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一章(1)

    第十一章

    收到小淼的意外来信,阿威的心里就又开始乱跳了,以至于使得他那原本想要一门心思完成自己小说稿的修改计划,也有些暂时搁浅的意思了。

    虽说阿威本人已经按照那个书商钱老板,确切地说应该是那个火锅城的老板霍丽丽的要求,花费了时间,又花费了精力,重新在哪里修改了一遍,并且又依照原来的样子认真地在那稿纸上抄写的整齐了,重新的装订的好了,但是,他就是没有再送出去。

    见到了那个霍丽丽虽然给予了他一种莫名的激动,莫名的兴奋,莫名的愉悦,可是,也同时引起了他那十分痛苦的回忆。

    因为那个霍丽丽,的确,跟他的初恋人小史的一切简直就太相像了。

    每见一次她,阿威的心里便似乎都要在自己痛苦的海水与甜蜜的梦幻中交替一次,以至于阿威本人从那心底里来说期盼着想要见到那个美丽迷人的霍丽丽,而现实的生活中他却又特别怕见到那霍丽丽其人,特别是怕见到那跟小史一样的表

    阿威自己也十分的清楚,不见到霍丽丽和他的丈夫,他自己的作品又将通过谁的手推向社会,推向读者的手里,也许,还有别的其他的书商,别的其他的什么张丽丽、杨丽丽之类的老板来帮着他完成他自己的这件事。

    可阿威自己心里也十分的明白,现在这个社会你的小说不一定写得好才有市场,而是有诸多的因素构成的。要吗,你自己有财力,想方设法的自己出书又找人去推。要吗,你自己有后台,出书的时候有单位来出钱,有个人来赞助。要吗,你自己已经有名气,值得那些跟书商一样的所谓的出版社来炒作,并且为他们带来不尽的收入。

    而于阿威自己来说其实现在除了他个人费尽心机创作出来的那部长篇小说外,他什么也没有。而作为作者的他现在也很清楚,这个市场上,他的那个小说充其量也就是写满了字的一叠子稿纸,其实什么也不是。

    上一次,阿威忍辱负重的删除了自己的很多的想法很多的前提,委屈了自己才跟他们谈好了那出书的条件,而且,他的心里也十分的清除,这种条件的谈成也并不是全凭了自己的力量和自己小说的实力,还是书商钱老板看在那个省出版社的牛副总编辑的面上,看在他们之间有业务往来的份上,才跟他坐下来谈这一切的。

    阿威的脑子里不由的又闪现出了火锅城老板霍丽丽那几直视人心底的目光。

    一想到这些,阿威那打算放弃跟霍丽丽和她的丈夫合作,重新寻找其他书商的念头也就因此而打消了。

    这个时候,以往对人对事的处理似乎颇有些主见的阿威,此时的大脑之中却变得茫然不知所措了。

    连阿威自己也没有料到,自己在平静地度过了近八年的幸福家庭生活之后,自己当初的那段初恋失败的影并没有真正的消散,却仍然笼罩在他自己的感之中,仍然左右着他自己的一切感生活。

    也直到此时,阿威似乎才明白了,自己那段初恋失败的影,将可能会对他自己一生的感生活,甚至对异的态度异的看法异的感受,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

    想到这里,阿威不由自主地又一次摇了摇头,又一次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不愿意去回忆这一切了。

    阿威再一次地想起了小淼那封有点不同寻常的来信,那脑子里自然地就起了个给x峡水电站建设工程指挥部挂个电话的念头。可是拿起电话拨来拨去,那听筒里传来的尽是占线的声音,这才有点泄气地放下了那电话的听筒,随手从办公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棵烟点上,又习惯地摇了摇头,好像要把那满脑子的混乱据此整理了一下,然后,徐徐地喷出一口烟,不知不觉之中,那感的漩涡再一次地把他带入了那令他自己终生难忘的初恋之中去了。

    ……

    闭着眼睛仰面靠在那值班室沙发里的阿威,这会似乎慢慢地浸入到了那种非常愉悦的境地

    ……绿色的草地,五颜六色的野花,还有那围了花朵恋恋舞动的蝴蝶,蜜蜂。

    蓝色的没有一丝白云侵扰的天空,明亮的耀人眼睛的丽,以及那不远处传来的一声声轻快的鸟叫,还有那潺潺地扣着人心扉的流水声……

    阿威一个人挟了本书漫步在这片草坪上。

    四周没有其他任何的人影,他的眼睛只看见那绿色的草与蓝色天空相连接的地方款款地走来了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史。

    ……飘逸的长发,飘逸的裙带,飘逸的风姿…。

    阿威的内心不由的激动了,他似乎感觉到了他自己的心也在欢快地跳跃,于是,他便迎了她那柔四溢,温和的再也不能温和的目光走了上去,他们两人在这丽蓝天下相逢了,四目相对,那目光碰出的火花在他们各自的中立马燃起熊熊烈焰……

    那一刻,阿威是多么想冲上前去,拥抱一下她那温软的玉体,亲吻一下她那鲜泽的嘴唇,抚摸一下那玉石般光洁的面孔,或者拉拉她那纤纤的手指……可是阿威却没有,也不敢。

    他是怕打碎他面前的神洁,玷污他心中的女神。

    于是,他们只是长时间地在那里互相对望着,默默地注视着近在咫尺的对方,心照不宣地用各种小动作掩饰着双方内心深处的某种0望,某种动,还有某种渴求。

    他们太纯洁了,纯洁的几乎没有考虑他们之间的那种人的需求不知道怎么样通过双方的努力去排遣,去解脱,去发泄…。

    ……

    似乎是忽然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阿威那闭着眼的脸上显露出一种痛苦的神色,但他没有睁开眼,只是那眉头越皱越紧,手里的香烟一个劲地猛抽,又接连地喷出烟雾,从外表上看,试图要用那吞吐的香烟来解救自己的某种灵魂。

    实际上,此刻的阿威又一次完全地沉入到数年前自己的那场生死离别般的苦恋之中了。

    ……

    跟小史三年多的初恋,引了他自己从那省电力学校毕业时就毫不犹豫地一头扎入了这个远离省城的小城里……

    当阿威在小城的供电局报到之后,便首先把自己的最终分配结果告诉给小史的时候,尽管,在阿威的面前,小史的表面上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愉悦的表,而过后,她却对她的一个最亲近的女友,现在大家通常的说法就是她的一个闺蜜说道,她认为一个把一切都托付给女人的男人是最没有出息的男人……

    不论怎么说,这句话还是很快地传到了阿威的耳朵里。

    听到这个消息的阿威彻底地震惊了。

    这样的结果是他自己也始料未及的。

    他没有再向小史去做任何的解释,他的心里十分的难受,只有在夜深人静或者喝高了酒的时候,他才在自己的心底里大声地反问自己道,难道一个男人喜欢另一个女人,并且,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自己所喜欢的女人,愿意跟她在一个地方厮守一生,在一个地方相伴终生,这一切究竟有什么错吗?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