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六章(1)

    第十六章

    阿威既心安理得又胆颤心惊地在临河县城玩了两,享受过由小淼免费提供的几近全方位的服务之后,又由小淼提供的交通工具,一辆途经他们的小城市要前往别处公干的黑色桑塔纳小轿车,送他回到了在小城的家中。

    这是阿威自己完全也没有意料到的事

    连他自己也无法理解,时隔七年之久,他们两人当初的那场算是一见钟的东西,竟然生发成今天的又一场友的持续?还是那种前人们常言的什么所谓的婚外恋的开始?

    是啊!世界上很多事的发展中,往往也许有好的开始,却未必有好的结果;而有不好的开始,偏偏却能产生一种意想不到的结果。有些事在当初看来未必是好事,而事后细细的一思量,你还不能不拍案称颂,呵呵那简直就是妙着!

    斜靠着坐在自己家里那皮沙发上的阿威,还在那里慢慢地回味着自己临河之行中值得记取的一切,他居然像是哲学家般地在自己的脑海里又慢慢地总结出了上面的几句。

    看着妻子梅兴高采烈地在哪里洗着小淼临走时硬硬地塞给他的一大塑料兜子既大又肥的草莓,又看着她使劲地咬着那红红的草莓,弄得满嘴都是带着小籽的草莓汁,他本想给她说句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只是在自己的脑子里猜想着,此刻自己的妻子梅的那种感觉一定和那草莓汁一样甜美无比。

    只是,他的这种感觉仅仅在自己的心里随便的想想而已,并没有在口中说出来。

    近来阿威变得沉稳的多了,有一个缺陷便是在外边喜欢称赞别人,在自己的家里他反而变得不怎么称赞人或者不太愿意发表自己的意见了。

    这种变化阿威自己也明显的感觉了出来,至于是好还是坏,他自己也无法就此作出自己的判断了。

    吃过了晚饭,妻子梅忙不迭地收拾洗涮完了之后,便嘱咐他照管着儿子,让他做好家庭作业,而后,自己则又出门去找她的那几个同学去修长城——打麻将去了。

    阿威没有说什么,默默地站在自家的阳台上看那夕阳落山,看那漫天飞舞的晚霞映红了眼前的一切景物,树木,楼房,远山……看着那对面的楼上,那屋檐下的麻雀在那里唧唧喳喳地飞来飞去地在一天的最后时间闹的说着什么话的影。

    儿子大概已经做完了他的家庭作业,今天却意外的没有请示他这个家长父亲的批准,自己就打开了那有线电视,看那山东卫视台正在播放的电视连续剧《白眉大侠》,只是把电视的声音开得有点大了,那电视剧中侠客们的刀枪剑戟撞击的声音听起来显得非常的闹。

    不知为什么,往对上学的儿子在晚上看电视这件事特别敏感,并且要求也特别严厉的阿威,今天,却忽然起来个念头,他不想再怎么去约束儿子了。

    这一刻,他心里的另一种想法左右了他原本的严厉。这就是,孩子虽小,也有他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力,尽管这种选择的生活可能并不完全成熟,但那也还是他的一种权力呀!

    今晚,他决定放任儿子了,看看他这个年龄段上生活的小娃娃们究竟能有多少的自制力。

    想着,他便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儿子大概做完作业的时候没有关那台灯,他便一言不发的就坐在了台灯下。

    柔和的灯光照着他那戴着近视眼镜的面孔,也似乎照出了他以往自己不曾注意过的几分英俊,几分刚毅,几分成熟。

    他的心里一时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困惑,于是,他感觉到了自己的那嘴里便也木木的没有味觉了。

    他回头便大声的招呼了正在客厅里专心致志看电视的儿子给自己拿来了烟灰缸和烟盒,他抽出了一支烟,摸出了口袋中的打火机点燃了,闭上眼睛轻轻地吸了一口,然后,慢慢地又一点一点的吐了出来。

    熟悉阿威的人都知道,此刻的阿威肯定又在回忆起什么或者构思开什么了。

    ……

    大的天,阿威在路人的指点下,顺利地找到了那个设在临河县城的x峡水电站建设指挥部的大门。

    其实,他们的那个院子也是极好找的。一进临河县城那呈南北走向的大街,往南看去,大老远你就会看到一座数十米高的大铁塔。那铁塔上面的平台上,背靠背地放着两口通信用的微波天线锅。估计那一口锅的朝向是向那省城的,另一口锅的朝向则肯定是往那黄河沿上正在兴建的那水电站方向去的。只要你顺了那临河县城之中的主要大街走过去,不用再拐什么弯就能准确无误地直接走到那个单位的大门口。

    阿威快要走到小淼的那个单位的时候,便存了个心眼儿,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那电子表,见已经是中午的十二点二十四分了。哦,这会儿真要是闯了进去,人家或许正好在吃午饭,自己似乎有点儿来赶嘴的嫌疑。他便放慢了脚步,索瞅准了路边一个卖浆水面的摊儿,坐下来,要了一碗面两只虎皮辣子和一小碟本地特有的风味咸菜,结结实实地吃饱了,然后,付过了账,起打着嗝儿,才向那指挥部的大门走了去。

    门口设有传达室,里面也有人在值班,那似乎用钢筋焊接而成的大铁门也就敞开着。

    站在大门口,阿威一眼就看到有一辆黑色的伏尔加小汽车停在前面不远处的办公楼下。

    正在他在那里仔细观看的时候,便看见从哪办公大楼的门里走出了一个穿白西装的男子。虽然有点远,但那男人的派头那男人的架口在阿威看来还是觉得颇为潇洒,干练。见那男人边走边回头跟后面的一个衣着庄重典雅的女人在说着什么话,听不太清楚,显然,显得很是兴奋的样子。

    阿威在大门口略一沉静,没有理睬那翻着看报纸的门卫,毫不犹豫地直接大踏步的朝院里走去。

    幸好,那门卫见有人进门,虽有狐疑,抬眼看到他那种自信沉稳并且有成竹的样子,仅抬头警觉的打量了一下,也就没有再张口来阻拦他。

    阿威便得以顺利地进门并绕过了那停着的黑色伏尔加小车,踏上了上楼的台阶。

    一抬头的瞬间里,阿威和那谈完了话的白西装竟面对面地相逢了。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几秒钟后,那白西装低了低头,算是在回避他吧,拉开了那小车的后门,一股坐了进去。

    阿威则不出声地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后边紧跟着的那女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的这种短暂的对视,也没有太在意那一旁站着的另一个男人阿威,她走到了那小车的跟前,轻轻地关上了那小车的后门,那头伸进了车窗里,给那白西装交待什么,阿威并没有仔细去听,不一会儿她又回过头来,给那早就坐在驾驶位上的司机说道:“王师傅,今天你就辛苦一下了!”司机在那里还似乎在说着什么。

    这第一句阿威倒是听清了,并没有仔细听那司机的回话。

    而后,见她便离开车,后退一步,然后在旁边挥手示意着司机开车。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