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十章(3)

    小淼见阿威回过头来,在哪里貌似一本正经地发问,只是他那说话的样子看起来既憨厚又有些滑稽。

    说实在的,她以前可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个男孩子能在她的面前这样饶舌过,竟然,一开口还给她自己来了个阿猫阿狗什么的,今天见到阿威这样说话,她反而觉得很有趣也很有意思。

    实际上,作为一个女孩子,她在内心深处其实十分的讨厌那些老是伪装成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站在她自己的面前,做出一种毕恭毕敬的姿势,###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麻地叫她小猫小毛的男孩子。今天,听了阿威当着自己的面的这种开玩笑般的问话,她自己的直接感觉便是面前的这个阿威的上具有一种老大哥般的稳重,小弟弟般的狡黠,人般的可靠,不知不觉中,她便从自己的心底里,对这个在一起学习了十多天的同事阿威,原本十分尊敬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几分莫名的好感,甚至于还有了几分说不出的依恋感。

    那一刻,她才觉得阿威平素看起来比起省城里的这些同事们少言寡语表面显得十分冷漠的背后,却透着一种让任何的女孩子只要结识了他都着迷的东西。

    至于究竟是什么东西,那小淼的心里一时却没有深想。

    此刻,小淼听了阿威对自己的称呼,也觉得有点好笑了,只见她啜了一小口手里的矿泉水,一下子就笑出了声。

    “哪里呀!我这个人的名字很特别,既不是什么树苗的苗,也不是什么毛老人家的毛,更不是你刚才所说的阿猫阿狗的猫,而是三个水字立起来的那个淼。”

    她用自己的小手在那里比划着三个水字,怕阿威不清楚,她忽闪了一下大眼睛,接着又问了一句。

    “懂了吗?文学家?就是大水滔天的的意思。”

    接着继续又为他释疑道。

    “你说是老太太起的吗?才不是哩。据我妈说,她生我的时候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梦见那涛涛黄河水涨起来,把我们的家都给淹了,她内心非常的恐惧和紧张,醒来后就生下了我……那时,我老爸正跟着省局下属的工程队去贵州搞一个送变电工程,我这个名字是我们老家的一个老秀才给起的……”

    小淼在那里一本正经的给阿威认真地解释着。

    此刻,阿威才弄清楚了小淼的淼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字了。

    他的脑海里随即便出现了一片蔚蓝色的大海,继而,那大海便又浊浪滔天了。

    他的脑海里止不住的又冒起了一句沿海的渔民们常说的谚语,似乎是大海孩儿脸,一变三遍……

    他在心底里感叹道,看来这个丫头还真是个人物呀!连出生都这么传奇这么惊险,跟个伟人似的……

    当然,这一次舞会的收获,对阿威来说其中最主要的机遇便是他自己从此也接识了被他们系统中的年轻人称为直属市局“一枝花”的大美人宁小淼其人,并且双方的彼此的感觉还不错。

    ……

    那晚,阿威和小淼就一起坐在那个会议室的角落里。

    在舞池的变幻色彩的灯光下,在那有点惹人不宁的音乐里,他们相互之间聊了很长时间,也谈了很多的话题。

    阿威也知道了那女孩子宁小淼的实际年龄要比自己大两岁,她原本是顶替了她在省送变电工程公司的父亲进了那直属市局的。

    值得一提的是,和阿威坐在那里一起聊天的那一段美好的时间里,小淼当着他阿威的面,多次拒绝了那些大着胆子来邀请她去跳舞的男同事,在众目睽睽之下,陪了阿威坐在那里,似乎十分投机的聊着天。

    ……

    后来交往的子里,阿威才了解到这个貌似腼腆貌似内向的小淼,其实,她自己要算个特等的舞迷了。只要一踏进那舞场或者舞池,她便就是那个舞池里最吸引人的跳舞皇后了。变幻的灯光映照着她那玉石般的脸庞,加上那从小在农村里长大而出落的线条十足的火辣材,到位又不越位的翩翩舞姿,只有在现场你才能真正的感受到那魅力,这里就不必多细说了,只是,光那舞池里不断邀舞的一大群男同事们,就能够叫那在同一舞池中跳舞的那些女同事们嫉妒的眼睛里冒火。

    (怪不得那晚有那么多人再三地邀请她出场呢?阿威也就明白了个中的缘由。)

    可是,那晚的舞会上,这个女人却以她自己惊人的毅力克制住了她自己跳舞的冲动,陪了他这个算是从乡里来的阿威,坐在那个临时设立为舞池的会议室的角落里,整整的聊了三个多钟头,并且,在那里毫无顾忌地承受着来自省局及直属市局各科室有头有面的人物看她的那种惊异的目光,和不解的议论。

    以后的子里阿威真的没有问及那晚他们的聊天给小淼后来造成的影响,但他知道那影响肯定会小不了的。

    一想到这些,阿威的心里便常常就会有一种歉意,也就有了一种淡淡的道不明也说不清的愁绪,当然,他那年轻的虚荣心里止不住还有点小小的得意。

    再后来的子里,小城里的阿威便开始与省城里的小淼之间鱼雁往返书信来往了,他们在书信中谈理想谈好谈工作也谈彼此对社会的认识对人生的看法,当然也谈及感

    双方发现在他们之间竟然有那么多的共同点那么多的相同的好。

    当然,随着通信次数的益增多,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见升温了。

    阿威每次只要有机会去省局出差,都要特地多坐几站的公共汽车,跑到直属市局的团委去看小淼。而小淼有事没事过一段时间,都会要给阿威拨个电话。

    这里不得不说的,只是,在认识小淼以前的阿威,实际上已经与现在的妻子梅确定了婚姻关系。按照本地的风俗他已经和梅定了婚。大概都要半年多的时间了。

    这件事,阿威虽然没有向小淼隐瞒过什么,但随着他们之间交往和关系的一步一步紧密,阿威便从心底里感到了一种对小淼的特别内疚一种特别不安。

    他已经敏感的感觉出了小淼内心对自己炽怀,于是,他有点害怕了,他觉得自己无法也不应该再去接受小淼的那片纯,因为他敏感的意识到他自己除了和未婚妻梅解除婚约外,就是和小淼结婚的话,他自己是没有办法给予小淼她所希望的一切,而阿威的心底里却又不想伤害什么也不知道的痴于自己的未婚妻梅。

    经过反复的权衡之后,于是,阿威咬了咬牙,首先主动地疏远了自己与小淼的关系,有一段时间,甚至连她给他的来信也不及时回了……。

    多少次,小淼在那里打电话问他这是为什么时,他却一句话也不多说,只是对着那话筒轻轻的叹息一声就放下电话筒。

    直到八年前阿威自己要结婚时,前五天,阿威自觉得在良心上实在难以忍受了,才给她拨了个电话。

    印象中这是阿威在和她的交往中唯一一次主动地给小淼拨打的电话。

    拨通电话之后,寒暄了几句,阿威告诉小淼说自己要结婚了。

    没有想到小淼在接到那电话后,愣了片刻,竟一下子就在那电话里哭了。

    听起来十分的伤心,阿威自己那一刻也不知道该给那哭泣着的小淼说什么了,只有默默的拿着那话筒听着她哭,自己也有点心酸。

    哭够了,半晌小淼才说了一句:“阿威,大姐祝你幸福!”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时候,阿威才想起来要给她解释点什么,急忙又给她往回里拨电话,但任凭阿威再怎么拨那电话号码,整整的一下午不是没有人接,便是占线的忙音。

    阿威只得无望地挂断了电话。

    令阿威没有想到的是翌早上,他正在自己的单位里那综合办公室请那结婚假的时候,意外的又接到了小淼从省城里特意打来的电话。也不知道小淼是怎么知道他此刻在那单位的综合办公室里,她竟然就直接追到了那里,这是令阿威意外的原因。

    小淼的声音听起来明显的沙哑着,她在那电话里开门见山的直接问了他一句:“阿威,你觉得大姐我这个人怎么样?”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