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二十三章(1)

    第二十三章

    三天过去了,阿威始终没有回家,就一直呆在单位上的那个值班室里。

    阿威借口自己过几天有要事不能上班,需要同事帮忙倒班,而后打发走了一块儿和自己上班的同事小王,便一个人几乎就承包下来那配电室。

    饿了,就到单位门口原来小舒他们家开过的那个小卖部里卖个面包或是方便面的充充饥就算了事;困了,就和衣倒在那值班室的上,很随便地丢个盹就算解决了问题。

    其间,受阿威妻子梅的央及,阿威他们单位上的领导,第二次又出面跟阿威谈话了。

    虽说,那个背背主席语录和哲理名言就可以让步的好心的老局长,在这件事上自认为自己不好多次插手。不是有那一句清官难断家务事的旧话吗?

    可是,老战友的女儿又一次哭哭啼啼地找上门了,而他自己原本又是他们俩人婚姻的牵线人,生活的引路人,现在他们的婚姻出了问题,感亮起了红灯,他自己不出面说合,不出面解决,无论于公于私都是说不过去的。

    虽然,当初梅给他第一次反映了这件事之后,他就一口答应下来,什么话也没有说,自己就直接跑到那个值班室里已经给阿威说了一次话。阿威当时低着头绪十分的低落,并没有给他表态什么的,这是可以理解的。两口子刚刚吵完架,还总得有个缓解的过程嘛,所以尽管过后那阿威也并没有把他自己所说的一切当成一回事儿,还在那里和妻子梅在死杠着,这一点,作为男人,作为过来的老男人,他还是可以理解那阿威的心的。

    只是,梅又第二次上门来求自己了,这一次哭哭啼啼的说了一大堆不愿意离婚的理由,要求他来解决。

    过后,老战友还打来了电话,表面是跟自己闲扯,邀请周末的时候到家里来喝酒,实际上的一切都明摆着,娃们的事总得弄好啊!到了这个时候,自己再要是托大不出面说和说和这个事,总归于于理上似乎都难以说得过去的。

    于是,在硬着头皮接受了老战友和他的女儿的托付之后,便把阿威郑重其事的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看着这个十分俊俏的小伙子,自己先是在心底里发了一会感叹,心说我要有姑娘也会找这个小伙子做女婿,完了又拐弯抹角地说了些连他自己都知道的没处使的自己单位上的闲事。

    他本来就是一个军人出的人,做什么事喜欢直来直去,不打任何折扣,这样遮遮掩掩的问话,反而把自己都弄得很为难。

    不过,很快他就转入了正题,一开口就直接问起了他们夫妻之间最近的感问题,而且,向他谈着自己的有关家庭婚姻的体会。

    坐在老局长办公室的阿威知道,老局长向他问这话一定是受人之托,他估计不是自己的老丈人说了话,便是妻子梅直接去找的他。

    于是,他便开口向他表示了自己的态度,他看着敦厚的老局长,听着他不会掺假的真实感,诉说着有关的家庭婚姻的感悟,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理由也不忍心来欺骗这么厚道的希望自己婚姻幸福感美满的老人的真呀!

    他看着取下了帽子用手在挠着头上痒痒的老局长,用一种十分轻松的口吻给他说道:“什么呀?叔”他学着妻子梅的称呼说了一句。然后,看着老局长有点得意的神色环顾了一下局长办公室的环境继续说道:“叔,没有离婚的事,你不要听别人瞎说。上次您老给侄儿说了以后,侄儿就已经打消了原来的念头,这里还多亏了您老的提醒呀!家庭生活方面您可是专家了,我们也就才一入门的雏儿,还得您老不时的提醒呀!”

    看到老局长的脸色渐渐的由得意变得舒展了,阿威又给他打开了保证说道:“叔!您就一百个放心吧!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好着哩。”

    而后,阿威便向老局长解释了最近一直在单位上加班没有回家的原因是在那里协助601变电站更换一台大功率的高压油开关的工程施工工作,等等。

    ……

    老局长在这次算是比较正式的谈话中还发现,阿威其实内心就压根儿不愿意跟梅真的搞什么离婚,他便舒了一口气,也就放下了自己悬着的一颗心。

    结婚时间长了,小两口子闹闹别扭产生矛盾也是难免的嘛!有矛盾就有斗争,有斗争就有进步嘛!有斗争就有胜利嘛!

    他想起了自己多年以前记忆的主席关于斗争的语录,便在这里给阿威的家庭矛盾给着这样解释,过后也同样给在他跟前抹着眼泪问消息的侄女梅在那里又在宽着心。

    梅见叔父这样的态度,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便抹着眼泪,心里头半信半疑地回家了。

    但有一点她还是在自己的心里有底,那就是倘若阿威真的起诉到法院跟自己打离婚官司什么的话,至少,那法庭在做与离婚相关的事实调查的时候,还要经过她的这个当局长的叔父的手来在单位领导那里了解阿威的具体的况,那个时候,对于单位的职工出现婚姻纠纷的时候,还有个组织出面调解一说。

    她相信自己的叔父会一定为自己来说话的。

    三天多的时间里,阿威可有点儿难以忍受了。

    他呆在那寂寥的值班室里,从里面反锁了门,仰面躺在那值班室的上,眼睛隔着眼镜直勾勾地望了那有些发暗的天花板,耳边听着那配电屏上的电流稳稳作响的声音,脑海里却像是过电影一般的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自己跟小舒那晚经过的每一个细节。越想越觉得离奇,越想越觉得这其中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看似幼稚,实则秀中慧外的小舒精心策划的一个玫瑰色的陷阱而已。自己则只不过是她们用来张网待捕的猎物罢了,而妻子梅却在有意与无意之中给她们提供了某些使小舒她们获得成功的条件,或者换一句话说,梅无形之中也成了她们猎取自己的一个帮手了。

    想着阿威的脑子便开始有些嗡嗡地作响了。

    他没有想到他阿威在女人堆里混来混去,竟然就叫女人给生生地涮了一把,斩了一刀。这无疑是他男人的奇耻大辱。

    在阿威的心里他认为有能力的男人在同女人的交往方面,应该是选择那些能够打动自己心扉的有层次的有素质的女人,同她们在一起相互交流学习经验,交流生活方式,交流工作经验,甚至,某种况下双方在不伤害其他第三方利益的前提下,相互投入的上一次,或者说交流交流双方如何在解决人的原始冲动的需求体验,以及各自在这一方面的体会心得也无不可。但是,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作为男人或者是女人来说,却不能见了女人或者男人的话,都想跟她们上跟她们睡觉都要她们做自己的人,那样的话,这种人又跟那纯粹的畜生有什么两样?

    阿威想着这一切,那心里就隐隐地疼了起来。

    他想到那自家的上自家的被褥上小舒处0女0膜破裂之后遗留下的斑斑点点玫瑰红的血迹和自己心底里残存的那种种的不爽快,他又在那里特别的怨恨自己。

    他现在几乎都完全可以认定自己是一个流氓,一个花痴,一个无赖。从心底里,他始终认为正是自己的无耻行为,夺取了正在成长中的小舒那美好的青年华,那美好的处子之,他不知道小舒今后将怎样面对她自己遇到的所有的生活。

    是呀!小舒毕竟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姑娘,是一个有一点任的小妹妹。不论说她毕竟还小呀!

    一时间,他便对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恨得有点咬牙了。

    好几次,他都打起了精神,有了要去公安局自首的想法,他想去自首自己“强0”小舒的罪行。

    可一但升起这个念头,他立马就又想到,那小舒今年才二十四岁,正是开始生活的黄金年华,她今后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下去。

    他想到这个社会还是需要某种名声的包装作用,特别是像小舒这样一个未婚的女孩子更应该如此。

    自己真要是去自首的话,那可就真的会杀了那小舒,断送了她的一生的呀,于是,他便就退缩了,就又显得底气不足了。

    这个时候他便又扪心自问道,小舒的父母把她托付给自己来照顾,现在却出现了这样的意外,出现了这种难以启齿的事,自己却还要把她推到那社会上去,推到自己的对立面,推到状告自己的法庭上,难道自己真的要将她置于死地而不成?自己已经彻底的辜负了小舒父母对自己的满怀期望,辜负了小舒父母对自己的万分信任,从这一方面来说,将来自己还有什么理由,还有什么脸面,再去见那小舒的父母呀?再去怎么给他们解释这发生的一切呢?

    而后,想完这一切的阿威便越发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茫然,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责。

    这件事他是既不能对任何人说,又不能给公家告,只得无奈的在自己的心底里大声的喊道:“小舒呀!舒妹!我的好妹妹啊!你这叫威哥我这一生该怎么办呀?你是要叫我背负着你的债活活的折磨死我自己吗?”

    他转而又想到自己的妻子梅了。

    现在,他似乎对她已经一点儿也很不起来了。

    是呀!她是太老实了。老实的连这原本就是一步一步铺设的陷阱都没有发现,而被那个他认为是小妹妹般纯洁诚实的小舒又一步一步的引入到了难以解脱的境地。

    对小舒的行为,阿威的结论是女人只要想在感上达到她自己的目的,那简直是不可抑制的。

    分析到这里,阿威一回想,这才猛然发觉,在这一场赌夫的闹距里,其实,他自己本就有着某种完全不可推卸的责任。

    是的,若是他阿威能够及早的就想方设法平息了小舒产生的那种不正常的念和妄想,这件事就不可能有开始。

    若是他阿威在自己抓紧工作,学习,写作之余,多给自己的妻子梅一些心,多陪她在家里看看电视,或者在户外散散步,或者探访探访这个小城里自己的同学或是亲朋好友,不要让她沉溺于那赌博之中,那么,这件事就会没有结果。

    退一万步的说,那次妻子梅在牌桌上赢了那小舒的金戒指之后,他自己要是坚持自己的意见,坚决的让梅把东西还给人家,并且断了她那再上赌场的念头,何苦会有今之事发生呀!

    另外,还需要自我检讨的一点是倘若他自己在跟芹的交往中没有被那小舒知道点什么,自己又在内心深处害怕小舒向自己的妻子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也不至于使得他们的夫妻关系僵硬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一想到妻子梅,阿威便就又想起了他的那个经过他和梅七年多来像燕子衔泥般垒起来的家。

    尽管,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家里还有许多许多的不尽如人意之处,诸如:没有霍丽丽家的富丽堂皇的装饰和满屋子都是进口的家电产品,甚至,没有小淼家的那种文化氛围干部气势……但,那还毕竟是属于他阿威和他的合法妻子梅的,那里面渗透着他们俩人辛勤劳动的汗水,也浸透着他们两个人的心血呀!

    不知不觉中,阿威又忽然想到他自己和那个火锅店的老板霍丽丽在确定人关系的时候,霍丽丽曾提出的那个条件了。

    此刻,阿威才真正的意识到她当时给自己所提出的那些条件里所包含的实质的东西是什么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