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争风吃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他向前挪动一步,我应时抬眼,还想着如何应对那码事,却正对上他温犀的目光。不要啊!不要用这种目光看我,这种眼光的迷惑太大了,就像是一个暖暖的堡垒,会让我有藏其中的期许。

    我略略抿了抿唇,开始没话找话,下,你看,今这条街倒比平里静了不少。

    李世民很给面子的,左右循了循目,点了点头,这是两个王府之间的官道,不通民宅的。

    我嗯了一声,想,还说点什么呢,他却已先我开口,母后已传下懿旨,仍要你进宫随侍。

    我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眼,顷刻就添愁益恨。他眼含笑意,傲岸的个,就从这个纯粹的笑中,闪耀出来。那是我从不曾想到过的光耀,一出现就要信仰,就要去追随一般。尘世又自这笑中,变迁起伏。

    害怕啦?

    一直都觉得对不住他,现在面对着他,愧意就一层一层地跑出来,我像一只蚊子一样,嘀咕着,我还是离你远点好。

    他眼含玩味地看着我,似乎也在帮我思考,要离得远一点的后绪是什么。

    然后,他更认真地看着我,真是个要命的场景,我就像被当场捉住了手的小偷,一个劲儿地吱吱唔唔,那个意思,其实是……

    我张口结舌,心中一直有一个愧疚的意思在,但又委实说不出什么。风吹落樯檐下的遗雪,纷纷簌簌,就像我化落的心事。

    他忽然回过头去,我也顺着他的目光去瞧,真是有趣,这里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回声场所。我们听得到前面那个院子里,有不少的伶人在唱歌,虽然是伊伊的听不清,可音韵犹在,听得是宫商连彼,清徐爽飒。他就在那回头的光影里,一字一顿的说,晴柔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个好姑娘。

    只是简单的几个字,我绷了绷心弦。不过,我一直不敢吭声,觉得什么都是得罪。轻而易举的悔恨起来。

    猛然察觉。他已经转过,而且离我很近,近到,很难称之为距离。其实,就在刚刚。我的脑子里也一直浮现着白雪飞亭,他静静俯下……

    我瞧不见,那些纷扬的落雪明喻的寒冬,心瀑已经坠落九天,乘在风端轻上宵霭,竟顿觉。从前难凭的悠渺心迹,一寸寸被结成织锦。而那些终于确知的织结,似也撷来了。久久被抛却的过往。为什么,这一刻,总是如此难以抗拒,就像是失而复得中,渐渐聚起的清醒辨认。

    他更加紧了紧这个怀抱。

    我终是省却了挣扎。几乎是心怀肯定的。倚在他怀中,什么都不必说。真正的亲近于他。直到看到一群路过的侍女,频频挥若流水的诧异的目光,流成了一条河,我才觉得有点窒息的感觉。我吸了吸鼻子,有点小忧伤地,想从他怀中挣出,下意识摸了摸鼻子,心中就想顺着又来的一拨宫女把自己给流走。

    可他视那些宫女如无物,完全不顾忌她们悄悄投眼而来的惊诧。我当然挣不出他的怀抱,他与我耳鬓厮磨着,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将你接出来。我怔盯着远处,黄黄的琉璃瓦上,半掩着的白顶,良久,才像烫了似的惊抽。他不再做纠缠,缓缓放力,我终得以脱,却脚下一踉,险些摔倒。他就像早早知道会这样似的,手还围在我腰间,轻蓄了一个力道,已经将我扶正。

    我心里乱极了,乱七八糟的,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一种动离乱。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猛然响起一个声音,清省、出离、隔世之远,下万福金安。

    我的执迷,神速觉识,一颗心如烈火烹油,猛酿着两个字,颉利。

    转过,连一点侥幸也无,我不敢瞧他的眼睛。

    他礼过秦王,才浅声向我,腿脚不好。眼底又微微的葬送生息暖暖。

    我痴愣,啊?又苦于,实在想不出一个完美的矫饰办法,只得含混不清,糊里糊涂应了个,嗯。心里有小小的狞厉,真想抽自己个大嘴巴。不想,他直接就过来扶住我。

    影投下,静影生神。他的意思,明白得锵锵然。

    李世民只是恒宁如初的闲逸,他有永不变更的镇定自若,自始而终一副清浅笑意。不知道为什么,我寄希望于李世民的风雅有度,他一向宽怀有致的,什么狭隘的事,在他理解,都只是那时绪,也就都抵赘不了他的修远之心。

    可当他们四目相对,我依然觉得害怕,我觉得,我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进而紧紧的咬着唇。

    李世民忽然轻步前移,伸出素长一指,挡落一片漂浮向我头顶的落雪,目光瞵瞵,别咬了,都出血了。所有的相见,都自有缘分的起承转合,若有淡墨轻染,就有浓墨重彩,王弟他,不会争一时意气。

    那意思,是最明白不过的相争。

    颉利第一次沉不住气。他不顾我使给他的眼色,与李世民对目的眼神中,已经运出力气来,他对李世民说,王爷命格出众,也不过时运之予,只是时运一说,当真能长伴王上一生?

    我心颠扑,他这竟是要同李世民死磕的样子。说实话,我一直气他不这样,可是今天他这样了,我又害怕他这样。重重心机一尽挽破,他一定会后悔。似乎就只今这一刻,一切的隐藏呼拉一下子就冒出来了,让我有点措手不及。

    李世民笑予一应,无它。然后他已经转目向我,时候不早了,回去吧!

    我略略回眼颉利,他终于回复了与以往相同的,模棱两可的笑意,微微垂头,向李世民告退。目光集来融融暖色,一定就是这些光,融化了那方方的纷扰,几乎只是一瞬间,他就从破碎恢复到了完好,让我须臾齿冷。

    刚刚的一切,是否经我亲体察,我已怀疑。而他似已不是他。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