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章(4)

    当着自己单位那个有些刻薄又有些绕嘴的政工员的面,听到小淼有点**的又十分直白的问话,阿威的脸腾的一下子就变红了,瞬间里,自己的脑海里一下子出现了近一年来自己和小淼交往的一切,竟使得他一时语塞,茫然中他都不知道该给电话那面的她说什么才好,那手里便拿了那电话的听筒怔在了那里。

    也许,在自己希望的第一时间里没有得到阿威的任何回答,对面的小淼感到彻底的失望了,她随后便又追来了一句:“对不起,阿威,大姐打扰你了!”

    而后,挂断了那电话。

    ……

    哦,小淼说话的那声音那口吻那语气,虽说过去了已经将近八年的时间了,但是,至如今,令阿威回忆起来仍然对自己当时的反应当时的应对当时的木讷都恨得牙根子发疼。

    连他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平素看似聪明机灵的脑袋,在那关键的时候,却显得那么木讷那么笨拙。

    实际上,这一切的发生和发展,连阿威自己都有点始料未及,他也没有料到他自己竟会在有意无意之中有之中跟人结下了他自己想办法终结都无法终结的缘分。

    他虽然知道自己每每走在那大街上的时候,有很多他所不认识的女孩子都会瞪了那有点发红的眼睛直愣愣地看他,他就始终没有想到那些眼睛发红的女孩子个个都想着要当自己的老婆或者做自己的人。

    现在,这个时候你还不得不说,那个在生意场上打拼了十数年的火锅城老板霍丽丽,在第一眼见了阿威的面就直觉出阿威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这个直觉的确还真的没有错。

    跟小淼的那种惟妙惟肖的关系,直到阿威自己结婚三年之后才慢慢的趋于正常了。

    那天,阿威为一件他们自己单位要办的一件并不值得记取的事去省局某个处去办理一个手续,手续办完后,见时间还有点早,不知怎么着就想起了好长时间也没有联系过的在直属市局工作的小淼了,说实在的,起了这个念头的时候,他还真有点想念她的意思了。

    于是,他便坐车到了直属市局。

    他先跑到直属市局办公室,又到了政工科,意外地是在那里他碰到了小淼。

    小淼仍然是小淼,比起三年前的小淼来看起来那各方面都变化大多了。

    阿威便在她的办公室里坐着和她聊了一会。

    小淼告诉阿威说,自己在阿威结婚三个月后也就结了婚,丈夫是省局办公室主任鲁明的儿子,目前在省电力局三产办下属的一个服务公司里当经理。

    小淼在哪里还颇为地邀请阿威去她的家里做客。

    阿威嘴里支吾着借口事还没有办完而推辞着没有去。

    不知为什么,当时的阿威,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很苦很苦。

    他虽然没有见过小淼那当经理的丈夫,但从小淼一说到她自己的丈夫时那脸上显得十分勉强的笑意和有点闪烁其词的表上,阿威直接的感觉出她们的婚姻中潜藏着一种他自己也无法说得清的东西。如果因此而推断的话,那么,他觉得那小淼的丈夫其实并不是个怎么太出色的男人,充其量是个公子哥儿之类的。

    小淼最后还坦诚地告诉阿威说,因为她自己公公的关系,她已经从原来的直属市局的团委调到现在的政工科来担任该科的副科长了……

    从那以后,阿威自己就再也不愿意去省城给单位办任何事了,尤其是去直属市局。

    有一段时间,他几乎对那省城也有了几分忌惮,十分不愿意去哪里出差,甚至连度假都要避开,这样的感觉大约有半年多的时间。

    自然阿威并没有忘记多的小淼,显然,他把她珍藏在自己的心底里那个最隐秘的部位,留作自己今生最美好的记忆了。

    哦,过去的时间里,到了每年的元旦,阿威总是会记起小淼。

    想她的时候,他便就要给小淼寄上一张明信片。不是街头小巷的那种人卡之类的,而是邮局通常发行的那种很正统的贺年明信片。只是在那明信片的上面他一个字都不写,仅仅只写那收件人的地址和邮政编码。

    这样一寄就是整整的四年。

    值得一提的是小淼。

    同样,当她接到阿威的明信片后,也照样回寄他一张。

    只是,她每年寄给阿威的明信片都是以龙为主题。不是那皇宫里的九龙壁,就是一张写意画的水墨龙,及或是名家写得一笔龙字。

    阿威知道小淼知道他自己属龙,有一次开玩笑说她自己宁愿叫他龙哥而不愿意叫他威哥,威哥有点太俗气的意思了。

    这样一寄也是四年。

    阿威也不知他心目中的大姐——小淼的生活现在究竟怎么样,但其中有一点阿威是知道的,那就是小淼结婚已经七年多了,如今的膝下仍是没有个一男半女。

    阿威自是常为他们夫妻叹息,但又觉得自己未免的心有点过多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心底里暗暗地推测着他们夫妇之中究竟会是谁的问题,又是什么原因造成他们生活现状的。

    有时,他想到,都九十年代中期了,各种观念和各种生活方式都像笋一样的层出不穷,那小淼和他的丈夫莫不是也就是前曾报道过的丁克一族不成?

    哦,已经这么长的时间了,除了每年年初或是年尾的明信片互致问候外,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互通过电话,平常也很少有什么信息的相互交流。

    可是,今天阿威却收到了一封小淼的来信,这使得他有点儿意外了,也不知道她究竟干了啥事这么激动地有失常态地给他阿威寄来了书信,而且还是用一种粉红色的信笺写成的有点暧昧有点书的味儿。

    这种反常的出乎阿威意料的行为,引逗的阿威不由得动了个给小淼打电话问问的念头。

    电话倒是很快接通了,话筒里传来了一个女同志有点生硬的声音,凭感觉阿威知道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及至阿威报出了要找的人名之后,只听那接电话的人说道:

    “你说的是宁科长吗?哦,她高升了,已经从政工科调出去了,调到x峡水电站建设指挥部当主任去了。你打电话到那儿吧!喂,你是哪一个,找她有事吗?喂,你说话呀!你怎么不说话?神经病!……”

    挂了电话之后,阿威至此才似乎算是有点儿明白了,那小淼给自己写这封有点儿意外书信的真正目的是在向自己报喜或者显示些什么。

    是阿!难道是向我报她升官的事吗?

    阿威这样一想,不由得苦笑了笑,又习惯地摇了摇自己头。

    阿威其实对官场上的事并不怎么感兴趣的,一来他自己不善于怎么去经营这一切,二来他也觉得那官场中上上下下斗来斗去没有多大意思,所以,不论谁升官谁降职,他似乎觉得完全没有什么值得人惊奇的地方。

    现在,听到电话那头的那个女人说的什么x峡水电站建设指挥部,他忽然觉得怎么这个名字特别的熟悉,好像自己在那里听到过这个单位。

    想到这里,阿威便在自己的嘴里反复重复着这个单位的名字,心里头猛然一亮,才记起那x峡水电站不是正好建在离他们这个小城三十多公里临河县城的黄河峡谷里吗?那个指挥部什么的不是也正好设在临河县城里吗?

    想到这里,阿威的心里一喜,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又捅了捅自己的眼镜,有些兴奋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