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二章(3)

    她后悔没有当时跟自己的丈夫问清楚那后一句话说得究竟是什么意思,以至于使自己今天面对了有可能的出轨而显得这样的纠结这样的忙乱。

    只是挂断了阿威的电话,霍丽丽不住地还是有点儿说不出的心乱跳了。

    是因为和另一个男人偷着相而受到刺激后的兴奋,还是为自己面临又一次地寻找到了感的平衡而产生的激动,即或是不为别的,就为报复自己的丈夫当着她自己的面出轨这个事实而采取行动的快意?

    这个时候,一时,她自己竟也分辨不出来了。

    电话中,没有找到应该找到的人,阿威的心里有了一阵阵的惆怅,不由得开始又为自己的那部小说有些残酷的命运在心底里叹息了。

    但仅仅是一声叹息,那不快那惆怅就像一阵清风般刮过,甚至连个在水面上的皱纹都没有吹起似地很快就消失了。阿威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向了那个在电话中他自己感到有点儿莫名其妙的霍丽丽上了。

    从电话中传来的霍丽丽那句句的抱怨声中,阿威再一次地印证了自己那个原本带点猜测似的判断,即那霍丽丽事业上的成功,并不能代表她家庭的幸福;她和她丈夫表面上的和睦相处和夫唱妇随,其实恰恰在掩盖着他们夫妻之间的勾心斗角与同异梦,而这个女人表面上的灿烂微笑却恰恰映衬着她自己内心说不出的苦涩与孤寂。

    这令阿威有些不解了。

    难道有了钱有了自己的事业就总要用一些不如意的地方不完美的生活来衬托吗?难道有了钱和事业,那当事者的男人或者女人,就可以不顾自己的原配而到处寻花问柳,甚至胡作非为来显示自己所获得的一切吗?哦,如果说仅仅为了这样的生活为了获得这样的结果,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却又为什么在那里不顾一切地追求财富的富有和事业的辉煌?

    他的脑海里瞬间升起了那个民间广泛流传的什么升官发财死老婆的谶语了,难道真的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么?

    阿威想起这个谶语的时候,突然觉得霍丽丽和她的丈夫的所谓的事业其实都是建立在沙基上的大楼,假如他们夫妻之间的婚姻关系解体的话,那么,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随时都有可能土崩瓦解的。

    一想到这里,阿威便摇摇头不再继续想下去了。

    他此刻又在自己的心底里默默地为自己的行为定下了一条规则,那就是他自己绝对不轻易地插足别人的家庭。

    可是,这个阿威在自己心底里制定的规则,当他下班时走出了值班室,来到了室外,那明亮的太阳光刺得他的眼睛一时竟无法适应时,阿威的脑海里不觉还是又一次地闪现出那个和小史极为相似的霍丽丽那有些光彩照人的面孔时,还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阿威刚才给自己制定的那条规则那约束的堤坝,就又被自己内心深处,那使劲翻腾的莫名感洪波给淹没了。

    这会儿,走到大街上,看了那边蹦跳的走了过去,那曲线毕露着了超短裙的女孩白亮刺目的大腿,阿威原本就显得很乱的心里这会儿似乎有点想入非非了。

    阿威大脑里乱糟糟的,有些心不在焉地回到自己的家中。

    早就下了班的妻子梅正在那厨房里忙活着,一见阿威回来,便迫不及待有点眉飞色舞地向他炫耀起早上起的时候没有来得及炫耀的她昨晚打牌取得的战绩,她喜气洋洋地告诉阿威说她昨晚赢了百十元钱。

    阿威听了之后,淡淡地点着头笑了笑,心说你赢了的那百十块钱,还不如你输了的多,尽管心里这样想,但神态上还是表现出一种很高兴很兴奋的意思。嘴里用一种十分平缓的口吻劝导着那兴奋不已的妻子说道:“赢点把咱以往输了的那些能补回来就行,可要见好就收的。俗话说赌博场上没赢家,你可不能想着在这里面找什么发财之道,那可危险呀!有一句话叫小赌怡,大赌伤,要注意一些的。”

    梅听了阿威的话并没有当作一回事,她有些不以为然地瞥了一眼他说道:“哪儿呀!你可别尽说丧气话,我这几天运气还不错,手气也正好,说不定能把以前输了的本都能翻过来。”

    说到这里,她突然改口给坐在那里翻看着茶几上电视报的阿威说道:“喂!阿威,你知道吗,舒妹这几晚上也开始和我们一块儿玩了。嘿,人家那才是高手,连着圈的输,你猜怎么样,人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好像她自己那钱包里往外流得票子就不是自家的。人家到底还是银行的人呀!小钱不在乎啊!”

    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换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哪像我们原先一块儿玩的那个兰姐,小气的只想赢不想输。赢了的话眉开眼笑,要是输了几个钱,你看她则愁眉苦脸的拉长了脸,谁接话给谁给脸子看,赢起输不起,才是个没出息……”

    梅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她自己在那牌桌上的感受,一边麻利地收拾着那个饭桌,给阿威端菜盛饭。

    儿子赟赟也跟在他妈妈的后跑来跑去拿碗取筷子的帮忙。

    阿威家的小屋里漾着一种和睦的气氛。

    阿威听到妻子在那里说舒妹开始玩牌了,只是在嘴里哦了一声,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给妻子说些什么了,不知为什么,看到妻子梅那忙碌的影,他的脑子里却在一瞬间里想到了那个火锅店的老板霍丽丽的家庭生活。

    是啊!那个霍丽丽也这样像梅侍候自己一样地侍候她自己的书商丈夫吗?他们的儿子也这样像赟赟一样懂事地给她帮忙吗?他们一家是不是也就这样一三餐时相聚在一起……。

    这一顿饭阿威是在温馨中吃完了。

    梅又和儿子在哪里收拾着桌上的碗筷。

    阿威此刻感觉到一个人最可怕的并不是没有钱,而是没有温。这个社会中钱财只要想方设法只要辛勤努力人人都可以挣得,但温,换句话说人的真实意不是任何人都能轻易得到的。

    不觉之中,阿威又想起刚才妻子梅给自己所说的有关小舒现在开始上牌场的事了。

    他也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年纪轻轻的不学点好的,到开始一点一点的往那不好的路上走了。

    很想给她打个电话来提醒或者规劝一番,给她说点什么,可一想到小舒那个小丫头对自己的那份令他自己无法接受的感,阿威便没有勇气也没有底气再给她拨打电话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