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不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最后一眼,他尚年少我未老,我未见那只伸出来的手。山风泪水熔铸一体,崖下有好听的风声。

    就像那时杨浩轻轻拥着一卷书于我耳涯诵读,有朋自远方来……

    就像可喜在边轻轻问,公主,这个步摇好看吗?

    就像芙蕖藏在柱后猛然出来,吓了我一跳……

    一切都像个梦!悠悠不尽

    我叫草儿,年龄不详,民族不详,家庭成员有爹有哥哥。特点只有一个,我很丑也很笨,这事大家常常说,我听得也习惯。

    但为什么我年龄与民族不详,因为我是被捡回来,据说我当时被丢到大道上,一头的血,据我爹称没有人认为我还活着。但人们一直认为我很挡道,所以我被他移开的时候,很幸运被发现,还有气儿。完全不是出于人道主义而出于不得已主义我被他救了回来,主要原因是看闹的都说,这丫头算完了,跌破了脸又撞破了头,你们想想后必定又丑又笨。救回去何用。

    所以我的哥哥一直不太同意救我回来。

    但我为什么又被救回来了呢。据我老爹说,我这位哥哥恐怕找不到媳妇,因为家里实在不太富裕。如果这个丫头肯活过来必是命大,又丑又笨有什么不好,正适合我们这样的家庭。所以我就是基于可能又丑又笨被救了回来。由此可见,又丑又笨恐怕不是一个坏事。

    问题是三个月来我一直把昏迷当习惯,每天在哥哥的怒目下四仰又叉的睡大觉。终于有一天,他熬不过内心的厌烦,在我耳边大喊一声,我才似乎觉得睡得有些乏味,或是刺耳什么的,惊坐起。

    又后来,我整天跟在他股后面问他,为什么,我不记得自己,和我到底是谁。当时我被丢在哪里,怎么那么惨。

    他很烦,开始咆哮,但是咆哮几次过后,又蔫了,因为我实在对我的世太好奇了,不管他喊多大声,我跑出去避避之后又会很快卷回残云,还是围绕着他,老话重提。

    所以在他实在吃不住劲时就和我说了上面的话。

    我听了掐指、挠头,还是不知道我到底来自何方,又所为何事,下场这般凄惨,遂我又请他帮忙估计一下,我到底得罪了何方神圣,悲惨至此。

    我的这位哥哥一笑诡异,这个我没少估计。

    我乐,巴巴送上耳朵。

    你从前一定是被卖在青楼,又实因姿容不适宜长混在那个地方,固被老鸨惨打丢弃。

    青楼?老鸨?我正待回问清楚二者为何,却听着后有一个声音尖叫犀利,哟,是草儿吗。我是村里唯一一个外人,大家一看便知我是老金家的草儿。

    一把大手握住我。一双大眼睛在我脸上画混。不过一刻,我就被这壮硕的影拥挟着向回走,草儿啊,我是齐家的叶子,你快陪我说说话。

    我那,我那活儿……我一指地头。我正在捡麦子。

    我哥哥正一脸感激地望着齐家叶子,恨不得她一努力将我卖了也好让他省心。

    真不知道这位姑娘家怎么这么大的手劲。她一路半推半搡,几乎是在我脚不沾地的况下,被提进她家。

    我股刚挨到她家凳子,一个萝筐扔在我面前,好妹妹,你会不会做针线活?说完,她看了看我的手,我也跟着看了看,我的手又纤又长从前这个我不知道,但是自从看了叶子的手,我证实了这一点,因为她的又粗又短。不过此时我羡煞了她的那双棒槌手,必定十分有力气。

    哎呀!这双手啊,必定会绣花!她说完这句便又向我推了推那萝筐,我看了一眼萝筐,没想起,这花怎么绣。

    难道你真的是出青楼?这世上只有青楼的姑娘不用绣花。

    原来可绣花的姑娘的范围这么广,可青楼是做什么的地方?我怯怯地问。

    叶子听了后,转用环眼看我。又咴咴地笑了起来,那笑声有点慎人。但我实在是太想知道他们所说的青楼——我的家是哪里。听着是个楼,倒像是富户。

    叶子站起,几次语还休。我差点去抱她的大腿求她。不过她最后还是眉飞色舞地告诉给我,那是个好地方,里面的姑娘全是锦衣玉食,色艺双绝。

    听起来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她那笑,我懂了,她一贯那样笑。

    然后我开始向他打听我的家,我爹叫恭叔,我的哥哥今年十三岁,天生的神力,几亩山地,薄的可以,他基本上一天搞定,遂闲功夫很多。但十分不好相与,因为他脾气很大,似乎很有凝聚力,有一群孩子由他带领着上树下河。

    最后,我红了红脸,央问她,那我到底多大了?

    她左瞧了我一眼,右眼了我一眼,又撑开我的嘴,看了看牙口,叹息一声,你呀!也就十岁吧。哪长得都好就是脸不好。

    说完,摸了摸我额骨处的一道伤疤。若有所思,喃喃细语,要是没有它,也许还会是个美人。但听起来还是像雷声。叶子姐告诉我说话要敞亮,这是她做丫头的一贯准则。

    我没有看过我到底长成什么样子,因为我家没有镜子,所以我衷于一切可以反光的东西。小河里,我的脸模模糊糊,只有那道长长的疤让我一阵头疼。看来,不看也罢。

    我慢慢向回走。一个东西飞入怀中,我一个反应及时,稳稳接处,触感第一时间传回,居然毛茸茸的,我低头,啊的一声大叫,我怀中那畏头畏脑东西莫不是耗子。我脑子嗡了一声,脚下一软,一下子摔在地上,又快速爬起,想快点消失,不想又摔下。

    后一阵轰笑声,丑八怪,胆小鬼笨脑壳。我的全部缺点流传开来。

    人群一劈而开,我哥哥笑眯眯走出孩子群。他笑的时候,通常没有好事。我连忙爬起,怯看他一眼,一直向后退。

    他一直向前,直到我啊的一声掉入泥塘,笑声再次轰然。

    真笨,真笨。

    我在外面转了一天没敢回家,家里已经很穷了,我却把一好衣服弄成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