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面具之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叶紫樱 书名:妖狐藏马
    哈迪斯对自家下属偶尔会小小爆一下的学术研究癖好显然早已经习以为常。

    他眸光淡淡含笑,侧与藏马视线相织,虽然并没有开口回应什么,但妖狐某个瞬间,还是敏锐地从冥王的眼神中读出了慢慢你也会变得习惯的这样的信息……

    …………

    藏马眨了眨眼睛,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究竟是该欣喜于队伍里终于有个人肩负起了钻研思考的责任,让他能够稍微减轻一点负担,还是应该惊奇感慨于修普诺斯沉浸过深,竟会毫无掩饰地像现在这样露出完全不为人知的狂一面了。

    而给自家冥后陛下(喂)带来了如此纠结复杂思绪的学霸修普诺斯这个时候表和动作都很学霸地伸手推了推不知什么时候架在鼻梁上的腹黑险眼镜男专用(?)金属边框眼镜:

    陛下,冥后陛下,时间快到了。

    ——所以能不能请你们稍微把注意力往正事上集中一下,不要再继续关注他这一点小小的私人好了?

    睡神一脸笑容森。

    看来他对于自己研究狂人的癖好会随接触到的事物而不定时作这件事也不全是坦然接受嘛。

    藏马在修普诺斯看似淡定强硬实则暗含戒备忧虑的注视下缓缓勾起了嘴角……

    开始吧。

    他轻声说着,看起来似乎真的如同修普诺斯所期望的那样,瞬间进入了正经事模式。

    然而……

    薄而微抿的嘴角不受控制地狠狠抽搐了两下,金神袛誓,他分明从妖狐看向自己的那道意味深长的视线之中,看出了满满的令人头皮麻的戏谑和兴味盎然……

    Σ&1t;(=っ°Д °)っ!求放过!

    睡神默默扭脸,心中猛然升起了一丝极其不妙的预感……

    ***

    中忍考试会场,大蛇丸为困住三代火影而命人设置下的四紫炎阵之中。

    一对师生之间的生死对决,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时刻。

    施展出秘术尸鬼封尽的三代火影成功封印了被大蛇丸秽土转生的初代和二代火影,同时又拼着两败俱伤的结果,试图将大蛇丸施术的能力也就此一并封印起来。

    大蛇丸这边自然不会让他如愿,两人于是就这样彼此相互僵持不下,一个努力拽着另一个的灵魂拼命往外拉,另一个则咬牙结住印想要拖慢甚至阻止灵魂被拉走的进程,两厢对峙之中,时间缓慢而充斥着某种如有实质般的异样凝滞感,毫不停留地持续向前流淌……

    终于,耗尽最后一丝力气的三代火影成功封印了大蛇丸的双手,带着一脸释然的笑容,呢喃着那句著名的解释了木叶和火影这两个名字所代表的含义的句子——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火的影子会照耀着村子,并且……让新的树叶芽……——慢慢闭上了眼睛蛇蝎弃妃。

    而大蛇丸脸上的表则是从震惊到愤怒再到无法掩饰的悲伤和狂躁,他看着笑容满面地缓缓倒在血泊之中的三代火影,一时之间竟然好像失去了言语能力……

    ……开什么玩笑。

    沉默了半晌,他突然低声开口,语气中满含着压抑的怒气。

    开什么玩笑啊你这个死老头!他的音量猛地拔高,让四周围观的所有人都为止一惊!‘

    这有什么好笑的!用自己的命换我一双手……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他死死盯着闭目倒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三代火影,好像那个老人下一秒还会睁开眼睛再站起来,带着那讨人嫌的似乎包容着一切的慈和笑容,对他说教些什么。

    然而,没有了。

    他所幻想,或者说期望的一切,统统都没有生。

    三代火影还是像再也不会醒来一般,带着笑容静静倒卧在那里,就连脸上那让大蛇丸为之怒火滔天的笑容,也似乎跟着汩汩流出他上伤口的血液,而渐渐在变得冰冷而凝固……

    黑男人低低垂下了视线。

    分护住四紫炎阵四角的音忍们忍不住开始出声催促。

    阵外的战斗似乎已经结束,木叶的忍者们正向这里大批聚集而来。

    如果现在再不撤离,迟些恐怕……

    大蛇丸大人!

    四人焦急地同声呼唤。

    黑青年缓缓抬起了头来。

    他的表还是如同以往一般沉静而冰冷,仿佛之前的所有失控出格,统统都不曾存在过一般。

    环视了一圈面带急色的四名下属,他目光冰冷,正准备开口下令……

    嘿嘿……没想到,你竟然还会为猿飞这老家伙的死感到悲伤呢,大蛇丸。

    ——伴随着一声恶意满满的低笑,就在大蛇丸后,本该被四紫炎阵完全封闭的结界空间之内,猛地出现了一个披着黑底红云图案晓袍的影。

    来人脸上戴着形状怪异的橘色漩涡状面具,整个人背光站在那里,唯一露在面具之外的那只右眼,因为背光的关系似乎在影中散着不详的血色之光……

    而再仔细些看去,大蛇丸现对方手中竟然还一边一个地提着两个软软瘫倒在地上的小小影,其中一个是满狼狈、看上去似乎处于脱力状态中的红熊猫少年,另一个则是……

    鸣人?!

    ——四紫炎阵之外的卡卡西在看清自家弟子形的瞬间,不由惊呼出声。

    这是怎么回事?容婉!

    银上忍的表霎时凝重起来,原本因为三代火影的牺牲而变得有些低沉的绪,也重新为落入敌手的弟子而勉力振奋了起来。

    与我罗相比姿态好不到哪里去的金毛小狐狸听见自家老师的声音费力地转头向卡卡西所在的位置张眼望来:

    卡卡西老师……

    ——这语气微弱得简直不像卡卡西记忆中那个活力四的搞怪小狐狸!

    到底生了什么事?

    银青年见状不由死死蹙紧了眉心,踏前一步,眼神锐利地向自始至终都没有转过来,给他和他旁的木叶忍者们一个正眼的晓袍神秘人:

    抓住你的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佐助没有和你在一起?

    佐助……

    鸣人并没有能够开口回答,出声回应了卡卡西的,是那个戴着诡异漩涡面具的晓袍神秘人。

    他微微侧头,深藏在面具之后的右眼似乎也随着这个动作而漫不经心地看向卡卡西所在的方向。

    呵,你不提醒我还忘记了,他可是我向我的这位‘合作者’表达最由衷的诚意和谢意的重要‘礼物’,怎么能就这么被扔在那边不管呢?

    说着,神秘面具男的影瞬间从结界中消失,而几秒钟以后,又像是变魔术一样再度出现。

    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手中又提着另外一个少年——正是卡卡西之前问起的佐助!

    小团扇此刻的况看起来并不比鸣人和我罗好到哪里去,全都是伤痕不说,还被几条成人手臂粗细的具体材质不明的闪烁着冰冷金属光辉的链子牢牢捆住,整个人都被提在面具男的手里动弹不得……

    喏,这是你的了。

    面具男语气随意动作更随意地将佐助扔到了从他出场开始,脸上的神色就十分沉冷漠的大蛇丸脚边。

    黑青年冷冷看着他施为,一双金色的竖瞳中寒光流转,看来半点也不像面具男口中的合作者。

    之前的约定……说的,可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语气冰冷地说道。

    面具男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十分好笑的笑话一样,捧着肚子夸张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认真的吗?大蛇丸?

    他边笑边说。

    之前的约定……是怎样来的?我想想,‘你负责牵制三代火影和木叶暗部,同时吸引其他上忍们的注意,而我则负责抓捕尾兽同时为你带回佐助’——我记得约定的内容是这样的没错呀?

    现在……摊开双手示意大蛇丸仔细看清楚眼下的形,面具男语气含笑却同时也显得无比森然:

    你看看,约定的内容,难道……我没有全部达成?

    大蛇丸不为所动地冷眼看他:

    你还落下了一点。

    哦呀?面具男故作可地歪头,你是指‘并且协助你执行木叶毁灭计划’这件事?

    大蛇丸冷着脸不说话福星嫁到。

    面具男沉默与他对视片刻,突地用比之前更加夸张的姿态狂笑到近乎弯腰:

    啧啧~没看出你竟然是这么天真的人,大蛇丸。

    他摇了摇头,虽然因为戴着面具而无法看清脸上的表,但任谁都能猜出,那张隐藏在面具之后的不知真容的脸庞之上,此刻一定挂满了又是讽刺又是满含嘲弄之意的恶气满满的笑意。

    木叶……这个村子,对我来说虽然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对于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它却还是有些用处的。

    所以,我怎么可能不仅眼看着你将它毁灭,甚至还要上前搭一把手呢?

    面具男呵呵笑着,伸手提起地上动弹不得的鸣人和我罗:

    总之,我可没有违背和你之间的‘约定’,这场交易我们只能说各取所需,虽然都不是那么太满意——好吧别那样看着我我确实还算很满意的啦!——但是,起码各自的目的都基本达到了不是么?

    他说着,再次扮可地微微歪头:

    所以你也别太觉得自己吃亏上当啦,谁让你那么没用连猿飞斩那样一个老头子也打不过~

    说完,似乎在面具之后十分愉悦地笑嘻嘻着的男人提紧了手中的两个少年,眼见形已经开始虚……

    然而,当他正要如同之前那两次神秘的来去一样突兀消失在原地的时候,面具男突然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瞬间锢住了形,竟然在即将消失的那一刹那猛然显现出了影,并且极其狼狈地大步后撤了几下,险些跌坐在地上。

    而与此同时……

    呵。他说的没错,大蛇丸!这些年来你的确进技不怎么精纯,竟然连我这样的老头子都打不过了呢。

    ——伴随着一声熟悉而温和的朗笑声,原本僵直倒在血泊中的三代火影的影突然消失,取而代之地,是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大蛇丸旁的披火影外袍的白老人。

    而原本满狼藉双手也被封印掉了的大蛇丸则在同时也变回了战斗开始之前,那一副干干净净浑整洁的模样,一双手臂,也是灵活自如全无被封印的泰式……

    少得意忘形了,老头子。

    他低声哼笑着,手指轻轻一弹,趁着面具男这一瞬间的僵硬和动作迟缓,飞出一枚苦无精准无比地中了他脸上那张橘色的漩涡面具……

    我只是想要亲手做做看这件事,才会配合你演完这一场无聊又愚蠢的烂戏的啊。

    他不无抱怨意味地这样说着,在对面那一声轻微的面具碎裂声响起的瞬间,抬眼望将过去……

    对这件事你怎么看呢?阿飞?宇智波斑?又或者……

    该叫你,宇智波……带土?

    迎上那双疾轮转起来的血色写轮眼,大蛇丸静静微笑起来。

    而在众人所无法看透的幻象植物结界里,学霸修普诺斯脸上,也同样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checkmte。

    薄唇轻启,他转,对藏马和哈迪斯优雅地躬行礼:

    陛下,冥后陛下,棋局……已终。

重要声明:小说《妖狐藏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