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偏偏我眼贱手也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听着这服侍我的宫人,认了自己从前是前朝的旧婢,我更加觉得她是一个无价之宝。

    而且简直是我的传家宝。相当于人们常说的活化石啊。

    我立即又嗖嗖抓紧时间,甚有礼地瞧了她几眼。

    她应该是浑上下起了鸡皮疙瘩。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半步。怯怯地盯着我。之后又赶紧低头含

    我笑吟吟,想了想,又改成苦大仇深。

    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问她,那你从前见过我吗?

    她并没有看我。

    我拿下指着自己鼻子的手指,自己看了看,又甩下去。

    然后将自己缩了一个高度,重新凑到她低下的眸前探看,心里想的竟然是关关雎鸠。真是怪事了。

    她那明亮的眸子转了转,终而点了点头,不过,又连忙补了一句,那时,四公主还在幼年。

    我已经乐了。我是在幼年,你成年了就行啊。

    我继续笑看着她。

    她明白我的意思。

    所以,她压低了声音说,公主是想问一些从前的旧事。就只是,奴婢从前在宫外,鲜有见得见公主金颜的机会。

    我摸了一把自己的脸蛋。没有接她的意思。

    只是任自己的思绪想到那一处,在梦中有梨花开放,歌声如柔曼轻纱,却人迹皆是朦胧的梦境,那我与从前长得一样吗?一样吧?

    她好像不太了解这些。重看了我一眼,一副愁苦的样子,像是连脑袋都快要想破,方才恭谨回答,像,很像,就只是不大像了。

    说完这句。就开始吱吱唔唔,吞吞吐吐。

    我一直强忍着,才没有催她,我怕,她一下子给我吓跑了。

    而她现在可是我的宝贝。我总要对这样的稀世珍宝有一些耐心。

    忍啊忍啊忍,终于等到的,却是她还是吞吞吐吐不肯说下去的一摊迷糊帐。

    我也终于开窍,想到,也许她是怕冒犯了我,其实。哪有什么冒犯不冒犯的啊,我早就不是什么公主了啊。而且落地的凤凰不如鸡。我也没有比她好到哪去。

    我不下决心,问是一定要问下去的。但也不急于这么一时半刻。我可以等,等她不得不说出一切。于是,随便跟她说两句无关的,比如,我的恶趣味的什么话。再也没有强迫她说前朝的旧事。

    我能如此开明的主要原因,是我瞧着这个宝贝疙瘩,她快要让我给弄哭了。

    如果一哭再悲上加愁,愁得化了怎么办。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历来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简直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真诚地将她当个宝贝。

    作为对她的安慰,我喝了那碗药。然后许她离开了。

    因为我已经下定决心,后无聊时就好好地发掘这件宝贝。

    宝贝脚步匆匆褪去,我想这个院子里,终于有两个人不想我吃药了。如果可以搞一个,就我吃药事宜的投票。起码已经能二比二比平了。

    一会的功夫之内,我已经觉得有理由开心。

    就在这个时候。后,忽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我以为,是那宝贝疙瘩后悔了,想要主动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出来。很感快慰。

    至于为什么我没有及时地回头,原因也很简单。不过是因为,我的裙子给一个树枝缠住了,我无论如何也解不开。所以,眼下,我很忙。

    于是乎,我头也没回就对她说,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是药熬多了,又要让我喝一碗,还是你想回答我的问题了?

    刚说完,觉得这还是在她,就轻声细语地扭转话题,当然你什么也不用说,单纯来看我就好。吃药也没问题。因为,我是个讲义气的人。

    后一时静谧无声。

    我有一些奇怪。不过,再只要一下,就能解开了这个纠缠了。我那拧劲一上来,就很倔强。一直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将这个解开啊。

    不一会儿,我就觉得还是用刀砍了去的好。

    一个声音雄浑有力,但甚为平静,泠泠地说,你问吧。

    这个声音……我像是被鬼火给点上了。蹿了起来。

    天气很暖,来人并没有穿得太多,但这些都不是问题的重点。他应该不会自己离开。他怎么会主动出来……

    几个相互矛盾的绪撞在一起,让我没有办法再淡定,直接跳了起来。嘶啦的一声,裙角被拉开。

    倒霉的进程还没有结束,那树枝刮破的只是外裙,但它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又刮住了我的内裙。

    时间太快,我还在前一个境。

    鬼啊,吓了我一跳,我这个一跳而起,太是急之下的不力动作。一脚踏在浑圆的鹅卵石上,眼看就要摔倒。

    余光中一棵遮天蔽的大树发生了倾斜,这回我算得明白,其实是我倾斜了。

    我两手乱抓,打算要以什么为凭借,嗯那样即使也会摔一下,至少不会伤筋动骨。

    心里都觉得这可真是月无光,这么一倒,就真是要多喝一碗药了。

    那只鬼的手,稳稳地扶住了我。温的触感,侵透层层衣料。很快产生灼伤的感觉。

    我早反应过来了,不看也知道他是谁。因为,能有这样只出一手的力道,就能托得住我这个全心的下坠。我想逃开,但是,如果在这倾斜的程度中一下子改换成逃窜,还真的是很有难度。我眼巴巴地苦撑着支正子。

    他一定是那个宇文承祉,而他简直就是我的梦魇。

    我心里想了这么多之后,才开始正经害怕,还疑问着,他不是常常足不出户的吗?一想到,他曾经挟持过我,还将我卖进了万花楼。他对我做过的坏事,简直是罄竹难书,罪不容诛。我就……

    我真有些拿不准,要以什么绪面对他。

    不过,时间并不许多想,因为它已经欢度而去,我被他翻转过,对上他的雷劈目光。

    他很镇定。目光中什么都没有负荷。

    我现在看着他的眼神,一定是凶狠的。不过,也不出我所料。他一点也不在乎。

    从前他就不在乎,现在修了佛,就只有更加的跳出五界外。不在红尘中了。于是,他仍是一般的淡妥从容,毫不在乎。

    其实,他的目光本是清淡以极的,但是一触到我这个存在。就开始逐渐汇聚,最后目光如定,钉钉地打来,让我顿时有一种被穿透的感觉,如此的仄。

    因为,他好像一直恨我的。

    他一步步贴上来。

    我们中间本来就是个咫尺的距离。

    我就开始一步步向后退。而且本来,就人就是在墙角,给他这么一往死里去砰的一声,撞到墙角。骨头都撞得生疼。我呲牙咧嘴地直哼哼。

    一开始,我可以算得上大义凛然,一切皆因,我觉得自己有恃无恐的。因为我是这么想的。他怕南阳公主,如果接下来。他对我有任一的非份之想。只要,我大吵大闹一声,就可以为自己解围。

    只是世事回桓,人心多不可测,风险也因之更加不可测。

    更何况,又是这个他做贼心虚的时刻,我还没有来得及想明白进退的道道来,他已经早一步上来,用手死死地捂住我的嘴巴。

    我听着嘴巴里发生出的含混不清,且沉闷的唔唔声。心里就泣血了。

    一颗心扑通一声就沉了下去,打心眼里觉得,整合他目光与行为,他不是要杀人灭口吧。

    幸运的是,我很快想明白,不管他如何恨我,也不敢现在就地杀了我,因为这庵堂中一共只有四个人,如果我被杀了,大家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猜到,谁是真凶。

    他也果然有这个理智。他用眼神示意了我一下,大概是在与我沟通,如果我要是敢大声咋呼,他就会对我不客气。

    说实话,他还从来没有对我客气过,这一要对我有客气的表示,我还是觉得很是稀罕的。

    不过,一想到除了命之外,什么都是外之物,我还是不太在乎这些俗礼的。所以,我连自己是他小姨的事,都没跟他说,就是怕他一边杀着我,还一边对我说,本来呢,你若不是我的小姨,我还会将你当个施主对待对待,可是你偏偏是我小姨,是我的自家人。所以,我就会有事办事,不在拐弯。这就叫大家都不是外人。杀完我,再对上我的尸体补充一句,这叫大义灭亲。灯光下是一个冰冷的笑靥什么的。

    而且,我现在更多的感觉,就是自责,这个庵堂说起来是庵堂,其实朝着人家的前世今生一察,还能特别清楚地看出来,人家可是一个宫。地方这么大,要是用来玩小孩子玩的那个藏猫猫,极是有地儿可藏,就只可惜,我早已不玩藏猫猫许多年。

    我不好意思地想了想,自己还真是无有一技之长。

    偏偏我眼,手也,腿还快,我就是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缺德地儿。本来我是照顾它冷清,想来这里走一走,可是它就特别的不肯照顾我,才一来光顾,就把宇文承祉给招来了。

    既然,真实的没有办法马上脱险,我也就只好,在他的那句,你问吧?之后的漫长时间里,有点反应迟钝地配合着点了点头。

    想了想,怕他已经忘记说过这句,又补充着,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

    他很诧异地瞧着我。目光细如毫发。

    提供无弹窗!

    高速首发隋隅而安第四百零一章 偏偏我眼手也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