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八章(4)

    ……

    现实,迫使着我不得不封闭了我自己原本极感兴趣的大部分社交圈子,特别是那些舞会,或是刚刚才兴起不久的卡啦ok演唱等等。我每天的生活内容基本上就简化成了上班(其实,上不上班都有点儿勉强了)而后回家,这两点一线的单调重复了。

    这种单调的重复,有时,使我觉得我自己简直就成了一个出了家的修女或是那尼姑庵里的姑子了。

    偶然的一天,我去公婆家。没有事可做,就在那里翻书橱。才发现我那当办公室主任的老公公竟然是一个头号的文学好者,几十年的官场生涯我倒是没有见到他攒下有多少值钱的东西,而那书籍,特别是各样的中国的外国的文学书籍他倒是收集下的确不少,塞满了两个大书架。

    我觉得很兴奋,一头就扎进了那些文学书籍之中。

    婆婆见我对那些书籍特别的感兴趣,她在我的面前还似乎有点夸耀地说公公还是个诗人,参加工作这么些年来,写得那古体诗和律诗在省内外各种报刊杂志上也发表了不下二百首。

    这些好像和我没有多少的关系!

    我像是找到宝物似的,除了上班工作以外,便发疯地扑向了这些我久违了的各种各样的中外名著之中。在读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长篇小说《安娜?卡列丽娜?》中,我懂得了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的道理。自然,我为安娜叹息,也为自己叹息。读英国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小说《简》时,为简对罗切斯特先生的纯洁感激动的又是流泪又是拍手……。读曹雪芹老先生的名著《红楼梦》的时候,常常想到那林黛玉如此的病西施模样,一言三叹气,两句泪便流的脓包样子,放给自己便是那贾宝玉的话,是绝绝对对不会去上这样一个人的。你别说,也许是同气相求的缘故,那个红楼十二钗的众多的人物之中,我反而深深地喜欢上了王熙凤,喜欢上其人其才其能……。读钱钟书老先生的《围城》的时候,才体味到自己给自己上了这个被大多数精明的人称之为枷锁的婚姻圈……哦!那个一开始就让那婚礼上的粗大的红蜡烛预卜了不幸的东西。

    真应了古人那一句:“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的诗句所表现的意境了呀!

    大概是老公公也注意到了我的变化,他自己没有对我直接说什么,而是通过我丈夫给我传过话来说,年纪轻轻的正是学习知识的好时光,以前因为各种原因耽搁了读书的好时机,不若现在利用这大好的机会,报上个函授或是自学考试什么的,正正规规系统地学习点东西,再取上个文凭,将来也好在行政上有个混头,并推荐让我报上中央党校的政治理论大专函授班学习。

    我什么也没有说地答应了公公的要求,并且正儿八经地开始参加学习了。

    当然,其中的因素也并不全是为了拿什么文凭不文凭的。你也清楚真要在行政上混也不在乎有没有文凭上,眼下流行的一句俗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叫什么“文凭是金牌,年龄是银牌,党票是铜牌,后台是王牌”。所以,有老公公这个后台在,对于有无文凭能否在官场上混,我真的倒不是很在乎的。

    我那年参加学习的因素无非一是摆脱因为生活的无聊而带来的内心空虚和不安。也就是说业余的时候有个正经的事干。二是腾出时间来,让我那丈夫竭尽全力好好地治疗他那已经被查清楚和确诊的那器质阳痿病。

    那时,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我便独自一人伴了那各种的书刊和学习资料,在孤灯下做书奴时,就哂然自叹,我今生似乎就嫁给这些书了。(尊医嘱,他在治疗期内是不能跟我同的,我都实实在在地无法理解这一点了!)

    不怕你笑话,上高中的时候,我总是同我的一帮子女同学玩耍游戏,压根儿也就不知道那读书学习的益处。没有想到现在成了家,为了渡过那难捱的时光,却又要我再去做那头悬梁锥刺股的勾当了……。

    啊!三年,既是紧张的三年,又是辛苦的三年。

    我居然没有辜负了我老公公的期望,那政治理论专业的十几门考试或者考查课竟然悉数通过,实话说那成绩也还不算太差。

    my,god!(我的上帝!阿威注解)

    这下我可真要相信那老弗洛伊德在他的泛论中大肆鼓吹的什么有关“力必多”(libido)(指的本能和0望所具有的心理能量)(选摘者注)在人体中如果不通过###发泄的话,必然要通过其他生活有效发泄出来的那些论述了。

    如今,我自己也总算有了那张令多少因为自或者社会的原因造成的知识浅薄的同龄人羡慕的大专红派司(俗语指文凭),而且,更重要的是随着知识的积累,促使我的许多的观念,对现实生活中的许多认识,许多的看法,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譬如:以前对男女之间那种互相依靠的关系,我是看得很重很重的,现在,就似乎觉得没有那么多重要了。

    觉得一个女人,有了自己的事业,就一定会有自己的快乐。当然,这种快乐是通过自己的追求和寻找才能得到的(阿威,你这个家伙可别胡思乱想,我这里的追求和寻找可是广义的,绝对不是目前流行在都市里的那种找人的泛###!)。

    ……

    怪不得英国的那位老哲人培根那么起劲地在那里鼓吹什么知识就是力量的观点,它的广泛,似乎,只有处在我这种境地的女人比别人的理解更深刻也更透彻。

    ……

    (第g封信摘录)

    ……

    一切的追求似乎到此也就是个段落了。

    当我拿到那大专文凭的喜悦还没有彻底的散去,又一件重要的,也是缠人的事,最终,又一次地摆到了了我的面前,对,那就是有关的后代问题。是呀,古人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事的另一个起因是由公公在单位上处理一起计划生育超标的问题而引起的。

    虽说国家有相关的政策法令,但公公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下手的确是有点儿恨了。

    那个受到处理的女方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公公的儿媳妇(我们)结婚五六年都没有生育的消息,那天快下班的时候,就将老公公堵在了单位的电梯口,当着来来往往单位上下班的同事的面,竟然就指着公公的鼻子骂他“缺了八辈子德而绝了后”。

    公公当着单位上围在那里看闹的一帮同事面前什么话都没有说,任凭对方叫骂。(从中也可见其官场之中的休养之深)

    可回到家里后,就喊着叫婆婆拿出了酒,在那里一个人喝着闷酒,因为心里有事,不一会儿就给喝的醉了。五十三四的老人竟然在屋里抱头嚎啕大哭,边哭边给在旁边照顾他的婆婆说道,去,你给鲁儿俩口子打个招呼,哪怕就是野种也得想法给我鲁家弄来一个,否则,这官场上我就没有脸再混下去了……。

    婆婆在我家,当着我和小鲁的面给我们哭诉这些的。

    是呀!公公的办事能力很得省局主要领导的赏识,已经准备要提拔他当副局长了。

    但这个位子的竞争太大了。

    公公是个极要强的人,他自己在各方面就不再说了,他的儿子是省局大院里有名的帅哥儿,儿媳妇也是本行业出了名的一枝花(让你见笑了,你也许知道本人原先在市局别人给我送的这个雅号),这些都是他的面子,只是,唯一的缺憾是虽然儿子儿媳结婚这么多年了,至如今他的膝下还没有个孙子。他和婆婆毕竟都是五十年代末期学校毕业来支援大西北的大学生,思想上还是十分开放的,正统的东西并不多,所以,这才有了那句哪怕是野种也得给鲁家弄来一个的骇人话语。

    ……

    哦!进入官场的人,就意味着钻进了一个烟筒,前面有亮光在鼓励着你什么也不要怕、别泄气往上爬,但四周却是极其黑暗的。

    想不起这是谁对官场所做的总结了,虽说没有见过大的世面,可不知为什么那一刻我却特别能理解公公的难处,也非常的同公公的遭遇。

    又一次地拉上了我的丈夫往那医院里跑去,又一次的对他的###进行了彻底的化验。

    我的意思也很明白,这个时候,我也不管我那丈夫他的精子有百分之十八还是百分之二十的成活率,只要它是完整的健康的,可以多采集一些,哪怕用针管像是电视上曾经出来的给动物人工受精的样子,注进我的###里,同我的卵子相结合,给他们鲁家产下个一半个正常的儿女,我这辈子也就算是心甘了,也就算是对得起鲁家了。

    但是,经过那医院里的有关专家和仪器的周密的分析与仔细的观察,得出来的结论又一次的叫人失望。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治疗休养,吃了那么多的诸如左归丸,右归丸,五子衍宗丸,延生护宝液等等的我那丈夫,连那原有的那百分之十八成活率的精虫,它的发育也是不完整的。

    只是,这一点到现在我都是没有办法理解的。

    大夫对我们说,看来你们夫妻注定今生是没有自己亲生的孩子了。

    ……

    我和丈夫谁也没有说什么地就离开了哪家下了结论的省级医院,回到了我们自己的家里。

    领养一个吧?

    终于,我们鼓起勇气向公婆提出了我们的意见,但是最终却没有得到他们的同意。

    我茫然了,剩下的最后一条路便是真要让我给他们怀上一个野种了?

    我不由得想起了郁达夫的小说名篇《为奴隶的母亲》……。

    ……

    (第j封信摘录)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