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二十二章(2)

    朦胧中,阿威自己似乎坐在一个四周满是玫瑰花开放的花园里。

    阳光明媚,照在他的上,温温暖暖,令他觉得十分的舒服,十分的惬意。

    忽然,一阵风儿刮了过来,他看到刚才那满眼鲜鲜艳艳漂漂亮亮的玫瑰花朵,竟然,呼呼啦啦的就全都丢失了花瓣,仅仅就剩下那黄颜色的花蕊在那里直愣愣地翘起来,看起来怪模怪样。

    诧异间,他低头往哪地上看去,才发现那地上竟落满了那紫色的玫瑰花瓣,薄薄的一层。他便有些可怜那落下的华英了,急忙蹲下了子,下意识的伸出自己的手来去捡拾那其中看来最大最显眼也最可的一瓣花英,然而,他的手指所触及之处,才发现那花瓣竟是深深地钤印在那泥土里面,任凭他自己怎么使劲地去抠,都无济于事。

    他有些失望地抬起了头,求助似的望望周围,却见独独自己的跟前什么人也没有,他看到倒是在那不远处的马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显得十分的闹。

    他又想起了自己刚才难以抠下来的那片玫瑰花瓣,有一点不死心的再低头看去,那脚下站着的地方却早已不是什么土地了,而是像铺上了一层白色的大理石般的晶莹亮丽,他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停了下来,再看的时候,只见从他的脚下往外走开去,那紫色的玫瑰花瓣,似乎又变成了一个个心形的鸡血石似的,闪着浓浓的有点血色的光泽,不太规则地镶嵌在他面前的那地板上。他看着那心形的石头,看着叫人激动的光泽,心里居然有了一种无比幸福的感觉,于是,他便开始在那里慢慢地挪动着自己的脚步,伸出脚来,踩在那鸡血石般十分艳丽的心型石上,一步一个地走过,边走边在嘴里还轻轻地数着数字。

    “一块…两块……五块…六块…”

    突然,一转眼,他觉得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亮丽的地板不知怎么着就一下子变了,变成了一泓清水绕在他的边,他刚刚踩过去的那些心型石竟一个个地被那水给淹没了,而且,那水还翻着细浪慢慢的但不失速度地浸住了他那踩石头的脚。

    他的心一慌,就觉得踩在那脚底下心形石猛地翻滚了,他一惊,一个趔趄,哗啦地一下就落入到那越来越湍急的流动的水中,口上也觉得一阵阵地憋气……。

    他刚要喊救命,那四脚一蹬,嗯——地一声,他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才发现自己仍然躺在自己家的那张大上,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他再次入睡之后做了个梦而已。

    此刻,阿威轻轻地又习惯地摇了摇头,用枕巾擦了擦自己的那额头上因为梦中受到惊吓而渗出来的一层虚汗,喘着气在细细地回味着似乎已经就模糊了的刚才自己梦中的一切。

    平常的况下阿威一般是不怎么做梦的。换句话说,阿威也许做过梦,但他自己就从来都没有记住过自己的任何一个梦境。可今天,他却做梦了,而且,这场白梦做得阿威自己都心惊跳的。

    只是,清醒过来的他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他自己今天的这场梦究竟昭示着什么,尽管他知道佛洛依德老先生的梦的解析或是周公解梦中的种种梦的释义。

    无奈的一翻,他一动被子,便又看见了小舒昨夜给他们留下的那斑斑点点的似玫瑰花瓣一样的污迹,恍然间,他才想到是不是由于自己在入睡之前因为看见了那小舒的处女的血迹而在自己的梦中产生了某种的幻觉某种的条件反

    阿威在为自己对刚才梦境的解释打上了对号的时候,才想起了这会儿的时间问题。

    他抬起手臂看了看自己腕上的那块多功能电子表,见已经是十一点三十七分四十八秒了。

    一看到时间,他立马便想到了妻子梅。

    想到她今天早上没有回家来,便推测她一定是直接从她的娘家里去了单位上班,儿子赟赟也自然是从他的外爷家直接就去了那学校。

    想到这些,阿威的心里便又愤愤不平起来了,不由自主地便在自己的心底里恨恨地骂着妻子。

    哼!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她还替我们想得周到的,不但给了那整晚上的时间,而且,还搭上了这半个白天,她可真是也却是有点儿太大方的过份了。

    中午的十二点十五分,下了班的梅,准时地打开了自己家的门,回到了家里。

    她的脸上没有了往常的鲜活,往常的灵动,往常的精神饱满,呈现出一种过度疲倦的神态。那眼睛里也似乎布满着红血丝,明显地带着一种瞌睡没有睡醒的样子。今天的她也没有过分地打扮自己,脸上带着那种失眠者常有的惨白和不自然的肤色,那毛茸茸的熊猫眼里露着一种无精打采的眼神,看人的时候很明显的带有一种十分不耐烦的目光。

    同往相比,一夜之间她似乎老了十岁,也迟钝了十岁。

    当打开她自己的家门时,她似乎还迟疑了那么片刻,好像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似的,在进门与不进门,在敲门与不敲门,在问话还是不问话,在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等等的问题上,梅的思想在徘徊着争辩着也纠结着。

    凭着她自己的直觉,她感到自己往那温馨,和谐,安全的家,今天,以至于今后她再也找不回来了。

    是啊!这一切原本是她往在同事面前同学当中深深引以为自豪的东西。

    她才意识到,当她自己在那牌桌上发昏的把自己的丈夫阿威押了上去的时候,实际上也就等于把自己从这个家里赌了出去,把自己的心赌了出去。她感到自己无颜再见那和自己共同生活了七年多的丈夫了,她自己了七年多的丈夫了。

    直到现在,她似乎才醒过味儿来,她们的那赌博其实一开始就被别人从中做了手脚,设定的终极目的就是要博得自己的丈夫,而她自己却在糊里糊涂之中就在义气之下不假思索的就将自己的丈夫轻而易举的押上了那牌桌。

    她原本以为那押上丈夫的话,即就是自己真的输了,那也只不过是自己和女友之间为了给她们那显得紧张的赌博牌局增加一点儿轻松的笑料,这件事也无非是所开的玩笑或是戏言而已。玩笑是当不得真的,她个人这样认为。绝对就没有想到,那几圈子牌打了下来她却真得输了,而且,连着圈的输,可以说那就输得一塌糊涂。可以说是赌运要走的话拦都拦不住。

    牌友家的客厅里,明亮的光灯下,当她的三个牌友在那里一本正经地板起脸来,着叫她兑现赌注偿还赌帐的时候,看到她们那严肃的紧扳着的面孔,她才感觉出来,自己所面临的一切,并不是像她们一开始的时候,嘻嘻哈哈的把自己丈夫开着玩笑押上牌桌那样轻松,也没有她所想象的那样简单了,她们可是认了真的,这可真是她做梦也没有梦到的……

    那一刻,她后悔得恨不得自己就直接从女友家那五层高的楼上一下子跳下去。这一次,她总算明白了,过去阿威老是告诫她自己的那句赌博场上无父子的话的实质意义了。

    但是,最终,在她的三个牌友的威胁与反复劝说下,她便还是稀里糊涂地遵从了她们的意思,立下了字据,并且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在其他两位赌友看着她怪模怪样的笑声中,她自己又亲自领着一言不发的小舒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阿威还没有下小夜班。

    正好,像是摆脱一场噩梦似的,梅又把刚刚脱了衣服钻进被窝里的儿子赟赟也拉了起来,只说要回姥爷家,而后,娘儿俩也不管那小舒在自己的家里干什么,便匆匆地逃离了自己的家,连头也没有再回一下,就这样把快要下夜班的丈夫阿威留给了那个她怎么看都觉得还很纯真很稚嫩很善良的小妹一样的小舒了。

    回娘家的路上,梅也想到了要去那供电局的值班室给自己的丈夫说点什么,但又一想到自己留在那小舒手中的四千八百元钱的白纸黑字的借据,她的心就虚了。

    是啊!那可是四千八百元钱呀!可不是个小数目,她自个儿真要是去挣得话,得整整地花两年多的时间,而且还要不吃不喝才可以偿还的。

    于是,她咬了咬牙,那发疼的心里默默地祈求着丈夫阿威原谅自己这一次的鲁莽与胆大,随后,洒下一串屈辱而又无可奈何的眼泪,拉着诧异的儿子走了。

    其实,梅真的也太老实了。

    假如,她把自己这输钱给小舒的事及早告诉给丈夫阿威的话,由阿威出面来替她解决的话,事或许要好办的多一些,至少,不会带来接下来的这样大的麻烦了。

    当然,其中还有一层是梅也已经考虑到的,只不过当时她没有明说出来,那就是她知道小舒和阿威的某种特殊的兄妹关系,这件事阿威从来也没有瞒过她的,早就给她说过。

    她在自己的心底里想着他们之间是不会发生什么的。若是要发生什么的话,那早就发生了,何必非要等到今天。

    这也是她唯一存在的侥幸心理。

    但是,很多的况下,事的发展往往却大多并不是能够完全假设得了的、

    意料之中,当天中午,阿威和梅之间爆发了一场自他们结婚以来仅见的夫妻战争。

    很明显,在这场夫妻战争中,阿威毫无疑问地占尽了上风,梅却只有在那里悔恨地流眼泪和哭泣了。

    最后,阿威提出了令梅没有料到的进一步的要求,这就是他要和梅离婚!

    梅只是在那里捂着自己的脸使劲的哭着,她死活也不肯答应阿威提出的离婚要求。

    两天过去了。

    阿威丝毫都没有改变自己已经打定的主意。

    梅在百般无奈之际,把这件事反映到阿威的单位领导那儿,请求她那个当局长的叔父来帮助解决。

    阿威的领导找他正式谈话了,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新鲜的东西,无非是希望阿威看在他们夫妻儿子都这么大的面子上,看在他这个当他们媒人的领导的面子上,再就是看在安定团结搞好改革开放发展电力事业的大局上,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彻底的打消离婚的念头,同时,也希望他们两口子共捐前嫌,和好如初……。

    云云。

    这个时候了,真不知梅的这个叔父阿威的顶头上司的这番说教究竟能不能起到作用呀!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