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番外 四·集 体旅行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叶紫樱 书名:妖狐藏马
    


    异变发生得如此突然,乃至于就连一直关注着藏马的哈迪斯,在那一瞬间也没来得及出手,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恋人被那骤起的光芒整个淹没。

    虽然以d伯爵对藏马的在意程度而言,相信他宁愿伤害自己也绝对不会愿意去伤害藏马,但说到底,这种建立在他人对藏马的感基础上的信任在一定程度上是盲目的,也是导致自己今天没能第一时间就在异变突起之时保护住恋人的最主要原因,这让哈迪斯对自己感到十分恼火。

    然而事既然已经发生,只顾着自责显然于事无补,眼下更重要的,还是藏马的状况。

    冥王压下心底的怒火,双眼一眨不眨地紧紧盯住恋人。

    被包裹在一片正由浓转淡的白色光芒中的藏马微微闭着眼睛,脸上的神舒缓而平和。

    ——看起来应该是没有受伤的样子。

    哈迪斯松了口气,抬手安抚地拍了拍之前被藏马塞进自己怀里的白团子的脑袋。

    摩可拿抬起头来在他手心里蹭蹭。

    “哈迪斯不要担心,”他边蹭边小声对冥王说,“伯爵不会伤害藏马的。或许是之前就想到藏马会找来这里,才早早做好的安排?”

    哈迪斯沉吟着没有说话。

    尽管就结果而言这样的可能应该是最高,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愿意看到藏马有可能冒任何风险——突然爆起白光来什么的视觉效果很惊悚好么!别忘记藏马最初在遗迹里被传送阵吸走的时候,也是爆出过白光的!

    如果这一次也是启动传送阵的效果呢?

    没有摩可拿在他边,会被传送到哪里也是个未知数,到时候根本没有线索找不到人,难道他们还能再期望藏马恰好被送到一个能和人做交易来换取到穿越时空的能力的世界?

    那样的机率实在也太小了!

    只要一想到藏马有可能被从自己边带走,而自己更可能用尽所有也没办法轻易将他找回来,哈迪斯就忍不住一阵后怕。

    眼神幽暗了几分,冥王上原本回暖了稍许的温度,一瞬间又刷地一下骤降了下去。

    修普诺斯拉着达拿都斯默默后退了几步。

    ——也不知道陛下这是又想到什么了。

    睡神摇头。

    似乎自从和藏马在一起以后,自家陛下就变得……怎么说,更有烟火气了?

    本来多么喜怒不形于色的一个人啊,现在动不动就威压外放。

    到底是把小宇宙和神之力当成什么了啊。

    唉,夭寿哦。

    修普诺斯装模作样地叹息。

    达拿都斯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比陛下崩得还厉害的明明就是你才对吧→_→

    死神无声吐槽。

    原本就只是有一点点恶趣味而已,作为冥界除陛下之外地位最高的二神之一,还知道端着点冷艳高贵的架子,在人前摆出一张高高在上的男神脸来做做样子,可是现在……

    看看你都破罐子破摔到什么程度了啊!

    就连藏马边那两只兔子都不怕你了。

    简直给神界丢脸。

    默默捂脸,达拿都斯开始考虑要不要摸出手机,再跑到论坛上去发帖求助一下了。

    ——《[求助]我哥哥自从离开原本生活的地方以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从腹黑高冷精英男到恶趣味满满大变丨态!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在线等,急!》

    这种名字一听就好虐。

    他再也不想收获几十楼的“给楼主点蜡,洗洗被哥哥睡了吧[蜡烛]”这种神一样的回复了好吗!

    简直心塞。

    默默扭开脸,完全不觉得自己的形象也一样崩得一塌糊涂了的死神大人,思维已经完全跑偏到了其他方向上去。

    就在达拿都斯脑洞大开的时候,不远处的宠物店大门那里,包裹着藏马的白色光芒已经慢慢消散,到了只剩下淡淡的一点光晕的程度。

    而在光芒中心的藏马,也随着光度的渐渐减弱,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我没事。”

    他睁眼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一直眼都不错地盯注着自己的哈迪斯说的。

    见恋人闻言后原本冷肃一片的脸色瞬间缓和,那双深不见底的幽潭一般的眼眸之中,也像是有冰雪瞬间消融,现出了星星点点的暖意,妖狐嘴角微勾,泄出几分笑意。

    “伯爵对我会来这里找他这件事有所预料,于是在宠物店的大门上留下了可以辨认触碰者气息的结界。一旦确认是我本人亲自到访,就会触发他原本预留下来的一段影像——刚刚我就是在接收这段影像要传达的信息。”

    他三言两语将之前发生的事解释了一遍。

    语毕,见哈迪斯的脸色已经彻底恢复如常,将恋人的心态把握得无比准确的妖狐嘴角笑意愈盛——他一点也不觉得哈迪斯之前对自己的担心有什么不对。

    虽然对伯爵他是百分之百的有信心,相信他绝对不会伤害自己,但哈迪斯又不是他,对伯爵有所怀疑也是正常的。

    而且只有将自己摆在首位,哈迪斯才会有之前那样的反应,对此藏马暖心都来不及,哪里会觉得恋人这是错的?

    笑眯眯地走到恋人面前伸手从他怀中接过摩可拿,顺便悄悄捏了捏人家冥王的手心,一点儿也没觉得自己做了“坏事”的妖狐紧接着转头,看向被这一系列变故惊呆在了当场,直到现在似乎也还是没有清醒过来的刘武飞:

    “太子下?”

    “……”刘武飞没反应。

    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他瞳孔大张、表凝固、体僵硬,整个人处在一种惊吓过度暂时失去反应能力的诡异状态,简而言之就是——石化。

    “噗……”藏马忍不住小声喷笑了一下。

    “真的和伯爵说的一样,是个很有趣的人啊。”他低头和摩可拿蹭蹭脸,小声在小家伙耳边嘀咕,“不过伯爵似乎不怎么想将他牵扯到这件事中来,还得想个办法瞒过他才行。”

    摩可拿闻言眨眨眼睛,“伯爵到底出什么事啦?”他声音软绵绵的,刻意压低以后带着一点儿小小的尾音,听起来可极了,“很麻烦?”

    “这个嘛……”藏马歪头想了想,语气中充满某种喜闻乐见的意味,“说麻烦也不是很麻烦,但说简单又好像也不是很简单的样子。”

    摩可拿会意地与他对视了一眼。

    “但总归是不想让这个人知道的是吗?”

    “嗯。”

    两人于是又同时转过脸去看依然处于石化状态中的某位太子。

    “伯爵虽然不想让他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说了如果可以的话,让我替他向这位太子爷捎一句平安的。”所以想要通过催眠暗示让对方完全没有见过自己的印象什么的就不行了,因为那样完全达不到替伯爵传话的目的。

    但只报平安不说明事的来龙去脉以这位太子下表现出的强势格又绝不可能让他满意,到时候少不得还得有一番纠缠。

    如果是藏马自己的话他也不怕对方什么,他不想解释就不解释,以刘武飞的武力值也没办法对他造成任何威胁,而且藏马他们在这个世界也不会一直待下去,到时候大不了干脆离开,让对方连找都找不到。

    但是队伍里还有夏目在呢。

    藏马倒是可以一走了之,夏目可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太子下听伯爵描述还算是个蛮通达理有原则的人物,一般而言这样的人应该不会随意对为普通人的夏目和藤原一家出手,但是,也保不准他心急之下不会出什么错招。

    到时候如果惊扰到塔子和兹,那藏马可就不会好受了——那两个人是真心将他当成相熟的晚辈来对待和照顾的,其中不光有夏目的原因,更有那两个人本来就子和善,对作为一个独一人的年轻人的藏马本就多了几分善意在里面的缘故。

    藏马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那样的两个人因为自己而被动沾上麻烦。

    说话间那边刘武飞的眸子里已经渐渐恢复了神采,看向藏马的眼神也瞬间变得灼了起来!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他下意识地向藏马这边走近了两步,眼中满是期冀和希望,“是不是d伯爵的手段?!他现在人在哪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停。”藏马被他一连串的追问弄得头疼,不得不出声打断。

    见刘武飞乖乖闭了嘴,但眼神却完全不是要就此善罢甘休的意思,妖狐顿了顿,飞快和怀中的摩可拿交换了一个眼神——这种时候哈迪斯可帮不上什么忙,冥王陛下的聪明才智当然有,但这种需要耍小聪明来忽悠人的时候,最好还是交给和藏马在这方面很心有灵犀的白团子吧~【……

    “伯爵没出事,不过的确是遇到了一些小小的麻烦,所以才会一直没有回来。”暗中和摩可拿交流了一番,藏马脸上带着无比平静的表最终这样对刘武飞做出了解释。

    “至于是什么麻烦,我暂时无可奉告——不是不愿意告诉你,而是因为这是伯爵的愿望。”

    “你既然已经相信伯爵的确拥有某种古怪的力量,自然也就应该知道伯爵肯定要和其他也拥有这种类似力量的存在有所牵扯。而这样的存在,即便是太子爷你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拥有再大的权势,也是轻易不应该去招惹的——伯爵不愿意让我告诉你具体的原因,正是为你着想。”

    “当然,你要认为是伯爵不愿意欠下你这么大的人也无不可。”

    “总之,伯爵让我捎句话给你,他现在一切都好,等他自行解决了这场小麻烦自然就会回来,相信时间也不会拖太久。”

    “在此之前希望你帮他保留着这层店面的承租权,另外也请你不要过度扰他的朋友——在眼下的这个场合,我想指的很明显就是我们这群人——因为我们对伯爵的麻烦知道得不比你多,他也不想让我们因为他的缘故被卷入其中。”

    “事就是这样,更多的恕我也不知,信不信在你,但能说的我都已经说了。”

    刘武飞沉默地定定注视了藏马许久。

    见妖狐眼神清澈面色坦,他眼中绪数度变化,最终化作一片暗沉的讳然。

    “……我知道了。”他语气淡淡地说道。“你们走吧,如果可以的话转告伯爵放心,我不会动他的朋友。”

    很清楚藏马之前传达的信息中究竟透出了怎样的意思,刘武飞很上道地亲口承诺了一句。

    而后,看着藏马等人登上电梯,走出新中华城,最后更是远远消失在歌舞伎町之外,回到自己办公室里的太子下长长出了口气,脸上终于现出了几分疲惫和怅然。

    “伯爵……”

    口中不经意地唤出这个名字,脑海间闪现过对方那抹颀长清冷的影,太子爷深深叹了口气,压下心底翻涌的千般思绪——

    “老陈。”

    “是,太子。”

    “替我……算了,没事,你先下去吧。”

    “……是。”

    看着老陈的影消失在门后,黑发的青年重重砸了一下桌子。

    “该死,我这是在做什么啊……”

    他无力地低喃。

    “伯爵……”

    与此同时,已经远离了新宿的藏马一行人,正登上返程的列车……

    “伯爵到底出什么事了?”

    总算是找到了机会,全程几乎都在围观的夏目终于问出了自己一直想要问的问题。

    被问到的藏马闻言转过眼来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乐不可支地哈哈笑了起来。

    “伯爵他呀,”他笑得直不起腰,“这次可真是自作自受啦!”

    边说,他边压下笑意,开始讲起伯爵的遭遇。

    作者有话要说:小小替太子爷刷了一把好感,太子党不要太我~【走开啦你

    强烈要求冥王大大彰显一下作为cp的存在感的亲亲们,你们要的陛下来啦!【端盘子

重要声明:小说《妖狐藏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