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九章(3)

    这个时候,霍丽丽已经感到有点冷了的意思,那是浑血液在降温的标志,也是自己心脏减缓跳动的信息。

    霍丽丽显得极是悲怆,她穿过那客厅,又一次回到自己那松软的席梦思上,轻轻的钻进了自己的羊毛被窝里,慢慢地感受着自己的体一点一点的升温,也同时在感受着自己原有的在孤寂中一点点地消褪。

    凌晨三点多了。

    她自己的丈夫直到这个时候还是不见人影,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有给她打回来。

    霍丽丽心里的那种冰凉的感觉已经没有办法也没有勇气向任何人来诉说了,抬头看看闪着幽光的卧室,再想想白天那气腾腾的生活,她几乎都对眼前的一切绝望了。

    “我霍丽丽除了赚钱挣钱吃喝之外,难道生活中就再也没有一点别的趣可找了吗?”

    霍丽丽在心底里大声地呼喊的同时,她又想起了男人们的生活,想到男人们的花样繁多的生活之后,她便又想到了自己丈夫的生活,想到自己的丈夫,便自然地又想起了他的那些###,想到丈夫的那些众多的###时,她的内心自然而然地就起了个疑问:我是什么?我又是谁?是呀!我甚至还不如他的一个###呀!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有一句话最能反映霍丽丽的这种行为了,那就是好女人学坏很大程度上的原因除了她自己心甘愿以外,都是他自己最亲近的男人所迫出来的。

    这一刻,她的眼前立马便闪现出了她的丈夫在常的生活之中动辄呵斥辱骂她自己的景。

    一想到这里,那个霍丽丽便慢慢地闭上眼睛,轻轻地摇了摇自己的头,用小手把自己面前有些散乱散乱的头发理了理,哦,原先那被水淋湿了的头发都已经被她的所烧的干了。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真的不愿意再去回想那过去的一切令她自己十分不愉快的事,转而,她便又一次地回忆起那白天所发生的一切令她自己愉快的事了。

    很自然的她的回忆的焦点一下子就又集中到阿威的上了。

    又一次的见到阿威,这是霍丽丽数天里所切盼望的,也可以说是她自己从心底里所渴求的。

    还有一点需要明说的那就是这一切都是她精心设计的。

    她自己也没有料到,她自己竟然在阿威面前那心就一点也硬不起来,更不要说让她的那感就筑起防线来。

    是呀!要不是自己丈夫在那一刻及时的出现在她和阿威的面前的话,依了她个人的想法,那一刻,她真是要立刻掏出钱来将阿威的稿件定下来并且买到自己的手中。

    只是,丈夫在那一刻的适时出现,的确,使得她那原来觉得迷糊的头脑就一下子变得清晰了,应该说使得她自己避免了一次盲目和失误。

    到了此时,霍丽丽也才完全冷静地意识到自己在生意场上的某些欠缺和不足了,那就是凭直接感觉做生意,凭着自己的感做生意。

    只是,尽管如此,她对她自己丈夫的那种商人气十足的谈话口气,那种有些霸道的做法一直有些无法认同,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他的那些做派除了显得他自己无知自己浅薄之外,便似乎更是一种没有教养的表现。

    可令她自己永远也无法理解的是丈夫却在他们的那个生意圈子里往往有很好的人缘,也有很好的口碑。

    于是,那霍丽丽自己也就不明白了,这男人与男人的生意交往中究竟看中的是什么呀?换句话说,那种形式的语言那种形式的动作是男人们所相互接受和彼此心悦诚服的。

    ……

    哦,为了摆脱自己面临的感及**的孤寂,少妇霍丽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却又不得不在那里独自在研究和捉摸起某些有意思的人际交往的艺术来。

    …………

    商场上十几年的沉浮,使得她特别重视一些看似平常却委实忽视不得地礼节,包括待人接物中说话的语气,说话的方式,甚至于如何恰到好处的微笑,等等。

    今天对丈夫的那种大大咧咧的说话口气她就明显地感觉出阿威是没有办法接受的,只不过阿威在自己的脸上没有明显表露出什么,她认为阿威在心底里不一定服气,只是为了出版自己的作品而有所迁就有所退让而已。

    现在回想起来,她自己怎么和阿威在丈夫的办公室里就像是久未谋面的老朋友见面似的,彼此没有隔阂没有生疏也没有争执地就谈了那么长的时间,这令她现在想起来那小脸上都还有些发烧。

    是啊!见面一次如果用缘分来解释的话,那么再见一面双方就好像老朋友一样的敞开心扉,这个速度也未免有些太快了吧。

    霍丽丽虽说在生意场上驰骋了十几年,她的待人接物可以让那些跟她初次见面的人没有任何的拘束感,她还可以叫初次见面的任何人都信任她,并轻而易举地达到她自己的任何目的。可今天,她自己也没有料到,见到阿威之后,这一切却反过来了,而她自己却在心理上首先对阿威产生了一种信任感,以至于自己好像有很多的心里话急于要向他吐露,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

    她的脑子里浮现起自己丈夫边那些公子哥们一个个显得俗气又市侩的油头粉面的形象来。

    一想起他们便想起他们那粗俗的言谈,那脏话连天的骂街语,以及他们背了自己的丈夫给自己的某种暗示,那色迷迷的目光对自己的若有若无的追逐,她便把他们拿来了同今天的阿威比较着,越比较那种对阿伟的羡慕和景仰之就由不得自己地在她的心里生发并且慢慢地长大着。

    她也知道自己今天用一种非常的方法把自己家庭的矛盾巧妙的展现在阿威的面前,应该说这个貌似文弱书生的阿威会理解自己良苦用心的,未来一定会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一切的,她的心里因为自己的美好期待美好愿望变得舒服了,于是,她在幻想中想象起有那么一天她和阿威在一起的一切了。

    ……。

    这一夜的最后两个小时,霍丽丽睡得好极了,心里似乎觉得格外的充实。

    天亮的时候,她还做了个有趣的梦,梦见自己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竟然就捡到了好多闪闪发光的金元宝……

    她被那无法抑制的兴奋和高兴从那梦中给惊醒了过来,才发现仍然是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那宽大的席梦思上睡着,她的丈夫那个钱老板真的昨夜又是一宿未归。

    听着客厅里早起上学的儿子贝贝折腾着洗漱的声音,她懒得动一动了,甚至连多余的话都不愿意去说了。及至儿子哐当一声带上门去上学了,她才慢慢的揉了揉自己仍发眯发涩的眼睛,一伸手打开了头灯,取过头柜上那本她自己经常翻的有关解梦的书,细细地翻看着寻找着那个怪梦的解释。

    她终于找到了有关金钱梦的一章,细看解释,她自己都差点笑出声来,原来那梦的解疑竟是她要遇到美好的

    真是有所思夜有所梦!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