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藏马出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叶紫樱 书名:妖狐藏马
    由于十二国所在的这个世界里,天帝下令不许各国干丨涉丨他丨国丨内丨政,因而即便是雁国与戴国就是隔海相望的邻国,延麒六太与泰麒蒿里又有着甚笃的私交,但是在戴国发生了叛乱,泰王和泰麒相继失踪以后,尚隆和六太也不可以采取任何的行动。(凤舞文学网 .qiuwu.)

    这直接导致了在原著之中,在女主角中岛阳子来到这个神奇的世界成为景王,并初步坐稳王位之后,从景麒和泰麒口中得知泰麒与泰王之事,又受到戴国女将军李斋的请求,才以现代人的思维开始积极建立新的外丨交系统、帮助寻找泰麒的这一结果的出现。

    所以在藏马提出要求之前,无论是尚隆还是六太都没有想到过要去打听戴国此时的国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尚隆派出的人手将戴国的报传回雁国,第一时间拆阅了它的尚隆和六太,才会感觉如此心惊——

    戴国国内此时的状况,已经糟糕透顶。

    虽然即便是自己国家的事,戴国王宫里的事也是很难传到民间,而使普通百姓们知晓的,但是就算如此,雁国前往戴国打探消息的几人从戴国国民们口中听说的事,也能够被从中推测出某些信息。

    那就是——无论戴国现在是立了伪王,还是泰台甫已经选出了下一任新王(当然对于了解况的尚隆和六太等人而言,这种传闻是绝对不可能成真的),又或是泰王已死、戴国此刻正是王位空悬,以及在民间流传得最广的宫中有人谋反,不仅杀死了泰王,就连台甫也落入了贼人手中的这几种说法,每一种都透露出了,戴国国内局势正是风雨飘摇的这样一个信息。

    饶是早就知晓骁宗和泰麒失踪消息的尚隆,也想不到戴国国内如今已经是近乎十户不存其一的惨状。

    虽然每年都会接收到从戴国而来的难民……

    但是,因为庆国和巧国在最近几年同样也流出了大量的难民,就使得在两国难民的衬托下,从戴国来到雁国的难民的数量,显得不是那么显眼了。

    没想到形势居然恶化到了这样啊。

    看着信中属下们对戴国许多村子已经空无一人,而即使有村民存在,他们的生活状况也十分恶劣的种种描述,尚隆俊的一双剑眉紧紧在眉心蹙了起来。

    毕竟当时传出的消息是戴国建立起了伪朝,而在没有王的子里,国家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常的政丨事管理,是十分正常的事

    而同样地,建立起了伪朝的国家,就算依然会因为王位虚悬而在国境内出现妖魔,但是因为政丨事还是处于官吏们有序的管理之下,所以按理来说,百姓们的生活状态不应该糟糕成这个样子……

    所以这里就不得不开始考虑从戴国民间传出的那些流言里还隐含着的其他几条信息了。

    藏马接话道。

    尚隆和六太闻言齐齐转眼望向他。

    妖狐不慌不忙地伸手点了点前摊开的几张信纸:

    第一,有许多传言称,当初设计谋害泰王和泰麒的,是承州师的一名女将军,姓刘叫做李斋的。

    而这位李斋将军从六年前开始,就一直在戴国之内被通缉和追捕着——虽然至今依然未被抓获。

    这条传言流传最广的范围,是在最开始的一两年时间里,因为生活困苦而不得不逃出戴国的那些难民之中。

    而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声音,声称此时执掌着戴国最高权柄的前军右将军阿选,才是真正的叛乱者。

    证据就是他非但不许戴国内有任何反对他或者赞美泰王的声音,甚至烧毁了泰王为镇压地方暴乱而最后前往的地方——辙围,并且将泰王的家乡委州也毫无理由地随意烧杀一空。

    而且自那以后他在戴国所实施的统治,从各种意义上来讲,都绝对可以被称作是‘暴丨政’。

    而这条传言根据信上的说法,是从最近几年从戴国流出的难民中传出来的。

    然而,这条最近的传言,在戴国国内却得不到任何人的肯定。

    ——从尚隆派去戴国的属下的回信中可以看到,当被问及这个话题时,几乎所有的百姓都立刻声色俱厉地进行了否定。

    但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进行否定的表不像是因为对阿选的拥护因而对言语间中伤他的外来人感到愤怒憎恶,而更像是在恐惧和隐隐憎恨着什么……

    这已经足够说明真相了吧。

    藏马说到这里,不由轻轻叹息了一声。

    尚隆和六太的脸色也已经变得十分难看。

    事实上藏马总结和分析出来的这些信息对他们而言也并不难分辨出来,但他们是真的没有向那个方向上去猜想。

    毕竟,作为已经掌控了整个戴国最高权力的阿选而言,比起施加这种只会让国家贫困积弱的暴丨政,难道好好地治理它、得到人民的拥戴和称赞,不应该才是他更加合理的选择吗?

    对于两人的疑问,藏马还没有说什么,反倒是伯爵先冷笑了起来。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伤害他人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黑发美人神冰冷地说道。

    对于这种人,用常理去衡量他们,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六太和尚隆对此无言以对。

    藏马安抚地拍了拍伯爵的手背。

    戴国的状况究竟怎样,之后的命运又将如何,这些事还是等唤醒泰麒、找回泰王以后,交给他们去烦恼的好。

    他语气平和地说道。

    现在我们应该关注的重点,是如果确认了当年叛丨乱的主事者正是阿选的话,那么泰麒的角相信也应该有所着落了。

    你是说……?

    尚隆再次皱眉。

    藏马微微颔首,麒麟的角不仅是麒麟力量的来源,同时也是非常珍贵的材料。而比这更重要的一点是,正因为是仁兽麒麟最重要的东西,所以麒麟之角在被斩断以后,是不可能被用任何手段所彻底毁掉的。

    因此,阿选无法完全湮灭他试图谋害麒麟的决定证据,当然也更加不能够随意地将之处置。

    所以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将泰麒的角藏在一个只有他知道,甚至是只有他有进入方法的‘绝对安全’的地方咯?六太反应很快,几乎在藏马话音刚落的同时,就已经接过了话去。

    妖狐闻言再次点头,这是最大的一个可能。

    所以接下来,我们只要从阿选上入手,找到小家伙的角就行了?

    金发少年眼神闪闪发亮地道。

    坐在他边的尚隆苦笑着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容易。

    且不说阿选如今作为戴国的最高掌权者,边有多少人明里暗里跟随保护,就是他再怎么自大狂妄,也不可能轻率地将泰麒之角所藏的地点随意在生活中泄露。

    ……唉。同样反应过来的六太深深叹了口气。

    他和尚隆两人的眉宇间都染上了几分愁色——因为在两人看来,拜托藏马帮泰麒续接断角已经是十分强人所难的事了,所以取回断角的这件事,当然不能再麻烦人家。

    而作为雁国的国主和麒麟,他们又不能公然派兵出征戴国,用武力威胁阿选叫出泰麒的断角……

    一时间,整个会客厅异样地安静下来。

    直到伯爵实在忍耐不住,轻声叫了一下藏马……,妖狐才不紧不慢地再次开了口。

    这件事两位就不必担心了。他对尚隆和六太微笑道,既然答应了伯爵,那么泰麒的角我也会想办法取回,接下来两位需要忧心的,就只有尽快凑齐届时为泰麒断角续接所需要的各种材料了。

    尚隆和六太闻言神色皆是一怔,继而很快反应过来,满是惊喜和担忧地对藏马道谢的同时,也表达了对他接下来取角行动的安全的担忧。

    这点两位也不必担心,最后还是伯爵笑眯眯地做出了保证,藏马的实力可是超乎两位想象的,最好别把他当成是普通的温文尔雅美少年哦?

    在好友的调侃声中,妖狐微微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温文尔雅的美少年这种评价暂且不论。

    伯爵这家伙……

    在他面前,是不是放松得稍微有点过头了?

    是平时压抑自己太多,还是……

    有什么执念,已经解开了?

    无声地勾起唇角,妖狐忽然觉得,等到这边事了结,他很有必要和自己的这位好友好好畅谈那么一下。

    虽然六太和尚隆一再叮咛藏马要慎重行事,千万不要冒不必要的危险,但实话说,一个十二国里普通的仙人,还真的没怎么被妖狐放在心上。

    得到消息的当天下午,他和哈迪斯两人就带着摩可拿,连尚隆提供的骑兽也没有接受地,就施施然地出了尚隆的别府。

    ——连达拿都斯、修普诺斯和迪卢木多都没带。

    最晚三天后也就回来了。

    妖狐笑眯眯地这样说着,坚决地拒绝了枪兵的跟随请愿。

    这让在接下来的行程中冥王的嘴角一直保持着一种可疑的上翘状态,看得藏马怀中的摩可拿一阵偷笑。

    而有哈迪斯在,两人当然也就不会乘船,而是由冥王陛下大概根据着从尚隆那里得来的十二国地图测算了一下,之后就直接撕破空间瞬移了过去。

    落脚点准确异常,正是位于戴国首都鸿基的白圭宫。

    藏马只花费了不到五分钟的功夫就从四散的蒲公英那里得到了阿选的行踪。

    他和哈迪斯两人大摇大摆地直接在宫中穿行而过,而由于结界的存在,宫中的侍从们没有任何人对两人的出现表现出了异常。

    于是只一会儿的功夫,藏马和哈迪斯就穿过重重守卫,来到了阿选的书房。

    他们到来时阿选正坐在宽大的书桌后,低头阅读着一份文件,从外人的角度来看,这个面相威武宽厚的男人,完全不像是会做出那样残暴无理之事的人。

    世事无绝对啊。

    藏马一边摇头感叹着,一边完全没给阿选反应时间地,发动了早已握在掌心的魔界植物——梦魇荆棘。

    这种植物会在缠绕束缚住敌人行动的同时,将尖刺刺丨入对方体丨内,同时快速分泌出一种极强的催眠物质,使对方精神溃散,完全进入被催眠状态。

    对于阿选这种人藏马没什么心思去管对方到底在想什么,只是快准狠地先下手把人拿住,之后言简意赅地询问了泰麒断角的所在,得知竟然就在书房中之后,又命令阿选将之取出。

    在这个过程里,阿选一步步打开密室、密室中的密室、密匣,取出钥匙,回到书房,掀开一块不起眼的天花板,露出了真正的暗格的做法,直看得摩可拿一阵撇嘴。

    这个人心肠好坏!

    小家伙不高兴地说道。

    中间设置的陷阱都好歹毒,摩可拿讨厌他!

    藏马低头蹭了蹭他软乎乎的脸颊,嗯,我也不喜欢他。

    ——根本连枭雄都不配叫。

    那些陷阱虽然都以截杀试图打开密室密匣的人为目的,但手段却极其残忍,会让人受尽折磨而死,简直毒到了极点。

    一个真正有襟、能够成为枭雄的人,是不屑于使用这种歹毒手段的。

    这么想着,在从阿选手中结果泰麒的断角之后,藏马就不再管他,直接在他脑中下达了短期之内都不要去关注断角所在的暗示后,转扬长而去。

    而在他走后不久,恢复了意识的阿选只是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就垂首继续阅读文件去了,对自己之前所遭遇的事,完全一无所知。

    ——就像很多曾经被极恶盗贼妖狐藏马所拜访过的人一样。

    三天以后,雁国,乌号,尚隆别府。

    迎着六太和伯爵期待的目光,藏马从后的背囊里取出了一根光芒黯淡的黑色断角。

    我将它取回来了。

    他温声说道。

    黑色的断角在满院灿烂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发光泽灰暗,然而六太的眼中,却猛然爆发出了希望的亮光……

    小家伙,你一定……可以醒来的对不对?

    手中下意识地攥紧了边那人的衣袖,金发少年模样的雁国麒麟这样想着,连眼眶都不自觉地泛红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嗯,这章后半段基本就是我在自由发挥,就等原著写出来以后被小野主上狠狠打脸了(喂)╮(╯▽╰)╭

    总之泰麒即将苏醒,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而泰麒苏醒之后就是准备寻找和营救(?)骁宗了,这其中藏马大概还要再出一点力,之后只等阳子上位他就可以轻松混剧(?)啦~

    那么诸君,就让我们到时再见吧!挥爪~【别说得你好像要年更一样啊喂!

    ……咳。扭脸飞快跑走~

重要声明:小说《妖狐藏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