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三章(1)

    第三章

    翌晨,时间还很早,阿威便已经睡醒了,静静地在上躺着没有动

    昨夜跟妻子梅之间一场激烈的狂风暴雨般的夫妻生活,不但没有给他的精神,给他的体带来任何的负面影响,反而,使得他感到通体象是在三伏天里吃足了冰淇淋般地酣畅和舒服。

    此刻,他精力充沛的目光,带着早晨特殊的新奇感看了看边还睡得很沉地妻子梅,突然想起以前自己觉得并不怎么起眼的她,昨晚给自己的感觉竟然是那般地美好那般的清新,仿佛整个儿换了个人似的,竟使得在夫妻生活上质量要求颇高的阿威都有了一种全新的,有点久旱逢甘霖的感觉,似乎昨晚那和自己同共枕的女子不是自己多年的妻子梅,而好像是另外一个他从来也没有沾过的女人一样。

    六点半钟了,天光已经透过昨夜没有完全拉严实的落地窗帘照了进来,屋里的一切就都照的亮了,并且越来越清晰了。

    屋外,也不知谁家早早就打开的收音机里,中央广播电台开始了它今天的第一次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声音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小,可偏偏就往人的耳朵里钻,一下子就打断了阿威的回味。

    他习惯地抬起腕上的手表看了看,只见那多功能的电子表上准确地显示着期和时间,不由得侧转了子,看着在边还熟睡的妻子那熟悉的一切,于是便在她那似乎有点点汗水渗出的额头上,还有那散乱的头发上,分别轻轻的吻了吻,看到妻子因为休息或者是睡眠充足而微微地泛着粉红的脸庞,不知为什么,阿威微微的怔了怔,他感觉自己的心里又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自己的那小腹下面似乎又隐隐地开始发了,但只是瞬间,他克制了自己清晨的那种冲动的0望,迅速地便把那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头柜,以借此转移自己忽然又产生起来的那种对女人对**的兴趣。

    那里,他看到了他的那只精巧的玻璃烟灰缸,还有自己抽着剩下的半盒“茶花”牌香烟和那烟灰缸旁的一次打火机。

    他翻起来,伸手去抽了根烟,顺手连那烟灰缸和旁边的打火机一起拿了过来。他重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体,斜着靠在那头上,自我感觉到舒服了些,这才点燃了一支烟,一只手里夹着烟,另一只手里端着那烟灰缸,忽然,他的脑海里想起昨天傍晚他自己和芹在值班室里做0时打进的那个神秘的电话。

    ……

    昨晚,当他看到芹把那桌子上的电话听筒移放到一边时,他的大脑里第一个敏感的反应就以为是妻子梅打来的。因为,在芹进来之前,妻子梅已打过电话催他回家吃饭的。

    一想到这一点,他便觉得自己一刻也不能再停留。他匆匆地打发走了芹,自己便赶紧收拾好了办公室,又仔细地检查着自己的上,直到自己没有了一丝关于芹的遗留物时,便才怀了忐忑不安的心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他已经做好了一进门跟老婆大战一场的心理准备。令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进了门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妻子梅今天的兴致特别高,不但早就准备了丰盛的晚饭,而且,还给他特地准备了一瓶耶岛鹿龟酒,说那酒是男人们专门滋壮阳的,她们单位最近从海南进的货,卖的很抢手,并且,那酒的价格不是很贵,批发一瓶才十几元,所以她也就随手批发了几瓶让他也尝尝。

    阿威知道自己的妻子梅不并是那种有城府的女人,心里从来就装不住事的,有啥话一般都是竹筒里倒豆子,说来一阵子……更何况自己和芹之间的事又是侵犯了她个人绝对领土的事,要是她知道的话,她才不会那么大方,更不会就那样轻而易举地给他阿威放上一马的。

    阿威心里这样想,但还是不敢绝对百分百地有把握。

    心说,现在这女人,什么花花肠子都有,一天一个样儿的变化,连保险公司都保不住,我还敢打保票?他在心里嘀咕着,还是准备着跟老婆的战争。

    哼!俗话说酒无好酒,宴无好宴,别多吃多喝了,免得吃饱了喝醉了这婆娘们给你来上一场大闹天宫,那时,自己无法控制局势,可就坏了事了。

    阿威一边在那里享用着妻子辛苦的成果,一边还在那里疑神疑鬼地想着自己的心事,借给他们上小学二年级的儿子赟赟往碗里夹菜的空子里,那目光透过了自己近视镜的玻璃片仔细的一遍又一遍地在妻子梅的脸上扫描着,试图想从她的脸上搜寻到她感变化的蛛丝马迹,只是,扫描的结果令他大失所望,他从妻子那十分从容镇定的脸上什么也没有发现。

    这使他才有点儿放心了。

    阿威不由得放开肚子边吃菜边往嘴里灌着那满是中草药味的鹿龟酒。

    凭记忆他觉得这个广告上吹得神乎其神的药酒,那味道竟跟前几个月妻子梅替他买来的那种沈阳飞龙的被叫做什么延生护宝液的东西差不多。醉意中,他有点怀疑这海南岛的玩意儿莫不是又窃取了什么沈阳飞龙公司的秘方而仿造,再包装之后,又取了个名字来骗老百姓钱的。现在的厂家商家为了赚钱有时那可是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的呀。

    一顿晚饭阿威在疑虑中总算吃完了,这个时候了见妻子梅还没有露出什么特殊的表,阿威这才最后把那捏在自己手中的心略微的放了放。

    实话说阿威虽然在外面有点不规矩,但对妻子还是很尊重的。

    晚饭后,妻子梅收拾了碗筷去涮洗了。

    儿子赟赟想赖在客厅里看那山东卫视台上播出的电视武打片《白眉大侠》,被阿威瞪着眼睛一顿呵斥,虽说心里极不愿意,但还是无可奈何地去他自己的那小屋子里做他的家庭作业了。

    只有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手里端了妻子给他泡来的三泡台盖碗茶,眼睛紧盯了那电视屏幕也看儿子想看的那部《白眉大侠》的电视片。只是,看了半天,但见满屏幕的打呀杀呀的,他一点儿也没有看进去,满脑子都是那桌上移放到一边的电话听筒。不得不干脆回过头来坐在那里认真地分析哪电话究竟是谁打给他的,心里头慢慢地排摸着有谁可能在那样的时间段给自己打电话。是单位的领导、同事小王、自己的大学同学、还是因为要出版自己的小说新近相处的朋友小霍、还有小舒、初恋的人小史……等等。但当这一个个很熟悉的面孔都浮现在他的大脑中时,却都又被他一个一个地否决了。

    他觉得她们都没有太大的可能。

    不知不觉中,他忽然想起,最近不论他走到哪里,也不论是吃饭睡觉,他都要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可每当他拿起话筒时却里面没有人说话,他只得拿了那电话听筒静静地放在耳边听上几秒,甚至几分钟的时间,直到他感觉到莫名其妙时,对方才切断电话。

    难道又是那个神秘的电话吗?那么,这个神秘的发话人又是何许人也?

    阿威坐在那里自己问着自己。

    实际上,有几次,他似乎真切地感觉出那拨电话的人就是个女的,他几乎就听出了她纤细的呼吸声甚至轻轻的咳嗽声,还有某种难以完全按耐的心跳声,但他还是就不敢做出准确的肯定。

    他非常清楚,自己这个三十二三岁,已经完全成熟了的,介于中年和青年之间的男人,过去的子里,自己喜欢过的女人是不少,喜欢过自己的女人也不少。跟女人他自认为还没有过太多太大的恩怨,以至于,还不会到了被谁跟踪或者是扫描的地步。

    当然,如果是别的喜欢自己的女人知道了自己跟芹的关系,那顶多也不过就失去个把个异朋友罢了,还不至于留下太多的后遗症。倘若,被单位的领导,那个他和妻子一起称呼为叔叔的个极好极好的老局长知道了,事虽说有些不太好,至少要丢点面子的。但他知道,老局长的心肠特软,人也善良,只是他自己文化程度并不高,或者可以干脆说是没有文化,特别崇拜以前的那些伟大领袖或是伟大导师,总是把他们的语录什么的奉为行事和处理问题的准则,只要你背上一句伟大导师列宁的那句“青年人犯点错误连上帝都会原谅”的语录,保准没事。你想连伟大导师都这样说了,你不就是个小小的电业局的局长吗,影响还有人家大?在这种老实的好心人面前,那话就好说多了。

    至于面子问题,阿威这个人并不是那种特意的削尖了脑袋整天地想着往官场上钻的势利小人,所以,也自然不怕自己有什么风流韵事或者桃色新闻被外人侦知,他自己只是想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实现他个人当作家的小小梦想。

    至于作家吗,风流些似乎也无不可。

    在这个话题上他似乎能够找出很多的理由,也可以从古到今由中到外举出许多的著名作家的风流韵事。他甚至还知道被大家称为文豪的郭沫若老先生就娶过五房太太,竟如此,有传言说他老人家还在全国各地出差的时候到处猎艳。所以,要想成为作家就得风流一些,要成为名作家那就得风流千古。

    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宋朝的词人柳永的那杨柳岸晓风残月的词了……。

    阿威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

    不胜酒力的他却被老婆的那瓶鹿龟酒给灌得昏昏沉沉的,他不由地放了手里的茶碗先去一个人躺在那上,闭上眼睛什么也不再去想了,没有想到这一躺竟给睡了过去。

    睡梦中,他被人给拨弄醒了,他也不知道几时自己竟然给脱得**的了,老婆也早已褪的一丝不挂地正赤条条地往他的边凑。

    他一下子变得清醒了,那不久前还找不到地方发泄的心火,终于找到了出口,加上因了今天下班前跟同事芹短暂的在一起,并没有使他自己得到真正的快乐,反而使他觉得对自己的妻子有了几分亏欠的意思。于是,阿凭着那鹿龟酒的酒力挟带着自己满腹的0望,让自己的老婆真正地尝了一次死去活来的滋味。

    过后,妻子温存地把嘴贴到阿威的耳朵边告诉他说,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领略到过他这样的能力了。

    话说得有点可怜,使得阿威心里的那种亏欠反而越发的大了。

    ……

    阿威回忆到这里,猛地睡梦中妻子梅的一只白胖得像是削了皮的莲藕般的胳膊搭上了他的前,把他吓了一跳。

    阿威回头一看,见梅仍然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并没有彻底的清醒过来,便一下拧灭了手里的烟头,顺手连同烟灰缸一起放在了头柜上,轻轻地把梅的胳膊抬起来放进她的被子里,正准备下,才猛地发现老婆早已睁开了她那对毛茸茸的熊猫眼,紧盯了自己看。他愣了一愣,脑子还没有彻底的转过湾来,这时,就听妻子梅温润地说了一句话。

    “阿威,昨晚,你真棒!”

    妻子的这一声夸奖,搞得原本就有些心虚的阿威,更加的摸不着头脑了。

    他不知道老婆这一句不着边际的褒奖,究竟在说自己的那一方面,或者说她本就说得是讽刺自己的反话也未必不可。

    天呐!到底还是叫这女人知道什么了。

    这样的念头瞬间就在阿威的大脑里冒了出来。

    阿威的额头上立马就沁出了点点的冷汗。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