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九章(1)

    第十九章

    办公桌前,阿威打开了那个标有l字样的最后一封信,看着,看着就见阿威的鼻尖上有了丁点的汗意,及至到了最后,阿威竟然从那椅子上站了起来,在那值班室的地上激动地一边来回踱着步,一边狠劲地抽着烟。

    ……

    下班之前,阿威把那桌上散乱地摆放着的所有信件统统地都收拾到那个墙角边的废纸篓子里,正要往外面提的时候,感到有什么不妥之处,想想又从中挑出了自己刚才看完的那最后一封信,把他小心翼翼地折叠起来,收拾着放好了,然后,才把那个废纸篓子提了出去,倒在那垃圾台上,点燃了,眼看着那些信件在那无的烈焰之中化为灰烬化为青烟,些许的纸页化为黑色的蝴蝶般的纸灰飞上了天空,一时间,阿威只觉得自己的精神都恍惚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起回到那值班室的,进门后就一股坐在那里,仍是沉着脸一个劲儿地抽着烟,不一会儿,就把那值班室里的光线给弄得灰蒙蒙的……。

    不久后的又一个换休,阿威便再一次地去了临河县城,这次没有找任何的借口,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不决,他是专门去找那宁小淼的了。

    两天后他才回来了。

    此后的每个月,总有一天,阿威都要破例地出一趟远门。他一去就是两天,至于去哪里?去干什么?找谁?等等的话题,阿威却自始至终都给谁也没有透露过一星半点儿什么消息。自然而然地他那反常的行动便成了除他个人知道以外别人都不清楚的谜了。

    只有他的妻子梅,见阿威每次外出回来之后,那精神头都显得十分的疲倦,一脚踏进家门,也不似以往出差回来两口子都要激一番的习惯,现在则是给她二话不说的就上在那里埋头呼呼的大睡。

    尽管,她的心里有些怀疑什么,但,她对阿威确实太了,所以,便也就对他从不多想什么,仅仅认为是阿威由于坐车劳累的缘故。

    柔弱的妻子有时候很可能造就出轨的丈夫。

    阿威值大夜班,干完了应该干的活,他便忽然觉得有些无聊了,提起那桌上的电话听筒,想着要给在临河的小淼拨个电话,想说点什么,岂知,当他将记忆之中的电话号码拨过去之后,再一听,那电话的话筒里传来的却是火锅城的老板霍丽丽的他本人认为那极富有商业味儿的声音,才知道,差阳错之中自己把那电话号码给拨得错了。

    想想,自己这好多天就只忙着在那里处理和小淼的关系,而跟那个书店老板的女人霍丽丽连个问候的话都没有,未免在心里生了几分歉意,不得不用他那在女听来带有磁力的声音向她问着好,并特意地似乎是很随便的很自然的问了问她的丈夫书店的老板是不是在家的话题。

    其实,阿威从提起的电话听筒里传来的那个霍丽丽一听到他的问好立马就变得十分温柔的声音中一下子就判断出她的丈夫今天晚上肯定又不在家的结论。

    他瞬间就联想到不久前接到的那一堆小淼来信中,小淼自己那种成###人0望大暴露的事实。

    是啊!那宁小淼是因为自己的丈夫无能而迫着她去寻找刺激,她去填补心里的空白,她去在别的男人的上寻找他在自己的男人上得不到的东西,包括真正做女人的最基本的权利。

    而这个霍丽丽的丈夫却是自己有本事,就因为自己有了钱,有了所谓的事业,成了大款,便因此而冷落了结发妻子,而自己去做给别的女人灭火也同时给自己灭火的勾当了,说句老话便是去做寻花问柳的勾当了,这无疑是对当事者结发妻子人的一种摧残和一种极度的###,实属可恶至极的一类。

    接着,阿威便又想到自己的上,他承认自己是一个极富感的男人,虽然,在外面如何如何,在家里他却从来都不会去亏待自己的结发妻子梅的。尽管,他从心底里说是不怎么太喜欢她的,可是,在面子上,他却从来也没有有意识地伤害过她,当然,除非妻子确实做了值得他生气的事。这样他们也就才能和平共处了七年多的时间。

    想到这里,阿威便又从心底里可伶起那个火锅店的老板霍丽丽了,他心里不仅纳闷到,他们的生活究竟怎么了?

    ……

    今晚的话题,由于隔了好多天的缘故,彼此似乎聊起来越发的投缘了,也谈得极是开心。社会,人,事业,家庭,,婚姻,常生活,等等等等,所有能拾得起的话题,他们或相互辩论,或互谈体会,或相互质疑,或在某些方面相互恭维又相互勉励……谈到高兴处,双方则都毫无顾忌地对了那电话听筒哈哈大笑。谈到伤心处,双方都在那里沉默不语,且总要在那话筒跟前唏嘘再三。谈到投机处,双方都恨不得透过那话筒互相擂对方一拳或者搂在一起亲对方一下。谈到动处,双方竟然在那话筒之中相互亲吻着——传过对方咂嘴的声音了……这个份儿上了,两个人似乎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

    终于,他们在各自的面前又铺开了一个颇为值得双方回味的话题,那就是能否坦诚地谈谈对方的贞洁观,或者,直接而具体地说说每个人在什么样的况下,被一个什么样的人,以怎样的方式夺去了自己的贞洁,要求是今晚不设防。

    其实,这个话题最最完整也最完美的无懈可击的答案应该是在结婚的时候交给自己的现实对象。

    也许,他们两个人都有点心照不宣,都有自己不为现实的丈夫或者妻子所深知的故事,都在心底里有哪一点自己的小九九,所以,这才剑出偏锋的两个人在那里想出了这么个话题,使得双方能够更进一步的了解对方而已。

    当双方把这个命题作文似的话题,经过相互的补偿完善,且完整地印在对方的大脑里之后,一时,双方拿着那电话的话筒都在那里沉默了,是在回忆,还是回味,是酝酿,还是集聚,这个时候,只要你能接过双方任何一个人的话筒,你都会清晰地听到对方那显得十分不平静的呼吸声,都会感受到对方跟平常不一样的心跳声。

    最后,似乎是两个人都受不了对方的长久的沉默,便在那话筒里开始催促起对方了。这边说你先说,那边说你先说呀,催促了半天,始终没有那个人先开口说什么,都在那里绕着圈子说别的。一时,似乎对那个敏感的话题有点僵持了,都不愿意很大方的先吐露什么了。

    好在阿威的脑子转的快,他便在那电话里提议道:“不妨,我说一二三咱两人同时都说出一个汉字来,谁说的笔画多谁就算赢,谁要是输了的话谁就先说,你说怎么样?”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