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上有所好下必适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我老实告诉她,我一直在这儿玩,但并不是要听你们说话,想着等你们走了,我再离开,不想。然后我也不知道她能不能相信,不相信之后要怎么样,只管呆呆注视着她。

    她慢慢放大了笑意,看得我心渐渐沉回原位。估计这样就不会有什么杀之祸了吧,我打了一个哈欠,因为我等得都困了,他们具体说的什么,我都没有仔细听,现在想想真是不合算,白让他们担心了。

    惜宜似乎是略略斟酌了一下对我说,小姐,我。

    我使劲瞧着她,眼里的意思是你说吧,只要我能答应的。

    然后她终于说出,您能不把今天的话告诉别人吗。

    我听了觉得简单非常,向她拍了拍脯,道,这个一定,姐姐你放心吧。这种事,颉利也不听,你们这是在风花雪月吧?我又马上摇了摇头,指了指天上,今天月亮是有,但是没有雪,那你们就是花前月下。

    惜宜不知将我的话领会成了什么,望向我的眼神很是掬了一大捧惊奇。

    这会儿我神振作,又对她说,刚刚我砸中了那位公子,他没事吧,我真不是故意的,要是他不能解恨,也让他砸我一下,只是不要砸我的脸要不颉利就会更讨厌我,我估计我也没地吃饭了。

    惜宜听了向我笑一下,我从她笑意再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就忘了这件事。

    但是第二天,我见到了那位头上有伤的公子,其实他昨天并没有出现,而急急的走掉了,我对他的分辩全靠伤口。我觉得有一丝不妥的是我十分冷静吃饭时,却见到了让人很不冷静的一幕,席上有十个被石子砸中左额角,清一色的公子啊,就连高高在上的晋也概莫能外。不过晋王受伤的事只是听说,路上两个小女待在咬舌头,当时听着晋王额骨受伤的事,还不觉得有什么特异,但现在……我安抚了一下自己的绪,觉得惜宜她还是不相信我,而这些受伤的公子旨在让大家很自然地混淆视听。你想,如果只有一个公子额头带伤不难于一眼分辨,但像现在这样额角受伤成为趋势,这样的有容乃大,大家也不好一眼看出。

    我针对以上况伸了个懒腰,想了想,觉得事到如今只在喝汤才是正题。

    然后,也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晋王,只是整个见的过程简单得让我甚至来不及唏嘘。他出现在屏风前,他消失在屏风后,来吃个饭还蒙面,让大家不能很清醒地意识到他的长相,何谈了解。世人大多对自己的长相很是无畏,主要是因为有畏也得出面,不可能整以布代面,那样更容易引起大家更加充分的好奇心,正所谓适得其反。终于,我亦决定对这位王爷予以好奇,关键是我没办法对这么值得人好奇的事不表示好奇。

    一个人无相可依,大家没事的时候想回忆一下他的表都不能,这就很难真正对这个人形成意象,他的存在感也必虚无,直接导致,善恶忠莫辨,亦很难让人产生安全感,是所以我铁定心里发毛。

    二、从整个宴会的出席人员范围来看,胡汉异族夹杂,由表及里,他们思路的展开必是要围绕一个很大的圈子,难道是国。

    看看颉利所坐的位置中后靠下,这也是我都没有看清晋王衣料的原因,没有看清不等于没穿,只是说明我们离得足够的远。连个中流砥柱都算不上,充其量只是个打酱油的,但综合来看,颉利对自己的定位还是满积极的。

    上有所好,下必适宜。我很适宜。

    当大家一齐目送晋王离开时我刚刚好酒足饭饱,因不仅是靠后还坐的后排要多偏僻有多偏僻,为了看清楚这些不清不楚的公子就不得不广开视线再大搞穿插。

    一会儿的功夫,堂上引来歌舞,花朦胧、人朦胧,饭也朦胧了。大家的心普遍随歌舞起伏时,我穿插得正欢实,不妨颉利突然转过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那一眼划下处,正是他与一位公子举杯,什么都没耽误。这个举动他做得如此的恰到好处。你要是旁观一下,一定会以为他这是向我抛媚眼。我一下子脑筋急转弯,改为脑袋不动偷着溜人。虽然做到这一步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大的调整,但给颉利看来也只是略做调整。最最难能可贵的是,如果他不满了一定会发泄出来,所以做为口说无凭,必要伤筋动骨的最好方法,他不准我出门,可能是又考虑到我不出门在屋里干什么呢,他指派给我一个办法,将屋中所有不会融化于水的东西擦一遍,总之在他回来时不能再见到一粒灰尘。而没有那样的意外最好,否则……他向我笑了一下。这个最后通牒一点也不客观。最终又是以我对他的威胁表示感谢而告终。他前脚出去,我后脚哀怨。我打量着一屋子太多余的东西。

    什么四季扁方壶,青花莲池流鱼纹盘。我都不得不感叹这个屋子里怎么可以有这么多东西。我擦呀擦,终于擦坏了一个三中蟾蜍砚滴。它自我手中滑脱后,摔得稀碎,让我根本不能动什么将它粘一下的念头,总之是很彻底的与这个世界告别。

    我想了想,我之所以在扔了那个三足蟾蜍砚滴的尸骸后还是抖个不停的原因的由来,这三足蟾蜍砚滴一定很值钱。但是,如果大家将草地上的草拔光是可以种菜的是不是。所以走了一个三足蟾蜍砚滴,可以来一个其它蛤蟆砚滴。

    门并没有锁,我偷偷溜了出来,又产生了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与其一味补过,不如,我望了望前路,人之熙熙,人之攘攘。自由的精神开始疏导我的忧虑。我在附近买了一个烤红薯,向附近正在扭腰的大爷打听,秋阳谷在什么地方。大爷坚信他听过这个地方,现在不能回答只是一时不能想起。所以,我边蹲在那吃红薯,边在那儿,眼巴巴的等大爷的灵感。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