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八章(3)

    ……

    真正的烦恼似乎才开始了。

    结婚几乎都快三年了,因为前述的原因,我一直就没有孕。

    公婆已经知道了他们宝贝儿子的那点本事,从此倒也不再在我面前提及要个孙子什么的话题,所以,仅在私下里叮嘱自己的宝贝儿子一定要抓紧时间治疗而已。

    可是,这事也真不好瞒过别人,以至于我们科室里的几个管闲事的长舌妇有了开心的话题,我没有办法堵上她们的嘴,我也有自己的办法。经公公的活动,我便很快成了我那个科室的副科长,这样,至少,她们是不敢在我的面前直接地说啥话了。

    人不怕官,就怕管,这句话也就显出了它的威力。

    只是,自的那种与俱进的精神压力却每时每刻都存在着……。

    夜晚,当光了衣服钻进被窝里后,我总是用尽女人所有的手段去刺激老公哪一方面的0望,然而,虽说有时他也能勉强地凑合几下,但也就仅能解除一下人的那种最基本的需要而已,要想收获他播种的希望却仍然是一片空白,仍然停顿在理想的级别上。

    为此,我不得不又陪了他到医院里去做什么###分析。分析的结果岂知他那###中精子的成活率只有百分之十八稍过一点。

    不相信大医院治疗的那种念头又被打破了。于是又找到了那个陈姓的专家跟前。他提出了他的治疗要求,说先治一个疗程了再说(一个疗程为三个月),这一个疗程要绝对止房事,并且开列了不少助壮阳生精活血的药物,而且,还规定必须每半个月要在规定的时间里去医院化验精子的成活率,并随时调整治疗的方案。

    漫长的也是恼人的生活又开始了。

    白天,到单位我去上班,虽然,自己是高昂着头,但内心里其实却十分地自卑。

    我从不敢去参加一帮子同事们的说笑。

    是啊!你也知道,以前,在单位上我原本是个极活泼开朗的人,可这个时候,竟也就变得沉默寡言了。有些人把我的这种沉默寡言还误认为是我当上了官之后变得沉稳了,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甚至怕天黑怕孤独怕见孕妇,怕看见阳光下那些天真活泼的孩子们的笑脸。

    于是,我便将自己的一切行动限制在一个狭小的圈子里,连上街买菜我都不怎么去了,更不要说像那些一般的女人,没事了陪着丈夫逛商场什么的。我把那些家务活诸如洗衣做饭拖地买菜什么的一股脑儿的全都任地推给了我的丈夫。而他却总是不出声地默默地干着,洗衣的时候连我的内裤,罩……。

    当然,有时也会偶尔想到昔的你。可想到了又怎么办?那年,你不是也那样狠心地把我一脚踹了吗?只是,想你的时候就不敢想你的好处,仅仅想你把我踹了的无无义,这样就不会老是沉湎于那无谓的过去了。

    只是,我却变得越来越任了。心里不时涌起的那种莫名的烦恼,使得我自己有时就像一个泼妇般地为了一丁点儿的小事,跟同事们发火;回到家里却又无缘无故地同邻居为可有可无的事吵仗,而且在吵仗中说出的许多言辞,过后,使得自己回想起来脸都发红,以至于每每叫对方回敬过来的话语,使我自己也成成夜地在心理上徒添伤悲。

    我特很想跟我的丈夫吵仗,很想同他挑起事端,那怕是在吵仗之中,被他恨恨地揍上一顿,我也会心甘愿。但是,他却根本就不会和我交锋,他以超乎常人的耐力承受着我在常生活中的百般挑剔和无理取闹。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可真是难为他了。

    说到我丈夫了,也并不能说他就没有一点儿用处。

    那天,我又跟隔壁邻家的女主人因为倒垃圾的一点点小事而骂起仗了。刚好碰到他外出回来,我一时语塞被对方给骂得哭了,女邻居似乎还不饶人地向我老公告状,谁知他听了那女人的话后,竟然当着那个女人的面把我搂在怀里亲了个遍。羞得哪女邻居赶紧闭上了自家的大门。

    从此,便似乎只有我占便宜的份儿,没有了我吃亏的事……

    (第f封信摘录)

    ……

    这次似乎应该专门谈谈有关为什么我不离婚这个问题了。

    其实,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阿威,如同你所知道的,我是在十九岁的时候顶替我的父亲进入了电业局上班的。

    我的父亲,一个辛辛苦苦在电力系统工作了大半辈子的老送变电工人,同这个社会里的那些默默无闻的最最普通的劳动者一样,是一个只知道为自己的企业奉献知道为自己的企业工作而从不知道索取的老好人。他一生中拉扯的我们兄妹四个中,只有我是唯一的女儿。那年在取舍是顶替我二哥还是顶替我的问题上,他非常的作难,但最终他咬牙下定了决心,硬是说服了我的母亲,顶替上了我这个将来是外人的女儿。他的理由其实也很简单很牵强,那就是我的哥哥们都是男人。他认为男人就应该有自己的责任,有自己的担当,可以自己单独在社会上创出属于自己的天地,而不需要凡事都来依靠别人的力量,而我则是个女娃,是个需要人照顾的女娃娃,就应该依靠父母兄弟的照顾。

    你真不知道,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的父亲对我的溺,也忘不了我的二哥当初在听到我父亲告诉给他这条消息之后,那瞬间就变得灰白的面孔和长久无语的神态。

    那一瞬间里,我自己也同时在自己的心底里暗暗的发着誓,今后,我姓宁的女子,非要给我们宁家争一口气不可。我要让我的爹妈,我的哥弟们因为我宁小淼的出息而一人得道全家幸福。

    而我的发誓后来只是因为我和小鲁的结合而最终成了现实(顺便告诉你一声,二哥现在在省城的第二电厂当上了车间主任,小弟也于前年考入了市电力技校,父母在省城中心地带的省电力局家属院有了自己养老的房子)。从这一点上来说,鲁家待我的确不薄,我也无法绝地抛下我那有病的丈夫去追求我自己的所谓的幸福。

    另外,我也承认,我这个人喜欢指挥别人,喜欢权术,喜欢受到人的尊敬。

    记得我好像以前曾跟你说过,我这个人一生中最佩服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古代的武则天皇帝,另一个便是当代的**。

    鲁家使得我实现了这个梦想,我又怎么能辜负鲁家呢?我为他们做出的这一点点的牺牲,同我和我的全家从他们鲁家的帮助所得来相比,似乎有点儿九牛一毛之喻。

    你说过,三国时代的曹孟德曾有言,宁可我负天下人,而不叫天下人负我;那不过是你们男人的那种小心眼儿,那种无无义的心理在作怪罢了,我们女人一般可不像你们。

    而且,说白了,我这个丈夫人品还是不错的,虽说是干部子弟,但上那种轻浮的干部子弟的毛病不是很多。不要说别的,走在大街上,光那来来往往的女孩子们那种嫉妒加羡慕的目光礼遇,恐怕就会令任何一个女人的虚荣心得到彻底的满足。

    我为什么要离开他呢?

    ……

    (第i封信摘录)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