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最古之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叶紫樱 书名:妖狐藏马
    这是一个华美到近乎无以复加的男英灵。

    >

    >一细节处雕刻着精美繁复花纹的黄金甲胄,一头好似燃烧跳跃着的灼烈火焰一样的直立的金发,一双仿佛翻滚激着层层血液般的鲜红眼眸,周散发出一种令人无法忽略的极其强大的气场。

    >

    >他就那样高高在上地傲然站立在距地十米高的灯柱顶端,居高临下地微微俯首扫视下来,脸上的神似玩味似鄙视,出口的语气虽然和征服王一样带着显而易见的骄傲和已经达到了自大程度的绝对自信,但是与征服王那样坦坦狂傲豪爽的风格不同,新出场的英灵的骄傲和自大之中还掺杂了另外一些不那么令人心愉快的东西。

    >

    >起码,无论是sber还是lncer,在听到来人的发言以后,脸上都露出了相当程度的不虞之色。

    >

    >而作为被直接挑衅的对象,红发的rider的英灵却只是毫无紧张感地挑了挑眉,继而一脸困惑地挠了挠下巴。

    >

    >即使你这样说,可我伊斯坎达尔还是世间鼎鼎有名的征服王啊。

    >

    >他看似无辜纯良,但却话中极具深意地朗声说道。

    >

    >这理所当然且完全无视了金色英灵之前发言的话语显然触怒了对方。

    >

    >可笑!真正称得上王的英雄,天上天下只有我一人而已。剩下的不过是一些杂种罢了。

    >

    >语气微微变冷,完全没有将同样在场的sber和lncer当成一回事一样,金色的英灵干脆说出了这比起自恋更像是对其他所有英灵的绝对侮辱一般的惊人宣言。

    >

    >然而与之进行着这番对话的rider却并没有哪怕皱上一下眉头。

    >

    >彪壮的大汉一脸包容地站在原地,完全不介意地仰头看向那个高高在上,始终都不肯将下巴降低哪怕那么一毫米的金色人影:

    >

    >既然如此,干脆报上自己的姓名如何?

    >

    >他状甚中肯地建议。

    >

    >如果你的确是个够得上以‘王’自称的人物的话,应该不会惧怕于报上自己的真名吧?

    >

    >你在问我的名号?

    >

    >金色的英灵闻言怒极反笑朱门嫡杀。

    >

    >一双血色浸染的艳红眼眸之中流泻出毫无掩饰之意的滔天怒火,俊美的英灵微微俯首,嘴角的笑容肆意而冷酷。

    >

    >区区杂种竟敢询问本王的名号?!

    >

    >脚下微微一跺,路灯的灯管壁立刻不堪重负地破碎熄灭,金发的英灵红眸翕合,呼吸之间,杀意铺天盖地——

    >

    >享受着觐见本王的荣誉,口中却说不识本王之名?

    >

    >伴随着充满怒意的低语,金发英灵后慢慢升腾起了烈焰般的怪异之气。

    >

    >在如同巨大的黄金漩涡一般的疑似异次元空间与现世之间的联通口样的光之漩涡中,无数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各式兵器慢慢悬浮其间。

    >

    >无论是刀、剑抑或是枪,都毫无疑问地散放出属于宝具独有的魔力和光芒。

    >

    >这一幕令人瞠目的光景并非梦境,而是在金发英灵盛怒的释放之中,的的确确被解放出来的,属于他的宝具!

    >

    >若世间竟还有如你这样无知愚蠢之人,本王对此也毫无办法。

    >

    >如此断言后,金色英灵后的黄金漩涡微微调转方向,直指向终于带上了一脸肃色的红发大汉。

    >

    >***

    >

    >藏马抬手揉了揉摩可拿的耳朵。

    >

    >自从英雄王解锁了他的宝具以后,小家伙的眼睛就开始放光。

    >

    >藏马藏马!

    >

    >这小语气要多兴奋就有多兴奋,转头回望过来的目光更是充满渴望。

    >

    >藏马不是没有见过这样的摩可拿,只不过,通常会陷入这种状态中的白团子,垂涎的对象都是美味的甜食,而并非……英雄王的宝具私库==

    >

    >十分清楚引起自家团子觊觎的究竟是怎样一个巨大的宝库,藏马一点儿也不奇怪摩可拿的反应天才宝贝之一胎四宝。

    >

    >只是……

    >

    >那可不是可以随意惦记的东西呢。

    >

    >轻轻戳了戳小家伙的脸蛋儿,藏马笑意盈盈地说道。

    >

    >所谓宝具,说到底也不过是英灵特有的武器或者物品而已,只在圣杯战争期间借助英灵之手出现和解放,谁也不会知道,它们到了普通人手上还能不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更甚至……离开了英灵的魔力维系,它们还能不能继续在世间存在。

    >

    >所以说到底,宝具这东西的不确定太多,不适合被藏马当作收集的目标,当然也不适合被白团子所记挂。

    >

    >摩可拿听懂了藏马话中的蕴意。

    >

    >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他还是蔫蔫地垂下脑袋,小小声地咕哝了一句,摩可拿知道了。

    >

    >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看得妖狐一阵心疼和……迁怒==

    >

    >在面对白团子的时候变得越来越无原则的妖狐偏头想了想,最终伸手顺了顺小家伙肚子上软绒绒的毛毛:

    >

    >或许也不是完全没办法?要不要找侑子小姐问问?

    >

    >摩可拿这次却是摇了摇头,不用了,摩可拿又不是自己想要。

    >

    >——好么,归根结底白团子其实还是在为藏马着想。

    >

    >想得到英雄王那一王财的宝具也不过是想着能多为藏马换回一些妖力。

    >

    >瞬间听懂了小家伙的话中之意,妖狐凑近过去笑眯眯地亲了他一口:

    >

    >摩可拿是觉得我上次用积攒的宝物为伯爵支付了代价少换了自己的妖力,所以为我担心了?

    >

    >白团子脸蛋儿红红地点头:

    >

    >嗯……不然藏马现在就能恢复到原本一半程度的实力了。那样不管接下来要去到怎么样的世界,都可以不用太担心了。

    >

    >而且,如果再发生之前那样在穿越时空的过程里不小心和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相撞的意外况,藏马自保的力量也会更充足一点妖娆召唤师。

    >

    >——说到底,小家伙这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在时空通道里出的那点意外还是被他紧紧记在了心里,让他多少有些在意和顾忌,无法真的做到完全释怀。

    >

    >并没有完全猜透这一点,但多少还是看出摩可拿心中有些忧虑,妖狐转了转眼睛,最终却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

    >他只是伸出手掌轻轻顺着小家伙软软的毛毛,一点一点地用自己的方法传达着安抚和陪伴。

    >

    >渐渐地手中软软暖暖的小体慢慢随着他的动作彻底放松下来,藏马暗暗松了口气,再次抬眼将注意投向场中的时候,就见原本呈现出四足对峙局面的仓库街上,一股不知从哪里席卷而来的魔力洪流自下而上滚卷而起,而在渐渐成形的洪流中心,一个通体散发着不详气息的黑色影子,正逐渐现出形……

    >

    >berserker。

    >

    >这一刻藏马的低语和少女英灵的惊呼重合在一起,而下方战场中央,俊美的枪之骑士眨了眨眼,转头一脸揶揄地看向边不远处的红发壮汉:

    >

    >呐,征服王,这家伙……你也打算邀请么?

    >

    >尽管是完全轻松的语气,但是枪兵手上戒备的姿势却完全没有松懈。

    >

    >而被打趣的rider先是无奈地抬手搔了搔脸颊,神慢慢随着手腕的放下而变得严肃:

    >

    >还说什么邀请……

    >

    >看对方那种比起英灵简直更像是怨灵的姿态,即使是征服王,也觉得没什么能够与对方正常用谈话来沟通交涉的可能。

    >

    >我说,小子。他的目光紧紧锁定在新登场的黑色英灵上,嘴上却不忘向自家的小mster发问:能看出这家伙实力如何么?

    >

    >浑上下笼罩着不详的黑色暗影,看上去就像是完全失去了理智一样……

    >

    >这样的berserker,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阵难言的不安。

    >

    >被rider问到的韦伯却慌乱地用力摇了摇头:……不,无法判断。完全看不出来!

    >

    >这样的回答显然不会让人满意,但是藏马却知道,韦伯所说的的确就是事实惹全文阅读。

    >

    >作为一个非本意被圣杯选中成为七名mster之一的搅局者,藏马的确印证了一旦被选为mster,那么在遭遇其他mster召唤出的servnt的时候,是可以看出对方的各项能力数值的。

    >

    >而根据这些数值调整己方的战斗计划,力图以己方的优势攻破对方的劣势,才是mster被赋予这项能力的最大意义。

    >

    >然而berserker却和其他英灵不一样。

    >

    >藏马完全看不出他的能力数值。

    >

    >或许是那覆盖了全的黑色铠甲的缘故?

    >

    >妖狐如此猜测。

    >

    >只不过原因为何此时此刻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

    >因为berserker自从出场以后,就毫无避讳地仰头直视着灯管之上傲然而立的金光闪闪的rcher的行为,显然触怒了这位高高在上的最古之王。

    >

    >谁许你仰头直视本王了,杂种?!

    >

    >金发的英灵眼眸微眯,瞬间闪过的眸光锐利而满含怒气。

    >

    >既然这样做了,那么……

    >

    >后的黄金漩涡自然而然地调转了一个方向指向一漆黑的berserker,最古之王动作丝毫不变,眨眼间宝具如同暴雨般向着berserker狂轰滥炸而去……

    >

    >——起码,用你凄惨的死状来取悦我吧,疯狗。

    >

    >大量的,如同永无止尽一般的宝具之雨说时迟那时快地集体飞袭向berserker,巨大的破坏力将路面都全部炸开,一时间街道两旁尘土飞扬。

    >

    >然而当尘雾尽散,众人却发现berserker毫发无伤地站在原地不说,他手上甚至还抓上了一把原本属于rcher的宝具,并用它拨走了后续袭来的其他。

    >

    >这无疑是对最古之王满心火气的火上浇油!

    >

    >于是战况愈发激烈胶着起来。

    >

    >仿佛用之不竭般的庞大宝具不要钱一样疯狂地投下来,均被berserker一一挑落又或者干脆上手夺取兽神全文阅读。

    >

    >形势微妙地竟然在向着不利于本应占尽优势的rcher的方向偏移。

    >

    >所有人都很清楚继续这样下去最终吃亏的绝对是rcher无疑,然而最古之王的骄傲却不许他就此停手。

    >

    >尤其是在berserker在击落所有来袭的宝具之后,竟然出手破坏掉了路灯,使得rcher不得不降落到地面上……

    >

    >疯狗,竟敢让本应如同天空一般被人仰望的本王,与你同立于大地之上吗?!

    >

    >一瞬间原本只是小小地开放了一片的黄金漩涡仿若要吞噬整个天空一般被扩大到了极致,这是要彻底解放宝具的象征!

    >

    >然而金色弓兵究竟能够盛怒到怎样的程度,又能释放出怎样强力的宝具,今晚却似乎注定无法被窥视了。

    >

    >来自令咒的强制谏言令最古之王即使再不甘愿,也不得不挥手撤去了后的宝具。

    >

    >……算你捡回一条命,疯狗。收回遥望向远坂宅方向的目光,rcher一脸余怒未消,然而语气却再次冷凝了下来。

    >

    >他用那独有的睥睨眼神环顾了四周一圈,正打算说些什么……

    >

    >看来,我似乎是勉强赶上了这场盛宴?

    >

    >突然之间,在所有servnt不约而同地猛然回头望将过去的视线尽头,伴随着一个低沉中却又带着几分清朗的声音,一个着墨绿色紧衣,肩负轻甲的黑发英灵的影,渐渐解除了灵子化状态,出现在众人眼前……

    >

    >……lncer?!

    >

    >——这一刻,甚至就连英雄王也露出了一脸毫不华丽的惊异神

    >

    >而姗姗来迟的黑发英灵原本还奇怪于众人的反应,然而当他的目光穿透人群,看到不远处那个同样带着一脸愕然的神色僵立在原地的影……

    >

    >新登场的英灵也同样怔住了。

    >

    >因为,他看到了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

    >——属于他自己的脸。

重要声明:小说《妖狐藏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