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踞龙哥 书名:极品桃花
    第一章(1)

    第一章下班奇遇

    “婚姻不是永恒的!

    激进的yinjin,如果不与太阳、地球、月亮、消沉、恒星、季节的节奏、岁月、光辉和世纪联系在一起的话,那么,它只是一种幻觉;婚姻如果不是血液的交流,那么,它将毫无意义。因为,血液是心灵的实体。

    男人的血液与女人的血液是两种不相溶的永恒,是不同的两股溪流……yinjin是填充女人血液之谷的血液体。男血液的强大溪流在其最终道路上,吞没女血液的全部溪流。但是,双方均不能冲坏对方的防线。

    它是最完全,最完善形式的感交流……

    它也是最深奥的谜之一。

    ……。

    读着读着,阿威的声音渐渐的变得小了下来,他似乎因此在联想着回忆着自己过去的某种似乎十分刺激的私人生活,又好像是英国作家戴维·赫伯特.劳伦斯这个矿工儿子的这种“yinjin婚姻”观点触动了他自己某种不可抑制的0望,令他下意识地连续不断地用舌头着他自己其实并不怎么发干的下嘴唇,最后,以至于使得他索放下了手中的书籍,闭上了他那算不上漂亮,且戴了厚厚近视眼镜的眼睛,驾驭了自己的某种意念随了那书中的现实主义的描述,沿着亘古以来就形成的男女之事,在茫茫的**凡尘之上飞翔、探询、索求。

    连他自己此刻都不很明白的是在读这段文字的时候,他怎么就在不知不觉中感觉到自己的手里仿佛是提着那男人使女人生孩子的东西,在这个人横流的世界上,在这个到处充满着惑与陷阱的社会里,寻找着可以容纳它的地方。

    此时此刻,往颇为自信的阿威,连他自己都无法明白自的形象,在这个时候究竟变成什么了。

    笃——笃——

    面前写字台上,那红色的电话铃响了。

    有些尖厉的电话铃声搅扰了他继续搜寻那个容纳地方的幻觉,尽管不是很愿,但他还是从哪迷人的幻想中清醒过来,眼睛都没有完全睁开地伸出手去抄起了那电话的听筒,漫不经心地嘴里随口发喂了一声。

    然而,还没等他说出后面的两字“哪位”时,那电话的听筒里便传出来一个女人连珠炮般的呵斥声。

    “……阿威吗?怎么了,今天又昏了头,发啥呆了,连吃饭的时间都忘了,你是不是和那个女人在约会呀,昏头昏脑地连家也不想回了,吃饭了都要叫人请呀,你是站店的还是作客的,你头脑里还有没有这个家的概念了……。”

    电话里,妻子梅今儿个不知叫谁得罪了,还是真生他阿威的气了,他一接电话还没有说什么就使劲的在那里责怪着他。

    阿威不由得习惯的使劲摇了摇自己的脑袋,从沉迷中清醒过来,移开了电话听筒任由她在那里喊叫而不搭这个茬了。

    他知道,梅可能昨晚在麻将桌上又输了钱,怕自己说什么,她先对自己一统胡埋怨瞎咋呼罢了。但他还是下意识地伸出手腕看了看腕上的多功能电子表上的时间,见那屏幕上显示的时间确已经是下午的六点三十四分了,显然,自己在看书的不知不觉中又给耽搁的迟了,这才引得妻子梅在那里生气了。

    又一想,不对呀!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今天怎么没有人来接班呀。这才想起自己今天答应了同事小王替他值班到八点的。同事有点急事,说最早也要到八点钟才回来……

    这时,值班室的门一响,没听见敲门,便进来一个年龄大约有二十多一点的女人。

    一进门,便看着阿威嘻嘻地笑。

    阿威抬头一看,见是她,显然很熟,于是,也便随了她的笑也在那里嘻嘻地笑。

    那女人便绕过阿威面前的写字台,不过三七二十一的疾走几步,一下子扑进了阿威的怀中,对了阿威那不是很多胡须的腮帮子和嘴上便是一顿亲吻。

    一时,阿威不由得血沸腾了。

    突如其来的挑逗,加上他自己刚才偷着看的那本劳、伦、斯的《查泰莱夫人和她的qr》一书中极为细致入微,又十分夸张和煽的纯自然主义的描写,以及那男女生活的种种体验和感悟,使得阿威那原本还有些理抑制的感堤坝,一下子就被汹涌翻滚的0望洪水冲决了。

    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电话那头妻子梅“喂——喂——阿威你怎么不说话?”的催问了,一抬手,便挂断了那电话,有些失控地搂住了那个浑散发着温润气息的女人,在写字台旁边那张宽大的单人沙发里,他们便拥抱着接起了吻。

    ……

    这个女人刚刚嚼过口香糖!

    阿威的脑海了闪过一个念头。

    他的嘴里品味着那女人口中一种清凉的薄荷味儿,一边微微睁眼,透过近视镜片,注视着怀抱中女人的表

    ……

    桌上,那红色的电话机又响了,只一声,阿威似乎并没有在意。那女人的脸上微微一怔,便飞快地伸手摘下话机的听筒,好像在那话机的叉簧上按了一下,而后,移放在一边。回头再看阿威,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有异的地方,此刻,他似乎顾不了这一切,他亲吻着她的嘴正一点一点的移向她自己的部,瞬间,她的脸上横过一道难以尽述的十分愉悦的表

    ......

    阿威一下子就想起了前面自己读到的劳伦斯小说中有关婚姻的描写片段。

    这时,他的确感到了自己的力量,自己汹涌翻滚血液的伟大,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真正骄傲。瞬间,他才意识到了前ga部明令查处和销毁这本书的真正涵义了。

    是啊!自己一个已经结婚七八年的成年人,尚都无法抵挡那书中用自然主义的手法所描写的有关男女之的挑逗和惑,倘若,真的落入那些窦初开的少男或是少女的手里,那遗祸真的将更是非同小可了。

    阿威一边回忆着刚才看过的那本书中的节描写,一边在那里感叹着那书中节描写的真,也许他有点一心两用的缘故,今天的他,一时竟觉得子下面的这个女人竟然就无法满足自己的0望需求了。

    他自己浑火烧得他几乎就要暴涨的裂开来,却就是找不到发泄出来的口子,倒是把那伏在桌上的女人给弄得嘴里头阿明长阿明短地喊个不停。

    阿明?

    阿明究竟是什么人?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