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九章(2)

    霍丽丽听了阿威的提议,在那电话里面烈地响应到。

    等到阿威喊完一二三时,霍丽丽首先脱口喊出了阿威的威字,而阿威却紧跟着喊出的是霍丽丽的霍字。

    两个人经过相互的一阵讨价还价,总算是阿威赢了。

    于是,输了的霍丽丽,便真的很老实的在那里开始幽幽地讲述起了她是如何认识那个大学的讲师,又是如何地跟他确立了相互的恋关系,跟他怎样相处……以至于最终怎样被他以哄着在自己的单宿舍看录像的名义夺取了自己的少女的第一次,以及最终所发生的始乱终弃的传统的男女故事的翻版。

    而此刻的阿威,却是在耳边听着霍丽丽叙述她的史,觉得很像是她给自己在编一个古老的故事。

    呵呵,这个女人,为了表示自己有文化有修养还特地又不知道从哪里拉出了个大学的讲师给她自己做铺陈。

    但这个念头仅仅在他自己的大脑里一闪就过去了,而这个时候,阿威自己的脑海里显示的却是一幕幕关于自己那童子的失去的节。

    ……

    哦!当年,阿威苦苦的追求小史彻底的失败之后,在那个配电室里试图自杀而被自己的同事小芹救助之后,在经过自己一番痛苦的抉择之后,最终彻底的放弃了对小史的追求,从感上切断了跟她的联系,转而便开始向这个以前自己并没有怎么注意到的同事——小芹,又发起了新的的攻势。

    然而,几番试探几番追逐,他都被小芹给软软地又很坚决的回拒了,于是,这个时候他便开始有点儿怀疑起这个貌似单的女孩子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单了。

    有几次,阿威在单位上的传达室里发现,有一个固定的寄信人,每个月都要从深圳的一个什么集团或是公司的都要给小芹寄来一笔钱或是书刊等学习资料之类的。

    阿威不由得犯嘀咕了,这能够持续的给芹寄钱寄物的人究竟是她的什么人呢?是亲戚,是兄妹,是同学,还是她的男朋友或是恋人?但这事又不好直接去问她,问的话让人家说,你一个大男人没有事监督女孩子的通信,你是克格勃呀?那他阿威的老脸可往哪里放呀!你别看阿威在男女事上平时感觉到是有点儿开放,但当着外人的面他还是有点腼腆的。

    只是,阿威发现每次芹拿了那寄来的东西之后,便兴奋的两眼直放亮光,有时候还不自地嘴里哼着眼下流行歌的曲调了。

    不久,阿威便注意到那芹在认真的学习业务知识的基础上,又开始发疯的学习起那英语了,没事的话手里不是拿着什么《英语九百句》的书翻看,就是拿着那电视上播放的《跟我学》的英语课本在那里翻着,嘴里没事也就叽里咕噜的常常背着那英语的单词。

    特别一提的是,她的时间观念也一下子变得有些强了。有时,他们两人正在聊着天什么的,气氛也很是烈,一个话题还没有结束,但她只要一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便惊叫一声,站起来,朝他抱歉地笑一笑,就急忙离开阿威而去做她自己看来已经预订好的事去了,弄得阿威也觉得尴尬了。

    这样,他们相处了半年多,因为阿威老是被自己初恋的意念左右着而不可自拔,虽然,经历了那样一场生与死的磨折,嘴上说着自己已经摆脱了小史的感,可心底里却始终也没有彻底的消除那初恋对他的影响。他原以为救了自己的芹一定会将自己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天而顺理成章地成为他自己的第二个恋人,可他自己在那里下功夫的追逐了半天,却老是被她那种不冷不不亲不近的模棱两可的态度弄得特别的不舒服。

    于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穷追猛打之后,他自己便开始渐渐地怠了,很自然地慢慢也就放松了对芹的追求,在自己的感世界中没有新的对象没有新的偶像介入的时候,转而,他便又一次毫不犹豫地又重新的沉湎于自己在过去的时光里曾跟那个小史恋的那浪漫而又温馨的回忆之中去了。

    他在感上在心底里希望着有一天小史会幡然醒悟顾念旧而再一次地回到他自己的边啊!

    可是,多方收集到的有关小史恋或是跟男人交往的事实却一天比一天的令阿威的内心变得极度的不安了。

    有知人对阿威说,小史跟他们单位上的一个领导的儿子不久前已经订了婚;该人还言之凿凿的说小史都已经在布置他们的新房了;又有另外的渠道传来消息说,小史跟那个小伙子在跟他没有断之前就在一起了很长的时间了,并且她早就有了孕,只是,他们之间暂时还没有结婚还没有办她们的婚宴而已……。

    终于,有一天,阿威得到了一个非常确切的消息说小史就要在那一天要结婚了。

    阿威不久前勉强树立起来的生活信心又一次地消失的无踪无影了。就在确定小史真的结婚的这一天,阿威翻出了此前小史曾经给他写来的所有信件,流着泪又一次地一封一封地读完之后,便点燃了,放在那水都没有倒掉的洗脸盆里,火光的一明一灭,映出阿威那流着泪的脸庞……。

    而后,他走到自己单位门口,走到那个由小舒的母亲开得小卖部里,从替她妈妈看着摊子的小舒手里买了一瓶白酒,着脸草草地应付着小舒看见了他似乎很高兴的很殷勤的威哥长威哥短的问候,转提着酒瓶子就走,连小舒找给他的零钱都没有要。

    出了那小卖部的门,走了几步,他便一嘴咬开了那瓶酒,嘴对嘴地扬起脖子来一顿猛灌……恍惚中,阿威似乎听到了后传来的小舒的喊声,转过脸的时候,那表在别人看来已是怪怪的,他似乎颇不胜酒力,脸上的表显得十分呆滞地对望着小舒,他似乎不清楚她为什么要喊他,便在那嘴里嘟囔着:“小丫头片子?你?你知道什么?大人的事你少搀和!”然后,便什么也不再跟她说的回过来,一扬手趔趄着走进了自己单位的大门。

    只是,这个时候的阿威还没有完全的被那酒精所控制,还知道自己已经下了班,没有像上一次一样走到那值班室里去,而是直接走向了他自己的那单宿舍了。

    ……

    第一次他喝了一斤酒,醉了一天一夜,是阿威至如今的记忆深处中最能喝酒的一次,也是最能睡得一次。

    好在他那几天公休,所以,也没有什么事发生。

    不久,由他的上级领导,那个你只要背诵出毛0泽0东语录就能完全说服他的那个非常厚道的老局长出面了,他给阿威谈话说:“阿威呀,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也该成个家有个女人来管束管束了!”并且自告奋勇地给他说道:“我有个老战友,他那大姑娘在商业系统工作,我看也跟你差不多大小,你们两个先见见面,若是双方觉得还行的话,我就出面给你们撮合撮合这事,你看如何?”

    阿威不假思索地便一口答应了老局长的好意,在老局长的家里见到了现在的妻子梅。

    梅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姑娘,只是长相很一般,不过也还周正,看得过去。

    阿威吃够了那些漂亮姑娘戏耍自己感的亏,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对女人的长相和姿色也不怎么要求了。

    他和梅两个人那见面的开场白,他一个人就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

    “……我这个人浑的毛病很多,工作要是不如意了,脾气不好;不如意了就知道喝酒;心烦躁了说不定还要动手;另外,我家在农村,我是长子,上有爷爷(这时阿威虚构的,其实没有)还有父母;我下面还有弟弟妹妹。人根几辈就我一个人在外面吃国家的公粮,挣公家的钱,我是自个儿考学考出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