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六章(4)

    阿威定神一看,见是妻子梅。

    只见她一进门便兴冲冲地朝着阿威扬着手里的什么东西大声地嚷道:“阿威,你看,你看,我又赢了,我又赢了!”

    阿威看到妻子梅那有些得意忘形的样子,有些不耐烦地对妻子皱了皱眉,说道:“你能不能小点声,没有看见赟赟已经睡觉了吗?喊什么喊?”

    梅见阿威似乎有点生气的样子,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伸了伸舌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但她还是很快地蹬脱了自己的鞋子,换上了拖鞋,来到了阿威的跟前,双手一搂阿威的脖子,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便把一样东西放到了阿威面前的写字台的玻璃板上。

    台灯的灯光下,阿威一看,见梅放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只黄灿灿的泛着金色的戒指,只扫了一眼,他便知道那是真金。

    他便有些诧异地看着还在那里兴奋不已的妻子梅问道:“嗯?!真是金的,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赢的!”

    梅用双臂裹了阿威的肩膀,似乎有点儿骄傲,又有点自豪地一挑自己的那对熊猫眼,似乎很轻松的回答道。

    “赢的?赢上谁的?”

    阿威有点吃惊,回头看着梅又追问了一句。

    “就是那个舒妹的。呵呵,这个小丫头今天玩的时候没有带多少现金,又好像是喝了酒什么的,硬要和我们玩,玩了几把,她一把都没有胡牌,把手里的现金就输完了,可她还要撑着继续玩,我们就劝着说算了吧,没有钱了就不玩了。谁知,她怎么都不听劝,把眼睛一瞪,非要玩不可,就把手上的金箍子捋下来,往那里一押,说这是六克的戒指,值八百多,继续来。旁边的我那同学一看这架势,知道她有点输不起了,借口她喝酒了需要休息,就把她硬拉到一边,不叫她玩。谁知,她才不念人家的好,骂骂咧咧的一定要玩。到了这个份上,那就玩呗。谁又没有见过八百多块钱的东西,呵呵,几圈打下来,你猜怎么着,这个东西就很快转到了你老婆我的手里……。”

    梅在那里得意洋洋地喋喋不休的似乎给阿威表功一样的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阿威在听到她说那戒指是小舒的后那脸色就慢慢地变得铁青了。她似乎还要在那里吹嘘自己的战绩时,就听阿威说了一声:“够了!别再说了!”然后,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没有搂紧阿威的梅不怎么小心,被一下子弄得跌坐在地毯上,她抬起有些惊慌的熊猫眼,吃惊地看着沉着脸在那里就要发脾气的阿威来。

    只见阿威用手指掇着她的鼻子厉声说道:“说开了就没个完。没有想到最近我忙着改稿子,没有时间顾上约束你,让你自个儿晚上打牌去散散心,就没有想到你给我还赌博动了真格的。我给你今晚说清楚,你赢上谁的,明天白天你就拿上东西了乖乖的给我全部去还给人家吧!我可并不稀罕你这从歪门邪道上来的东西。”

    最后的这一句话,阿威是用手指了门说的。

    梅此刻却觉得自己特别的冤屈。

    以前,她玩牌老输,输了也有好几百块钱,也不见丈夫阿威说句什么,现在,自己的那牌运好不容易慢慢地转了过来,自己才赢了这么点钱,丈夫竟然对自己这样大发脾气,想想真冤,于是,她就索坐在地毯上,尽管刚才跌倒在地上把她自己的股跌得有些生疼,她也有些顾不得了,听着丈夫的话顶开了嘴。

    “就不去!以前,我老输,怎么就不见他们几个把我输了的钱也还给我。现在我自己的牌运转了过来,好不容易赢了一点钱,我为什么要还把赢来的东西再还给她们。再说了,愿赌服输,牌场上的规矩,大家在一块儿玩也都是自觉自愿的,又不是我出手抢她们的。”

    阿威没有想到妻子还会找出理由来跟自己争辩,一时,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他有点儿生气了,干脆强词夺理地用手指着梅说道:“好了,你别再给自己找什么理由了,从今儿个起这牌你是不能再玩了。”觉得自己说话的力度还不是很大,接着又加上了一句:“老人们常说赌博场上没赢家,总有一天我看你会连这个家都输光了的。”

    梅还想争辩什么,一旁上睡着的赟赟被吵醒了,他揉着眼睛嘟囔着说道:“爸,妈,你们在吵啥呀?几点了。”

    这才平息了他们夫妻之间的争论。

    是夜,他们夫妻谁也没有理睬谁的各自赌着气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第二天早上。

    一起,阿威便叮嘱了妻子梅一定要去把赢了小舒的那戒指给还上。

    为了避免引起小舒借机对自己产生不必要的纠缠,阿威自己没有再出面。

    中午吃饭的时候,阿威询问妻子还戒指的结果。

    梅竟然有些不高兴地说:“我给小舒打了个电话,小舒自己不愿意收回,还说赌博场上无父子,输了的东西,她怎么好意思再收回的。”梅说着,把那枚戒指干脆就放到了阿威的面前,让阿威自己去试着还一还,看看人家究竟是要还是不要。

    不得已,阿威便在家里当着妻子梅的面拨通了那小舒的电话,打了个招呼,对方就已经知道他是谁了,便在那里冷冷地说道:“哦,是威哥呀!你大中午的打电话有什么事吗?”阿威刚说了一句:“是我呀!舒妹,你嫂子昨晚拿的那戒指”话没有说完,谁知,对方竟冷冷地说道:“我打牌输了的,怎么?有你什么事吗?”阿威赶紧接着要说:“那个,不是,我是说”没有接上茬,对方就干脆地摔过一句话来,“那个?什么的?你要说啥呀就直接说吧,戒指的事再别提了,大嫂早上已经说过了,我已经给她说了,你这里没别的事我挂了!我还忙!”也不等阿威再说句什么,她那面立马上就压断了电话,阿威手里的电话听筒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忙音。

    阿威尴尬地拿着那电话听筒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了。

    梅在一边看到阿威那尴尬万分的样子,在一旁似乎有点幸灾乐祸的说道:“也就是,输了的东西,她还好意思再怎么收回呀!”

    阿威那压抑着的愤怒似乎有了发泄的地方,只见他一把放下手里的那电话听筒,抬手指着妻子的鼻尖有些气愤的说道:“你这个臭婆娘,输,输,输的,你就知道输,有一天你会连我代这个家一块儿都给输掉的!不信了你等着看。”

    梅看着阿威陡然间变得十分难看的脸,心里不由的吃了一惊。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