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二十章(3)

    对面正在沉溺于之中的霍丽丽有点儿吃惊于阿威准确的意念了,说实在的,她的确没有完全的进入到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之中,她仅仅以自己的想象力加对阿威传过来的男人的言语的语气和呼吸来体验着这一切,绝对没有料到阿威能够想象到这样的程度,这会儿了,她听到阿威的话语,便急忙解下了自己的裤带,并且在那里宽衣解带,似乎试图把自己上的一切弄得更舒服更方便阿威一些,完全弄好以后,很快她便朝着听筒里面的阿威似乎是抱歉地笑了笑,而后,似乎不好意思地说道:“哦,亲的,你看我怎么就把这一点给忘过了呀!真不好意思。”

    阿威便真切地听到了对方在那里悉悉索索地解裤带,又似乎悉悉索索的在整理上的衣裤什么的,而且,还可听到有什么东西在碰撞着传过响声来,他灵机一动,顺口就问了一句:“霍姐,上带了钥匙,是吗?”

    “嗯,是有一串钥匙!亲的!”

    ……

    于是,不用再说什么,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那霍丽丽女人的成熟的酮体,便凹凸有致,整个儿地一览无余的显示在阿威的面前了。

    阿威的意念里还好像真切地看见了那个霍丽丽的大腿上,有一片红红的指甲盖大小的似乎是胎痣之类的疤痕。

    不过这一点,阿威并没有说出来,他只觉得自己越加亢奋不已了,下的那个小弟弟这会而又开始闹腾了,暴涨使得他裤子的裆部,都撑起了伞状,他不由得对了那话筒大声的嚷道:“大姐,我想要你,我想和你做0?”

    “嗯!行,亲的,你开始吧!”

    电话听筒里传过来霍丽丽那似乎软绵绵又似乎嗲嗲的有气无力的话音。

    嗯?

    嗯!

    ……电话里传出的喘气声……

    ……电话里传出霍丽丽的叫0声……

    片刻之后,阿威终于把上的燥和满心的0望全部毫无保留地到了自己的短裤上……

    ……

    这时,他还从那话筒里传过来的声音里,听到那个霍丽丽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声还有断断续续的###声。

    “阿威…阿威!亲的,你真厉害!我…我实在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快来救救我吧!……救救我呀。”

    她的那个方面的0,完完全全地被阿威用言语用激给调动了起来,电话中她有些肆无忌惮了。

    阿威有些倦意地靠坐在沙发上,感受着自己短裤上的凉意刺激着自己的裆部,慢慢的平息着自己内心升起的0望,这个时候他还没有褪下短裤来的意思,此刻,他觉得自己的那脑子特别的清醒,异常的爽快,他听着那话筒里对面的那个女人无法抑制般地求救和好像在哪里自己设法平息自己火的各种声音的直播。

    阿威显得十分无奈地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朝着那话筒又喃喃地说了一句:“姐,我看到你腿上的胎痣了,红红地指甲皮大小的一片……。”

    这看似无意之间说出的一句话,立马就让对面的那个霍丽丽一下子吃了一惊。

    瞬间里,她的内心里突然就一下子感到了一种无法抑制的恐惧了。

    她停止了自己的###,伸手从自己的体下面取出了那个湿漉漉的人造的男人的阳0具,很快的关闭了电源,用自己子下面的那枕巾很随便的擦了一下,就顺手放到了头柜上。

    这个东西是前不久,她背着自己的丈夫,通过自己的好友凤偷偷的从深圳附近的那个中英街上捎来的,以前还真没有用过,感觉没有多大的意思,跟真人相比,那东西不但解除不了自己满心0望,反而使自己的那种需求益发剧烈,有时,解除不了的话,都叫人有一种立马去死的感觉,所以,霍丽丽一般轻易的不动用那个玩意儿。今天和阿威的**,一下子调动起来自己的说不出的0望,所以她在宽衣解带的空子里用哪个假的男人的阳0具插在了自己的下面,并且打开了电源开关,一只手拿着,享受着那个人造男人阳0具的刺激……。

    灯光下,她调顺了自己的呼吸,用自己的双眼,呆呆地看着那头灯下面自己白色的丰满的大腿上一片指甲盖大小的红色胎记来。

    瞬间,像是安装了开关似的一下子立马就切断了她的浑刚才还在熊熊燃烧的0望。

    她的心里还疑问道,这个阿威是不是还看见了她的男人的假阳0具?

    骤然间,她的浑竟然有了一点点的凉意,出了一的冷汗,她便一把那踏花被拉过来,一把盖在自己的上。心里不由得还是在那里别别的乱跳起来了。

    “天呐!这个阿威,他究竟是谁?他怎么清楚我腿上的胎痣?他是不是还看见了那个男人的东西?是不是为了给自己留面子而没有说出来?”

    她立刻在心底里急促地产生了疑问,但此刻霍丽丽又不好意思直接去问对面的阿威,只得把那疑问暂时埋在自己的心里。

    ……

    如此双方不着边际,颇有些温度地在电话里交往了有一月之久,彼此便益发地产生了一种特别渴望见面,渴望在一起的想法。

    只是不久,阿威真的有了一次去那省城出差的机会,不用在这里再多说什么,这俩个神往已久的电话人,很自然地便有了机遇,也有了条件,于是,在那个省城最高档次的宾馆里,他们双方便十分愉快的结合到了一起。

    阿威的上功夫令好长时间都没有彻底满足过的霍丽丽真的大开眼界,一场搏杀下来,就使得她几昏厥过去。当然,这样的表现也益发使得她觉得自己的眼光没有错,她自己看准的人很对路。

    所以,这个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机遇往往是给有准备的人的这句名人名言的真理的普遍了。

    ……

    再多描述多写什么就显得有点儿俗气了,也没有多大意思。

    在这里还需要说一句的是,据阿威过后好长时间给笔者透漏出来的消息说,他们之间那实质的味道往往要比想象的味道长久和耐咀嚼的多。

    至于说那个霍丽丽本人的上的功夫是他迄今为止见到的还算比较可以的女,漂亮的特别像那个小史的外表所掩抑下的**,至少还使人有一点的新鲜感,不使男人觉得腻味。

    阿威还说,过后,他们相互之间便有了一个小小的君子协定,这便是他们的这种交往是在不危及双方现存家庭格局的前提下进行的。倘若,一方因此要和现存的配偶产生矛盾解除婚约关系的话,那么,他们之间的这种现行关系便自行的消失。

    虽说,这种小小的君子协定是在那个高档的宾馆的席梦思软上双方在打骂俏和**的相互摩擦愉悦之中形成的,但双方都知道这可真不是在开玩笑的。

    阿威也明白,霍丽丽提出这种君子协定的主要目的无非是不想抛弃她自己现有的资产而已,而他阿威实际上最主要的原因也真是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结发妻子梅,还有儿子赟赟。

    这是因为他背着自己的妻子和别的女人保持那种暧昧的关系,心底里对妻子老是存在着一种亏欠。

    有时,阿威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最不道德的男人,可有时,那面临的现实却又不得不着他去做那不道德的事。

    他都不知道,眼前,这变革的社会,变革的现实,变得人们,从思想上道德上以及精神的追求上需要什么样的慰藉了。

    “好在我只是和她们玩玩而已,我没有去贩毒去吸毒去娼,我没有去杀人没有去放火,没有去抢劫别人的财富,我的这些事来比起那些肮脏的官场之争,黑心地搜刮民财的所谓的公仆来,比起那些有一技之长的大夫来,划开了病人的肚皮伸手要钱……等等地缺德带冒烟的卑鄙的小人来,还算是高尚的人了。

    是的,我和这些女人们来往,跟她们在一起干一些他们都喜欢干得事,解除她们在家庭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麻烦,维系了她们家庭表明的和谐与幸福,这一切,我都并没有去强迫她们,而且,她们都是主动地自愿的对我阿威投怀送抱,并且,我的一切行为中我本人并没有从她们每个人的手中获得过一分钱的好处……当然,他们主动给的除外……”

    阿威每当想到他自己和那几个女人之间的那种不同寻常的人关系时,一但,在自己的心理上产生某种不是很平衡的想法的时候,他就会总能给自己的所有的行为,找出一整合适的理论或是道理来,首先,把自己的另一半——具有某种特殊道德规范的良知说服,从而使得自己那有些不安的心理得到些许的调节,也从而使自己的某种精神枷锁得到解脱。

    有时候,阿威突发奇想到,那些和他上的女人,她们的心理上又是怎样考虑的呢?她们就没有考虑过她们自己的丈夫,她们自己的孩子们,倘若,知道了这一切的真相的话,她们又该对他们如何解释又如何在现实中面对他们呢?是呀!那些女人的男人们,当你兴致勃勃的左怀右抱的在玩弄别的男人的人别的男人的媳妇的时候,究竟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的女人实际上也在被别的男人玩弄这个事实呀!

    当然,具有特殊况的那个宁小淼似乎就不属于此中的人了。生活把她上了试图从别的男人上去借种这一条路了。

    阿威在自己思考的最后还是给那个宁小淼在那里做着开脱。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