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异变之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叶紫樱 书名:妖狐藏马
    藏马这一瞬间由衷地觉得带土这个人的确不简单。

    表面上看来他对来自木叶和音忍两方面的精英忍者的联合围杀混不在意,即使空间忍术被,似乎在他心中也没来得比鼬的背叛更让人在意。

    但事实上,利用着三代火影等人因为他绪上的失控而不自觉地略微放松了一瞬的这个小小空隙,名为宇智波带土的这个男人,飞地完成了对加诸在他上的针对他的空间能力的这份封印的一系列试探!

    而结果确也如同他所预料和期望的那样——被封印掉的,只是他进行远距离的空间传送,无视忍术结界来去自如的这两点能力,至于近距离的瞬移……

    看,他现在眨眼之间就从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移动到了刚刚还在对他大放厥词的小佐助后,这不就是个最好的证明?

    在所有人——包括三代火影、大蛇丸、鼬和佐助自己充满或是惊异或是悚然的注视下,带土得意地勾了勾嘴角,伸手,不顾鼬眼中一瞬间闪过的惊恐,狠狠抓向佐助的脖颈……

    某个瞬间,他十分满意地从竟然胆敢对为长辈的自己不敬的这个小家伙脸上,看到了惊惧意味十足的神色圣皇弑天最新章节。

    小蠢货,有些话……是不可以乱说的啊~

    ——他正想语气轻快且绝对能挑起佐助心中最大程度的屈辱和恐惧绪地这样开口,却猛然现近在咫尺的那张初现风华的小小俊颜之上,哪里还有半分之前所见的负面之色?

    小小的少年蓦地翘起嘴角,在带土的手来得及触碰到他的颈项之前,一脸安心和喜悦地被一双熟悉的手臂一把捞了过去……

    藏马!

    他欢快地叫。

    原本并没有打算这么早就登场,却被眼下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得不得不提前现出了形的妖狐闻声伸手捏了捏怀中少年的耳垂:

    胡闹。

    虽然是责备的话语,但语气中却满满都是无奈和宠的意味。

    佐助于是红着脸伸手扒了扒他捏在自己耳垂上的大手:

    放、放开啦!好痒。

    藏马不理他,手上甚至还坏心眼儿地加大了几分力度,小团扇顿时被捏得全无力,软软伏在家长怀里不出声了。

    一旁的鼬见状眼神闪了又闪,终究还是带上了一丝和藏马如出一辙的无奈又宠的笑意。

    …………

    ——这一幕真是甜蜜温馨得差点闪瞎带土的眼睛==

    从登场和被戳穿份以来已经因为眼前的这一家人而被无视了好几次的终极boss君表示,自己现在的心很不美妙。

    他眼神翳地盯视着在和佐助笑闹着的同时,看似根本没有关注自己然而实际上却没有露出半点破绽,让自己得以有机可乘的那名红美少年,一片血色的写轮眼中,黑色的花纹如同万华镜般缓慢旋转。

    你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个‘藏马’?

    他轻声问。

    对藏马的存在带土并非一无所知,毕竟妖狐当初成为佐助的监护人时,所用的理由就是他是宇智波一族流落在外的族人之后。

    不过在派出人手对这个报进行过大致的调查核实,最终证明了藏马所言非虚以后,带土就没有再怎么关注过这边的信息了。

    没办法,睡神的幻术太过高端,给带土本人也好他所派出核实报的下属也好,所下达的暗示过于强大,让他们根本就连反抗之力都没有,下意识地就会去避免所有和藏马有关的怀疑和思考。

    事实上直到现在这个暗示也依然有效,只不过面对着藏马本人,暗示的效果被降低到了最弱,带土这才有机会在这么多年以后,真真正正地开始正视和直面藏马这个佐助和鸣人的监护人。

    ——只不过他的态度实在算不上亲切。

    妖狐默默在心底给带土同学点了根蜡烛。

    他自己对这个倒是不怎么在乎,不过哈迪斯……

    侧头看了一眼神不变,好像也是对此没什么所谓的黑恋人,成功从对方眼中读出了一丝淡淡愠意的妖狐眨了眨眼睛,扭回脸来装作自己什么也没看到我的霸道妻。

    啊,我就是那个藏马。

    笑眯眯地抬眼迎上带土冷的一对眸光,妖狐语气十足温和地如此做出了回应。

    带土被他丝毫没将自己放在眼里一样不痛不痒的态度噎得神一滞,反应过来以后脸色愈变得沉下来。

    他张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冷不防看到一旁的大蛇丸脸上现出了一抹极其隐蔽的狂之色,一双金色的竖瞳更是死死盯住了和藏马一起,未惊动任何人地就出现在了场中——准确来说是和带土之前所做的一样,出现在了这四紫炎阵之中——的其余几人中的一个。

    带土瞬间心下微沉。

    对大蛇丸其人,他虽然并不十分在意,但也不得不承认,在对忌忍术的研究方面,对方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拥有着常人终其一生也无法企及的极高天赋。

    这样的天赋也注定了大蛇丸必定是自信且自傲的。

    而带土从与大蛇丸接触至今,从来没有在对方脸上看到过类似现在这样的表,这不光是因为大蛇丸的自傲,也是因为当世的确没有什么人,能让他有理由做出这样的姿态。

    然而现在……

    顺着大蛇丸的视线,带土的目光略过藏马,投向含笑站在他后的金睡神——

    等等。

    这个人……怎么感觉好像有些眼熟的样子……?

    在将修普诺斯的样貌收入眼帘的瞬间,带土心中极其微小地浮起了一丝莫名的熟悉感。

    而在他的视线转过修普诺斯,从达拿都斯上飘过的时候……

    一瞬间,带土明白了之前那若有若无的一丝异样熟悉感,究竟是来自于哪里的了——

    这不就是佩恩之前报告过的,从五年前开始暗中崛起,阻挠了晓的不少计划的那个什么冥府组织的两大领么!

    因为只看过佩恩带来的抽象到极点的手绘人像的关系,乍看之下带土完全没把这两人和画里那两坨(?)联系到一起去,不过等到视线反馈回来更多的信息——比如两人异常明显的双生子份,一金一黑的色眸色,额头中心那抢眼且显眼非常的六芒星标记……

    作为总领一个成员都是s级叛忍的犯罪组织的领,再认不出这就是最近总坏自家事儿的老对头那边的领头人的话,那也实在太不称职了。

    带土眼睛眯了又眯。

    原来你是和他们搭上了伙。

    他转头轻瞥了大蛇丸一眼,语气中带上了一丝了然。

    面色苍白的金眸忍者闻言,喉间低低泄出了一声嗤笑:

    别说得好像被我背叛了一样,从加入晓的那天开始,我们之间就只是各取所需的合作或者说相互利用的关系而已,你到底是要有多自大,才会认为这个组织是你的囊中之物,所有人都该为你效力?

    挥了挥手,打断带土想要辩驳的动作,大蛇丸眼中一片笑意凉薄:

    别想要再否认什么了,我说过,要想不被人察觉到你的真实意图,就最好不要将尾巴留得那么明显。

    你顶着阿飞的份,用着敬语,扮演着粗神经聒噪后辈的角色的时候,时不时会控制不住地流露出的那一丝高高在上的态度,你以为除了我真的没有别人察觉?

    哼笑一声,大蛇丸最终用一记地图炮为自己的这段言做了总结:醒醒吧蠢货,宇智波家的家族天赋里,压根就没有‘演技出众’这一项调教狐狸。

    说完,还好像要印证什么一样,目光看似不经意地微微扫过一旁神色始终平静安然的团扇兄长……

    鼬的嘴角微不可查地悄悄抽搐了一下。

    原本他是抱着相当的觉悟来参加今天这场很可能是最终决战的联合围杀行动的,可是现在……

    行动迟迟没有开始,满场原本凝重肃杀的气氛,却早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

    团扇兄长思及此处默默扶额,实在不明白这中间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才让这整场戏从正剧走向了闹剧……(喂)

    鼬脸上过于明显的囧然之色看得就站在他旁的三代火影也是一阵无力抽搐。

    虽然这段时间以来他遇到的都是好事,先是鼬这个死钻牛角尖的孩子主动跑回来报告中忍考试中偶然现的大蛇丸的异动,接着没过多久被他报告的人物就在一个夜晚亲自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师生两个时隔多年再次心平气和地坐在了一起,用一整晚的时间谈顺了一些问题,虽然过程中也不乏各种谈崩的时候,但是等到大蛇丸最终悄然离去,他们总算是在大方向上达成了一个难得的共识。

    木叶,这个村子,三代火影原本以为鼬也好大蛇丸也好,终归是在有着留恋的同时,也怀揣着一份深沉的伤痛和恨意,毕竟这里埋葬了他们生命中最美好的期许,让他们丧失了某些对于人来说,应该最为珍贵的东西。

    但是,当灾难真的要在这里降临,无论是原本对村子就抱着守护意识的鼬,还是曾经恨不得想要毁掉这里的大蛇丸,却都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来守护这里,守护这个他们最初也是最后,终将归于的地方……

    想到这里,老人不由长长地,长长地出了口气。

    无意义的叙旧就进行到这里吧,带土。

    他终于从人群之后走出,介入到了已经越来越偏离正题的这场谈话中来。

    无论你和晓捕捉尾兽的目的是什么——净化世界也好,催眠世界也罢,鸣人和我罗都不能让你带走,他们体内的一尾和九尾也都不能交给你。

    这,就是木叶的答案。

    白白须的老人轻声说着,抬手,缓缓摘下了头上的火影斗笠。

    带土闻言静静看了他一会儿,继而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一样,哧地一声低低哼笑起来:

    木叶的答案?

    他满眼嘲讽地道。

    你真的这样认为么?三代火影‘大人’?

    ——伴随着他的这声问语,眨眼之间,场内出现了数道着木叶暗部服饰的影,并在现出形的瞬间,齐齐出手攻向了藏马和卡卡西等人!

    三代火影的眸光在这些人出手的瞬间,微微黯淡了几分。

    你终究……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啊。

    他敛眸叹息。

    ……团藏。

重要声明:小说《妖狐藏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