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二十二章(1)

    第二十二章

    早上六点过一点,阿威像平常一样,准时醒了过来。

    他睁开自己似乎还有点发涩的眼睛,概念中只是觉得天已经发亮了,其余的几乎什么也没有看见,他便就又闭了起来。

    他像往常的早上睡醒了一样,都要钻进那妻子梅的被窝里,和她再黏糊上一阵,渡过被很多的人们在那里曾广泛称颂的一刻晓的美好时光之后再起。今天早上,他依然像往的早上一样,习惯的把手伸出去要揭那旁边的被子,也直到这个的时候,他才忽然意识到今天早上那个被窝里的女主人已经临时的更换了人,已经不是他自己十分熟悉的妻子梅了,瞬间里,他似乎一下子变得清醒了,不由得睁开了眼睛,习惯的四下里偏转着自己的脑袋看了一下什么,自觉的有些尴尬的又有些胆怯的收回了已经伸到那原本是老婆被子跟前的胳膊。

    那种早晨成熟的男人特有的冲动,休息了半夜之后又储备起来的动能,很快便就在自己对昨晚的那场平生他自己想都没有想过更别说见过了的被女人迫着自己与其来干那男女之事的羞辱感所冲的淡了。

    以前阿威自己在读一些杂书的时候,曾经好像看到过类似这一方面的内容,此时,他还依稀的记得也不知在什么书上看到过一篇研究文章上讲得,说中国的历史上最疯狂最开放也最大胆的女人莫过于盛唐时期了,那篇文章上还说,那个时期的女人对待男女之事就好像现在的男人对待那男女之事一般,大部分男女之间所发生的事都是由女人来主导的,那文章上还说及女人强0男人云云,似乎还从那里找出了许多的实例在那里做干证。

    当时,阿威看完了那篇文章后,有一段时间在多个场合下,以一种似乎有所期待的心,还曾在那里哂笑着那古人的风俗,没有想着生活在今天的他阿威,在现实生活中,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无形之中也真正做了一回唐朝的男人,被有心计的女人设计着给彻底的上了一把。

    这难道便是自己想当初在那里嘲笑古人的报应吗?

    这事真要传了出去还真有点儿好说不好听了呀!

    想到这里,阿威的上一时间竟然有些出汗的意思了,他的脸也有些微微的发烧了,他转过自己的头来,看着边这个既熟悉而又显得陌生的女人此刻仍然在那里香甜地做着她自己的酣梦,阿威习惯地摇了摇头,心底里又一次的涌起了一阵阵说不清的也无法辨别的味道。连带着使他感到自己的嘴里在这一会而都没有了味觉。

    他欠起来伸手从那头柜上拉过烟盒来,抽出一支,叼在嘴上,点燃了,斜靠在头上,像往常抽烟时另一只手里便拿了烟灰缸承接在拿烟头的下面一样,边抽烟边在那里考虑什么。

    也许是那烟味儿有点太浓太刺激的缘故,小舒也醒来了。

    她似乎很自然地从她盖着的那被子里伸出雪白的像是莲藕般的双臂打着懒腰,像猫似的在那被子里舒服地曲卷和舒展着自己玲珑的子,这半夜似乎她睡得特别的舒坦,抬头看见一边抽烟的阿威时,她才好像又意识到了什么,特别是看到他正在那里注意地看着自己的眼神,那女的羞涩似乎又回到了她的上,她显得有些尴尬地把自己的双臂急忙掩进了被子,但很快地似乎她便又变得坦然起来了,她有点调皮的朝着阿威脥了一下眼睛,那胳膊又朝着阿威伸了过来,被阿威轻轻地斜转了子躲开了,她便有些不好意思地用眼睛瞧了瞧自己那白净的手腕里戴着的那小巧的坤表,轻声地惊叫了一声:“哦,都快七点了!”随后那目光便又投向了阿威,似乎在征求着他的意见什么的。

    阿威从自己的嘴里徐徐地吐出一口烟气来,听着她的惊叫,什么话也没有说,脸上显的木木的,一点儿表都没有,那斜靠在头上的子,仅仅略微的移动了一下,把手里的那点燃的烟头上的烟灰往烟灰缸里磕了磕,而后,他又往舒服里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

    小舒见他这样,自觉的没趣,便一声不吭地自个儿起了,又背转了子收拾好了自己的一切,她立在头,准备要叠自己昨晚盖得那被子,揭起被子的瞬间,她发现了昨天晚上留在那上和被子上的斑斑点点的血迹或是其他的污物,她的神不由得怔了一怔,似乎才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片刻,她也像阿威平时习惯的那样摇了摇头,看着阿威柔柔地说道:“威哥,劳驾你起来一下,乘着天还早,我索给你把单收拾着洗一下吧!你看……这”说着,她竟有些不好意思地还在那里低下了头。

    阿威听了她的话,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仍是一动不动地靠在那里,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半晌,他把那左手中的烟灰缸往哪头柜上一放,哗地一把又揭开自己盖着的那被子,瞪圆了眼睛朝着小舒大声的吼道:“洗!洗!你能洗得了吗?你看看这是什么?”

    小舒听了阿威的那吼声,在自己的小鼻子里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抬起头看了过来。

    这不看则已,一看她的小脸便更是刷地一下子就烧到了那耳根下。

    她才发现昨晚她自己的处0女0膜在破裂的时候竟流了不少的血。只是当时,她自己被那种0望的氛围所包围着没有怎么注意,也没有采取防范的措施,其实,也根本不知道防范什么,以至于还把阿威盖得哪被子都给染得斑斑点点的了,现在,那斑斑的血迹都已经变成紫色的了。不,更确切一点的说应该是已经变成了玫瑰色的了。从哪血迹颜色的深浅程度上来看,小舒断定连那被子的白布里子上也一定是浸上了自己血渍。

    是啊!这又怎么去洗呢?总不能把那阿威盖的哪被子现在一起就给拆洗了吧?

    一时,小舒不由得愣在那里,脸色红红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这会儿她似乎才对昨晚上的一切有点后悔了。后悔自己昨晚上把阿威得有些太紧了,以至于他们两个人双方都不顾后果的非要做那事,非要得到那种刺激,非要找到那种感觉。

    不知不觉中,她又感到了自己的下现在也有点隐隐的作痛,想到昨晚的疯狂昨晚的放昨晚的义无反顾,对眼前产生的这一切应该说能够想得到的后果,但现在她却不知道该怎么来处理了。

    小舒再一次有点怯怯的抬起眼来看了看那似乎还在那里生气的阿威,赶紧又垂下了眼睛,她像一个知道干错了事的小学生一般,又拘谨的低下了头,子在那里扭捏着,一时,那嘴里便我…我的结巴着她不知道该要给他说什么好了。

    上的阿威一见小舒此时又显出了那个小妹妹般的神态,一下子就原谅了她昨晚的一切,也便不再多说什么,叹了一口气,伸过手来,重新将那染有早就干了血渍的被子拉过来,重新盖在自己露的躯体上,低下了头,也不再看她的宭样,连着吸了几口手里的香烟,而后,把那烟头拧灭在烟灰缸里,朝着小舒一挥手说道:“快快快,去卫生间把自己收拾了,该干啥的干啥去吧,别在这里再烦我好不好?”说毕,他往下一就,在那上又睡得舒服了,还往自己的上盖上了那已经弄脏了的被子,连看都不想看小舒了,紧接着他似乎很疲倦地打了个哈欠,又把那被子蒙上了头,开始睡他的觉了。

    小舒见阿威这样,便也就真的不再烦他了,可是,竟如此,她的心里却觉得自己像是欠下了阿威什么似的,抬头呆呆看了看在那里不理睬自己而一个人蒙着脑袋睡觉的阿威,她一咬牙,转在卧室里找到了自己的手袋,拉开了卧室的门就走了出去,又随手拉上了。

    到了大门口,她要开门的瞬间里,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便折转了子,重新推开了卧室的门,见听到开门声取下了蒙在头上被子,转过脸诧异地看着她的阿威,她便从哪自己的手提袋里取出一张写了字的纸来,恨恨地扔在了那地毯上,正眼也不再看阿威一下地走出了阿威家,而后便嘭的一声使劲地拉上了那大门,略微在门口停了一下,然后,走下了那楼梯。

    躺在上的阿威面无表地在那里凝神屏气地谛听着小舒下楼的声音,直到他再也听不到的时候,他才从那上迅速地爬了起来,赤0着穿了裤头的子,跳下去,从地毯上一把捡起了那张写了字的纸,仔细一看,竟是一张借条。

    上面这样写着:

    借条

    今借到小舒人民币四千八百元整,用来交(缴)纳承包商场营业柜台押金之用。

    借钱人:梅(手印)

    证人:静兰雅如

    95年x月x

    阿威一看那歪歪斜斜字迹,一眼就认出是妻子梅的。再一看那借据上面还有一枚红红的小指印,因为按在梅的名字上面,估计也是她的。只是,那签名作证的两个女人的名字中一个是妻子梅的同学,以前阿威多次听到她说起过,据说前期因为打麻将赌博,输了老公拿到家里出差的公款,两口子大吵一顿,好像还听说不久前正跟自己的老公在闹离婚什么的。这钱就很可能在她们家输掉的。另外一个名字,阿威没有听梅给他说起过,想必是她们新结识的赌友之类的,阿威自己也不认识。

    那借据上所谓的梅承包柜台的押金理由,显然是她们几个编造出来的。梅自己以前也从来就没有给他说过有这事。

    看着这张人证物证俱全的借据,阿威也不由的在心里赞叹起来了。

    “是啊!这可是一张完全合乎法律要求的借据呀。要是万一真的那小舒把梅告上法庭,打起官司来,那两个签名作证的女人一出面,你就是浑张嘴也是没有办法辩解的。白纸黑字的东西,你还能睁着眼睛给赖掉吗?”

    这样一想,一下子就令0体站在地上的阿威也不由得额头上沁出了点点的冷汗。

    似乎马上就要面临着上法庭一般,急之下阿威四下里看了看,便急忙把那借条揉成了一团,正要准备撕碎了,转念又一想,还是没有再撕,他便又把那揉皱了的借条慢慢地小心翼翼的展开来,又往展里理了一下,走过去放在那头柜上,随后便又爬上了,盖上了被子,又继续接着睡他的觉了……。

    有些事感觉着舒服,但却很累人。

    究竟是什么事,相信凡是过来之人都应该清楚其中的机缘。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