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三章(4)

    耳缝中,她突然听到放在那头的电话响了。

    她才一下子从自己那种0望的沉迷中清醒了过来,她擦拭了一下自己满头的汗水,略微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这才急忙拿起了那电话的子机,按下上面的应答键的瞬间,她的耳边就立马响起了她丈夫的呵斥。

    “……小婊0子,电话响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接,是不是去幽会你的人去了?”

    还没有等霍丽丽反应过来,给他解释点什么,那呵斥的声音就立马又接上了

    “婊0子!我可先告诉你,你给我幽会的幽会,但不要叫抓到我的手里,只要抓住一次,你给我听好了,我非要拧断你的腿不可,的……。”

    听听,哪有一开口就把自己的妻子叫婊0子的丈夫,你就此可以想象到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丈夫了!

    霍丽丽有些厌恶地扔下了那电话机,任凭丈夫在那电话里尽地去骂她也不再理睬了。

    她自己欠起来,深深地喘了口气,再一次的平静了平静自己在刚才的莫名中产生的强烈的0望而弄得烦躁不已的心

    不久前的那些0望,也因为丈夫没来由的劈头盖脸的一通怒骂而变成了一的白毛汗水,正在从她自己的上一点点地浸了出来。

    霍丽丽自己仍然有些发干的嘴唇,顺手拿过了头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放下后,重新拿起一边自己刚扔下的电话手机,放在耳边一听,丈夫还在那里喂喂地叫喊着,她没有回答,只是凝神谛听着他此刻说话的背景音,那耳机里传过来一阵阵嘈杂的音乐声,唱歌声,还有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猜拳声。

    她明白丈夫此刻肯定是在一个舞厅或是卡拉ok音乐厅中约会自己的某位相好的“况”,他一定是喝高了酒,也许是为了防止后院起火吧,他在那里给自己打着预防针。

    听到这里,她忍住自己满腔的怒火,便对了那话筒使劲地喊道:“知道了,知道了,嚷什么?嚷!有什么话你好好的说了会死吗?”而后便再什么也不说的就一下子切断了那电话。

    瞬间,那霍丽丽的心一时就变得灰灰的了。

    这一刻,她想到了死,但她没有勇气再想下去了。

    那位说了,她怎么就不去和他的丈夫哭闹呀?

    按她自己的话说,她现在都已经不会哭了。

    是啊!多年的磨折,千锤百炼之后,所有的水份都被榨干了,不要说往外流泪什么的,就是自己倒吞的眼泪,此刻大概都不可能有了。

    只是,作为一个有事业的女人(尽管这事业在一些人的眼里看来也许是不值一提)她自己还是坚定地认为,不流泪的女人可以撑起自己的那一片天空,不会老是受人的讥讽和欺侮。只是,她仅仅记下了的那一句其实并不全面,而作为女人的她,外人并没有讥讽和欺辱,自己认为的最亲密人却常常在不停的欺辱自己,这一点,她是无力抗争,也无法躲避。

    霍丽丽在灰溜溜的心境中等待着自己的头的电话铃再次响起,但她却又怕那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于是,在忐忑不安之中,她用一种十分矛盾的心期待着,其中也同样掺杂了说不清的的心惊胆颤……

    是夜,那电话铃声始终再也没有响起。

    这一夜的多半时间里,那霍丽丽几乎就没有再睡觉。

    凌晨四点多钟,实在熬不住的霍丽丽终于有了些睡意,刚想着要睡去,却又被丈夫的开门声惊醒,等她完全清醒时,丈夫已经趔趄着走进了卧室的门,并用脚将那卧室的门又嘭地一声关上了。不知道他是忘记了开灯还是有意识的不想开灯,反正他没有开灯。

    她很想提醒一下他声音小一些,不要因此惊醒了熟睡的儿子,但看到丈夫的那种样子,她便没有再说什么,因为说了也是白说,说不定还会因此再吵起架来,更是影响儿子的睡眠。

    他好像是凭着感觉,摇摇晃晃的向头走来,她的鼻腔里,立马就充满了那烟酒的混合怪味,看到他那踉跄着站立不稳的样子,她明白他已经喝得醉了。

    “……妈的,0货,婊0子,老子打电话怎么就不接,还敢犟嘴,还敢压掉老子的电话,我看你她妈的就不想活了是不是?过来,你过来给老子站到这边来,别以为你他妈地老是在老子面前装出一副孙子的样子,就能骗过老子的眼睛。告诉你,老子的眼睛可是孙猴子的眼睛,叫什么来着,对了,火眼金睛,揉不进一点沙子的……”

    到了跟前,他看着惊恐的看着他的老婆霍丽丽,用手指掇着她的脸,一股坐在那头上,喷着酒气的嘴里就开始不干不净地骂上了。

    霍丽丽转过自己的子,一声不肯地靠在的另一边,垂了眼看也不看他,任凭他在哪里骂着。

    “……啊?不说话是不是,哑巴了吗?你今天给老子说实话,你她妈要是真不喜欢老子的话,也…也行。你就从这个家里给老子我滚…滚出去,到外面去清醒清醒。老子反正有的是钱,当然……当然,老子还是喜欢你的。不过,你给老子我老实说,你喜欢老子不?嗯?不过,我可告诉你,你…你要是有一天有了人,你就直接给我说出来,别让老子我戴…戴那个绿帽子,老子绝对会成…成全了你。但是…但是,有一点老子得先警告你,你要是不说,背了老子我在外面胡搞…啊,胡搞!就是前面说的戴那个什么绿帽子,老子我可要整死你…整死你的…。”

    说着,他的头一歪就斜靠在那上,再也不吱声了,不一会儿,那鼻子里就拉起了长长的鼾声。

    从丈夫刚才那似乎听起来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醉话中,霍丽丽还是听出了些什么。

    她的心里突然一惊,她立马意识到自己的丈夫是不是给别人戴了绿帽子之后,现在却害怕别人也同样给他戴绿帽子,或者他已经直接感觉到或者是知道了些自己与阿威的什么。

    但此刻,看到那烂醉如泥的丈夫靠在边的那幅可怜的睡相,作为妻子的她,那心还是软了下来,也就再没有多想什么。

    她下了,走过去,替他脱去了鞋袜,解去了上衣,又摘下了领带,褪去了裤子……。

    “别…别胡闹了!老子已经好过你了,现在没劲了!…”

    丈夫沉醉中,还知道在褪自己裤子,他连眼睛也不睁地用手推着她褪裤子的胳膊在那里不成句的胡言胡语道。

    霍丽丽听了,没有吱声,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继续着自己的努力。

    当她使劲的褪下丈夫的裤子,看到三角裤头下丈夫那鼓鼓的生0殖0器官的所在位置时,她的心便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愣了片刻,她便慢慢地俯下了子,轻轻地用她自己那有些发烧的脸庞隔着裤头挨了挨,又用嘴亲了亲,心底里默默的说道,我的老朋友,久违了!

    而后,她便毅然扭过了自己的头,咬了咬嘴唇,一声不吭地一把拉过了旁边的被子掩盖住了丈夫那有点开始发福的子,还有那没有多少毛的露的大腿。

    不知为什么,瞬间,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丈夫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在一起**的影子,还有……。

    她有些厌恶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再多想他的什么了。

    天快亮了,外面的公路上已经有了轰轰隆隆汽车的马达声和隐隐的喇叭声。

    霍丽丽听到了儿子贝贝卧室里小闹钟的声音,知道儿子快要起了。尽管,这时候她的头疼的要死,她却没有一点的睡意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