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四章(2)

    不论怎么说随着小舒的再三纠缠,原来铁定不动心的阿威,心底里对小舒也渐渐的有了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怜。

    只是,这是他自己偶尔的感觉。

    从妻子的嘴里还是知道了他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一时,他那因为早起因为锻炼体因为见到初升的太阳因为呼吸到新鲜空气,一切的因为所产生起的那种好心一下子就变得无踪无影了,心里一下子就涌起了那种难以言明的疑虑,此刻,他的心思一下子就转移到了那小舒的上。

    是啊!这是为什么?为了什么呀?

    难道就是因为她自己和我的关系中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波折才这样使她在那里自暴自弃吗?而她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小舒啊小舒,你知道你这是在干啥吗?你是一个银行的职员,赌博这类事可是千万不能沾染的,倘若,你要真因此而走上那可怕的犯罪道路,堕入深渊,又叫我阿威何以面对你的家庭,你的父母呀?

    ……

    阿威此时在妻子的面前尽管不动声色,但心底里却实实在在的在为哪个小妹妹似的小舒莫名其妙地开始喜欢赌博并沉溺于赌博之中而开始担忧了。

    他在自己的心底里暗暗地埋怨着那小舒,是呀!一个丫头,你再干点啥不好啊,怎么偏偏就喜欢上了赌博呀!

    在他自己和小舒以往交往的有关记忆里,他知道小舒以前可从来都是不沾搓麻将的那种玩艺儿的,更不要说赌博什么的了。

    大清早,了解到小舒上赌场的事,又没有完全弄清楚其中的目的,弄得阿威自己的头脑晕晕乎乎的,心十分的不快。

    上班之后,阿威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给小舒拨电话。

    拨通之后,阿威的耳边听到的是一个有点儿嘶哑的陌生的声音,经他仔细地辨别还是听出那声音是小舒的,他的心里便又一次往下沉了沉,也不知小舒在那里搞啥名堂,于是,他便开口单刀直入地问她道:“舒妹,我是阿威,你威哥,告诉我,你最近赌博了?是不是有这回事?”

    也许是一大早就听到了阿威的声音,令她有点意外吧,电话那边的声音竟然一时沉寂了下去,但很快哪个小妹妹似的略显稚嫩的声音又重新在那电话的耳机里出现了。

    “哦,是威哥呀,你好吗?你说的是打牌的事吗?是不是大嫂告诉你了。没有关系的,那只不过是闲来随便玩玩的,这也值得你大惊小怪吗?你说是不?”

    她的声音依然明快,依然爽朗,尽管稚嫩。

    “这个……”

    小舒的似乎有点玩世不恭的反问和回答,一下子就把阿威给弄得没有话可说了。

    是啊!不就是在那里打了几次牌嘛,不就是在牌桌上输了百八十块钱嘛。你阿威的老婆没钱的话,可以管束住不让她玩就是了,又何必非要出头管别人的事那?你又不是公安,也不是什么治安联防队的。你老婆能挨起了就玩,挨不起就别玩呀!谁又没有跑到你家里去硬拉上了她上桌子的,是你老婆自己去的呀!再说了,你老婆本也并没有输多少钱呀,往到底说她还赢了钱呀。赢了别人的钱,别人没有说啥话也就罢了,你又来说什么,你别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想到这里,阿威的脸上便觉得有些发烧了。

    他扪心自问道,为什么我要管小舒的事呢?我是她的什么人?我又有什么资格来管小舒的事呢?虽说他的父母对她有所托付,但也可能是礼节的,随口一说而已,你总不能真的以人家家长的份来管她呀!再说,她现在也真的已经不是一个小丫头了啊!她这么大的人了应该自己有判断是非判读错对的能力呀,用得着你阿威来给她提醒什么吗?

    天那!原本就不想把自己和小舒拉扯到一块儿的阿威,现在却在那里,在不知不觉中有意无意地暴露了自己心底里对那个小妹妹似的小舒那种不能罢不休的真实感和那十分矛盾的心理。

    真的,的确已经并不是小妹妹的小舒,在那电话的听筒里从阿威那有些支支吾吾的话语中,似乎捕捉到了阿威——她思夜想绞尽脑汁想要得到的威哥在一瞬间里出现的微妙心理变化——与不难以取舍的矛盾的感交织和内心的纠结。

    她的心里一下子就感到**辣的了,她直接感觉里意识到她这个小妹妹在阿威心中仍然有着一定的地位,于是,瞬间里她又一下子变得十分的激动了。

    她似乎一时难以控制自己的感,也不知道她的办公室里有没有别的人在场,她便在那电话中失了声地喊道:“威哥,你说话呀!说呀,你怎么不说话呀,你个胆小鬼,快说呀,我是你的舒妹呀!”

    阿威听到了小舒那有些失态的并且变得越来越激动的声音,不由自主的自己的那颗心还是莫名地跳了跳,但很快,他咬了咬牙,还是毅然决然地挂断了电话,而后,使劲摇了摇自己骤然间变得有些发蒙的头脑,呆呆地望着那电话机,在那里长长地叹息一声,心说,我还再能说什么呀!一巴掌打在面前的写字台面上。

    不一会儿,那电话铃便又响了起来。只是,这个时候,阿威没有心思再接了。

    响了好一会儿,电话铃响得阿威的心里乱乱的,他便摘下那话筒放在桌上,仍然听到的是小舒在那里一个劲威哥、威哥的呼喊声,似乎那呼喊声里又添加了些须隐隐的哭声。他不由得再一次咬了咬下嘴唇,将那桌上朝天放的电话听筒,拿了起来挂上之后,只是没容那电话铃声再次响起,他便又把它摘下来,索扔在一边。

    这回,那电话听筒里倒是没有了小舒的喊声,但却传来一阵笃笃笃的连续的拨号音,不一会儿,他便听到了那尖利刺耳的催挂音,他便显得十分无奈地又一次地挂上了电话。

    连阿威自己也没有料到自己几个月来的这种冷遇之法,非但没有使得小舒那种他自己认为有些畸形的感化解或者淡化,反而,却使她的那种0之火,因为沉积而烧得越发的旺了。

    在这种况下,阿威想到自己如果再不出面来彻底平息小舒内心那种偏执地念头的话,这丫头说不定还会生发出什么对付自己的其他花花肠子来。可一想起小舒的那种固执那份痴,阿威就又变得有些不知所措了,可以说,连阿威自己都感到他自己几乎现在对那个小舒妹妹的有些行为真的有点无计可施了。

    无可奈何之中,阿威抽了棵烟叼在嘴上,掏出火机来点燃了。只是点燃烟卷的瞬间,他的眼前就接连出现了那小史还有火锅店的老板霍丽丽相互交织的漂亮的面孔,在那火机的火焰上望了自己微笑着,阿威看到她们的面孔不觉有点吃惊,用那吸进口腔里的烟气吹熄了那打火机的火焰,于是,他的眼前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愣了一愣,才想到自己在刚才的瞬间里产生了幻觉,他便不由得使劲紧吸了几口手中那已点燃的烟卷,用那烟味刺激他感觉无味的口腔,刺激着那口腔中的黏膜,也同时在刺激着他整个早上就没有清楚起来的大脑神经。

    可恶的电话铃又一次地响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