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一小撮真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叶紫樱 书名:妖狐藏马
    ……不,不对。

    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儿,但是藏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这并不是摩可拿的气息!

    充其量不过是与摩可拿极为相似、几可以假乱真的,属于另外的什么人的气息罢了。只不过他刚刚心神巨震之中,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二者之间那微妙的不同。

    不由自主地微微蹙起眉头,藏马垂首,目光中隐含着一丝担忧,望向怀中同样神色有些复杂的白团子:

    摩可拿也感觉到了?

    白团子抿着小嘴唇点了点头,嗯。

    藏马看他好像也有些心绪激,于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再次仰起头,远远望向那已经平息了一切动静,好像之前那场大动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的炼成阵中心——

    在那里深深掩盖在城市之下的地底巨中,恐怕……

    瓶中小人和主角们之间的较量,正在激烈地进行着吧?

    从蒲公英们断断续续地传递回来的画面,藏马沉默地围观着剧的进行。

    虽然他的到来和之前的一系列行动,以及他和罗伊联手布下的一些大大小小的局已经让德他们这边的劣势比原著中小不不少——毕竟罗伊在被强迫打开真理之门,失去了视力以后,在不引起敌方关注的前提下已经用藏马之前交给他的那块贤者之石偷偷治疗好了自己的眼睛。

    而有了他的助阵,在后来艾尔利克兄弟的父亲霍恩海姆利用食的投影在地面上形成的圆和自己这些年撒播在整个国土范围内的原本储藏在自己体内的贤者之石发动的炼金术从瓶中小人体内剥离出了刚刚被吸入进去的亚美斯特利斯全国国民的灵魂以后,体内只剩下原本那些贤者之石作为支撑的瓶中小人应付起这一行人来,更是有些捉襟见肘,战况一时间竟然真的向大佐他们这边倾斜了过来。

    然而剧的惯是强大的,最终瓶中小人还是突破了大佐等人的层层封锁,来到了地面之上!

    而好巧不巧,他所突入的位置,恰好正是藏马此刻所处的地方……

    哦?这里竟然有个生命力如此旺盛的人存在吗?看你的装束……马斯坦古的部下?

    还有心用高高在上的睥睨神态说着这些有的没的,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德华长大版,但是全却都布满了暴起的血管、给人的感觉异常违和的金发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毫不在意地伸出手,直取藏马和他边刚刚恢复意识,还不清楚之前发生过什么的一群士兵。

    然而他手中发出的带着红色闪电的怪异线,却在距离藏马前不到一米的地方猛然停滞了下来,继而,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莫大的威胁一样,猛烈地抖动着消失了踪迹。

    金发男人——瓶中小人见状眸光微闪。

    哦?你是……藏马?

    虽然对罗伊边的那些小虫子们并不关注,但是藏马这个名字却是让瓶中小人印象深刻的无限之军事基地全文阅读。

    因为对方来到那个马斯坦古边以后据说提出了许多建议,让那个小伙子从中央军部这边攫取了不少好处不说,甚至还让拉斯手下的人都因为他的提议而吃了大亏——当初人造人集会的时候拉斯还因为这个而被恩比狠狠地嘲笑过,说他连个普通的少年军官都斗不过。

    当时就把这些事当成是生活中的一个小小调剂,听过就忘的瓶中小人,不知怎么的却意外地记住了藏马这个有些特别的名字。

    而此刻,没有任何依据地,他就是直觉地认为眼前的这个少年应该就是那个让拉斯都吃过亏的藏马。

    妖狐对他的疑问倒也没有否认的意思。

    只不过瓶中小人对刚刚发生的异状感到惊愕不已,藏马也未必就见得比他知道得更多。

    事实上在那红色线自动停止攻击并消失之前,他一直都是严阵以待,准备好了一切防御手段的。

    只不过还来不及施展出来,来自瓶中小人的攻击就极度诡异地自动消散了。

    妖狐对此同样感到万分惊异,只不过他已经习惯了无论心中的真实想法怎样,面上俱都是挂着一脸淡定优雅的微笑,所以一时之间瓶中小人根本无从判断他的真正绪。

    而见他只是一味微笑却并不答话,一贯多疑又惜命,并且自视甚高的瓶中小人这一刻,也有些不敢确定了。

    于是两人之间便形成了一种隐隐的对峙姿态——艾尔利克兄弟的父亲霍因海姆追着瓶中小人来到地面上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他张了张嘴,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话语都因为这意想不到的画面而卡在了喉咙之中不知该不该说出来,而紧随在他后,阿尔冯斯和他和德华的老师伊兹米·卡迪斯还有已经满血迹的梅小姑娘,也纷纷来到了地上。

    藏马上尉?

    藏马哥哥!

    ——不同于霍恩海姆的警惕和审慎,阿尔冯斯和梅对藏马的出现倒是欣喜不已。

    他们一个是认为对方既然是罗伊的副官,那么自然不会是自己这边的敌人,所以对他放心得很。另一个则是对这个很温柔耐心地对待自己的大哥哥十分信赖喜欢,所以完全没考虑过对方会是敌人的这种可能。

    而两人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霍恩海姆的判断。

    看来……不是敌人了。他喃喃自语着,紧接着又将视线严厉地投注在了瓶中小人上:

    你这家伙……又准备制造贤者之石了么?

    被怒视的瓶中小人冷笑不语。

    霍恩海姆见状神色愈发冷厉。

    你以为自己成为了完全的存在?少开玩笑了!只懂得破坏的家伙算什么神?你能创造什么,能赋予什么?!

    别再把自己看成是高人一等的存在了!

    霍恩海姆暴怒下的这番发言未曾让瓶中小人的神色动摇分毫。

    原本只不过对藏马似乎能够克制自己的力量的能力有些好奇和警惕,但是霍恩海姆一出现以后,瓶中小人的关注重点又全都在他上了。

    他转过,毫不在意地背对着藏马,冷冷审视了霍恩海姆一会儿后,似乎面对着正在胡闹的小孩子一样,无奈地叹了口气错吻恶妻。

    你说我不能创造什么?他冷冷开口,声音中带着一丝令霍恩海姆感觉到异常危险的傲慢和嘲讽。

    那么好吧。我就……制造人类给你看看。

    话音未落,伴随着大张开双手的动作,从瓶中小人的平坦的小腹间猛然暴涨出一团团块,在劈啪作响的红色闪电之中,他们扭曲嚎叫着,形成了一个个人类的形状……

    伊兹米和梅两个女捂着嘴唇,为这令所有观者无不感觉毛骨悚然至极的场景,几乎压抑不住胃袋中猛然上返的阵阵酸意。

    而这些所谓被孕育出来的人类,一个个看似拥有人形和完整的灵魂,但说到底其实也只不过比那些白色的人形兵器好上那么一点点而已,他们摇摇晃晃,行尸走般地将霍恩海姆等人包裹起来,脸上还带着扭曲的狂喜,让人看了之后忍不住一阵阵地心底发寒。

    藏马作为被瓶中小人背对着的一方,虽然没有正面遭受这样的冲击,却依然看到这些所谓的人类摇晃着向对面包围而去的场景,见对面的小姑娘一脸惊恐地往阿尔冯斯后缩去,猛然想起瓶中小人这是准备做些什么的妖狐来不及出声提醒,飞就向小姑娘的方向急驰而去!

    而与此同时,在霍恩海姆四人背后,刚刚解决了人造人普莱德的德华也正巧从地下飞升而上……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瓶中小人嘴角突地扬起了一个满是得意的冷酷笑容。

    从他前突然毫无征兆地迸出一股极其巨大的能量,向着霍恩海姆等人的方向猛然轰击而来!

    在一阵强烈的爆炸和巨大冲击之中,几人只来得及紧紧闭上眼睛,之后的事……

    却都已经有了几分听天由命的意味。

    然而,奇迹却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在强光之后,当几人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在那样巨大的爆炸冲击之下,自己竟然……毫发无伤!

    而究其原因……

    抬起眼帘神色复杂地看向悠然站立在自己等人前的那个红发少年,霍恩海姆想,自己现在,大概……也抱着和瓶中小人一样的疑问——

    你到底,是什么人?!

    ***

    老实说,藏马自己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他原本是准备发动巨人之笼来硬扛下瓶中小人的这一次攻击的,但是,就像刚刚的那一次一样,当他正准备催生掌心中的植物种子的时候,来自瓶中小人的猛烈攻击却突然在他前整个消弭无踪——就好像在惧怕着什么一样,连带着让被藏马挡在后的霍恩海姆等人,也全部避过了攻击,无一受到伤害。

    而一次可以说是碰巧或是撞大运,但是两次呢?

    藏马终于忍不住再次低下头,看向自己怀中一脸复杂的白团子摩可拿……

    ——他想,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但现在显然并不是深究其中原因的好时机。

    趁这个机会。

    他快速带着梅小姑娘后撤而去,将战场让给了霍恩海姆和艾尔利克兄弟。

    而因为始终对他的存在十分忌惮,再度开启战局以后瓶中小人显然并不像原著一样占据了绝对优势摄政王冷妃之凤御天下。

    德和阿尔两兄弟、伊兹米、霍恩海姆和随后赶到的大佐等人,以及迅速在周围集结起来的中央城市守卫军队……

    大量的武力被集合在了一起,严重地损耗着瓶中小人所拥有的贤者之石的能量。

    虽然最终阿尔冯斯还是牺牲了自己的灵魂,从真理之门那边交换回了德华的手臂,但是这一次,在姚麟体内的古利德却并没有牺牲自己,而是依靠着与德华之间的默契合作,最终打倒了近乎成神的瓶中小人!

    一切都结束了……

    因为有了藏马之前的援手,所以自力量消耗并不像原著那么巨大,霍恩海姆这个时候还是维持着原本那副睿智英俊的中年大叔的模样。

    而他的这一声感叹像是开启了一个什么开关一样,让依然有些回不过神来的德华猛地一个激灵,转拔足狂奔到了阿尔冯斯边。

    紧接着所有人都跟着他一起,不由自主地围绕了过去。

    然而早就已经知道最后事会如何发展的藏马却在这个时候悄悄退出了人群——

    接下来的事,已经……不需要他的参与。

    趁着所有人都集中在了中央广场,藏马带着摩可拿迅速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双双靠在影里,长长舒了口气。

    摩可拿早就发现了吗?

    沉默了一会儿,藏马伸出手,捞过一旁反常地安静不语的白团子。

    这里……是‘祂’所创造的世界。

    白团子默默点了点头。

    那么,之前的猎人世界也是?

    点头点头。

    遇到迪卢木多的那个世界也是?

    犹豫着还是点了点头。

    更早之前遇到纲吉和reborn的那个世界?

    这次摩可拿迟疑了。

    那里不知道。摩可拿没有接触到有‘祂’的气息存在的东西。

    藏马闻言微微挑眉。

    也就是说,不能排除也同样是被祂所创造的世界的可能咯?

    所以,他的这场旅行……除了找寻归家之路这一个目的之外,还有什么其他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和隐在?

    又或者,这单纯只是一个意外?

    虽然很想现在就马上弄清楚这个问题——自己努力分析思考或者干脆找侑子谈谈都好,但是藏马知道有比这更重要的事,需要自己去做。

    那就是……

    看着眼前低垂着小脑袋,一灰暗落寞气息已经浓郁到几乎眼可见的白团子,妖狐叹了口气,将怀中的小家伙嘿咻一下捧了起来,平举到自己眼前:

    摩可拿?

    小家伙低垂着视线不肯看他。

    心下微微一沉,藏马知道,这下……麻烦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狐藏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