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四章(3)

    阿威虽说不愿意却还是心里十分不愿地拿起了那话筒,他此刻还认为那电话是那小舒打来的,还没有听到对方的言语,他便不假思索地用一种近似求饶的口吻对着那话筒央告道:“舒妹!好舒妹,你哥我求求你了,你别这样好不好,你就让我安安静静地好好干点什么行不行?”

    说完这几句话,他也不管对方再说些什么,似乎有些生气地一把就挂上了那电话。然而,还没等他放电话听筒的手离开,那电话的铃声再一次地令人心烦地响了起来。

    阿威一听那电话铃声,心说今天这小舒也不知是那根神经又犯病了,怎么老是拨电话又拨电话的,事再没有个完了,看来还得教训教训这个有点烦人的小毛丫头才是呀!

    在准备教训小舒的瞬间里,他自己却又后悔了起来,后悔自己今天不该挑逗这个小丫头,不该叫这个小丫头轻易的掌握自己的心理活动。

    想到这里,他使劲的用手锤了锤自己的脑袋,而后便习惯的摇了摇头,把那手中的冒烟的烟头拧灭在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下定了决心,他左手抄起了电话听筒,右手则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稍事镇定,酝酿着准备好了自己发火的绪,那脑海里立马也想好了要训人的词句,他这会的打算就是想什么也不顾地真把这个有点不识相的小舒给好好地收拾一顿,好叫她那小丫头有些发蒙的脑子给清醒清醒……那发火的绪带起的愤愤不平凝成的训人词句此刻就在阿威的脑海里翁嗡的作响……舒妹,你也有些太过分了!你这个丫头怎么一点话都听不进去?这世上还真有你这样的死皮赖脸的女人……。

    只是在阿威心里的想法和准备应对的词语,那小舒是绝对也不会知道的,也不会想到的,要是小舒知道她心底里苦苦单恋的威哥此时是这样的心态这样的绪来对待她的话,说句老实话,你就是打死她,她也都不会给他挂电话的,更不要说跟他在那电话里**撒了。

    也是阿威自己被自己给气得有些发蒙,一改往自己那种文质彬彬又怜香惜玉的好脾,气愤之中一时什么想法都涌上来了,自然生发了前面的那奇怪的想法。

    当他怒气冲冲地把那电话的听筒提起来放在自己的耳朵旁边的时候,他才发现这次打来电话的人并不是哪个一上午弄得自己此刻心烦意乱的小舒妹妹,而是一个他觉得十分陌生又十分耳熟却自己又在瞬间里没有办法给出一个确定姓名的女人的声音。

    “喂——你是阿威吗?这下你可别再求我什么了,我可不是你的什么舒妹呀!怎么?是你的哪个舒妹惹得你在哪儿生气呀?”

    对方在电话的那头用一种十分轻快的并且带着一种开玩笑的口气跟他说着话。听那话的意思,说话的口吻,显然,她跟他阿威应该十分地熟悉。

    “阿威呀!怎么不说话了?几年前你可就已经在叫我大姐了,可几年后你现在却又喊我妹妹了。我的天呐!是你阿威这几年长得大了学会奉承女人了,还是我这个大姐真像那电视的广告上所说的今年二十明年十八了?……”

    也许,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说了一堆话,却没有听到阿威这边的任何反应,那对面的女人便又开始接着发问了:“嗨!你怎么不吭声?看来你今天真不知我是谁了。要不猜猜看?……”

    说实在的,在阿威近期的记忆里,真的可从来没有储存过一个以这样口吻跟自己说话的女人的记录。

    乘着那女人在那里说话的空隙里,阿威不由得在那里搜肠刮肚地仔细回忆着对比着他自己所认识的全部女人跟自己通电话的口气了……小史的电话里,那声音中总透着一种高不可攀的颐使气派;梅的电话总是直来直去,跟她自己的脾一样,有什么说什么,不是找他吃饭就问点什么,很少打哈哈说废话;芹的电话很少,除非她自己的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而今晚又要会他,而她自己又不愿意下楼来,让单位上的人们注意自己来找他,这才拨电话,但说话的时候总是轻描淡写的,口气很轻松,似乎不想给他阿威给什么压力;小舒的电话倒是很多,打电话也就是除了开开玩笑,或是发发脾气外,没有以这样的口吻说话的,她的声音中总是带点稚嫩的童音,那声音嫩的叫人一听就知道是个没有成熟的小丫头片子;近来新交的女友也就是哪个火锅店的老板霍丽丽,说话的声音很是明快简洁,一开口便是喂阿威你好!……似乎是职业的关系或是她多年来在商场中浸泡的缘故,她的声音虽说不细听跟小史的声音可能要混淆,但认真地听来却有明显的不同,前者的声音在高傲中透出一种对人的轻视,而后者的声音里虽说更多地掺入了一种商业的味道,但给人的感觉却似乎有一种不卑不亢的意味,柔柔的叫人听了感觉到十分的舒服,当然舒服的时候难免会常常的升起某种男女之的念头……。只是她的电话基本上都是晚上打过来的,白天几乎从来不打……

    在一瞬间里,阿威的脑子里飞快的把那他自己所熟识的女人的声音扫描了一圈,结果还是令他有些失望了,他就是没有在自己的记忆库里寻找到眼前这个电话中的女人的声音,不觉之中,他便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打错电话找错人了,正想开口给她说点什么,这时候,等的似乎有点不耐烦的对方便立马又开始在那里说话了。

    “阿威,你难道真的把大姐小淼我给忘了不成?”

    对方似乎觉得很意外,说出话的语气一下子收敛了原先的轻快骤然间就有了一种特别的幽怨。接着,她便似乎又在那电话里自言自语自怨自艾地喃喃的说道:“是啊!分开的时间的确是有点长了,都有好几年了,起码有六七年了吧!我们都没有见过一面,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了呀……”

    “啊!是小淼?真是小淼吗?”

    阿威听到对方在自言自语中说自己是小淼,不由得自己的心里猛地一震,一时,那大脑里储存的东西一下子就浮现在自己的眼前,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又发了,随后,他便感觉出来有两行的东西从自己的脸上划过,此刻,可以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那电话的话筒开始微微地发颤了。

    他的眼前又出现了幻觉,脑海里出现了小淼那遥远又显得亲切的面孔……

    他好象不相信那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似的,不由自主地在嘴里喃喃地重复着反复追问着。

    听筒那面的自称为小淼的女人,听到话筒里阿威有些失态的反复追问声,也被感染了,她似乎也有些激动了,但她只是仅仅对着话筒回答了一句:“阿威呀,不是小淼,还会有谁呀!”之后,半晌没有再说出什么来,好一会儿,也许是她已经克制住了自己听到阿威那失常的声音后一时自己也想到有些失常的感冲动,开始平静地说话了。话语里又恢复了一开始打电话的明快和轻松。

    “阿威,我给你的信你收到了没有,怎么也不给我回个只言片语的,让大姐我一睹你那洒脱利落的书体,风趣幽默的语句呀!”

    说着,她便在那里随口读出一句什么文字了。“家有恶妻时,男人便不再像男人地去看女人了,那目光里透出的半是惊惧半是贪婪……阿威!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老婆的名字应该是叫梅吧?她把你真管得严厉到你一个大男人自己连看一眼那漂亮的女人都要惊惧吗?”

    说完,她自己先在电话里面独自发笑了,那笑声通过电话的听筒传过来总觉得似乎有点变了味。

    阿威听到小淼在那里跟自己调侃着,开着玩笑,知道她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不久前他自己发表于本省一家报刊的副刊上的散文《家有恶妻》中的一句。

    听着小淼在那里说着上述的话语时,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那么顺畅,他不仅在心底里还是特别的感叹起了那小淼的口才,是呀!这都好几年过去了,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她的口才如今似乎却显得比以往越发的犀利,也越发的伶俐了。

    阿威终于还是竭力地控制住了他自己一开始听到那小淼说话时的某种难以抑制的激动和不自觉的失态,他把那电话听筒的送话器用一只手捂住了,使劲的疏通了一下自己刚才似乎有点发酸的鼻腔,那心这才渐渐地变得平静了下来,于是,也就跟小淼又开始正常地交谈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前几天在那里四处找来找去怎么都找不到的宁小淼,今天竟然就出奇的给自己挂来了电话。

    他们两个数年里没有音讯的老朋友,相逢在电话中,这使得阿威异常的兴奋,也非常的激动,两个人在哪电话之中尽诉那别后的相思之苦,倾诉别后的生活变化,互道分离期间的工作况,以至于他们谁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在那办公的电话上就一下子聊了将近一个多小时。

    说实在的要不是小淼自己那面的办公室里来了什么人,她要接待,她便匆匆地在哪里给他抱歉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这里有领导来了要接待的话,放下了那电话机的手柄,他们也许还是要畅谈下去的。

    此刻,听着对方放下话机后自己的那电话的耳机里传来的忙音,阿威都有些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知为什么,就在要放上那电话机的听筒的时候,他把那电话机的听筒还轻轻地吻了吻。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