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囧囧有神的再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叶紫樱 书名:妖狐藏马
    藏马终于明白冥王之前那意味不明的眼神和奇妙的语气究竟是怎么来的了。

    作为雅典娜的宿敌,兼之在这一任的冥王亚伦上有有着一缕神念意识降临,相信冥王不可能不知道这代女神的模样灵无邪。

    然而此刻,端坐在圣域中属于女神的至高权座之上的,却是一只雪见大福一样白胖胖软乎乎的奇妙小生物……

    可以想象最初探见到这一幕时,某位陛下的感觉会是多么惊疑甚至惊悚。

    而这个陌生的小家伙同时竟然也是自己拜托他寻找的目标人物,难怪这位陛下当时的神色会是那么……微妙。

    嘴角微抽,妖狐沉默无言地收回视线。

    这其中大概是有什么误会。

    ——最开始的时候他可能因为过度震惊所以没有看得太清,但是初时的惊讶过后,理智回笼以后藏马又仔细观察了一番,而后果然在画面中找到了一些足以让他暂时将空悬的心稳稳放下的证据。

    首先,摩可拿的装扮看上去似乎与女神雅典娜无异,但是仔细看看,原本藏马以为的长裙其实就是一件为了契合摩可拿的形而量体裁制的古希腊式白色长衫而已,因为小家伙实在太圆溜溜了,做衣服的人可能考虑到舒适度的问题,所以将腰那里修改得极其宽松,所以乍一看会让人误以为这或许是件白色长裙。

    其次,虽说摩可拿的确是被黄金圣斗士们所围裹簇拥着的,但是眼尖的妖狐还是在细细观察过后,在人群之中找到了被高大的美青年们重重阻挡,险些被淹没在金色的影们中间找不出来的那一抹白色——

    萨沙。

    如果说摩可拿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女神,那么萨沙即使不被送出圣域,应该也是不会被许再出现在像这画面中所显示的这样正式而庄重的场合下的。

    所以现在既然萨沙依然在人群之中,那么就足以证明她的份——本代女神转世,并未发生任何改变。

    这样的话摩可拿在圣域的地位就十分值得玩味了——

    冠冕、权杖、盾牌这女神三件,然而却并非女神转世之人……

    藏马想了又想,脑海中隐约能够浮起的,也就只有那么一个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却的确很可能就是事实的猜测了——这件事……或许,和创.世神有关。

    这样想着,妖狐看向冥王的眼神也不由带上了几分深思:

    陛下在此之前可曾见过我家摩可拿?

    冥王抬眼看他,不曾。

    妖狐微微蹙眉。

    冥王应该不屑于在这种小事上对自己说谎,所以他说不曾,那大概就是真的不曾。

    由此可见并不是所有的高阶神袛都知道□神的存在的,甚至像冥王这样出生年代久远,本又在众神之中居高位的一方主神,也很有可能并不了解这个世界的真实。

    可这样一来问题又来了。

    ——圣域的黄金圣斗士们,或者说雅典娜,又是怎么知道摩可拿的事的?

    自家白团子当然不可能主动去对他们说些什么,以摩可拿的格也绝对不会愿意被一群人这样供来供去。

    小家伙现在恐怕是不得不强忍不耐,勉强配合着这群人在行动。

    但又是什么让摩可拿如此顾忌?

    要知道以他的心和能力,再加上还有翠在一旁配合,要堂堂正正地当然打不过一群武力值破表的圣斗士,但要从圣域那所谓森严的守卫力量中偷偷溜走,却是轻而易举的仙土仙途全文阅读。

    但是……

    有什么摩可拿宁愿这样留在圣域不肯离去的原因么……

    藏马喃喃自语。

    冥王深深看了他一眼。

    亚伦正准备去圣域。

    他突然开口。

    藏马闻言动作一顿,只听得对面的哈迪斯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声音清冷地说道:

    你若愿意,可与他同往。

    ……这下,轮到妖狐深深看向冥王了。

    陛下这是继续在还我的人?他笑眯眯地发问。

    黑发的神袛看他一眼,并不答话。

    藏马只当他是默认了,于是又沉吟着开口:

    按理说陛下帮我找到了摩可拿,对我来说就已经是最大的回礼了,现在又我和那位亚伦一起去往圣域,大概也是想免除一些我独自前去可能遭遇到的麻烦,就算是为了还我人,这也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不过……

    我却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陛下能否应

    哈迪斯深邃的碧眸闻声静静望向藏马:

    说。

    习惯了某位陛下寡言少语习的妖狐也并不觉得这是冒犯,脸上依然带着柔和温雅的淡淡笑意:

    在我接回摩可拿以后,可不可以随亚伦一起返回冥界?

    见哈迪斯脸上瞬间闪过一抹出乎意料的讶然,藏马眼中不由笑意愈深:

    刚才的画面陛下你也看到了。我家摩可拿不知道被圣域当成了什么大人物,竟然那样小心翼翼地供奉起来,甚至还把雅典娜的胜利女神权杖和黄金盾牌都拿给了他用。

    可想而知即使我借着陛下你和亚伦的帮助将摩可拿带出圣域,之后我们两个后追上来的麻烦也绝对不会少。

    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就继续待在冥界这里——虽然黄泉比良坂那边的‘风景’的确有些不讨人喜欢,但是这极乐净土……

    我还是很愿意应邀小住一段时间的。

    说着,妖狐抬起眼睛,笑意盈盈地看向明显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对他意外地十分包容甚至可以说是迁就的黑发冥王: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得到陛下的邀请?

    哈迪斯定定看了他一会儿。

    ……随你。

    最终,黑发的神袛转开视线,口中淡淡地撇下了这样两个字来。

    藏马似乎对这样的结果似乎早有预料。

    这样,就谢谢陛下了。

    ——不管……你这样做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

    希腊,圣域傲王妃很受宠。

    萨沙双手环膝,静静坐在女神之间前冰冷的石头台阶上。

    她边坐着本代白羊座黄金圣斗士史昂的小弟子穆,两人用一模一样的坐姿小孩子一样将下巴顶在膝盖上,怔怔注视着着前方不远处那个小小的白色影。

    ——他说他叫摩可拿。

    是几天前突然凭空出现在圣域的结界之内,并且因此而使得作为结界中心阵眼,将萨沙为维持结界而必须持续燃烧小宇宙的损耗降低到最低的那样圣物瞬间光华大作的……神奇的小生物。

    那一天的景穆并没有能够亲眼见到。

    但是听他最喜欢的老师史昂说,在圣物瞬间绽放的强烈光芒之中,胜利女神权杖和雅典娜的黄金盾牌同时飞离了手握权杖的萨沙和盾牌所隐的女神塑像,齐齐缩小到正符合那小生物形的尺寸,似乎臣服朝拜一般,向他一躬一躬,想要被他掌控在手中……

    包括教皇大人在内的所有人都为这样突如其来的意料外状况而惊怔当场,幸好维持在圣域之上的结界不知道是为什么原因,竟然在萨沙权杖脱手之后也依然没有消失,甚至反倒还增强了许多,原本因为萨沙的渐渐力竭而有了一定幅度缩小的结界范围,也因此而又扩大回到了原本的水平。

    老师说这都是那只小生物的功劳。

    因为随后赶来的嘉米尔大长老白礼带来了一卷圣域自古以来就一直秘密封存着的卷轴,上面记载了一些据说不得了的神界秘闻,其中似乎就有关于这只小生物的描述。

    听起来他好像是和某位不能说的超级大人物之间有些什么联系,以至于能够让几千年以来持续镇压在圣域观星塔中的神秘圣物发出共鸣响应不说,而且还能令原本只听从女神调动的神物们主动俯首臣服……

    虽然这样看来对方似乎是个对圣域来说危险得不行的恐怖人物——毕竟少了黄金权杖和盾牌,雅典娜女神的实力恐怕要被削弱不止三分,但是不得不承认对方在这样一个敏感而危急的时刻到来,却的确是反而缓解了圣域的窘况——

    自从这小生物出现以后,他就取代雅典娜萨沙成为了圣域结界的能量来源,并且……无法通过任何手段再将这个取代过程逆转过来。

    虽然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勉力支撑的萨沙因此而被解放出来对女神的圣斗士们而言也是一件好事啦。

    但是……

    对方毕竟来历不明,虽然并不拒绝和他们交流,也对成为结界供能源泉这件事并未表现出排斥和不满,但是,无论他们怎么询问他的来历份,他就是不肯透露分毫,让教皇赛奇和嘉米尔大长老白礼又是安慰又是纠结,无法完全确定对方的份。

    托着白嫩嫩的小下巴,穆转头去看萨沙。

    雅典娜大概才是这段时间以来整个圣域最迷惘的人吧?

    她虽因摩可拿的到来而卸下了肩上的重担,但同时似乎也失去了目标,不知该如何是好。

    天马的状况未明、兄长的骤然反目、双鱼座黄金圣斗士雅帕菲卡的惨烈牺牲、这段时间以来积压在她心头的重重悲思忧愁……

    ——再怎么坚强勇敢,再怎么是雅典娜女神转世,可现在的萨沙毕竟还是个小女孩儿而已,这些天积攒下来的这种种重荷和打击,在骤然清空了背负在肩的重任以后齐齐冲击向心底,看她此刻苍白程度不输之前透支体全力维持结界时的脸色,就知道她这几天想来休息得也并不能算好深度罪恶全文阅读。

    穆想到这里不由抿了抿嘴唇。

    他想说些什么来安慰这样的女神,但却又直觉地知道,无论自己现在说什么她恐怕都听不进去。

    雅典娜大人需要的是自己走出来。

    ——穆想起了大长老白礼大人之前深深的叹息。

    他于是又转过脸去专心地看着摩可拿,不再试图说话了。

    清凉的晚风缓缓吹拂过整个圣域。

    这晚的夜色是如此安宁,穆在璀璨的星空之下静静凝望着那个小小的白色影,不知不觉之间,竟然意识有些恍惚,变得昏昏睡起来。

    然而就在他彻底陷入睡眠之中的前一秒,一股巨大而恐怖的小宇宙威压猛然在上空降临!

    穆和萨沙同时抬起头,而后又是齐齐脸色一变——

    在漆黑的天幕之中,伴随着一个巨大的、仿佛要将夜色也吞噬入其中的巨大黑色旋涡的降临,圣域上空原本维持得已经相当稳定的结界,正如同一片脆弱的水晶墙一般,片片碎裂开来……

    好久不见,雅典娜。

    伴随着结界的彻底毁坏,在萨沙惊愕的注视之中,从旋涡中翩然降临的黑发美少年轻声说着,唇角弯起一个少女再熟悉不过的弧度……

    哥哥……

    少女一时不由有些失神。

    然而对面的黑发少年闻言,原本温柔无害的微笑却瞬间消失,转而带上了一脸冰冷漠然……

    你错了,雅典娜。

    他轻声说。

    我已经……不再是你的哥哥了。

    一边轻而易举地镇压了圣域内的所有黄金圣斗士们的反抗,少年一边说着,慢慢从最初降临所在的远方,临空走到了少女面前:

    我是冥王哈迪斯。是你的……敌人。

    萨沙脸上一瞬间极快地闪过一抹悲伤,然而很快却被坚强和坚定所取代。

    这个自从摩可拿来到圣域开始就一直有些彷徨迷惘的少女,这一刻,似乎又找回心中的信念和坚持。

    她定定注视着眼前的黑发少年,正想开口反驳些什么……

    摩可拿!!!!

    猛然间,从少年后传出了一声满是激动和喜悦的呼唤。

    萨沙和亚伦同时转眼,就见从结界被打破开始就一直无人注意的白团子正裹带着一块大大的金色石板,被飞奔而来的一名银发青年狠狠抱进了怀里……

    藏马!摩可拿好想你!!!

    ——这些子以来在圣域一直维持着威严尊贵形象的白团子软乎乎地撒着,扑进妖狐怀里使劲儿来回扭扭蹭蹭……

    …………

    一瞬间,所有黄金圣斗士都被眼前这一幕彻底惊呆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狐藏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