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渐露之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叶紫樱 书名:妖狐藏马
    大蛇丸这边正对下属下达着暂时意味不明的密令的时候,另一边中忍考试的考场上,气氛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和胶着。

    已经失去意识的小李脸色苍白地安静躺在担架上,边站着一脸为难的木叶医疗队白衣医疗忍者——

    即使受重创,失去意识也依然还想要继续战斗下去,向对手和其他所有人证明自己忍道的粗眉毛少年,刚刚被下了体已经没有办法让他再继续以忍者的份活下去的残酷诊断。

    一时之间,整个考场一片寂然。

    刚出校门的稚嫩小忍者们脸上满是悚然不可置信,然而其他比他们阅历更多资历更老的老牌忍者们,则是微微面露不忍,但很快就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无痕——

    无论习惯与否,这只是忍者残酷又血腥一生的一个开始而已。

    有人了过去,继续走在这条冰冷而险峻的道路上,有人则在最初就倒在了起点,再无法为或是理想或是血又或是别的什么而继续去向前奋斗。

    ——仅此而已。

    在忍者的世界里,这并不少见。

    鸣人有些怔愣地看着小李被医疗忍者们抬上担架。

    他即使被藏马和哈迪斯教养得再好,之前出波之国任务的时候又已经见过甚至是亲手制造出过了血腥,但是,或许是由于主角的天赋属使然,又或许是因为藏马和哈迪斯按照原著鸣人的格展方向实在把他教养得太好,总之,这个孩子对于忍者这个名词的认识,还太过积极和正面老婆,非你不娶。

    即使对宇智波家灭族事件的始末了解得已经和当事人鼬和佐助一样清楚,即使对自己成为九尾人柱力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已经知之甚祥,鸣人也从未认为过,忍者是一个残酷且会使人轻易品尝到绝望滋味的职业。

    ——直到这一刻。

    他看着安静地闭目躺在那里,好像再也不会醒来一样的小李,想着森林里他意气风坦直率的样子,想着他之前还爽朗地笑露出了一嘴白牙、竖着拇指向自己和佐助约战的样子,想着他目光坚定地诉说着自己的忍道的样子……

    小狐狸突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绪。

    啊啊~真糟糕。

    回去以后……一定又会被哈迪斯桑教训了吧?

    他一边苦笑着这么想着,一边却还是飞跑了两步,抢到了小李的担架前。

    别那么早就下结论!

    他抓住担架的一边,阻止下正准备将小李抬走的医疗忍者们。

    你们凭什么断定他就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做忍者了?

    为的医疗小队队长闻言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他能理解眼前的这个小忍者听闻同伴失去继续作为忍者资格的消息以后,无法接受的这种心,但是……

    我们是木叶的医疗忍者,我们不会对任何一个伤员做出不经考虑不负责任的诊断。

    他有些不虞,但却尽量耐下子对眼前一脸固执的少年解释。

    哪知少年闻言,脸上的执拗之色却似乎更加加重了几分——

    还说你们没有不负责任,不过是碎掉了一只手和一只脚而已,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少年凶狠地说着,无视了医疗小队队长瞬间沉下来的脸色,转头,恰恰避开卡卡西伸来试图扳住自己肩膀的双手……

    卡卡西老师,我不是在胡闹。

    他轻声说着,表出乎卡卡西意料地冷静和理智。

    我说的是实话。

    鸣人的目光越过卡卡西的肩膀,遥遥投向人群中神色沉静的三代火影:

    吉桑,如果我说有办法医好这个家伙,你相信吗?

    三代火影闻言目光一凝。

    他沉默无言地与鸣人对视半晌,似乎是要借此来确定少年并不是在信口开河。

    你是指……藏马?

    良久,老人终于沉声开口,神色间并不见过多惊讶。

    鸣人对此却似乎全无所觉。

    是啊是啊!他狂点头,一脸笑容灿烂,藏马最厉害了!这种伤势才难不倒他!

    ……哼!

    ——小狐狸话还没说完,之前被他抢白过的医疗小队队长就忍不住重重哼了一声小白兔的争宠夫。

    他对鸣人的说辞并不相信,因此这一声重哼虽然有一小部分的原因是对鸣人公然宣称一个不明底细的外人比他们这些木叶专属医疗忍者还要技艺高明感到不悦,另外更大的一部分原因,则是为医疗忍者的他很不高兴眼前这个不知轻重的小子竟然拿伤者的伤开玩笑。

    小子,别不知天高地厚。

    他冷声道。

    即使是著名的三忍之一,尤其以医疗忍术著称的千手纲手大人,面对他这样棘手的况都未必能说可以轻松治好,更何况是一个名不见经传,连忍者都不是的外行人?

    好了,别挡路,他现在的伤还不稳定,不要因为你的一时莽撞耽误了救治!

    说着,小队长伸手想要推开鸣人。

    金少年却固执地揪住担架不肯放手,一双湛蓝湛蓝的眼睛死死盯着沉吟不语的三代火影,目光亮得惊人。

    老人见状深深叹了口气。

    如果你能说动藏马出手的话。

    ——他看似无奈而妥协地说着,然而不少对三代火影其人有些了解的人,却从老人嘴角暗藏的一抹得逞笑意之中,似乎现了点什么……

    那个藏马……难道真的是这么不得了的人?

    这些年来对于轻易不会走出宇智波大宅的佐助的这位神秘收养人,木叶的大多数成员也只能通过佐助和鸣人上显而易见的成长变化,来推断出他是一个惊人成功的家长和监护人,却不想,原来除了调.教人的能力出众,他自己本,也是这样一个连三代火影都这样认可了的优秀之才么?

    当下,不少人心思立刻活泛了起来——毕竟,连小李这样可以说是几乎断送了忍者生涯的重伤都可以治愈的话,这么强大的一个治疗者,任何一个忍者都会想要与他交好的。

    谁没有个受伤甚至可能连命都保不下的时候呢?

    多一份希望,总比多一份绝望要强。

    结果,小李虽然还是被医疗小队抬走了,但是凯这个时候的绪却显然比原著要稳定得多。

    这个经常脱线和无根据自恋耍帅的家伙难得正经和沉默地在卡卡西揽着他的肩膀带他回到看台上的时候,伸出拳头捶了一下好友的肩膀:

    谢了。

    ……

    银忍者瞪着一双死鱼眼看他。

    两人目光交汇的一瞬,忽然齐齐笑了起来。

    你教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弟子。

    卡卡西笑着说。

    凯习惯呲出一口白牙:

    那当然!

    他伸出大拇指,极其熟练地对好友比了一下:当然,你的弟子也不差!

    两个笨蛋老师说完,又相视一眼,彼此狠拍了对方肩膀几下,看那样子不像在呼吸称赞,反而好像想要比赛谁先能捶死对方……

    小樱狠狠翻了个白眼。

    什么呀……难得还有一点伤感和低落的绪的……

    结果全都被这两个给搅没了有木有?

    真是破坏气氛择夫教子最新章节!

    旁边经过之前那一场没脸没皮(?)的死战之后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和她和好了的井野默默点头。

    两个女孩子手挽着手,转头去看场下的最后一场比赛去了,而隐在暗处的藏马和哈迪斯,则是对视一眼,下一秒,齐齐消失在了会场之中——

    没办法,他们还得赶回家去等着被叫走给小李做治疗呢,谁让他们家的小狐狸这么会卖队友?

    临走之前藏马似笑非笑地看了鸣人一眼,直看得小家伙脖颈一阵凉……

    总觉得好像有种不妙的预感……

    他小声嘀咕着,注意力却很快被场下的比赛吸引了过去。

    旁边的佐助闻言默默斜了他一眼。

    大白痴……

    他低低哼了一声。

    ***

    藏马和哈迪斯回家后不久,木叶医院果然来了人。

    来人从语气用词到表姿态都客气到了极点,想来也是抱着宁可礼遇不可得罪的心态——由此可见医疗忍者做好了,在村子里有多么吃香。

    藏马没有多推脱什么就答应了和对方一同前往,而哈迪斯作为他的伴侣,自然也要一起——两人的关系在村子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整天光明正大地出双入对,想不让别人现都难。

    藏马控植物的天赋能力和长年修行的念能力融合之后产生了十分奇妙的变异,从很久之前开始,即使不用植物单只用自蕴含的丰沛生机之力,也能达到很好的治疗效果,所以对小李伤势的治愈他全无压力。

    但是低调行事总是没错,所以原本可以一次治愈的伤势,被妖狐诊断为需要缓慢治疗回复,因为小李破碎的经脉承受不起过于剧烈的能量冲击。

    而要在医院医治小李,藏马自然不能再带鸣人和佐助继续做什么修行。

    于是原著无比强大的剧在七扭八绕地拐了无数个弯以后,在这里终于又回归了一次正轨,佐助被卡卡西带走秘密特训去了,鸣人也在一阵辗转后被自来也接手,和他学习起了忍术。

    时间就在两人的艰苦特训中不紧不慢地过去,当一个月以后,这一场中忍考试的最终正式选拔终于开场的时候……

    在考场里鸣人一脸焦急地等待着迟迟未来的佐助出现的同时,在木叶村外的某个角落里,大蛇丸正双眼微眯,神色莫测地接待着一位浑包裹在黑底红云图案的晓袍中的神秘来客。

    ‘只需要趁乱捕获九尾和一尾的两个人柱力即可’?你还真敢说。

    他低低轻笑着,明明是无比轻柔的语声,然而语气却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冰冷森寒。

    最初的约定……可不是这样的呢。

    ……斑。

    说着,大蛇丸猛地抬眼,直视向对面那人的双眼——

    在他视线的前方,一张戴着奇异漩涡状面具的脸,赫然在目!

重要声明:小说《妖狐藏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