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万恶的穿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冉雅 书名:隋隅而安
    睁开眼,对上一双毛毛眼,它的眼睛好大啊,是一双出厂时巨合格的大眼睛,上面的睫毛忽扇忽扇的,让小萝几乎忘记这是一个大天。怎么全是黑眼仁,喂,哥们你咋长得呀,不费力,但讨好。

    然后是它的脸,如果这种想法需要与大家见面,它一定是需要研究的,因为它是一只狐狸,鼻直,口方,眼光直下三千岁月,心里无一点尘。

    算了,重睡,它是一只狐狸,在人类的被窝中出现,这事真不能当真事信。这段扔了重睡。

    一只爪子,冰老凉的。在摸我的脸。能有什么好脸色,直接瞪它,一目睽睽,整体上看它,长得真是狐狸中最美的,人中最狐狸的。

    然后所有就不对了,这里是哪里?、桌、墙没有一样对得上眼。这不是我的家。这是谁的家?难道是它的,不自觉瞧一眼狐狸,它一脸无辜样,其实是无骨样了,狐狸都是这股子媚劲。

    到处驱眼,到处不对,难道……真相是穿越了,这个最烦了,也许前世是从森林穿来为人的,已经够麻烦的,勉强习惯了直立行走,这会儿,不自觉小瞧了一眼狐狸。

    这次白看了,人家在挠痒痒且无比认真。

    仔细看一遍全,我发誓,我还没有质变成狐狸,依然是人模人样的。爬着去找镜子,等等为什么选择这么简单的动作,难道……本着没事不抽风的原则,这回真得抽风,因为不知发生了什么问题,自己对自己搞了什么坑爹运动,竟然全缩小,做了二十五年的大文章一下子缩成了三岁小品文。

    目测到镜子,爬过去,抱歉照不到,狐狸搬来的凳子,我费力爬上去,只看到脖子,白嫩嫩胖乎乎,口水晃晃,这个哪是她呀?她是谁呀?欺负一下她的脸蛋,疼得直喊娘,还口齿不算清,哇的一下子大哭起来。

    那只狐狸在她的泪光中躲去下。门开了,一个婆婆带着几个丫头闯了进来,口口声声,哎呦,我的大小姐,都是顾嬷嬷的罪过,怎么爬上了这个,摔了玉体。

    唔,止住了哭声,什么意思,她说的什么意思,看来这家经济状况上好佳,我长大后也能跻成白富美。我在家时做了什么,终于有一点想起来,我为了试试冰箱的温度,我感觉它不大工作,然后穿越了……

    大小姐最听话了,长大一定富贵齐天。我已经被这双手抱起来,摇着。

    不对,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是有家不能回,有国不能投。不行,我要抗争,于是打开她的手,她的手没开,我倒是疼了一下,之前不这么疼的,更加卖力的哭。

    哎呀,我的小祖宗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跟着起的什么劲啊!

    什么时候啊?止了哭声,瞪大眼睛瞅着她。

    后一个穿紫的丫头,刚刚跨过门槛,转顺带合了门,悄声说,听说外面已经兵临城下。宝宝不哭了,想哭也得忍着,这是什么时候,国破家亡!

    哇……哭得带喷雾的那是口水。

    哎,本是好好的,怎么就……妇人们想不懂的事太多。

    可小公主她……

    说是要抱去溺死。

    溺死?

    嘘!你小声点!

    没有下文了,宝宝用力抓住顾嬷嬷的衣襟,扯住她,为的是话题继续,人命关天的大事,不八卦,这是要里外八卦的,人家都公主,你还给人家扔进水晶宫。

    干什么?你们是要干什么?我被揣进了那丫头的怀里。我可是小姐不是公主,最后一眼是那只狐狸金黄的皮毛在阳光下一闪而过。

    万恶的穿越,别人穿的富且贵,我穿的中了毒,刚刚她们明明说的是要溺死高贵的公主,她们称我为小姐可是这会揣着出去,明显是坏事以下。

    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得去陪葬。

    一会儿,一场封建剥削之磨牙血即将上演,喘不上气的,是这次的主角是我。这个角度不对,如果是第三人称,我还可以扼腕惋惜一番,问题是结果打折且多爪牵连,我当主角。

    风潇潇兮,不知道什么水寒,幼儿一去兮不复反。

    可夫人她还不知道。声音不知是真悲还是假悲,总之不好听。

    此时管不得许多,萝儿啊,你还小就要为国捐躯。但,但当此存亡之秋,爹不得不保住皇上的一点点血脉。

    时代就是这样,男人啊,心里不知道想的毛,就是不知道他忠的是哪一位君,自己熟不熟。真没想过,我活着活着还得为哪一位皇上的后代去死,这么玩命讨好皇上,我这位赝爹一定是当朝不锈钢。好钢得用到刃上,他这不就用上了,把他亲闺女用在了刃上。

    抱着宝宝的手抖个没完没了。我面朝大湖,暖花开,海子这句巨对,这个季节正属暖花开之时,但是我瞧不到这个赝爹。他尖的,不敢瞧我的眼睛,喵了个,抛出国骂柔和版,看在他的品牌是爹的面子上。

    快快把我扔了吧,也许我会从水下穿回家中,直中我那张,加了麻油的梦也是梦,狡猾的人也是人。回到现代或不是梦想。

    砰是砰了一声,是撞在这个男人的怀上,他到底会舍不得了,他哭得全颤抖。大隋命在劫岁,我为臣子,我……我……

    卡在这了,恕不全奉具体节,皆因足有半天的时间,我被他哭得搞不清东南西北。

    然后对上他的眼睛,赝爹是个大帅帅,年纪有点轻,皮肤有点白,眼睛有点大,构在一起是典范。

    我翻了个白眼,他对着他的君掏肝掏肺了,到我这儿就只能没心没肺,这事理解,可是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民族,此句含义甚深,没敢轻易吐槽。据我估计他那颗夹心忠臣的死心眼是不能笔直理解的。

    他用那种历史悠久的喜眼神看我,我继续翻白眼,没留半点面,现在我也三心二意了,不着急下水。

    我这个爹长得很高调,我努力扭着小脑袋对他进行了全方位立体化,的观察他真的很帅。发出一个不再清淡的眼神,唔一个。

    他直接过滤掉了有色部分,将我拥得更紧。

    萝儿,爹爹你,从今后,长年入梦吧。

    他的力量慢慢放松,我啊直向下坠,那只是个人工湖,但是乖乖我只有三岁,手脚生出的不能叫力气,有命游出来的机率下辈子也没有。

    无数的穿越前辈没有谁这么直截了当的回去过,也不知道回不回得去,今有备注,快来等结果。

    生活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从一开始就已经忠君国,她只有三岁,但是她爹忠的那是什么君啊,隋末帝,有没有这个帝?估且先这么叫他,谁让他老幺来着,他是隋炀帝,大昏君,死了成鬼也敢这么叫他,这次我虽说没花什么穿越票费,但是已经为他的骨血死了,这才是良心真心。

    婴儿是天生会水的,能力被激发,我在水里折了两个个,全自动游得惬意,注:前生我是不会水的,所以此时没忍住,畅游了一下,流程吗,这条人工河带。

    嘿,我们人类有灵。说白了,姑娘会游泳。

    远远的是那只金黄色的狐狸。在阳光下晒肚皮。走光了先生,都没做好防护。

重要声明:小说《隋隅而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