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渐近的脚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叶紫樱 书名:妖狐藏马
    原来……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黄金之王是用这样的表在注视着白银之王的吗?

    摸了摸下巴,抱着摩可拿和哈迪斯并肩站在黄金之王后稍远一点地方的藏马饶有兴味地勾起嘴角,不过暂时却似乎没有对此发表评论的意向。

    哈迪斯侧眸看了他一眼。

    ——看起来好像是感到有些意外的样子?

    藏马于是一脸无辜地回望过去,?

    冥王沉默与他对视了一会儿,而后施然自若地扭开视线。

    …………?

    藏马眨眼,垂头和怀中的白团子交换了一个状甚疑惑的眼神,以示自己是真的不明白自家冥王究竟想表达什么。

    摩可拿笑眯眯地伸出小手拍了拍他的脸颊。

    那样子似乎是在说,没关系哒~摩可拿也不明白●▽●

    两个人一番交流过后,又齐齐转过头来,一大一小两张从轮廓到五官都完全不相似的脸蛋上,却带着一模一样的茫然无辜神色,探寻似的看向一旁的黑发冥王……

    哈迪斯微不可查地抿唇轻笑了一下。

    伸手弹了弹摩可拿的脑门儿,别闹。

    在这么严肃感伤的环境下好歹注意一下人家黄金之王的感受!无论装傻还是卖萌都稍微适可而止一点!

    ——尽管冥王的本意与上述表达其实相距甚远,但是的确,他也确实是在有意提醒正兀自玩得开心的妖狐和白团子两人,稍微注意一下读懂空气这件事的需要关注度。

    藏马和摩可拿闻言相对着齐齐吐了吐舌头。

    ——当然对妖狐而言,这样的动作依然有不小的卖萌嫌疑就是了。

    如何?御前?

    而后趁着人家黄金之王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的玩笑胡闹,尚且沉浸在回忆缅怀之中不可自拔的时机(?),藏马抢先开口了。

    见对方在自己的招呼下缓缓转回来,脸上的表依然沉稳无波不露分毫破绽,妖狐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

    ‘只要当面得见,自然能立刻分辨出我所说内容的真假。’——这一句话,确实没有半点欺骗的成分在里边吧?

    ——语气里带着令人无法忽略的意味不明的愉悦味道。

    黄金之王神色丝毫不变。

    就算能够证实你之前所言非虚,也不过是与威兹曼有关的这一部分罢了。

    他淡声说道。

    藏马闻言却是微微一笑官行天梯。

    可是对御前你来说,有这一部分应该就已经足够了吧?

    其他的……真又如何,假又如何?

    白发之王这一次并没有出言回应,而是用辨不出绪的深邃目光,静静扫视过妖狐和他边始终无言的黑发冥王……

    结界中一瞬间覆盖满了某种凝实且沉闷的气息。

    并且,随着结界内维持默然无声状态的时间的逐步增长,愈发变得压抑沉重,渐渐让人感觉呼吸仿佛都开始变得有些困难起来。

    而与此同时,从结界之外传来的属于少女的欢快呼叫声简直可以说是与此形成了再鲜明不过的对比,同时也将本就无比沉闷的气氛,几乎瞬间推向了最高点……

    我之前的保证依然有效。

    ——在眼见压抑之气已经达到顶点,几乎随时都有可能崩裂爆发的当口,藏马忽然出声。

    他笑意盈盈的脸上似乎全然不见对可能与对面号称当世最强王权者之一的黄金之王爆发冲突的紧张和担忧,似乎是对接下来的局面尽在掌控,又或者……

    是根本不在意他这个黄金之王?

    想到之前在旅馆中与这一行人的那一次短暂交锋之中,即便是他自己的圣域之内,那个看样子应该是对面那两人下属的金发青年也依然轻而易举挡下了自己的攻击,甚至还显得十分游刃有余的模样,国常路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

    ……希望你不要失言。

    沉默半晌,他最终沉声这样说道。

    对面的红发美少年闻言则是又一次微微扬起嘴角,露出了他招牌样的温和微笑——

    当然。

    目光仿若不经意地扫过国常路后正跟着着古装的少女一起走出房门去的白发少年,妖狐语气微妙地做出了回应。

    ***

    详细谈妥了后续的计划,与黄金之王分道扬镳以后,藏马才注意到天色已然完全转暗。

    街道上灯火通明,远处霓虹灯闪烁。

    在几乎无论哪个世界都可以称之为繁华喧嚣的魔都东京与安宁无关的嘈杂夜晚里,哈迪斯站在前不远的地方回过头来安静地看向他,脸上的神平静安然得就像整个世界无论如何流转,他的视线也只为他一人停驻一般……

    藏马的心跳突然不受控制地加快了一瞬。

    ——啊啊~真是罪恶的男人……不,男神啊。

    妖狐既无奈又颇有几分骄傲地想。

    被传闻中向来以心如铁石、冷酷无姿态登场的冥界之主用这样连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专注温柔目光注视着,这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想必都是奥林匹斯绝大部分女神连想象都无法想象的绝高待遇吧?

    然而,此时此刻,这份殊荣却独属于藏马一人……

    不得不说,这实在很有几分独摘高岭之花的味道。

    ——虽然用高岭之花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哈迪斯似乎有些不太恰当→_→(你确定只是有些?)

    抿了抿嘴唇,妖狐忍住想要微笑出声的冲动拳术者。

    哈迪斯,我们回去吧。

    他说着伸出手,握住了恋人那熟悉而微凉的如玉手掌。

    冥王闻言微微垂首,神色难明地深深看了藏马一眼。

    嗯,回去吧。

    他一边应声,一边瞬间反客为主,修长的手指不容分说地穿插交缠上来,与藏马十指紧紧相扣……

    ——并不是藏马的错觉。

    在哈迪斯率先转向前而去的那一刹那,妖狐眼尖地瞥见,看似与平常无异的冥王嘴角,近乎显而易见地,勾起了一个愉悦至极的笑容……

    妖狐于是微敛下眉眼,同样微不可查地淡淡笑开——

    回去旅馆的路,好像再长,也都让人觉得有点不够了呢。

    ***

    在妖狐和冥王这边气氛正好的同时,在城市另一端的某座体育场里,主角组的遭遇和心可就远没有他们那么美妙了。

    追寻记忆无果,甚至最终找到的只有一场空幻的小白,由此而似乎即将得出某种不详结论的小黑,躲在角落里郁郁寡欢的猫,以及……

    终于粉墨登场,对主角组出手展开了狙击的青色氏族。

    在瓢泼的大雨中,体育场内的双方彼此警然对峙。

    场内的气氛一触即发,而单从人数上来讲,主角组的处境可算是相当不妙……

    场外,站在指令车内的伏见猿比古听着从终端机那边传来的自家副长淡岛世理对于使用sbel的申请,以及后毫不犹豫地传来的一声许……

    深深叹了口气,像是感觉十分麻烦,又像是完全没有干劲一般,伏见转头看向指令车外。

    在距离车不远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在大雨中人工搭建起了一间简陋的和式休息室——当然,说是休息室其实也并不那么恰当,因为那不过是在一把大伞下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和式垫子,再在四周半封闭地用带有scepter4标志的白色布帘围出了一小圈空间而已的,在伏见看来刷时髦值质远大过实际应用价值的,不知所谓的布置罢了。

    而在那把大大的深紫色伞下,一边端坐着悠闲品茶中的蓝发青王,另一边则懒洋洋地靠坐着一脸无聊的红发赤王。

    正是这两人让伏见感觉短短一下午的时间,似乎就已经将自己一生的耐心都要消耗完了……

    我说……他抽了抽嘴角,对那边扬声道,您差不多该工作了吧?室长?

    就算有那个叫藏马的神秘人物派出的擅长奇妙幻术的外援在场,可以保证赤王的存在不被scepter4中对他真正处境有所知的伏见、青王宗像礼司本人以及副长淡岛之外的其他成员所发觉,但是因此而有恃无恐到scepter4的抓捕行动都带着赤王一起出席,这样……真的可以吗?

    scepter4和吠舞罗之间对立的立场何在?他这个背叛了赤之氏族转投入青之氏族怀抱的背叛者的立场又何在?!

    因为深受信赖所以被委以重任,因而得以成为整个scepter4中唯三的真相知者其中之一的伏见少年抬手揉了揉额角,突然感觉很是心累。

    而更让人火大的是,那一边,被他所呼唤着的青王却是动作优雅、不疾不徐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伏见君,你太急躁了大齐魔人传。

    他语气和缓,完全就是在指导下属一样地温声说道。

    伏见额角蹦起了一朵大大的青筋符号。

    ……能请您现在立刻出动到体育场里去吗?室长?

    他扭过视线,看也不看那边地生硬回道。

    宗像见状似乎很是无奈地伸手推了下眼镜。

    真是让人头疼的孩子。

    他说着,一边起向外走去,一边……状甚无意地瞥了依然懒洋洋倚坐在伞下,似乎对这边发生的一切都不怎么感兴趣的红发之王一眼——

    大概是因为在scepter4里有我和淡岛君关照着,人也变得更加孩子气和会撒起来了吧?

    这意有所指的言辞尚未得到来自赤王的任何反应,倒是首先引来了伏见本人的不满。

    请不要随便把人说成那种不符合现实的奇怪格!

    他第一时间抗议。

    顺带,眼神飘忽地扫视过仍然闭眼靠坐在那里的红发赤王……

    发现对方似乎根本没有被自家室长的言语所触动,伏见在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又隐隐感觉有些不爽。

    而正在此时,赤王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啊,那还真是受你照顾了。

    他懒懒地对宗像扬了扬手。

    那随意过头的慵懒自若姿态,还真是说礼貌也不是,说失礼又好像也不是。

    青王也因此而微微怔愣了一下。

    然而很快,蓝发之王又再次抬手推了推眼镜,嘴角挂上了一丝似笑非笑的微妙弧度。

    不客气。

    他低声回应着,转头大步走进了体育场内。

    与此同时,察觉到站在指令车外的大雨里,明明并非在伞下,然而周却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干燥舒爽的那一金一黑的两位外援遥遥投向这边的不知怎么的就让他突然生起一种极其不详预感的兴味盎然的视线,伏见扭过脸去,再不向车外的赤王投注分毫的目光……

    ——总觉得,越来越想念他单♂纯♂可♂的美咲了。

    痴.汉少年略有些出神地想。

    作者有话要说:早起更新~

    今天要去亲戚家串门所以起得早,昨晚写完得又晚所以干脆就等起再更新了(●′w`●)大家早上好=3=

    表示所有铺垫差不多都结束了这几章就快速过剧,然后等该解决的都解决了咱们就换地图~下个世界去哪里好呢……有点拿不准主意了_(:3∠)_

    最后谢谢花之噩梦亲亲、洛兰亲亲、为了与正义亲亲和nnr亲亲扔的地雷~你们=333=

    欢快地跑走回评去~大家这章的评论就等我晚上回来再看啦~\(≧▽≦)/~

重要声明:小说《妖狐藏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