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水性杨花正被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我又不能和他睡一张,就只好坐到桌子边。可他的鼾声,真是气人,连绵不绝,无尽无休,我恨不得将他掐死。

    终于,忍无可忍,只好打开房门,坐到廊檐下。坐在廊檐下,吹很凉的夜风,也比听他打呼噜强,强一百倍,一万倍。

    今晚的月色真是好看。

    我想,我为什么没有同他狠狠地争一下呢,因为我刚刚清醒的一刹那,自己把自己吓了一大跳。我很奇怪,我那千里迢迢的一梦,梦到的怎么会是李世民,我都能感觉得到,我的心在想到他时,就像是有什么在流动,一直流动。但我还知道,这样,其实是不对的。心意惊变了,脑袋会不知道吗?

    我坐在月光之下,真的清醒了,可我都清醒得这样了,还是不能想明白,那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梦,到底是怎么给做错的。而且,一直都不能想明白。

    于是,我站起,在廊檐下来回走动,妄想以脚步的变幻,来排遣抑郁。我转过一个时,就看见大片的百合花木前,何公子不知为什么,也是夜不能寐,似乎正那厢乘凉,夜风拂过,他的衣袖流结了百合的朦胧花雾,好看得不得了。我隐在树木的影里,觉得他面前那团朦胧很是好看,就一直静静地看着他。

    然后,他显然是发现了我,就撑破了花雾向我走来,我心中小小的遗憾了一把。怕是,后再也无人,能于无意之中再结出这样的美好来。

    我向他福了福

    他向我笑了笑,目光越过我,望了一眼我后已熄了烛火的房间,神色有些惶惑,贤弟他……他还没有回来吗?

    我也跟着回头望了一眼。再转回头时,向他摇了摇头。

    可能是不方便的原因,他没有再问下去。我想,他之所以这样,一定是相信了,那小头目说的鬼话。我想了很多办法和他比划,事不是小头目说的那样,也不是他想的那样,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不过,我比划得乱七八糟。他一定看不懂。因为,我看得出来,他的眼神一直很困惑。我说不出的泄气。

    也许,是真正地给到了绝路上的原因,我开始异乎寻常地坚持心里的想法,一定要向他说明整件事。因为绝望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我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坚持不懈过。何公子的两只眼睛瞪得,比平时两倍大,惊怔地看着我东寻西找。他不能明白我的用意,估计以为我是在发癔症,轻轻的嗓音,唤我。姑娘!我没理他。因正全力以赴,将一只牡丹连根拔起。对上花朵时,还好好研究了一会儿。洛阳的焦骨牡丹,怎么会逾越花期开在这里?

    时间有点耽搁,但无伤大雅,挥起花根,在地上。给他写了一段长长的来龙去脉。今夜虽有皎月,但将字写在地上。底色并不分明,饶是他目光精盛,也不能分辨得恰到好处。

    我顿时有些泄气。

    何公子眼睁睁瞧着,我折腾了半天,终于恍然大悟。他拉着我的手,穿过一重假山,来到一间怡雅的小轩。

    我正琢磨着,这是何人的书房,他已经递过一管蘸饱了墨的笔,又铺开宣纸,向我道,姑娘是要写字,用笔和纸吧,写在地上,着实不易认出。

    我看着他鼓励的目光,抱着那只大笔,哆哆嗦嗦下笔,深觉,这只笔,反不如那枝花骨好用些。而我写出的字,就更加的不入眼。

    我尽量长话短说,化繁为简,还是用了几大篇,才勉强将事说清。颤颤巍巍递到何公子手中,请他过目。

    他看得仔细,其实是我画抹天宫。一个字,看入眼时,竟像是栩栩如生的八个字,何公子少不得要费上一些思量。

    怪只怪,我从前不能有此远见,从不认为读书写字,是人生中什么有用的大事。反而觉得,它是一件只有吃饱喝足了没事可做,实在无聊时,才适宜搞的趣味。而如今,又要以这单薄的趣味,改变多舛的命运,确实是寡不敌众。

    于是乎,我光明正大写给他的这些个东西,其实走的是遮遮掩掩的不明路线。这个倒霉公子看得都快哭了。

    从前,颉利同我说,晋人陆机,给他的友人写过一封信,可信的内容,旁人却识不出。当时我大受蒙蔽,觉得陆机这个人很仙人,他的事迹堪称仙迹。听闻众人对他和他的那封信,都很是追捧,就更加觉得他为人是件孤品,很独一无二,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典范,从此以后,也必将孤品下去。

    而短短的几个月后的今,我与陆机的可比之处,就在于,我写满了五大篇,何公子读得艰难困苦,却仍是一副不改初衷的读模样。这是不是说,我与陆机的关系,从之前的天上人间,已经突飞猛进到了天上天上。

    最后,是我深觉疲倦,自知陪读,也是无用,不过是,多熬一副眼神罢了,知趣地,伏在桌子上睡着了。

    睁开眼,窗外已是牡丹簇,晓风残月,何公子仍在秉烛夜读。我素知,唐人的公子读书,时有五岁童子,便耻不闻诗书笔墨之说,却不知,这个初衷一但树立,便是要一生一切地不改其志。感想林林总总,唯只一个鲜明突出,三更灯,五更鸡,公子你读到哪一页了。

    我对出这个口形,颇有些忐忑,不是存心扰他清读,只是觉得,天亮迫在眉睫,他最好读通全文,速速救我于水火。

    何公子拾起目光,似乎有些恍惚,又闭眼,甩了一下头,方才有些清明神态。但脸上,是比之于我,还要密集的忐忑,道出几个字来,说来惭愧,还不曾读满一页。我绪一时辗转难平,得知进度如此聊胜于无,也是无可奈何。

    小头目踢开房门,正在这个时刻。场面倏然阒寂,他看了看何公子,又看了看我,再看看我上披的何公子的衣服……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