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三女断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那时婉吉公主端坐在那里动也未动,湖绿色的襦衫衬得她面色微微泛红,但打底的绪仍是笑,并没一丝隐约的不妥。

    衣福云拔出剑刃指着李元霸,这一指的实战频率和熟练度都有提高,说明连以来,衣福云曾过多使用这一技法。

    这样好看的女子,眼中的凌厉顺着她的剑延伸出来。估计她眼下指的要是个什么风流倜傥懂得化君心为怜妾意的公子,一定会主动给这柄剑刺上去,觉得这样流血也温柔百态呢。

    楼上,吓跑了一半的食客,还一半不要命的食客,看闹很是投入;楼下的食客全在,跑的那部分,可能是太珍自己的衣服了,纷纷觉得这要是溅得是泥就比油汤好忍受些。而不走的部分,估计是想像能力太好,将眼下的景理解成了,三女断袖不够,还有一痴男儿因之所累。而从大家都能果断应付如此突发**件来看,应该是平里不断有相类似的现场,提高了他们的适应力与接受力。

    李元霸最后不得不放开我,乃是因,我终于好好地握住了他握着我的那只手,让他十足惊了惊。但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紧接着我咬了他一口,他那张原本有很多表的脸,一下子没了表

    衣福云拉着我就往楼下跑,分开重叠得过于团结的人群,可媲美硬穿过一堵墙。我回头想想,除了没能给婉吉公主道个别,又违了一把《礼仪》外,整件事还算圆满。

    圆满之中,万千人迂回错节的大街上,颉利正目不转睛地瞧着我,男男女女在他边流啊流,他清心玉映的容貌就轻轻的徊在斜阳浅照的疏落尘世里。

    我静静地瞧着他。却在一下眼将他失落在人群中。一如耳边倏然过而无痕的风,他湮没在疏世中,给人流埋葬起来。

    我站在他轻目瞻望过的四方里。我刚刚觉得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可几乎只是一瞬的心过,我又觉得四方那么大而我又那么小,落在那无尽百无忌的可能中,却连转个都是一种忌。

    如水面湉湉的静世里,什么都不发出声音,我不发出什么存在的声音,就像是随着他飞了去。直到这静世里一个覃出一个笑容,面前人已然换成了罗成。他哂笑轻轻,看着有些怃然的我。没想到晴柔姑娘这么喜欢长安,如此舍不得离开。

    喜欢?我错愕地瞧着他,半晌恍然,是因为刚刚瞧见颉利了吗?而我脸上的神真的是清晰到清楚的喜欢吗?

    他看到我的疑问眼神,给予了我一个肯定的微笑。

    我幽幽转时对他说。我见过这世上最繁华的城市,可他既无城也无市,只是大家的心都向着那里,把那里围成了一个想念的所在。

    他想了想道,姑娘说的是故乡吧,我从小在幽州长大。长大后征战四方。却也会常常于午夜梦回幽州,梦到儿时常爬的燕山。

    家乡那种事我哪儿懂啊,他哪里知道我说的是心乡。我安放所的地方,它就是在我的心里。不过就在昨天他又变成了一个小泥偶,那个鼻子那个嘴,怎么看都像是颉利小时候。我本打算把它揣在口上,时时感觉到它的存在。只是有一点不妥。它太大了,弄得跟长了个大包似的。所以我只好亲自缝了一个小袋子。将它装在里面挂在腰上,总之让它离开我,我可不放心。

    不过,很快我就被他的思乡之感染,小时候的东西总是特别好吧。总之每个人想到家乡时,都基本上能慈悲为怀一把。但这个,可要难住我了,我在空空落落的脑海里寻了寻,什么也没有想到。我呆瞧着他,天上下了绵绵的小雨都不知道,还是他一把将我拉到一个屋檐下。我面前突然跑过一个小孩子,他摇摇摆摆地走路的样子,就像一只滚动起来的饭团,最后,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扑到了他娘的怀里。

    瞧着这个小饭团我也想家了,不过不能想起家在哪里,也只得作罢。

    后适时传来一阵酒香,我想是心灵的指令,让我们有意停在这个地方,借着酒香隐藏想念。

    不知是何时开始,我们已经熟稔到一个眼色,便可会意是要上去喝一杯。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样会意对不对,总之是这样做了。他呢,似乎也是一样,他平声说,喝一杯。便固定下了这个来自心灵或来自鼻子的提议。

    但其实事是这样的,如果大家说喝个大醉也未必会真醉,但往往说是喝一杯结果却弄得大醉。由此看来,事一向不可预见。

    就像梦想的持有者过于执著也未必是对的。一般来说,一个人心怀梦想,总比心如死灰要好很多。只是世事弄人,大家往往不约而同共执一个梦想,站在一起,争同一个机会。我之所以说这样不太好,并不是因为这样的梦想趋于同一者,会导致数量庞大,甚至到达惊心动魄的地步。而是有一些人光顾着怀抱梦想和投机取巧,从不注意脚下就不太好。搞得整个梦想环境太滥竽,又让人难于分辨谁才是真正的滥竽者,只好大家一起悲哀。

    我挑了个楼边的座位坐下,今没有排号又能挑到靠窗的座位。可见人们到底是炎皇子孙,偶尔心意相通并不是瞎掰,早早瞧见早霞预见今有雨,并不出门。这是否也从侧面反映,大唐国民生活经验着实丰富,连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这种科学经验也耳熟能详。

    长安的一半尽收眼底,变相说明我们坐的果真还不是二楼,更有可能是三楼。放眼,远处,无穷宇楼阁,落成烟海。烟岚融汇如同入口即化的棉糖。我眼光想像着在这棉糖中飞檐走壁,其实如同雾里看花,已分不出几何所在,眼光终落在面前酒面湛湛的天青釉杯上,才叹了一口气。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