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麒麟之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叶紫樱 书名:妖狐藏马
    `p`jjwxc`p``p`jjwxc`p`

    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一阵金色的旋风飞快掠过藏马边,直扑向炼金阵中一脸茫然的黑色麒麟——

    “小家伙!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金色长发、少年模样的雁国麒麟一把抱住大张着一双眼睛,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黑色麒麟,激动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而原本被他紧紧拉住手掌的延王陛下垂头看了一眼已经空无一物的掌心,眼中一瞬间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憾色。

    “六太,你抱得太紧了。”

    他一本正经地出言“提醒”。

    处于过度激动状态中的雁国麒麟闻言连忙放开环抱住黑色同类的双手,“抱歉抱歉,看到你终于清醒过来有点太激动了,小家伙没勒疼你吧?”

    黑色麒麟眨了眨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缓缓摇了下头,从语气到表都统一了一个词语——呆萌。

    “延台甫?”

    他软软的童音有些怯生生地响起,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六太笑眯眯地点头,“是我呀,小家伙。”应完声也不等对方反应,又是连珠炮般的一大串发问:“小家伙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疼?灵气的吸收状况如何?还像以前一样顺利吗?还有啊……”

    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六太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弄得刚刚清醒过来的泰麒应接不暇,只一会儿的功夫,原本就很是迷茫的一双黑色大眼睛,已经开始呈现出圈圈绕圈圈的蚊香状了。

    尚隆一脸好笑地上前拉开依然喋喋不休地在说着些关心话的自家麒麟。

    “好了,六太。”他笑劝,“泰麒才刚刚清醒过来,相信他已经很搞不清楚状况了,你再继续问下去的话,说不定他又要头晕了。”

    边说着,他边示意六太自己去看泰麒的反应。

    而见黑色麒麟的确是一脸无辜又茫然,六太怔了怔,脸上慢慢现出又怜惜又心疼的神色来。

    “是我太心急了。”他叹了口气,站起来,对俯卧在地上的泰麒伸出手:“总之,我先带你去见汕子和傲滥吧。这些年……他们也辛苦了。”

    泰麒的眼神在听到自己女怪和使令的名字以后,慢慢从初醒的茫然无措,转为了清醒和焦急。

    “汕子,傲滥……对了!还有骁宗大人!延台甫,骁宗大人他……!”

    骤然涌入脑海的纷杂记忆填补了大片空白,让泰麒似乎终于想起了自己陷入昏迷之前的遭遇。

    他急急地将视线转向六太,一双黑葡萄般的墨色大眼睛中,隐隐有泪花浮现:

    “有人设计要陷害骁宗大人!那个人就是阿选!竟然是阿选!得快点把这件事告诉给李斋他们知道才行!不然骁宗大人就,骁宗大人就……”

    说到这里,年纪尚小的戴国麒麟已经泣不成声,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眼角漫溢而出,染湿了他绸缎般的黑色皮毛,六太见状不忍地别开视线,实在说不出口,距离他撞破阿选的谋那一刻,其实……已经过去了将近七年的时间。

    站在他边的尚隆无声地叹了口气。

    “泰麒。”他俯□来,视线与趴卧在地上的黑色麒麟持平。

    而即使处于极度的悲伤和惶恐之中,泰麒也没有丢弃他被蓬莱女仙们精心教导出的礼仪。

    “延王陛下。”他小声回叫。

    尚隆神色温和地点了点头,伸出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脊,“泰王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对你来说可能会有些匪夷所思,但是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听我把话说完,好么?”

    他的温和镇定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泰麒的恐惧和焦虑。

    他犹豫着点点头,一双纯黑的眼眸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尚隆。

    黑发的君王见状不由微微苦笑。

    如果可能的话,真不想由他来做这个将噩耗传达给这样一双眼睛主人的“恶人”啊……

    他无奈地这样想着,沉吟片刻组织好语言,才从六太去往蓬莱偶遇伯爵开始,一步步将事的来龙去脉讲给泰麒听。

    “……我和六太怕伯爵的担心成真,你最后会成为被西王母放弃的麒麟,所以并没有将你归来和断角的消息通报给蓬莱的女仙们,而是根据伯爵的建议,请了那边的藏马下来帮忙。”

    “……事后证实我们关于砍断你的角的那个人就是阿选的猜测是正确的,藏马下在阿选的书房里找到了你的断角。”

    “后续的发展想必你现在也清楚了,藏马下经过半个多月的精心准备,终于在今天成功为你续接了曾经被砍断的麒麟之角。”

    “所以,如果要感谢的话,不必感谢我和六太,那边的藏马下和d伯爵下,才是你最该道谢的人。”

    捡着一些不那么敏丨感的重点为泰麒做了一番解释,并没有刻意提及泰王骁宗,尚隆原本寄望于像泰麒这样纯善又懂得珍惜他人待自己的每一分好的小家伙,能够在对藏马和伯爵的巨大谢意中暂时忘记追问这件事,却终究发现,对于麒麟而言,“王”,始终是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个存在……

    “这么说,我已经离开这里六年多的时间了?”

    黑鬃黑角的麒麟颤声说着,大大的眼睛眨了几眨,抖落下一连串晶莹的泪水,“那骁宗大人……”

    尚隆默默闭了闭眼睛。

    “戴国内并没有传出找到泰王的消息。”他沉声说道。

    看着眼前的小家伙闻言睫毛颤了又颤,他连忙再出声安抚:

    “但是白雉在这些年里除了三年前芳王过世鸣叫过以外,并没有为其他王的过世而鸣叫过,这也说明泰王现下应该是平安无恙的——天帝制定的规则,作为麒麟的你,应该比谁都更加去相信它的正确的吧?”

    “……”泰麒吸了吸鼻子,却没有再掉眼泪了。

    显然,尚隆的说辞很好地安慰了他。

    “我也能感觉到的。”他小声说,“骁宗大人一定没有死,我能感觉到的!”

    ——通过王与麒麟之间,最深最深的那一层羁绊。

    尚隆与六太闻言对视一眼,齐齐松了口气。

    “好了,既然知道泰王没事,那你就先不要担心了。”六太凑上前去,伸手摸了摸黑色同类的鼻梁,“眼下最重要的是你要赶快养好体,然后我们再把你已经回归的消息通知给蓬莱那边,看看玉叶大人怎么说。戴国那里现在已经彻底乱了,你的存在要不要让他们知道,眼下还不能断言。”

    黑色的麒麟安静地点了点头,“嗯,我明白的。”

    他虽然人小,阅历又少,之前还平白昏迷过去了六年多的时间,但泰麒并不傻,作为一国台甫,有些事他还是想得明白的。

    因此就算心中对骁宗再怎么牵挂,他也知道六太说的都是对的,眼下……他能做出的选择,真的不多。

    于是乖乖跟在六太后去到房间里化回人形换好衣服,再出现在众人眼前时,黑色的麒麟已经变成了黑发黑眼的俊俏小正太。

    或许是因为昏迷的时间里有庆麟一直在为他提供着能量吧,总之泰麒即便失去了角,他上的时间也没有因此而流逝,所以与原著已经长大的他不同,此时的泰麒,还是当年那副让人心都要被萌化了的小正太模样,和少年样貌的六太走在一起,真是说不出的赏心悦目,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让人感觉到麒麟这个物种,或许真的是被天帝所宠着的也说不定。

    被六太引领着来到众人面前的泰麒对着藏马和伯爵深深行了一礼。

    “谢谢两位大人的帮助。”小正太用软糯的声音满含真诚地说道。

    虽然已经恢复了人形,但是伯爵向来对这种神奇生物没有抵抗力,于是藏马甚至都来不及说上一句“不必客气”,伯爵就已经扑了过去,一把将人家小正太捞(?)进了怀里!

    “哎呀泰麒是吗不用那么客气的谁让你被我家小公主看合眼缘了呢对了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吗听说你被赐名叫蒿里呢……”

    “唔……救……”

    小正太被抱得紧紧的眼睛都开始转圈儿了,耳边又不断回响着伯爵的“问候”,于是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了!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伯爵抱在腿上,坐在了尚隆和六太两人的对面。

    看着金发同类脸上那毫不掩饰的调侃笑容,小家伙羞得脸都红透了!

    “那个……伯爵下……”

    他想说能放我下来吗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可是刚一开口就被对方贴着脸颊蹭了蹭,一阵温暖而清新的气息从对方上传递过来,让他空的心仿佛瞬间有了依靠和着落,显得不那么虚悬和冷寂了。

    泰麒微微一愣。

    沉默了一下,在六太和尚隆有些讶然的注视中,他坦然窝进了这个散发着让自己安心和信赖的气息的怀抱。

    伯爵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真是可的小家伙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点了点泰麒的脸颊。

    被夸奖了的小正太脸蛋儿烧得通红通红。

    “汕子,傲滥。”

    他小声呼唤。

    在他换衣服的过程中顺便被唤醒的女怪和使令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重逢的喜悦在刚刚已经彼此表达过,现在召唤二者出来,也只是为了再向藏马和哈迪斯一行人、伯爵、六太和尚隆郑重道谢一次而已。

    而道谢以后,泰麒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延台甫,延王陛下,”他肃声道,“虽然这个请求或许太强人所难了一点,但我还是希望,两位能帮我找到骁宗大人。”

    “我能感觉到,骁宗大人一定还活着,只是……”

    只是,光凭着这一点点的契约感应,还不足以支撑泰麒准确寻到骁宗的下落。

    六太和尚隆闻言对视了一眼。

    “小家伙……”雁国麒麟有些艰难的开口,“不是我和尚隆不想帮你,而是……”

    而是,泰麒应该也很清楚,天帝不会许一国君主干涉他丨国丨内丨政,他和尚隆能够帮到泰麒的,实在有限。

    黑发男孩儿闻言郑重点头,“我知道的,延台甫。”他轻声说,“我不要求二位为骁宗大人出兵,也不会要求二位为戴国做任何事,我只是想借用一下延台甫的使令们,因为……我边只有傲滥一个,即使有我的命令,它也是绝对不会离开我的边,去为我搜寻骁宗大人的下落的,所以……”

    “这件事的话,”六太眼睛一亮,“只要我暂时都不离开尚隆的边,我们这里留一到两个使令就足够了!剩下的都可以派出去帮你找人的,只是……”

    只是,偌大一个世界,连骁宗还在不在戴国境内都不知晓,真的要找起来,那可是做比说要困难得多。

    泰麒显然也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他转头看向了伯爵:

    “伯爵大人……”

    “叫我伯爵就好。”黑发美青年笑眯眯道。

    泰麒顿了一下,“那,伯爵。”他怯怯开口,“之前我听延台甫说到,您和您的朋友都是十分厉害的人。我知道自己已经受了你们这样大的帮助,再不知足的话简直都要是恬不知耻贪心不足了,但是……请您和您的朋友务必再帮我一次!”

    说着,黑发黑眼的小正太跳下伯爵的膝盖,对他和藏马再次深深弯下腰去:

    “请你们帮我找到骁宗大人!为此无论需要我做什么都……”

    “泰麒。”

    伯爵温声制止了黑发男孩儿接下来的发言。

    “誓言这种东西,是不可以轻易无限制地发下的哦。”

    他一脸严肃地告诫着,同时伸手,将男孩儿扶直了子。

    “无论要你做什么都可以这种话,可不能随意说出口,因为,这是会被记录在你的因果中的。”

    绷着一张脸说完,见眼前的黑发男孩儿吓得张大了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满脸被惊吓住的可怜小模样,伯爵心中不由一软。

    “不过,要我们帮这个忙也不必你付出那样大的代价。”

    他说着,转头看向全程沉默不语的红发妖狐:

    “不是么,藏马?”

    在十二国世界的人看来无比困难的寻找骁宗所在的这件事,对拥有魔界蒲公英的藏马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吧?

    被好友用调侃和赞叹意味交杂的目光安静注视着的妖狐闻言微微勾了勾唇角。

    “或许,或许不。”

    他语气淡然地说着,将视线落在了泰麒上:

    “我当然不会为难一个小孩子,但是……”

    但是,这个世界冥冥中的“命运”法则,会纵容他做到这个地步吗?

    比起帮忙后泰麒会拿出什么样的谢礼,在帮忙的过程中会不会受到命轨反噬这件事对藏马而言,才是更加令人在意的。

    伯爵闻言皱眉沉默了下去。

    “命运”究竟许藏马继续插手接下来的事呢?

    这一点,连他也无法保证。

    一时间,室内的空气再次变得沉重凝固起来。

    `p`jjwxc`p``p`jjwxc`p`

    作者有话要说:所以不是藏马端着不肯帮忙,是这个忙要帮起来绝对有风险,妖狐大人做决定还需要谨慎再谨慎啊!摊手

    于是苏醒的泰麒保住了萌萌的正太!这一点真心是我最在意的了!【节呢!】当然也不是说长大了的泰麒就不好了,但大方脸小分头和圆脸蛋儿美正太比起来……我还是更倾向于后者的。【茶

    最后奉上萌正太泰麒和女怪汕子的图片一张——

    这天真乖巧的小模样简直萌爆了有木有!【掏糖】泰麒麒要不要跟姐姐回家?【怪阿姨你够了!

    于是更新完毕滚走回评去,对不起大家最近三次元家里出了些十分闹心的事儿,更新频率总提不上去,还希望大家多包含一点儿,让若叶先度过这段低潮期,拜谢各位始终支持我的大宝贝儿们qaq

重要声明:小说《妖狐藏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