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白泽衣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我因嘴里还裹着那一口狮子头,不能应答他们这句感谢,非得以,只好拍了个响动以为劝诫。

    我是诚心实意地想要劝告他们的,只是拍得我手指都发麻,把两个书生,倒是吓了一跳,却不能一下子将他们吓得跑人。让人很是忧虑。

    那脸皮厚的主子一笑绝尘、俊逸,扭头看了我一眼,内子格豪爽,不拘小节,二们见笑了。

    二位书生脸上果然见笑,但一齐摇头,很是诚恳,道,哪里哪里……又一起在脸上佐出了,那等分明没有找到我有可笑地方的形容,夫人虽弱质女流,能深明大义,真乃女中豪杰,是为巾帼不让须眉。

    我虽被他们一番夸奖,震得体无完肤,但还是一尽礼数,凌凌做个还礼,两位兄台,过奖了,过奖了。

    然后,默默钳过一枚块,放进自己碗里,又木木地看了那块一眼,只做素处以默,心中暗暗发誓,我是打死,也不再发言的。

    二人又开始话锋一转,问颉利尊姓大名。这个问题么,我暗暗密了个持,闲闲等瞧颉利的笑话。我估计他不太说。

    颉利一笑高广,在下只是慕才而惊,既非为善,也非施恩,更不为什么修业、植节。万万当不起尊姓大名。

    我以为,他就是不说了呗,真是小气。没想到,他说出那三个字真真的乍耳,为杨夫。越品味道,越觉得不对劲,他这是在占我的便宜。不过,这等便宜我倒有大把,他若是占了去,我只当不知就好。

    只是。我有一件事不明白,非常非常地不明白,他既然知道罗成是急之人,那些粮草便近在咫尺,又为何倒是一副不急不慌的样子。白白地在这里饮酒,寻开心。难道是要等罗成,误打误撞也来这酒家饮酒。是以终于在第二天早上,太阳刚刚升起,人们开始打算一天美好愿望的时刻里,忍不住相问于他。

    我问道。下如此,是放弃了吗。

    他唇角载了来个笑意,反问我。我们难道不是在这里等他们吗?你看,今天气晴朗,他们必定星夜赶路,二后恰恰赶到这里,到时我们迎上去。为他们接风洗尘不是正好吗。

    我大大的吃起惊来,这么说,倒像个卜算子。合参他神气表,不像是在同我逗笑,我向他凑了凑,又探头看了一眼他的手指。他还很善解人意地。将手指递得近了一点儿。我看得咬牙切齿,也没有瞧出他有什么拈指一算的举动。但仍很不死心地,小声问道。下这般肯定,不是学过算命吧,连这种事都可以算得出来。

    他也看了一遍自己的手,神气活现地眄了我一眼,算命那般事。由来的麻烦。只是他们多用马车,突厥若有暗探。必留在驿道,他们就必会选择一条小路。我恍然大悟,却也没有悟透,连绵了个打听,很是不绝,那由长安到突厥,就只有一条小路,他们非走不可吗?

    颉利摇头,那倒不是,从长安到突厥大路不多,小路却多得很,有路无路的,算起来不多不少,有八十条吧!

    啊?我从椅子上直接掉到了地上。他拉我起来,重新撩开袍子,潇洒落座,吹了吹杯盏中的浮茶,幽幽置语,不过是,这里有一个三岔路口,多几个分子罢了。我也不过是随便一猜。只是那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它莫强求。

    我又差点摔下凳子。幸亏他手疾眼快,轻轻拉住了我的手,看了我一眼,你要是坐那个凳子不舒服,就坐到为夫的腿上来吧。

    那两个书生正过房前,刚巧听到他浓蜜意与我说话,大概以为我们正蜜里调油,深闺私语,简直是作鸟兽散状,我瞧着那两个书生的狼狈背影,有点于心不忍,抹了一把冷汗,道,那两位兄台,大概是会错意了。这不大好吗,有损下清誉。

    颉利点头,他们理解得正合我意,只是不知,娘子第一胎要为我生个男娃还是女娃。

    男……难啊难……我心底伴生起无限恼意,又生生地压下火气去。从前发生了这么多事,我都忘了要向他问芙蕖。然后,我就睁大眼睛,看见芙蕖幽幽从后堂转了出来,形翩然经过时带来近似荷花的香气。

    怪不得颉利又是男娃,又是女娃的,他就是明知有外人要来,他是要陷害我。陷害我过后,他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口水,目光转向芙蕖,凝起一派正经的庄严样子。

    我觉得脸上火辣辣。芙蕖倒拜礼时口称,主人,主母。好半晌,我都没反应过来,他那声主母叫的,乖乖,正是我,我怎么会是他的主母。

    我刷一下了站起,拍了桌子和颉利针锋相对地讨说法,下,你不能冤枉我,咱们俩……

    颉利走了过来,接过话茬儿,说咱们俩明明是一对儿,又何苦泥于些小节里。他简直是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而且又是不遗余力地陷害我。

    什么小节,这关小节什么事,这明明是清誉好不好。我正准备再好好的同他理论一下,清誉这种东西对男人根本就重要,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而且……

    我尚未及想完,他已经近到我面前,伸出手,眸光旖旎许多风景,引人入胜。对上这样的目光人就很容易糊涂,我很自然地迷糊了一会儿。可就在这当中,他竟然将我拉到怀里,吻住我的嘴。

    他居然在光天化之下,还在芙蕖的面前,径直就亲上来了,我和他拼了。可不知怎么搞的,我的子给他扶住腰,竟然动也不能动。口里也不能说话,有口难辩,我很生气,很生气,气得头疼,气得心也疼,终于急火攻心晕了过去,顺便睡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天亮醒来时,还觉得头疼,可是我还是忍着头痛,很仔细地琢磨,我到底要如何才能够逃出去。老天怜见,这番想法竟甚是得他老人家体贴。

    初时,很久没有人过来看我,我觉得肚子饿了,才出来外面看看。没想到,他们竟然全都出去了,竟然一个人也不在,这么说,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走人了。真是谢天谢地。

    我斟酌了一小番,实在抵不住可以逃走的惑,草草收拾好包裹,有门不走,费劲地爬墙出来,眼前地天宽地广,终于……咦,刚打量一番这般天宽地广,前面遥遥就有个芙蕖的影,栩栩如生一白泽迎风飘起,恍若银河自九天款落。我很机警,反过子,转了个弯,就钻进一旁的小巷。

    小巷里没有人很是僻静,我于是蹲在墙角研究方向:面向太阳,前面是东,后面西,左面是北,右面是南。好像是没有错,应该向后面这个方向走,我拍了拍裙子,又从原路顺了回来,转到一条宽一点儿的街面上。前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人群都聚在那里叽叽喳喳、乱乱哄哄的一起说话。看上去,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我本想着瞧个闹,但是么,心中又甚为伶俐地转了番念想,说不定,颉利就是大清早上地来看这出闹的。那就只能忍痛割闹了。我虽欢喜南门很冷清,可方向毕竟不对,那就只有走北门,突厥是在西北方向的。

    我兴冲冲转道北门,不知怎么这么不凑巧,正望见,芙蕖骑着高头大马,打蹄从对面来。他似乎已经发现了我,因为一开始嗒嗒的马蹄频率,开始加快,直向我而来。

    我一闪,就避进一旁的小巷,心里大叫糟糕,我怎么这么倒霉呢,亏了这巷子狭小,我很快跑了出去,挤进前面乱哄哄的人群。刚舒坦一口气下来,人群外面的芙蕖,已经翻下马,撩衣袍挤进人群,像是在东张西望地寻找。幸亏这里人山人海。我听到人群的中心里,有人大声嚷着什么,我又使劲向其中挤去。

    大家不过是为了看闹,再是个高涨,也不能有我逃命这般。于是乎,没几下,我已然挤进了其中的闹,我向里瞧了一眼,险些要惊叫,那两个书生受了颉利的鼓动,正跪在街心,而他们拦住的那位将军,何等面熟,他是罗成。

    此时,两位书生已不知从何处集来了长长一列的书生们,一齐圈在路上。我曾听李世民说过的,天下最难得的是士子,而比士子更难得的就是士子之心。如今,这么多人拦住罗成,他可不能杀过去啊。罗成的表自敛肃静,坐下的战马嗒嗒踏步,仿佛也正不知道要如何应付。我一着急就分开人群,冲着他大叫了一声,罗将军。

    他闻声抬头,目光开始在人群中搜寻,我跳了几下,突出了自己。

    他一定是看到了我,英气的面孔上浮出笑容。那一瞬过后,我就有些后悔了,我虽然本就不是晴柔,但现在连草儿也不是了。我是杨赟珂,虽然只想起一点儿往事,但我知道,我和他们是敌人。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