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关键是皇上不能接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不过,就在我开门的那一瞬,只觉得鬓角动了动,摸时,是一朵鲜嫩的花,嗅得花香便知正是槐花,是他,是他在提醒我。

    我别无它法,打开门,假装揉了揉眼,故作疑问,什么事?

    那些侍卫们给掌事姑姑带着,搜了一圈,竟然什么都没找到,又潮水一样涌了出去。掌事姑姑回嘱我,关好门窗。

    我点头,心里像开了锅一样,踌躇着到底要不要叫住他们,不过他们风驰霆击一般去得太快。

    一会儿的功夫,就剩我呆立在门口。

    门又一次,奇迹的自动闭合。那人将我重新拎到上坐好,我现在万念俱灰,不出意外的话,他一会就会杀我灭口。

    果然,他抽出腰间的轻刃,用手轻轻一弹,空中开始徊怀着一个嗡嗡的长音,不绝不灭的轻轻叫嚣。

    他兀自举起第三杯冷茶,不紧不慢,颇有兴致,道,我喝完就走。

    我不敢置信地瞧着他,他一直镇定自若,仿佛我才是那个贼,那样该害怕的也应该是我。他幽幽喝干了第三盏,才果真大摇大摆的走人,一句恐吓的话也未留下。我长长呼出一口气,这个被忽视的感觉还好,若是得到了他的重视,那我就不用活了。

    第二天,宫里传出话来,丢的东西还少呢,不过,我想皇宫里好东西多得是,丢上个把件,不过是九牛一毛,并不值得大惊小怪。而此事能够受到如此重视,关键是皇上不能接受,守卫森严如合壁的皇宫大内,还有他许之外的人来去自由,又因之。联想到江山社稷,简直忍无可忍。

    只是,把皇宫翻过来翻过去的几遍,仍一无所获,也实在意料之中。因为那贼果真也不是一般的贼。我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见识了他好几手绝技。只有一个感觉,他人真邪乎,手太长,不,是速度太快。我眼睁睁瞧见。他隔着我关上房门,就这一手……难道是用吹的。

    我叹服着,不由自主要啊一声。回神时。赶忙捂上嘴,硬生生把那个啊给吞了回去。我不断警告自己,不要想,再也不要想,这件事就只当是一个梦。你想。我要是说出去,还得带着自己,多不划算。而那天,我帮他脱罪,也是事实。都说了不要想吗,掌了个嘴。终于肯想一想槐花,对,就想槐花。

    掌事姑姑差人传话。要我去敬事房取回一个瓶子。我对着铜镜端照一番,收拾好心绪,直向敬事房。路过一个回廊,一只手伸出来,将我拽到了廊柱后。原来虚着的心又虚了一层。

    瞪大眼睛果然又是那个贼,他居然又是一内监的打扮。还没离开吗!我立时东张西望一番,生恐被别人看见吃不了,兜着走。他却好整以暇下来,可见这是一个素质与天分都极高的贼,如果世上也果真只有贼适合他当,我们也无话可说。

    我觉得他不会杀我,因为要杀也早杀了,但纵然心里有了底,也难免慌乱,说话直咬舌头,你又要干嘛?

    没想到,他一下子抓住我的手,这与常理不能,理论上他是不会……我一急就啊出了一声。在这须臾瞬间,他蹬着廊柱,就一直升上去。而当几个宫女内监围过来时,我才想要向头顶上瞧一瞧,什么都没有,可那不是梦。看到大家奇怪的看着我,我于是附会出一个笑,一定很是牵强,因为他们看我的眼神,有点抖,但终于无事走开。

    我飞步开溜,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敬事房,也没察觉,更没看见前面走过来一个人。他一发现我猛然加快了步伐,而我是那样直接撞上去。

    啊我撕心裂肺大叫,然后又强迫自己闭嘴。面前这个人被我吓得差点跳起来,我还想扭头跑来着,不过他一出手就拉住了我,旁边也有两三个人影跳了跳。

    面前的人已经开始说话,急慌慌的,是要做什么去?他似乎想了想说,你不会以为我已经死了吧,吓成这样?

    我猛然醒神,但已出手,推开了他。不过他又很快追步上来,重新拉住我。五月叶叶心心,宇暖微霄,槐花香过,莹莹提神,他在等我回答,可我只是吱吱唔唔,原来是下你啊,你体可好了吗?说完,不自左右瞥瞥,他一看我这个样子,抱臂笑了笑,又向我后瞧了瞧,有人追你?

    啊?没有,没有……说完,还是忍不住左右看了看。能告诉面前的李元霸吗?绝对不行,他可是火爆脾气,做起事来不管不顾,他要一掺和,什么事都得砸。

    我无力垂下头,没精打采。

    他左右想了想,想到了什么似的,手抚在口受伤的地方,开始放声大笑。我真是奇怪,他笑个不停,我又有点恼羞成怒,他是在取笑我。

    果然,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想起来了,在宫里不习惯吧,一定难以适应,不过没有被关进什么司什么局已经不错了。

    要我在他面前低头,哼,我拔起脖子来,想和他横一个,不过左思右想,这可是他家的家,我才不要让他抓住把柄,那就只好不和他一般见识,于是忍气吞声。

    不过,我学着掌事姑姑,向他摆出一副有容乃大,无则刚的笑,虽然不能尽其深致,好歹勉力维持了个轮廓,劳下惦念,奴婢我确实不曾进司局所处,那不过也是姑姑们教得好,娘娘又常常提携的缘故。我一字一顿的说,还想好好唬唬他,奈何书读得实在是寥寥,也只能点到为止。不过这一句已足以让他惊惊。他定定瞧着我,像是不能从我这句话里回神,在所有的惊奇中,这是我见过的最直接的一种,他有咬到自己的舌头,半晌终于确知的呼痛。

    我又瞧了他一眼,有点趾高气扬的架势,其实这样难的,我也只是尽力而为,下不用盲目拥趸,这算来,不过是奴婢所学之万一。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