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四章(1)

    第四章

    其实,大清早的阿威自己也大可不必如此为老婆的一句温柔的恭维话而心惊胆颤。

    就在小舒和阿威都在设法寻找机会达到各自的目的时,远在省城的那个书商之妻,那个火锅城的老板霍丽丽,却正为阿威的长篇小说初稿《痴劫》所感动。

    阿威小说《痴劫》的主题内容是叙述了四十年代末期三个寡妇四十年的恩怨仇,以及她们各自为了自己的生存之路所走上的不同的生活之路的故事。

    小霍的丈夫是省城颇有名气的书商。

    阿威在省出版社的那个牛副总编辑的介绍之下,带着他自己的小说稿找到那个姓钱的书商时,碰巧,那闲来无事的火锅城老板霍丽丽也在哪里。

    也不知道那书商对阿威的小说稿感觉如何,但是,他的老婆却对那部小说的感觉颇为有兴趣。

    说实在的,一开始,书商的那个老婆霍丽丽其实并没有被阿威的什么小说稿之类的所动心。

    她也知道她的丈夫有的是他们自己的稿源,那是她们的发财之源,这些不用她自己去怎么过多的心。

    实际上她有兴趣的真正的原因,仅仅就是为面前的这个阿威的那一米八几的高个头所激动。

    这也难怪,当时的社会就崇尚高个头。那个时代姜昆曾经和他的搭档李文华老先生就说过一个小个头的青年找对象难的相声,那上面就不是有那句大个门前站不说也好看的流行语吗?那个年代对于低于一米七四以下的男人在找对象的圈子中,通常都戏称为半残废。

    霍丽丽是那个时代的弄潮儿。她自然很明白这一切。

    其次,打动她的便是阿威那部依据了他自己的小说,对文学、人学、民俗学以及社会学所作的诠释,还有他的那些高谈阔论。

    最后,才似乎是他的小说稿。

    外表颇为伶俐漂亮而又显得聪慧的火锅城老板霍丽丽,原本是对自己丈夫所有事都抱着一种不闻不问的态度。

    说实话,她对自己丈夫的事不是很感兴趣,尤其是对丈夫业务上的事。她们夫妇是各干各的互不干扰。

    霍丽丽比较注重实物的东西,所以她就在饮食业上去寻找自己的发展,她哪里牵扯到的成本和利润则是如何依靠了优质的服务,价廉物美的饭菜质量,为她招来更多的食客或者回头客,从而赚取更多的钞票。

    丈夫的书店仍然要考虑成本和利润,但赚钱的方式却和她截然不同。他是书商,俗称书贩子,他凭着对市场文化需求的把握,既要批发别人出版的书,也要想法购买那些达到出版水平而又自己无力出版自己作品的一般业余作者的书稿。国家的书籍出版发行体制的改革为他们的经营和发财提供了充分的条件。

    实际上,他们最乐意做的事便是瞅准时机,购买那些一般作者的新作品,如果他们自己不走眼的话,将这些书稿适时地予以出版,通过他们自己的发行渠道向全国各地发行,对于他们来说,那是既有利可图,还有版权在手,应该说是两全其美的事,他们就坐在店里等着别人把大把的钞票送上门。

    那个时代,所有的人都喜欢读书,都喜欢跟文学挂点边。

    如果他们有兴趣又有想法,再投点资,找几个圈中的人来一起炒作起某一个他们看好的书稿或者相关的作品,那么,得到的好处和利益就不用在多说什么了。

    可以这样说,霍丽丽和她的丈夫——那个钱老板——他们两个人,一个是满足人们的物质追求,另一个则是满足人们的精神追求。跟当前政府所倡导的两个文明的建设结合的非常紧。

    因为对丈夫的出版工作她不怎么过份的关心过,所以她以前见到的书都是印刷好装帧好的,从来没有见到过原稿的样子。见到了阿威,又见到了他那工整的抄写好后用纸绳装订起来的书稿,一种天生的好奇心驱使下她翻开了阿威的书稿,再加上她丈夫这几天到外地奔波,忙着他的似乎永远也忙不完的所谓的业务,基本上没有时间来翻阅阿威的手稿,这就给了她机会来仔细的阅读那阿威的小说稿了。

    读着阿威的《痴劫》,看着那封面上那作者的名字,她的心里不由得记起了一件多年前的往事。

    那还是她在省城某大饭店的餐厅当开票员的时候,有一次中午,就餐的人特别的多,她开出了一份饭票,主食是青椒炒面条,副食是两个冷拼和一瓶啤酒。

    没有想到,下午上班不久,饭店的副总经理就打电话直接询问此事了,让她查一下是不是有这样一份餐单,并希望她回忆一下用餐人的大概相貌什么的。

    她一查那餐票的存根联,是有一份青椒炒面条的餐单,她也回忆出是一个个头很高的戴着近视眼镜的男青年用的。

    因为那年月,本地的青椒十一月左右就没有影子了,那时好像已经是十二月天气了,青椒的确是从南方运来的,价格也贵,一块左右一斤,而当时,普通的炒面条一盘也就一元过一点,而那青椒炒面条却是一盘三元左右,价差很大的。自然,享用的人不多,她当时就留意了一下那个吃青椒炒面条的人。

    当然,后来总算弄清了。人家吃饭的时候,餐厅的服务员给端错了饭。错把青椒炒面条端为芹菜炒面条。

    那青年人当时并没有说什么,吃饱了饭,大概还喝了点酒的缘故吧,便在那服务总台上挂着的意见薄上提笔写了四句打油诗。

    青椒本自南国产,面条确属当地来,不是小姐大眼差,哪能青椒变芹菜?

    这下可把每天都要翻着看那顾客意见薄的那个副总经理惹恼了,下令在饭店里追查那提意见的客人。当然,追查客人的目的并不是跟那住房用餐之人过不去,而是由餐厅主任领了玩忽职守的服务员给客人赔道歉,以挽回对饭店餐厅的不良影响。

    直到有一天,本市的晚报上面刊登了一篇名为服务员疏忽青椒变芹菜,总经理细心赔又道歉的通讯员来搞,盛赞他们饭店的服务质量时,她才注意到那本报通讯员的名字便是什么阿威。

    只不过,在她记忆的中的阿威并不是她今天所见到的这个样子,那时的他似乎瘦高瘦高的材,高突着的颧骨,戴了眼镜的眼睛似乎比起今天她自己看到的要大一些。

    ……

    此刻,霍丽丽经过再三的回忆反复的琢磨最终确定了这个拿着书稿来找他们的阿威,就是那年她在那个饭店里做服务员的时候,曾经要了青椒炒面条后跟饭店叫过板的住店的客人阿威。

    只是,作为一个意外之中的收获,她就权把这一个她自己以前的经历,算是她自己所掌握的阿威的一个**吧,她把他深深地埋在她自己的心底里,在后来的交往中,她就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过一星半点的什么出来。

    她也由此知道了,阿威这个人其实很早就已经开始了他自己的业余好——文学写作。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