施以挣扎,脑后已经响起他的声音,听说人要是没有了双手,可就活不长了。

    我知道要真是那样了,我可也就活不成了。我一直都很怕死。

    所以,我怂了,软在他怀里没敢挣扎。但我想这个事瞒不了多久,因为他的那只手渐渐开始出血,我的那颗小虎牙还锋利的给他咬出了一个锋利的口子。

    他喊了一声进来后,人就变成了无比闲淡。包括大家看见我在他怀里这种事他也是淡然处之。

    我早就已经无地自容了。将头埋在他臂弯里。

    老夫人一进屋,上特别的熏香味道就散溢了一屋子。

    我快要窒息了。可是要我淡然看这一屋人的脸,我就坚持这么窒着算了。

    门合上了的声音响起。边上被加了一把椅子,我能看到椅子一角。然后是一片衣裙落坐在上面。我慢慢在后面将脸探出来吸一口气,正对着的是他不断在滴手的手指头,这回我真是要晕了,我一向晕血,这会还要直面这样一只手指头,于是我就半死不活的了。此时也乃是真正地压在这倒霉公子上。看来他真不是一般的倒霉。

    当然,更倒霉的其实还是我。

    他们的对话,我听得恍恍惚惚,但是这倒霉公子还算是坚韧,一直没给他娘瞧到那根一直在滴血的手指头。否则,一切就要狠狠地说出一个能说服他老娘的道理来。因着他是这样的地位,他娘知道要娶的姑娘是只母老虎,估计非抬着八抬大轿休了我回去。

    至于那恍惚的对话的意思,却是慈母对子的谆谆教诲,大意就是说,他也老大不小的了,如今即是看中了一个姑娘,她这做娘自然是要为她娶回来,而且她娘也知道这姑娘不是季小姐了,这也没有关系只要是他真心喜欢,即使先做个侧室也是无妨。等到他愿意了,再将那位季小姐娶回来也就是了。

    季小姐很倒霉,我也很倒霉。

    我头大了,难道是在做梦,他娘竟然知道我不是季小姐。我细细回想着我是在哪一步露出的马脚,说是回想,但是我实在是晕血想了一会儿就将自己绕糊涂了。

    后来都不知道那老夫人是何时出去的。等清醒了,就看到那倒霉公子用布条扎紧的手指头。

    我支着手起来,原因是我还伏在他腿上。

    对面的桌子上不知何时放了几样点心,就不知道他是如何糊弄了他老娘,推却了晚饭。他由着我起来,向我指了指那些糕饼。他可不是什么好心,那是因为他要吃。

    我走下去,拿了一块自己认为一定是最难吃的给他。

    他也不挑。拿着就吃了起来,咬了一口之后看我没给自己拿,便将他咬过的那一块递到我面前来。

    这人脑子有病。有大病。

    我甚为嫌弃地打量了一那眼糕饼,别过头去。

    他咴咴一笑,三口两口就吞了那糕饼又向我要。

    我给他端来一盘子。就想出去。

    他的声音响在后,凉丝丝地带着笑,你还没看出我娘的用意,他要将你留在我房里。我和我娘说,你是无家可归的姑娘,你可要配合我,要是我演不下去了,就有可能实话实说。

    我回过头,尽量笑得温柔,你不怕我杀人灭口?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