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二十一章(3)

    阿威坐在那席梦思的边上,竭力的克制着自己似乎就要发火的脾气,尽量平缓着自己说话的口气,像是在哄一个淘气的小妹妹似的在那里跟小舒说道:“舒妹!你喜欢威哥,这我知道,这一点威哥我非常的感谢你,但你听我给你说,威哥并不是一个值得你如此倾心倾倾尽一切相的男人,威哥是一个混蛋,流氓,小痞子。真的!威哥我其实什么都不是,并不是什么作家,艺术家,什么都不是!是一个狗,就是一个电力局的小技术员,每月在电力局混着几十块钱的工资养家糊口,其他的什么都不是。你不要以为你心目中的威哥是个什么样的能人,是个什么样的吸引人的主儿,实话跟你说,有些时候,我连我自己都看不起呀!”

    这最后的一句话,阿威是咬了咬自己的牙之后,才说出的。

    说完,他顺手从哪头柜上取过烟盒,抽出了一支烟,噙在嘴上,用打火机点燃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接着又慢慢地吐了出来,也不往那小舒的脸上看,似乎看着自己脚下的那一块地毯,半晌,他抬起头来,看着那闭上的卧室的门,又接着说道:“再说,你也知道,我又是个有家有室的男人,我和你嫂子生活的这七八年里,也特别的不容易。虽然不时地我们之间的确也有些磕磕碰碰或是吵架拌嘴的事发生,但我们夫妇总还是一起相互拉扯着走过来了这些年。你看,我们的儿子,你的小侄子赟赟,也都是上二年级的小学生了,也慢慢的长大了。今天,我在你这里说句掏心窝子的老实话,我是真的也不可能离开他们娘儿两个去再找别的女人的,真的,我是不会这样去做的。再说了,我也不可能坏这个良心的。”

    后面的这句话,含有双重的意义,阿威把声音压得有些重了,他相信小舒是能够理解的。

    “威哥,你觉得你给我说这么多的话有意思吗?你这个人是个怎么样的人,这一点小妹我的心里十分的清除,你也不要自己把自己说得多么的坏,那是闲的。再说了,我个人又没有希望你离婚,希望你离开大嫂,更没有做插足你个人的家庭生活的打算,我仅仅只是喜欢你这个人而已,知道不?你不要把什么事都想象到你以为的样子呀,明白的告诉你,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不过就想着和你睡睡觉,想和你尽兴地玩玩罢了。你把我这个妹妹当成花痴也好,当成女流氓也行,我都不在意。你也别不要动不动就把什么事都扯到坏良心坏道德的政治高度,这里我再明白的给你说,事真的没有你相像的那样严重。”

    听了阿威已经用软下来口气给自己的解释,那边的小舒这才幽幽地说出了上面的几句话,但说话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哭声。

    阿威听到小舒的说话,知道这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已经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并且,听那说话的声音里似乎她已经开始理智了,于是,他自己的那个牛脾气便又从心底里抬起了头,并且又渐渐地在自己的理智中占了上风。

    他恨恨地吸了一口烟,平静了一下自己那起伏的感,嘴里无意识地朝着也不知什么地方空啐了一下什么,然后,低着头来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没有戴眼镜的眼睛看起来很大也很有些怕人,他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对小舒坚决的说道:“舒妹,这不行!你也清楚你自己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是一个黄花闺女,你自己今后的路还长着哩,你和我这样一个有夫之妇搅和在一起,这算什么事呀?你不为你自己今后的一切着想的话,我还要做出对得起你父母的事哩。他们看起我阿威,临走省城的时候还特意的把他们的小女儿交代给我,我总不能就这样一下把他们的小女儿的后半生给彻底的毁了,那样的话,我还算是个人吗?我以后还怎么在这个世上混下去?说什么我也不能这样的。”

    他说到这里又吸了一口烟,看了一下那红红的烟头,再一次的放低也放缓了自己说话的口气,继续耐着自己的子给他做着工作,劝她放弃这种古怪的想法,打消这种异样的念头,他慢慢的说道:“舒妹!威哥我这里还是前面给你说过的那一句话,哥这里真的从心底里感谢你对哥的厚,感谢你的心里有我这个哥哥!但是,我却真的不能接受你的这种叫我无法接受的,这算什么?就算是抢亲的话也有个形式,婚的话也有个理由,凭什么你嘴里一个字就得非叫我要服从要配合,你就没有问问我愿意不。”

    阿威说到这里把自己嘴里的烟气呼了出来,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低下头的小舒,把目光又看到自己手中的那烟上,砸吧了一下自己的嘴,像是总结般的说道:“好了,这事咱们就说到这里,多余的话我现在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以后有的是说话的机会。这样吧!舒妹你这个小丫头,光着子在哥的上,你闹够了,也玩够了,差不多了!现在你还是起来吧,这会儿的时间也还不是太晚,听我的话,下穿上衣服,哥送你回单位的宿舍。嗯?!好了好了,再别耍你的那个小子了,给谁谁也受不了,赶紧起穿衣服,收拾一下,再让我们一起拉拉手,以后,我们继续做一对好兄妹如何?”

    “我不嘛!”

    小舒执拗地放出了一句话,他并不听阿威的劝说。

    而后,她猛地一抬头,把自己那有些散乱的长头发摔往后,看着阿威说道:“哥,你不理解我这一片真,也就罢了!可你……”她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似乎是下了决心般地又接着说道:“你就忍心让我这样和你不明不白地呆上一个晚上,明天好白白地给人家说闲话吗?”

    阿威前面已经说了我送你回家的话,但小舒不知是没有完全的听明白他说话的苦心,还是听到了故意装糊涂,阿威觉得已经不是太重要了,他轻轻的摇了摇自己的头,正打算着给她再重复一遍,还没有等他再说什么,只见小舒马上接着又说道,显然她的那说话的语气里已经有了一种似乎蛮不讲理的意思。

    “再说了,我这个人也就太蠢了,蠢得怎么跟猪一样呀,我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地看上了你?上了你呀?从这一点上来说,作为对我的回报,你是不是也就该……该我一次呀!”

    小舒毕竟是一个小姑娘,说到实质的问题的时候,她还是在自己的嘴里打了个转转,话语结巴了一下。

    “你说怎么你一次?”

    阿威平生第一次听了小舒那奇怪的类似在感上讨价还价强盗观点,虽觉得奇怪,并没有完全的理解,还觉得很新鲜,不由得惊奇的追问了一句。

    “满足我的要求呀!”

    小舒看了阿威一眼,用手理了一下自己额头的乱发,甩过一句来说道。

    “你的什么要求?”

    阿威不解的又接着问道。

    “你……你就让我好好尝一下你们男人的滋味。这么多年里我可是一直在向往着……”

    小舒把前的那被子往起来拱了一下,似乎做害羞状,她的眼睛不敢直视阿威的目光,看往别处,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出了她的要求,也许她自己也觉得有点强人之所难,语气便有些低沉了。

    “无耻!小舒呀小舒,你怎么是这么一个不开窍的榆木脑袋呀。我刚才给你说了那么多的话,难道都是对牛弹琴吗?”

    阿威一听小舒的说话,他这个过来之人一下子就听明白小舒的那个要求是什么了,一下子就把那原来耐着子说话的声音提高了八度,他瞪着那没有戴眼镜的大大的眼睛,似乎怒吼了起来。

    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小舒姑娘在自己的面前竟然是个油盐不进的女人,是个西番的牦牛只认一座帐房的主儿。

    现在的女人都怎么了?怎么就开放成了这个样子呀?他的脑子里呅呅的响着一时自己都觉得有一股血液冲了上来,此刻他自己先有一点害羞了,害羞的都不好意思直接看那小舒了。

    “是的!我无耻,我是榆木脑袋,我是蠢牛,蠢猪,我是不要脸,对了吧!这下你应该满足了,是吧?可是,你就没有站在我的立场上替我想过。你知道一个人的追求,一个人的理想,如果破灭之后,她的心好受吗?你自己当年和那个史姑娘谈崩之后,你不是都拿了那酒瓶在那里猛灌自己吗?你一个大男人还在那里闹出一番自杀殉的闹剧什么的,寻死觅活。可我呢?我自己默默地把一个人在自己的心底里喜欢了七八年,结果我却没有得到他的一丁点儿的回应,一点儿的回报,反而又转过来要说我无耻我榆木脑袋我蠢猪,你说我又该怎么办呢?我也像你一样地去灌马尿?去自杀?去殉?哼,我才没有像一些人那么傻,那么没有骨头呢!我就是要千方百计地想得到他。即使得不到他的全部,我也要尝尝那个被自己倾心相着的人应该给予别的女人所给予的一切。即便是一次,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就算我今生没有白白的他。

    你说你有家室有儿子,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若不是相当年那时我的年纪太小,不太懂得那男女之间的事儿,被你那个熊猫眼的老婆梅占了先,这家室,这儿子,还说不定是谁跟谁的呢。你也用不着拿这些没有用的东西来搪塞我。

    再说了,现在都已经是九十年代中期了,离婚结婚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难事。我小舒在这里个人再没有向你提出别的什么更高的要求来,就已经算是对得起你威哥的了,对得起你曾经对我的一切帮助了。

    否则的话,就今晚这事我对外一张杨,而后,我就抱着个死理非要嫁给你不可,我看你阿威还有什么招数。

    反正,我这个人也就认定了一个死理,今生除了你阿威外,就是以后跟上别的再好的男人,我自己也不会感到幸福的,甚至,也找不回来那令我激动,令我兴奋的某种感觉……。”

    小舒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堆的理由,激动的时候她连威哥都不叫了,而是直接喊着阿威了,这是以前的说话中不多见的况,并且,这个貌似没有主意的小丫头在给他阿威说理清楚透彻的同时,又在那里一步步的向他紧了过来,一时,使得阿威都不知道该怎么来解脱面临的僵局了。

    是啊!一开始,就是他阿威错误地估计了那小舒的个人能量,他仍然在想当然地把她还当做以前那个自己没有多少主意的小妹妹,认为自己只要连哄带骗再加上诈唬诈唬,便会很快地使她就范的,从而,很快的就会打消她的那种痴迷自己男躯体和刺激的非分想法和要求。不曾想,小舒那种原本没有主意之人,一旦从心底里打定了某一个主意的话,因为那是她自己经过了多次的反复的甚至于可以说是绞尽脑汁的思考权衡,所以,那便是十二万分的坚定,各种的理由她早已经在自己的大脑中完全的说服过自己,这会儿,任凭别人临时拼凑起来的理由,如何巧言令色的解劝,声色俱厉的威胁,对方都是不会轻易地改变她实现预定的初衷的。

    这就是那种喜欢钻牛角尖有没有办法自己钻出来的人惯常的思维方式,你可别说,常的生活中,真的有一大部分这样的人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现在,他阿威都还没有弄明白的是那小舒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法子,就轻易的驱使了自己的妻子梅和儿子赟赟,让他们给她让出了自己,又进入了自己的家中,并且还在这里**地睡上了自家的,在那里等着他阿威一步一步的上钩。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