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六章(3)

    阿威知道,小舒天生对酒精过敏,特别是哪啤酒更甚,不知道为什么,她是绝对不能喝那啤酒的,不论喝多喝少只要沾上一点,她都就会大醉的,而且反应特别快。为此,他们两人在很久之前就专门为她设计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便是拿啤酒兑了那高橙汁来喝,这一点,小舒还是可以接受的。可刚才,小舒竟莫名其妙的自己拿起那啤酒瓶来一下子猛灌了这么多,才被他自己给抢下了瓶子,显然是要出麻烦的。

    想到这里,阿威便一把拉起了小舒,朝包厢外喊了一声:“服务员,买单!”就朝外走去。

    在前台结了帐,阿威接过了服务员找来的零钱,也不点点,一把就揣在自己的口袋里,什么话也没有说,拥了那看起来还算清醒的小舒走出了那酒馆的门。

    走到街上,一阵凉爽的晚风吹来,小舒在清醒片刻之后,便还是醉了。

    阿威不得不连扶带抱地送了她朝她的宿舍走去。

    虽说,小舒住在单位的单宿舍里,那宿舍离他们晚上吃饭的这个小饭馆也不算是太远,但因为她喝得醉了,哪路自是很难走了,那一程,几乎都是被阿威半抱半推着回去的。

    好在工商银行那单楼上看门的李大爷和阿威小舒他们都熟的,也没有费啥事,阿威便扶了小舒一直上到了四楼,来到了小舒的单宿舍。

    这宿舍原本是两个人住的,小舒的舍友兼同事因为夫妻两地分居不久前调进省城去了,那房间里也就只有小舒一个人了。

    阿威把小舒扶着坐在上,替她脱掉了鞋子,又放好了枕头,慢慢的让她躺在那里,而后,拉开了被子盖在她的上,见没有盖严实,便又用手在她的子两边又掖了掖。

    这时候,他却被小舒一下子搂住了子,心里一急,回头看去,却见醉酒的小舒已经睁开了刚才还都一直紧闭的双眼,那黑亮的眸子里放着异光,灯光下,那脸色显得异常的艳丽,她的嘴里喘着###,对了他喃喃地说道:“威哥…威哥,你能把我搂紧点…搂紧点好吗…我有些冷…哦!我好怕呀!”

    还没有等阿威反应过来,说着话的她便一下子坐起了子,不顾一切地在阿威的脸上鼻子或是嘴上亲吻了起来,边亲着边在那里像梦呓似的颤抖的说道:“威哥!亲的威哥,你真是我的亲哥哥,今晚你就要了我吧,你也叫我死上一回吧……我实在受不了了……你实话说,你的舒妹就那样真的无法打动你的心吗?……啊?!…你快动手吧……我…我都…都要被火烧死了…呀!”

    说着,她松开了搂着阿威脖子的手臂,使劲撕开了自己前的衣服,把那白、嫩的前、,以及粉红色的罩一览无余地暴露在阿威的面前。一边说着,又一边在那里急急地开始褪裙子解裤带……

    直到此时,阿威其实还是没有明白小舒对自己的那片苦心和那份痴,他依然在那里依照常规想当然地认为他的舒妹在喝醉了酒,在那里给自己耍酒疯。

    男女之事,阿威本人是过来之人,非常清楚其中的一切。

    前面吃饭的时候,当意识到小舒已经长大已经成熟时,他的心里就曾激动过也曾感叹过,**上还产生过一种莫名的躁动,但很快他就遏制了自己那种纯粹的动物意识,理智很快的战胜了自己的动物意念,他觉得自己毕竟还是个人呀,并不完全是一个没有自制能力的畜牲!

    他自己也承认,他自己是暗暗的喜欢小舒,但这种喜欢确实是出于一种道义一种责任,一种被他人尊重之后从内心里生起的某种自尊感,那其中确实没有一星半点的个人私个人的暗需求掺合在里面的。

    所以,现在,尽管,看到小舒自己的这酒疯耍的也的确有点儿太不成体统的意思,他仍然像一个称职的大哥哥那样,一边在嘴里漫言细语地劝着她,一边还是硬生生地把那个自己把自己得半的小舒塞进了那被窝里面。而后,又在旁边寻到了那小舒喝水的杯子,从那暖壶里倒了一杯温开水来放在她的头柜上,然后,也不想再多纠缠那个还在上试图要撒野耍横的小舒,摇了摇头,转过来果断地就准备要离开这个房间。

    小舒正眼一看,自己这最后的一着仍然没有打动她的威哥,也似乎索就不再管什么后果不后果的,一把抓起了阿威刚刚到了放在那头柜上的水杯来,使劲地扔在地上,啪啦一声,那水杯碎了,她也并不理睬,而后,一翻就坐起来,把上的被子一下子掀到一边,两条白腿,在那上使劲的乱蹬着,像个小孩子骂大街似的对转走的阿威哭骂道。

    “滚吧!阿威,你这个没处使的,你还算个男人吗?你算个什么长胡子的男子汉,你连给你的女人都不敢玩,你是个胆小鬼!王八蛋!你在我跟前还装什么正经?装什么正人君子?你就装把!……你不是我的哥,……从今天开始…。你我什么也不是…。你给我滚吧!你滚得越远越好……别再让我看见你”

    已经走到门口的阿威,听到小舒的那语无伦次的哭骂声,便停下了脚步,他猛地回转了子,一道有些凶的目光透过他的近视镜片向那坐在上哭骂不止的小舒的脸上。

    小舒见状心里一颤,顿时就不敢吱声了,眼里似乎也有了一丝的胆怯,在那里怔怔地看着阿威。

    就见阿威回过来,几步走到小舒的前,双手从肩膀那儿猛地拽起了小舒,两眼紧紧地盯了她片刻,见小舒那发眯的眼睛里,似乎在闪烁着一种激动的泪花,浑不只是冷的还是的,即或是见阿威拥抱自己而激动的,在那里微微的颤抖着,这个时候,阿威也便不再理睬这一切了,只见他便猛地把拽着的小舒一下子摔在上,抬起了自己右手的手背,照准小舒那被酒精刺激的泛红的粉脸上,狠狠地使劲左右扇了两巴掌。

    那两个巴掌打得小舒一愣,愣愣怔怔似乎半晌她才反应了过来,但这个时候她却没有再哭闹,也没有再喊叫,只是在自己的嘴里轻轻地听起来感觉木然地吐出了几个字:

    “好啊!威哥,你,你——打——我了?——”

    说完,再一看她那眼睛里,便像是打开了水龙头似的,哗地一下子流出了很多似乎是伤心的或是委屈的泪水。

    她整个人这回则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完全的没有了精神,也没有了此前的歇斯底里,只见她的体轻轻地朝后一仰,躺在了那上,双手拉起了被子自然的蒙上了自己的头。

    这一刻,阿威虽然觉得自己的心里很疼,但他也顾不了这许多。他转过来不顾上的小舒走到门口,猛地一把拉开了那房门。这才发现那门口立着个人。

    阿威的心里一惊,看清是门卫李大爷。

    这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正对着拉开门的阿威在那里表极是尴尬地讪笑着,嘴里这这的似乎要解释什么。

    就在这时,阿威又听到了后面传来了小舒的叫喊声。

    “阿威,你个混蛋!打完了人是不是又要去找那个叫你阿明的烂女人?”

    显然,这一句话不是醉语。

    阿威的脑子里嗡地一响,马上意识到那天他自己和芹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干事的时候,他们的一切都透过那电话听筒给泄露了。

    他的心里,在瞬间里有点自责自己干事有点粗心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也终于知道了那个老是给自己打电话的女人是谁了。

    阿威的心里像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挤了一下似的,有些难受。但他什么也没有说,扫了那似乎有些猥琐的李大爷一眼,便一把猛地拉着锁上了小舒宿舍的门,大步流星地快速离开了小舒。

    后面,那跟着他一起走下楼来的李大爷叽叽咕咕地说些什么,阿威自己没有心思去听,也没有心思去再理睬。

    到现在阿威都还是没有弄清楚今天小舒请他自己吃饭的真真意图。

    难道仅仅就是为了要告诉他,她已知道了自己和芹的关系吗?从某种理由上来讲好象没有这个必要啊!

    回家的路上,阿威在竭力地推断小舒今天的各种表和话语所表现出来的实质。

    她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或是非常难以决断的事要叫我出主意想办法吗?

    当然,这只是他阿威一个人在那里猜疑罢了。

    回到家,只有儿子一个人,早已睡了。

    阿威看看时间,已是夜里十点四十三分,外面打麻将的妻子梅还没有回家。

    灯光底下,阿威只觉得大脑一片的空白,此时,他便什么也不想干了,只觉得自己整个的体很累很累,于是,他便褪了衣服洗了脚之后便自个儿先睡了。

    让小舒没来由的请客吃了一顿饭,又没来由的挨了她一顿臭骂,骂得阿威的绪十分低落。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