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番外 三·见家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叶紫樱 书名:妖狐藏马
    


    藏马不慌不忙地将手中的茶杯放下。

    “没想到幽助你倒是比哈迪斯更关心这件事嘛。”

    他慢悠悠地边说着,边笑眯眯地弯起眼睛,那笑脸看上去简直无害又纯良。

    然而直面这笑容的幽助却在第一时间不由自主地狠狠打了个冷颤——糟糕!出现了!藏马的大魔王微笑光环!【那是什么鬼啦!

    “我,我这不是担心你们嘛,”他眼神飘啊飘,就是不敢和好友似笑非笑的视线直接对上,“毕竟你们又不像我和莹子……”

    ——嚯!

    众人闻言均是倒吸一口冷气。

    幽助学聪明了啊!竟然知道用藏马之前调侃他的话原封不动地嘲讽回去了。

    其实他们想的真的有点多,幽助说这话的时候还真就没想别的,只不过是将自己的想法实话实说出来罢了——本来么,他和莹子青梅竹马两家之间彼此知根知底,有段时间他几乎还每天都要对莹子求一次婚呢!

    他们两个不在一起在两家的家长们看来或许才会比较奇怪,所以等到两人顺理成章确定了恋关系,从几年前开始以结婚为前提进行交往直到现在,完全没有受到过任何来自长辈的阻力。

    但藏马这个况就……

    ——所以他跟哈迪斯和自己跟莹子在这方面的处境可不就是完全不一样么。

    幽助理所当然地这样想。

    藏马对好友的想法心知肚明。

    甚至对幽助问起志保利对哈迪斯的看法这是在打什么主意,他也是一清二楚——左右不过是想转移下话题,顺带着再小小“报复”一下自己罢了。

    他也懒得去戳穿对方。

    笑眯眯地看了幽助一眼,妖狐将视线转向边的黑发恋人——

    至于说他和志保利之间的谈话结果如何……

    让我们将时间稍微向前拨过去一点,回到一个星期之前。

    将包括自家恋人在内的一众驴友(x)统统扔给好友们去头疼,仅带着摩可拿一人轻松穿过了人间界和魔界之间的壁障,再度回到自己曾经生活了十多年的这个世界,藏马站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中间,忍不住微微闭起眼睛,长长舒了口气——

    他终于……回来了。

    一种无论走过了多少个世界,无论在某个世界停驻了多少时间,都无法拥有的归属感在这一刻忽然从心底疯狂地四溢出来,向体的每一处飞速蔓延,藏马满足地深深呼吸了几次,蓦地睁开眼睛——

    “摩可拿,我回来了。”

    他垂下眼帘,与怀中的白团子对视。

    明明那双深邃澄澈一如既往的翠绿眼眸之中,绪如同不泛波澜的湖水一般,平静又通透,然而,与他相处多年的摩可拿还是从那汪碧水深处,隐隐寻到了一丝激的微澜。

    雪见大福一样的小生物于是微微弯起眼睛,笑眯眯地抱住他的脖子蹭蹭:

    “嗯,回来了!”

    两人对视一会儿,忽然齐齐大笑出声。

    “我带你回家去见妈妈好不好?”

    藏马抱起小家伙,笑容满脸地和他蹭蹭脸颊,“妈妈一定会很喜欢很喜欢摩可拿的。”

    白团子在他手中害羞地扭扭,“真的吗?”他小声问,“妈妈会喜欢摩可拿?”

    “当然!”藏马回答得毫不迟疑,“摩可拿这么可,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

    白团子眨了眨眼睛,虽然知道藏马这么说是因为他喜欢自己,所以当然很主观地下了结论,事实上没有人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但是,能听到藏马这样说,他还是感觉很开心。

    于是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起来:

    “嗯!那我们现在就回家吧!”

    回应他的,是藏马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来得更加开怀的大大笑容:

    “嗯,我们回家。”

    ***

    虽然说时间已经过去两年,但是走在熟悉的街道上,藏马却并未感觉这个世界发生太多的变化。

    商业街也好住宅区也好,都和藏马两年前离开时一样,还保持着彼时的模样。

    在原本以为已经模糊,但实际接触过却发现依然清晰无比的记忆之中,某户人家的墙壁还是柔柔的白色,另一户人家院外的蔷薇,也一如既往盛放如潮。

    藏马抱着摩可拿一路走过这些熟悉的景色。

    他一边充满回忆地将之与记忆中的景象对照,一边对摩可拿小小声地解说:

    “……嗯,住在这家的是一位单的老先生,伺候花草的手艺非常值得称赞,我之前也从他那里得到了不少启发……”

    摩可拿安安静静地听着,不时应和一声。

    两人就这样一路走一路说,终于,在某条道路的尽头,藏马转过拐角的脚步微不可查地瞬间停顿了一下。

    摩可拿乖觉地抬眼看去,就见不远处的墙壁一角,外贴出来的住家名牌上,“田中”两个字明晃晃地挂在那里……

    白团子微微一愣。

    藏马的人类名字,不是叫做“南野”的么?和田中又没有关系……

    他抬头去看藏马。

    而察觉到他的视线,妖狐垂下头,安抚地对他一笑:

    “啊,说起来好像还没有和摩可拿到过呢,田中是我继父的姓氏。”

    话音未落,前方忽然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钝响。

    两人闻声抬眼望去,就见那幢宅院门口,一个气质温婉的黑发女正怔怔站在那里,眼睛直直地注视着这边,就连手上的东西已经掉了一地也还不自知……

    “秀一?!”

    “妈妈!”

    ——察觉到的时候,摩可拿已经和藏马一起,被拥进了一个陌生的温暖怀抱。

    而感受着紧紧拥抱住藏马的这个女上传递过来的暖暖的温度,以及微微的颤抖,摩可拿眨了眨眼睛,忽然有些明白,藏马对他妈妈的深切感,究竟是怎么来的了。

    ***

    藏马的回归无疑就像是压孤嫱盏淖詈笠桓静荩昧侥昀次奘蔽蘅滩辉谖p模词沟玫焦闹安芈硪欢ɑ峄乩础钡谋vぃ餐耆薹o残牡闹颈@诔中舯恋木裰沼谒尚赶吕匆院螅览s址潘傻卮罂蘖似鹄础恢钡搅饺私思颐牛芈斫鲈谏撤5献茫不故峭耆挥型6傧吕吹囊馑肌

    完全无法自抑的志保利靠在藏马怀里哭泣了很久很久,当理智慢慢回笼以后,才不好意思地坐直体,在灯光下好好打量阔别了整整两年时间的自家宝贝儿子。

    而这一打量不要紧,不光是藏马,连他怀中的摩可拿也清清楚楚地落入了志保利眼中,半点没有遮掩。

    白团子开始还有些担心,从来没有见过像自己这样的奇异生物的志保利,会不会没办法接受自己的存在,然而只是片刻的时间,他却已经从藏马怀中易主,被志保利抱在怀里,温柔地揉着软乎乎的小肚子了。

    于是事接下来的发展也因为他的出现而进行得顺利得不可思议。

    藏马和志保利母子俩好好地、开诚布公地谈了一次。

    藏马将自己隐藏至深的秘密全部告诉给了志保利知道——除了他是穿越的这一点,他怕志保利除了要接受他竟然本体是一只妖狐的真相以外,再要知道连妖狐也不是他最初的模样的这个事实,一下子会承受不住打击。

    而出乎他的意料,志保利很平静地就接受了这件事。

    “无论你原本是谁,现在,你都是我的儿子。我唯一的,最重要,最宝贝的孩子。”

    黑发女脸上洋溢着藏马看了十几年的温柔笑容,声音轻柔地这样说道。

    一瞬间,妖狐几乎红了眼眶。

    他像小时候一样,任由志保利将他揽进怀里,在这个世界上最温暖最让他安心的怀抱里(哈迪斯:……那我呢?),他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娓娓道来,没有半分的隐瞒——包括哈迪斯的存在。

    而意料之中的,听说了哈迪斯的事以后,志保利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

    最终,她也没有说明自己对这件事到底是怎么看的。

    等到华灯初上,藏马的继父和弟弟分别从公司和学校归来,看到回归的藏马,一家人都是高兴不已,一顿开怀的大餐过后,征求了志保利的同意,藏马将一部分的真相告知了父子俩——这不仅是出于彼此已经成为了最重要的家人的考量,更是为了以后打算。

    早知道藏马并非普通人的继父和弟弟并未表现出丝毫排斥,相反,两人还反过来安慰藏马,要他不要在意,说不管他是什么样子也都是他们重要的家人。当然,这之中摩可拿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弟弟和继父直到说晚安的时候,眼神也一直黏在白团子上呢!

    而之后的子平平常常,志保利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要求藏马多在家里陪她几天。而转眼一周的时间过去,在藏马回到魔界来的这一天早上,志保利语气平静地叫住了他,表示她想在明天晚上,正式见一见哈迪斯……

    ——回忆终了。

    志保利直到最后也没有说过她对哈迪斯是怎么想的,饶是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从小在她的疼下长大,藏马这会儿也不知是关心则乱还是什么,总之也弄不明白自家妈妈的想法了。

    反正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他却也不能在幽助这帮人面前露怯。

    所以第二天,脸上带着似乎是如常的笑容,藏马和哈迪斯一起,由摩可拿带着返回了人间界。

    ***

    “等下不要紧张,妈妈很和蔼的,她应该不会为难你。”站在自家门口,藏马紧抿着嘴唇,为哈迪斯做最后的心理建设。

    面无表的冥王郑重地点了点头。

    见恋人还是一脸紧绷绷没主心骨的样子,不由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别担心,一切有我。”

    藏马沉默地点了点头。

    伸手推开了房门。

    出乎意料地,志保利十分平静地接待了哈迪斯。

    将两人迎进门后,她就转去了厨房,继父田中和藏马的弟弟田中秀一则留在客厅里待客。

    知道哈迪斯真实份的父子俩最开始还有些放不开,但随着摩可拿的卖萌解围和弟弟对冥界的各种好奇,话题终于打开,等到志保利准备好晚饭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客厅里的气氛已经是一片融洽。

    黑发的女见状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依然不置一词。

    晚饭也在同样看似无比和睦的气氛中顺利完成,等到所有人捧着茶杯在客厅里再次坐定的时候,终于和哈迪斯面对面的志保利在一阵难言的安静之后,终于开口了。

    “你对秀一的心意,我都看到了。”

    ——一张口就是高能,连藏马也没有料到自家妈妈竟然会是选择这样开场。

    而哈迪斯则是从她一开口就立刻将视线落在了她的上。

    志保利也不介意他的沉默,自顾自地继续着自己的话题:

    “从进门开始,你的注意就一直都停留在秀一的上。就算是知道我的意见对他有多么重要,你也没有分给过我哪怕一半以上的注意。你向我问好,陪秀一君(这里是指也叫‘秀一’的田中家弟弟)和爸爸聊天,虽然看得出真的很不擅长,但你一直在努力做到最好。然而尽管是这样,你的‘努力’也不过是在分心之下完成的而已。你的心神更多的,在全部时间里,也都还是放在秀一上。”

    “如果这样的一个人,我都不能确定他是全心全意地着我的儿子,那我也不知道,我以后还想再给秀一找到一个怎样的伴侣了。”

    此言一出,藏马和哈迪斯同时松了口气——没想到事竟然进展得这么顺

    他们准备好的说辞有一大箩筐,然而志保利的不按牌理出牌,却让那些原本精心准备的说辞大半都没了用武之地。

    仿佛看出了两人的庆幸和无奈,志保利突然轻轻笑了一下。

    她抬起头,目光前所未有的锐利和郑重。

    “我只有一个问题。”她声音轻柔,语气却认真到让哈迪斯不由自主地极度直了背脊。

    “对你来说,秀一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

    黑发女与眼前据说是执掌一方界域的主神级别的强大神袛视线相对,毫不退缩地问道。

    冥王垂眸思索了片刻。

    “是让我知道了,除了世界本,这世上还有其他风景可看的人。”最终,他抬起眼来,迎上志保利的注视,“如果没有藏马的存在,就算有一天我成为了在所有人之上的存在,我大概……也不会知道,这世界究竟拥有着怎样的色彩。”

    志保利沉默了。

    藏马和哈迪斯一起,微带紧张地看着她。

    几秒钟以后,黑发的女缓缓绽开了一个无比柔和的笑容。

    “如果是这个答案的话,”她道,“那我认可你成为我家秀一的伴侣。”

    “如果对你来说,他就是你一生都想要去追寻的风景的话。”

    ——这个答案,足见你对他的心意。

    而也是直到被母亲点出才意识到哈迪斯之前都说了什么,尽管两人成为恋人时间已经很久,藏马还是不由自主地微微红了脸——这是第一次,哈迪斯如此直白,也是如此郑重地,说明了自己对他究竟是如何和怎样地重要。

    然而说出了这种宣言的冥王本,却还是一副并不觉得自己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告白的模样。

    他郑重地对志保利行了一礼。

    “谢谢您。”

    在藏马惊讶的目光中,他用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敬称。

    “……妈妈。”

    黑发女闻言同样讶然瞪大了,她就再次微笑了起来。

    “嗯。”她轻声应道。

    ……就这样吧。

    她想。

    如果是为了秀一,宁愿叫她这一声“妈妈”的这个人的话。

    如果,是将秀一当成了一生唯一可看的风景的这个人的话。

    看着对面手掌紧紧交握的两人,志保利衷心微笑起来——

    只要……他能像现在这样,永远都为秀一带来着幸福的话。

    一个母亲的愿望,不过如此。

    灯光温暖的田中家客厅里,这一刻,幸福满溢。

    作者有话要说:志保利真的非常非常疼藏马,到了那种连魔界的极恶盗贼那颗无比冰冷的心,也会被她无私深沉的母打动的地步。

    所以我觉得志保利的反应也就是这样的了——只要藏马能得到幸福,那对她而言就是最重要的,至于带给藏马幸福的那个人是男是女,是人是神,相比之下反倒不那么重要了……【这绝对不是给冥王陛下开的金手指!对河蟹之神发誓!【扭脸

重要声明:小说《妖狐藏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