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五章(2)

    是呀!这也算是人的话,那是不是做人的人就很多了呀!

    有时,我们在那出差的时候,或是旅游的时候,在长途车上,为了打发那寂寞无聊的时光,不是也常常跟坐在我们边的任何一位能够谈得来的同行者谈及我们自己的旅途,谈及我们自己的事业,也顺便谈及我们眼下的工作,同时,谈及我们就要到达的下一个目的地。

    可那又怎么样呢?不就谈过也就谈过了吗?分离后那旅途中的偶遇,双方在一起所谈的一切,不也就随着下一个目的地的到达而像风一样的失去了吗?多年以后,谁又会去转头寻找那位当初的同行者,找他去谈谈听了他的谈话之后的感想,或者,还去追问一番他是否有一天还会跟自己同行,或者说再共同乘坐在同一辆旅游车上。

    哦!那样的话,岂不是就成了天大的笑料呀!

    能坐在同一辆车上,能在一起旅行一段路,那是一种缘分,倘若错过了而再去追悔,再去找寻,无疑是有一点儿可笑和幼稚。

    是呀!即使如此,为什么当初双方都又不去好好地呵护和珍惜?

    看着头顶那烈焰灼人的太阳,阿威原本在那公交车上鼓了一上午的勇气,骤然间,因为他自己刚才这没来由的一场彻底的反思而突然间一下子就变得泄气了。

    阿威也是那种中的男人,干事的时候有时候有一种随意,即自己怎么想,那脑子一就会干下去的,有时候考虑不是很仔细,也对后果考虑不周,有一种先干了再说的现象存在,尤其在感方面的事,他往往都是依了自己的直接感觉行事的。

    这种行事风格有点像极了那个火锅城的老板霍丽丽。

    只是,他此刻的那种沮丧那种失落的样子,就像是又一次真正失恋了的小青年一样,无精打采,浑怎么着都鼓不起精神了。

    可那阿威毕竟还是阿威,他在自己快速地反思自己这次临河之行的由头的时候,另外的一种念头却又悄悄地抬起了头。

    “是呀!难道非要是同事人或是恋人了才可以来看望她吗?朋友就不成吗?对呀!我不就是她的朋友吗?……”

    这种念头一出现,阿威这才便又渐渐地升起了信心。

    尽管,从心底里来说,阿威对所谓的朋友关系是不太满意的,他内心的渴望中,一直想使得那小淼成为他自己的人,可这“人”二字又不是一厢愿的由他阿威一个人说了算得,所以,最终,阿威还是不得不把那访问的落脚点放到朋友上。他甚至于开始打算了,别人要追问的话,他还可以以同学的借口来遮掩过去。

    想到这里,阿威这才鼓起精神鼓起勇气朝那临河县城里面走去。

    如同小淼自己给阿威在电话中所说的,闲得无聊她便就真的想入非非了。

    当她在百无聊赖之中给有近四年时间都没有通过音信的阿威有目的的寄去了一封信件之后,凭她自己的直接感觉,那封信是一定会给那个感极是丰富,能够叫任何女人都动心的阿威的心里激起某种波澜的,只是,当她把信发出的同时,她自己便收到了那省电业局组织人事部门的调令,调她前往在临河县城的x峡水电站建设指挥部,任指挥部的办公室主任了,并且,那组织人事部门在简单的例行公事的谈话之后,又催促的很急,这样,她便在没有收到阿威的复信之后,急急忙忙地赶着到临河县城那指挥部里上任了。

    到任一看,才知道这临河县其实正是阿威所在的那个地市下属的一个县,两地之间的距离也不算是太远,尤其是电话联系更是方便快捷。

    小淼,不,现在应该称她为宁主任了。

    宁主任接任那主任一职之后,这才又回到省城,花了几天的时间,收拾着安排了一下自己家里的琐事,而后才正式走马上任了。

    上任的第一件事,她也不管别的,坐在办公桌前给一些老领导,以前的老同事,还有一些老同学老朋友们,挨着打了一统电话,通报了一下自己的行踪。自然,其中也少不了阿威的电话。

    不知为什么,当听到阿威在电话中的声音,宁主任的眼前自然地出现了阿威戴着近视眼镜的摸样,那神态那音容那笑貌,虽说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至今想起来都令她那三十四五的不算怎么太年轻的心还在哪里微微地颤动。

    这又令她想到原来结婚七年来自己的心中总也抹不去的那个影,便是这个貌似白面书生实则极会在女人面前来事,且总会给任何女人都留下难以轻易忘怀印象的极是风流儒雅的男人——阿威。

    宁小淼是官场之中混的人,所以,她看问题的角度就跟一般的女人不相同。

    当她和阿威通电话的时候,她在不知不觉中拿起了桌上的一枝碳素笔,随手在面前的一叠稿纸上重重地写下了阿威两个字。

    电话还没有通完,原来的领导进来跟她告别,她便不得已在哪里挂断了电话,然后,跟前任领导一起寒暄了几句,送走前任领导之后,她本想着再继续给阿威挂电话,想继续跟他再聊一会,但,她还是忍住了自己的0望,放弃了自己的想法,坐在自己的办公桌的前面,之后,她看见在前面和阿威电话聊天时,自己顺手写在纸上的阿威两个字,她的心里一动,便把那阿威的阿字拆成了“阝”和“可”两个字,又划了一横杠写成了“耳”和“可”,看了看只在自己的心里解说了个听听就可以了的念头,便又一笔划过了,紧接着她便又写下了那个“威”字,自己左看右看,见这个字是个成功的“成”字和女人的“女”字的复合体。她不觉在心里又哂笑了。

    她联想到刚刚在电话里听到阿威所说的什么舒妹,她那疑惑的神经立刻一振奋,她那记忆的荧光屏上清晰地闪现出阿威妻子的名字好像叫什么梅的,这会儿怎么又出现了个什么舒妹?

    嗯!对,看来这个家伙除了他自己的妻子外,真的还是和别的其他女人有什么瓜葛呀。

    小淼自己分析得出的结论竟使得自己有点儿抑制不住的兴奋了,那种无意之间得知别人的某种**特有的自我意识和神秘感又使得她的心里泛起了某种难以言明的波涛。

    她又拿起来那笔,在那个她刚才写下的“威”字上重重地打了个问号。

    只是,这个时候她写得那个问号究竟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似乎除了小淼本人以外,其他看见的人显然是十分地费解了。

    两天之后的上午,小淼修改和批完了几份文件,打发了林秘书到隔壁的打字室里找打字员去打印下发,便显得有些无聊地坐在办公桌前,不知为什么她自己的那脑子里又一次地想起了阿威,想起了阿威,她便在那里想象着阿威目前的家庭生活啊或是工作什么的。

    这时,有人敲门,她应了一声,门一开便进来了个打扮的十分时髦的女子,她就是前面我们所说办公室的林秘书,见小淼抬起头来看她,便对她柔声说道:“宁主任,从省城来了个男的,自称姓鲁,说要见您”。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