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二十一章(1)

    第二十一章

    夜里九点十三分,阿威下了小夜班。

    从今天开始,阿威要上十天的小夜班了,这自然地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阿威和他在外地的那些人们的联系了,包括霍丽丽和小淼。

    现实生活中所有的一切基础是经济。

    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所蕴含的浅显的道理讲给谁谁都懂得。

    阿威跟她们的关系再好也绝对不会在自己家的私人电话机上和那两个他觉得各有千秋的女人去谈骂俏的,去跟她们凭空里进行长时间的意念交合,或者在那里煲一些没完没了的电话粥的。

    当然,其间一方面固然是他自己家庭的大环境是不会容许的,首先妻子梅虽然老实,但绝对不会大度到让自己的丈夫每天晚上都无端的在那个电话机上和别的女人去**的;另一方面当然还是受制于经济收入这个基础的作用了,他们那个小城和省城按照时下电信的计费算法算是长途电话,每分钟的电话费要六毛钱,如果这样的算法,阿威跟霍丽丽一场电话打下来差不多就是阿威的将近一个月的工资收入,所以那阿威除了打电话外就别再吃饭了。

    倒是阿威自己还真是有点惧怕那个火锅店的老板霍丽丽了,他怕这个女人有事没事之中,难耐她自己的寂寞,而可能随时给他往家里打电话。弄不好,会有意无意的把他们之间的哪一点点秘密都暴露在妻子梅的面前,这不论从哪一方面说都叫人有点难堪。为了不出意外,阿威在当天晚上上夜班的时候,又分别给这两个在远方的女人还特地打电话进行了必要的交待。

    当然,两个女人都无一例外地在电话中和他说着些想念呀亲呀或是的**话后,出乎意料地都非常爽快地答应了阿威的请求。看来在关乎到自己切利益的事上,有时候还是很容易达成一致的意见的。阿威在自己的心里这样下着结论。

    挂完电话以后,阿威自己便突然觉得有点儿汗颜或是感到浑不自在起来。在那一刻,他仿佛一下子看到了自己内心深处那难以完全洗脱的卑微和琐屑了,才觉得自己原本很想介入这种境界,很想学学古人,享享那齐人之福,而骨子里却始终残存着那种抱残守缺,求稳怕乱,就像前有人告诉他的,外面可以彩旗飘飘,家里红旗绝对不倒的传统的人中最顽固的灵魂。这种灵魂促使他在防备自己内部的堡垒被其他的人攻破的前提下,对自己似乎攻城略地得来的那些胯下的女人也有点儿鄙视了,以至于使得他连带着对自己的灵魂也看有些不起了。

    现在,他好像才最终有些明白了自己那相恋了三四年的初恋人小史何以在最后就那么随意地离他而去随意的跟上别的男人的真正原因了。

    也许是她自己很可能具备了强烈的第六感官,或者说,她第六感官的直接感觉比起一般的其他人来要强一些。

    也就是说,这个女人能够直接感觉出他阿威这个男人是一个风流种子是一个场杀手是一个无德男人而跟她才突然终止了恋关系,转而投入到她自己感觉好的男人的怀抱里去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倒是她自己在有意无意之中解救了她自己。否则她今天的下场跟今天自己的妻子梅是不是一样都很难说了。这样说来,其实,她还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呀!

    或许自己要是得到了小史,得到了自己心中的最,自己可能会就在个人的生活方面,不会像现在这样的混乱,不会像现在这样的招蜂惹蝶,这样的一有机会就在外面去寻花问柳了。

    难道这一切产生的原因就是自己被那个小史所抛弃的结果吗?

    不知为什么,今晚阿威自己的思绪很乱,他将自己最近以来所经历过的事,颠三倒四的反复思考着,并且有点云里雾里地乱想着,想出来的结果又显得矛盾重重,所以,他便干脆不再想什么了。

    小城里的夜生活很单调,于是那街上的行人车辆的自然也就少了,连那路灯十点过一些就已经灭了一半,所以,那街上就显得影影绰绰的。

    阿威穿过了几条街道,不一会儿便来到了自己单位的家属楼下面。走进那楼道口,他习惯的跺了跺脚,那声控的楼道灯就亮了,走上楼梯的时候,阿威尽量地放轻一些自己的脚步。夜深了,他不想因自己的下班自己在楼道中行走的声音而惊动自己单位家属楼上的任何人。不过很快就到了自己家的门口。

    他抬起手来正要按响自己家的门铃,才想起自己家的那门铃的声音很响,想到儿子赟赟恐怕早已经睡了,妻子梅肯定是不在家的,这半夜三更的叫醒熟睡的儿子,让他给自己来开门,他的心里有点不忍。今晚阿威六点钟要上小夜班,他自己把晚饭在五点半左右就弄得熟了,自己先吃了上班,剩下的留给儿子和妻子回来吃,完了那余下的洗碗涮锅打扫战场之类的事也就成了妻子梅的了。

    哦,没准这会儿,梅还在她同学那屋里的牌桌上吆五喝六,玩得正尽兴哩!自己这会儿要是按门铃也就只有把儿子给无缘无故地吵醒了,让这小子的瞌睡睡不醒罢了。

    这样想着,那抬起的手就又放了下来,从裤袋里掏出了房门的钥匙,伸进钥匙口的轻轻的一转动,咔哒咔哒两声之后,自己家的那防盗门就在自己的手里缓缓地打开了。

    进了门,阿威怕惊扰了儿子赟赟,便把一切都尽量搞得轻巧些。他蹑手蹑脚地在卫生间里洗了把脸,刷了刷牙,洗了脚,而后,换上了拖鞋,悄没声息地穿过走道,从客厅里经过,来到阳台上,把洗好的袜子搭在那一道专门用来晾衣服的粗铁丝上,顺便扭头朝着那对面的家属楼上扫视一眼,见大多数的窗户已经熄灭了灯光,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跟那平时的感觉没有什么两样,他这才回过头来,把手上的水滴朝着自己的上的衣服上抹了两把,而后,便悄悄地推开了自己的卧室门。

    推开自己卧室门的那一瞬间,他的脑子里起了个想到儿子的卧室里去看看这个调皮但却十分听话的儿子的睡相的念头,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却又不想去打扰他了,满脑子想起这小家伙小时候的事了,想到这个小家伙那小的时候一旦要是瞌睡睡不醒的话,便闹腾不已的样子,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便作罢了。

    阿威推开了自己卧室的门,正要摸索着要去打开那墙壁上的灯开关。朦胧中,他看到自己家的那张双人上已经有人早早地睡了,他的心里不由的一,有点惊喜,心想,梅毕竟还是梅呀,是自己的妻子呀!看来她知道自己今晚第一次上小夜班,晚上就没有出去玩牌,便在那上早早地在等着自己。于是,他便打消了那开灯的想法,两脚把那拖鞋蹬脱了,赤脚踩着那柔软的地毯,借着窗外透进来的亮光,摸着黑来到了窗前,而后,把自己上的衣服和裤子脱了下来,随手扔到了窗前的地毯上,手一摸那上,见梅已经替自己预备好了枕头被子,便索三把两把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不声不响地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阿威躺在枕头上,便从被窝里伸过手到妻子的被窝里去,一把摸到了一个也脱得浑赤精的体。

    他虽说感到有些惊异,因为,他的妻子梅从三年前在那电视上看了一部叫做什么神奇的睡衣的电视片之后,便开始一改往0体睡觉的习惯,开始学着睡觉穿起了睡衣,并且,还在那里给阿威也添置了睡衣,要求阿威也和她一样尽量地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穿上睡衣,只不过阿威并不是完全的都听她的话,记起来了就穿,记不起来了也不一定穿,气得那梅老是说阿威是个土包子一个。所以,至如今,阿威已经很少见到她如此赤0体一个人睡觉的光辉形象了。

    但今晚阿威却没有说什么,他的想法是妻子今天晚上有意识的不穿那睡衣的目的是想给自己一个特别的惊喜。

    他才想起自己最近和那小淼来往,和那霍丽丽纠葛,甚至和芹的放肆,真的有一点亏欠了自己的妻子梅的意思了,以至于,妻子在那里都忍疼割放弃了她心的麻将娱乐而在家里专门等候着自己下班了,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一阵激动,那下面就慢慢的了起来,于是,那手就慢慢的轻轻的在他认为妻子的那0体上摸开了去。

    只是,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那手下的皮肤,那手感和记忆中妻子梅的皮肤有些两样,但他此刻也就没有再多想些什么,怀着满腔的把自己的子就紧紧地挨着贴了上去。

    那女人也不多说些什么,一回便把那散发着温润的0体,整个儿地就势就投进了阿威的怀里。

    ……

    这个时候,阿威才意识到被窝里自己搂在怀里的这个女人的体,绝绝对对的不是自己的妻子梅的体。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怀中的女人那肌肤紧绷着,体上因为紧张似乎还在那里发着冷,并且,还在微微地颤抖着。

    这个女人一扑进阿威的怀里,便什么话也不说地一下子就把头埋在他的前。

    并且,阿威也敏感的闻出了一丝异样的女人的气味,这种味道是自己的妻子梅的上所完全没有过的,好像既不是润肤的化妆品也不是装饰的香水,是一种说不出的淡淡的人体所散发出来的特别的味道,他的心里一紧,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他不由自主地惊叫了一声,啊?!你是谁?!

    随即把手伸向头,吧嗒一声便打开了那头灯的开关。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