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四章(1)

    第十四章

    早上六点半,阿威便起了

    早起上学的儿子也不知在干什么,弄出来的叮叮咣咣的折腾声,吵得他实在睡不下去了,不得不早早地起了。

    没有穿上衣也没有穿长裤,仅着了背心和裤头的阿威提了他的那两只大哑铃在阳台上,迎着东方初升的太阳,胡乱地做着自己编的那哑铃,同时,感觉着那太阳光的力,感觉着那装了玻璃的阳台开着的窗户上吹进来的徐徐晨风中透着的凉意,感觉着他自己刚刚钻出被窝有些松弛的肌肤在受到冷风的刺激之后又一点点的绷紧,然后,再经过自己的连续不断地活动后,又渐渐变得松弛的放松和惬意。自然,也感觉着他自己的腔里那颗经过数小时休息之后的年轻的心脏剧烈收缩和使劲博跳的力量。

    于是,他便又张开了那嘴和那鼻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末的早晨那新鲜的似乎带着一种特殊味道的空气,此刻,他似乎就被早晨那新鲜的略带着露珠的略微有点湿润的空气给陶醉了,于是,他半张着嘴眯起了他自己没有戴眼镜的近视眼睛……。

    儿子赟赟已经收拾着洗涮完备,背上了他自己的那个小书包,手里拿了一包方便面和一小截火腿肠,似乎还给他随口打了一句爸爸我走了的招呼,也不管阿威对自己招呼的反应就出门上学去了,他关门的声音很沉,一下子惊扰了阿威那种美妙的感觉,他便回过头来看,已经不见了儿子的影子,却看到了妻子梅穿着睡衣,睡眼惺忪地不知啥时候已站在他自己的后边,也许是看见了他的红色背心和绿色短裤,她便似乎有些不自了,见阿威转看自己,她便在那里一下子张开了双臂想要拥抱他。

    阿威一见她这样,便坏笑了一下,一闪,立马躲开了妻子张开的双臂,然后,用手指了指阳台的对面。

    此刻,恰有一位早起的老太太在那楼道里的垃圾道里倒完了垃圾之后,从那楼梯的边上探出了头正往他们这边楼上在张望着什么。

    梅注意到了,但梅虽说停止了自己的有些激烈的行动,嘴里却还是在那里不怎么服气地嘟囔道:“这有什么,我们是两口子,法律许的,又不是什么狗男女在那里偷鸡摸狗,她管得着吗?”说着,又高高地伸起双臂,美美地抻了个懒腰,一边在嘴里说着。“啊哈——好困呀!”

    显然,她的注意已经从阿威的上转移开了去。

    阿威为了防备妻子梅再次拥抱自己,一边加大了运动的频次在那里使劲地玩着手中的哑铃,一边急忙赶紧把那话题转移到妻子更感兴趣的地方去。

    他举着哑铃轻轻地咳了一声,看着她说道:“咳——你昨晚的战况如何?是不是又输惨了?”边问边笑着在那里警告她说:“我给你说老婆,玩可归玩,三十、五十的我并不在乎,牌桌上不上菜的话没有动力。但我也给你把话说在前面,你们在这上面可不能玩得太大了,古人说小赌怡嘛!别玩得到时候把这个家里的一切都输光了,那时候你可真就玩出大成绩了!”

    一听丈夫说到自己玩牌的事,梅的那熊猫眼便喜成一条毛缝缝了。她一边用手拨弄着自己额头有些散乱的头发,一边有些得意地在那里向自己的丈夫阿威夸耀起她自己的战果来。

    “哎,我说阿威啊,你也别小看你老婆了。你可别说,自从那牌桌上来了舒妹,我的运气就好的没法说了。你老婆我呀每次上桌打牌就没有再输过,次次都要赢它个百八十块的,你的那个舒妹简直就是你老婆我的活财神,没治了!真的!阿威!……。”

    她那满脸的得意之令阿威听了都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梅见阿威睁大了眼睛,认为是他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这个时候更是显得神飞扬,得意气十足,她好象是要吊吊他的胃口似的,紧盯了他的眼睛追着问道:“阿威,你猜猜看,昨晚我赢了多少?”见阿威在那里不吱声,便有些炫耀似地自己做了解答。“你想不到吧昨晚才玩了三个小时,十一点回来,七十元来哩,不少吧?反正比你我两个辛苦一天的工资都高。可惜,这样的好事只能三五天玩一下,不是每天都这样,否则的话我宁愿辞了职去专门打牌,也不去那百货公司里站柜台了,挣不了钱不说,还死是个累!”

    妻子梅的单位是那市里的百货公司,眼下小城里那私人的各种小铺子开了很多,因为方便和价格灵活的缘故,于是,那诺大的国营公司的生意便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所以有些不太景气,只不过眼下每月勉强还能发得出工资,对此,梅便自己一直心里不是很满意。

    好在阿威的单位属于电力系统,是个有油水的好行业,各种收入福利比起梅的收入来是不可同而语的,再加上阿威隔三差五地在还要在那省里或市里的那些报刊杂志上发个小说散文新闻稿之类的,每月家里另有个四五十块钱的稿酬进项,时下用来填补他们的那小子还是满象回事的,所以有时看来梅是对阿威有些凶,但是,从心底里来说她还是很喜欢自己的丈夫的。

    阿威听到妻子梅最近总是说小舒在她们的牌桌上出现,凭着自己的某种直接感觉,他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只是,一时他自己也无法做出某种准确的判断。

    阿威知道,这个类似小妹妹一样的女孩子小舒,虽说她在平时的生活中其实自己是极没有主意的,但这种人一旦自己有了主见打定了什么主意,那可真叫什么主意都敢打的。

    从哪次她请自己吃饭发生纠纷到现在都一个多月了,期间,阿威再也没有见到过小舒。

    实际上,今天早上让妻子说说他们牌桌上的事一方面固然是为了转移妻子的注意力,另一方面不好明说的想法是从侧面探听一下小舒是不是还去那里打牌,还是不是赌博。

    自从上次那件极为不愉快的事发生以后,阿威自己的心里就有了一种很不安全的感觉,总觉得小舒会在什么时候再鼓捣出些什么事来,自然不敢明着跟妻子每次直接问那小舒如何小舒怎样的话题,他也怕万一妻子一旦产生怀疑,给他来个反问,说你一个大男人家怎么老是心人家一个大姑娘的事,虽说他和小舒她们家的那种特殊的关系,妻子梅也都知道些,但自己和小舒个人内里有些深层次的事她并不是很明白,阿威也并没有完全告诉她,他觉得让自己的妻子尽可能的少知道自己异朋友的事还是比较好,至少自己的心理上是比较安全的。

    令人有些不解的是阿威和小舒之间其实并没有发生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阿威他为什么要有那种心虚的想法呢?

    这大概便是人们惯常所说的那种做贼心虚吧。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