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失身 要割两次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他低低的声音,同我说,嘘!

    然后,我听到似乎是门开了。我反手又将他抱住紧紧的,开始发抖,最后连发抖都不利索。我想,可能自己已经是在抽搐了。

    陈腊月忽然一个飞,从我双手中脱了出去。我不敢看。他似乎是关上了房门,又点燃了蜡烛,坐在边。我偷眼去看他。

    他转了转眼珠,一点也不诚恳地同我说,其实没有鬼,是……他的神色很古怪。

    我转过,也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害怕得很,从上爬起来,就投入到他的怀抱里,不肯离开。

    他也变得很奇怪,全特别僵硬,似乎是连手都不知道放在哪儿,但他很大声地对我说,这,这可是你抱的我,我也要自杀,上吊,割腕。好吧,好吧,天明就送你回家。

    然后,还很良心发现的,轻轻拍了拍我后背,又把整张让给我,自己就坐在边,说,你睡吧。又瞪了我一眼,我不想睡了,被你烦得,我都睡不着。

    我觉得很是心安理得,他都睡了那么久了,他当然不累了。而我,终于可以放心的睡一觉,虽然给他一旁看着很难受,但也总比给鬼剜了心好啊。

    我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朦胧中,还抓住了一只手,就当是哥哥的手。我终于很安心的睡着了。

    我记得是有那么一会儿,我还在担心,要是我睡着了,这家伙也一定会挤上来,又或者会做出什么事。但我真的是太困了,都没想全,就睡了过去。直到天光入眼。我慢慢醒了,发觉手里,还握着一只大手,像火燎了一样,赶紧松手将它丢到一边去。

    他用另一只手支着头,紧闭着眼睛打瞌睡,我放开了他的手,他的手就直接滑了下去,撞到沿砰的一声响。

    我赶紧躺回去,装闭眼。好一会儿没有什么异常。我又睁开眼,他自己睡的才像猪,猪最像他这样。这样也睡得着。

    但是。他从昨夜一直坐在这里的么,我这颗心心真不能支持这种想法,那就不是他的风格。虽然我认识他的时间不长,但是我知道他是个无赖,而且是臭无赖。

    他的睫毛。忽然动了动,像是要醒了。我连忙将眼光转向别处。他揉着眼,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但姿势特别的皱,还愁眉苦脸的,又嘟囔着我的手都麻了。你占了我的便宜啊。一整夜拉着我的手不放,什么样子啊!我也要自杀,割腕什么的都不够。我要割两次腕,上两次吊。

    我歪了歪子,差点直接滚下去。他这个举止,是在向我撒吗。我揉了揉眼,觉得世间之事。全是虚妄,如此想时。难免是用一眼看待怪物般的眼色,来打量着他。

    他看到我的样子,似乎十分的不愿意,简直是咆哮得很有兴致,你,你那副神是在做什么?

    我扁扁嘴,偷眄他一眼,又上下左右转转眼,向他抿抿嘴。同时出了一指,向他指了指屋中央的桌子,那里正有一种薄瓷杯子。我还同他感叹,其实,这种不算是上好的,没有薄到极致。我知道有一个窑口,烧的一种白瓷薄如纸片儿。放在有字的底面上,甚至能清楚地,透出上面的字迹来。那种瓷缘,想必是极其锋利的。若是与帮主做些自杀成仁的宏愿,想来,万不会失手。我深款款,一副为了他好的模样,自己先将自己的心,感动得横七竖八,遭着罪,再用上这副绪同他说话,觉得十分地诚心。

    他那厢,听得并不受用也很不领,眸睫抖动频闪得迅速,眸光堆成两颗小火球,眼皮跳成一堆,比出两根手指,我还好心帮你除妖,我看你就是什么妖变来的。昨天,就应该让那妖怪把你给吃了。明晃晃的,拿我的好心当了驴肝肺。

    他说到妖,我仍心有余悸,肯定是脸色白了白。因为,他的神已经彻底得意起来了。

    然后,他煞有介事的说,我倒有个办法,帮你摆脱什么饿鬼,撑鬼,吊死鬼,冤鬼。我不知道,世间竟有这么多品种的鬼,就眼巴巴地,望着他。

    他围着我,转了两圈,进一步,十分有把握地,与我娓娓道来,你扮上个小乞丐,再泼上小半盆鸡血,我敢保证,你方圆百里,再无妖胆敢近

    我听了,觉得很对,先是很认可的点头,然后又一次眼巴巴的将他望着,很是心安的,要对他说什么话的样子。他给我的样子,弄毛了,又比出两根手指头,你不在上坐着,下来做什么,那你就站在原地吧。

    我很是顺从地,站在原地,你说,这扮回小乞丐再泼半盆鸡血,你做了,我与你两个在一处,不就可以省下半盆鸡血了吗。

    他十分没肚量地,别过头去,最后一眼的眼风,明显是在瞪我。不过,没一会儿功夫,他就没皮没脸地,而且颇有些兴致勃勃意味地,凑了过来,还帮我束了发,将我扮成了一个公子模样。他一直问我,家在长安城的哪里啊。

    虽然,他想尽了办法,反复我的话儿,但我一直不说话。

    我说不出来自己的家在哪里,他就说我是要赖账,不想还他剩下的那半两银子。然后,他一边喝茶,一边瞄我手心里紧握的最后一个珠饰。那是颉利给我的,我现在的心特别乱,这只珠钗插在头上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拿在手上,只觉得颉利的气息,在上面融融流动,竟有些浩瀚似海,一会儿的功夫,就凝聚成了他的音容笑貌。

    但这一次,又同时,出现了于关关的音容。我知道无论隔了多少句话,隔了多少时间,隔了多少空间,我一直如此的在意,于关关的出现。纵然也知道,其中些许无奈,些许蓄意,些许假装,我都不曾真正的释然。我还是不能,迈过这些些许,筑成的鸿沟。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