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八章(5)

    ……

    我肩了鲁家给我的“特殊重任”,在已经当上了局长助理的公公从中的作下,一纸调令就被调到x峡水电站建设指挥部当办公室主任了。

    级别是副处级待遇。

    临走那晚,我丈夫小鲁又给我说,两天前,我那老公公竟当着他的面哭了,而且哭得极是伤心,并很自责地说,他鲁家哪辈子真做了孽,怎么就生出了他这样一个没有用的儿子。一边哭还一边在那里自己打着自己的耳光说,他不是人,他是一个畜生,是他把自己的这么好的娃们着去学坏的,他这一辈子对不起娃们。

    丈夫在给我说上述事的时候,一直埋着头,没有正眼看我的表,在那里始终留着眼泪。

    那一刻,我听了丈夫的叙述,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已经没有一丁点儿的退路了,不知为什么,我自己的心里却一点儿的感觉都没有了(这是我以前对待鲁家的感中从来所没有过的一种感觉,真的,那一刻,不知为什么我仿佛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是这个鲁家的大功臣似的,心里有了一种非常轻松的感觉,意念里仅仅只有一种知恩必报的想法。我自己都感到特奇怪,今天想起来还都在那里奇怪)。

    只是,那一刻,我心里立马隐隐想到的是那封因为取得大专文凭,一时难以自抑,激动之中给你报喜的信件了,也不知你收到了没有,怎么到了现在就没有个回音什么的。

    因为,那几天在准备调动工作,做具体事宜的交接什么的,所以,原单位上我也就很少再去,这就是你我见面的时候,你说给我多次打电话也无法找到我的原因。

    到了临河上班的第一天,我就给你打了电话。

    没有想到听到你的声音我竟是那样的激动,以至于当我放下电话听筒之后,为了使自己很快的镇静下来,我便也像你们男人那样的在不知不觉中还抽起了烟。

    ……

    你的突然造访,真的使得我有点儿大喜过望了。

    你可能想不到,我那一刻的心,不亚于七年前在省局的那个学习班上,见到你的时候,那种有点痴迷和晕眩的感觉。

    好在你我都已经是成人了,都已经长大了,这里我也就不妨直说了吧!真的,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当时就产生了一种想和你做0的念头。只是我最终忍住了这种强烈的念头。

    现在,我还可以明确告诉你,阿威!你这个家伙是个能让女人见上一面一下子就会堕入渊之中的男人。

    这是我七年前的第一感觉,可是,这种感觉在今天依然存在。看来越老的男人越有魅力这句话在我所遇见的男人中间仅仅只适合于你阿威了。

    人咖啡馆吃饭之中,又一次唤起了我过去数年里似乎已经渐渐淡漠了的**0望,那一刻,我一下子陷入了一种无法比拟的境地变得笑无声哭无泪了。

    我突然觉得我一个已婚六七年的女人,在任何时候都把自己的精神和**置于一种饥渴之中,而且,今后的今后,还要这样继续重复下去,让自己的人在自我以及社会所设置的种种藩篱中减弱平复,以至于最后消亡,那是一种多么可怕而又痛苦的经历呀!

    我毕竟还是一个活生生的血之躯,是个只有三十多一点的,而且,夫妻生活并不如意的女人,我不仅仅只是需要一个男人的精神安慰,而且,更需要自己**的满足,况且,我本人正处在常人所说的那种如狼似虎的年龄上。

    ……

    那晚,离开了招待所,我匆匆地回到了我自己的单宿舍,我把自个儿上的一切都进行了精心的准备,完了之后,我自己又细心地打扮了一下,并且,又换上了我从省城特意带来的一件新的丝质的睡衣——这是,前年我婆婆随了公公去杭州西湖旅游的时候,特意为我和我丈夫带来的,只不过,我一直就没有舍得拿出来穿着而已。

    我心里十分明白,我这个从自己的丈夫上得不到满足的女人,今晚就要从别的男人那里找到那种实实在在的生活了。

    我也非常清楚这种生活的风险,但0这种事,不沉入则罢,一旦沉溺了进去,那可不是轻易的由任何的风险所能警示,或者说所能约束的。有人还说那是第二海洛因。也不知道我这里的比喻是不是妥当?

    不知不觉中,我又想起老舍先生的小说《月牙儿》来。

    那一刻,觉得自己也彻底的堕落了。只不过那小说中的女主人公是生活在那个满是月牙儿的世界里,而我这个现代的女人,应该说却是生活在华明亮的环境中,我这个县处级的干部,被普通的人们尊为楷模的领导,没有成为物质生活的牺牲品,却要被精神和**的某种磨折所摧毁。

    一瞬间,我为我自己可悲,也同时为我那没有本事的丈夫可哀。是他?还是我自己?是公公婆婆?或是其他别的什么人,非要把我这个原本清清白白的良家妇女,推向那个由社会道德和良知良心来审判的法庭里。

    ……

    终于,等你等得我有点忍耐不住了,就又给你拨通了电话,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转过头来在电话之中把我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是呀!我是婊0子,是0女。我无耻,我不要脸。我是一个离开了男人就无法生活的###人。等等的难以忍受的言辞。

    你在电话中什么难听什么恶毒就把什么给我加上来……

    我觉得十分的委屈,又十分的难受。

    撂下电话,我便一头扑在上放声地大哭了起来。

    哭了很久,似乎将自己心中的那团冤屈全部的倾泻完了,那一刻,我的浑也在一瞬间里感到轻松了许多,刚才的那种**的0望早已不知飞到了那儿,理智又回到了我的上。

    我当时的大脑中就思考着,如果你阿威不是正人君子的话(其实,阿威你不要为自己辩解了,我知道你这个家伙也不是个多么规矩的男人,那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喊叫的什么舒妹舒妹的,我也听到了,你什么时候又从哪里来的舒妹呀?)便是我宁小淼已经徐娘半老了,已经引不起阿威的趣了呀。

    阿威!你实话给我说,七年多的生活,大姐我难道就老到了再也不能打动你的心的地步?

    ……

    (第k封信摘录)

    (以上的信件在选择使用作为本小说的素材的时候,对于本小说的主题无用的内容及章节有所删节,个别的细节有一丁点的改动和修饰,有点儿不太好懂的地方也做了简单的解释,这里希望各位看官能够予以原谅,也希望有关的当事者看见之后,不要因此而产生不必要的想法,作者在此一并致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